袁斌:武漢中心醫院的人禍與黨棍

人氣 1548

【大紀元2020年03月16日訊】因為今年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成千上萬的中國人記住了武漢中心醫院這個名字。

之所以會記住這個名字,不僅僅僅因為這家醫院的醫護人員在這次疫情中傷亡慘重,死亡的醫生最多,更是因為這家醫院出了兩位讓國人難忘的人物:李文亮和艾芬。

不過,我個人以為武漢中心醫院還有兩個人也是絕對不該被國人忘記的。誰?一個是這家醫院的中共黨委書記蔡莉,一個是院長彭義香

如果說李文亮是這次新冠肺炎的「吹哨人」,艾芬是「發哨人」,那麼蔡莉、彭義香就是打壓「吹哨人」和「發哨人」,禍害整個武漢中心醫院的「黨棍」。

黨棍這個詞現在的年輕人沒幾個知道了。顧名思義,黨棍黨棍,就是共產黨用來打人整人的棍子。專指那些只有黨性、沒有人性,唯黨的意志是從,媚上壓下專橫跋扈,動輒給人扣帽子打棍子,禍害民眾的中共官員。這一點,從蔡莉、彭義香在這次疫情中的所作所為看的很清楚。

首先我想強調的是,因為艾芬是最早發現和上報新冠肺炎病例的人之一,她所在的武漢中心醫院及其領導蔡莉、彭義香當然也是最早了解中共肺炎疫情的知情者之一。而且,艾芬不是普通醫生,她是急診科主任、副主任醫師、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屬於武漢中心醫院名副其實的管理中層和業務骨幹。蔡莉、彭義香不可能不清楚,艾芬發現和上報的病例絕不會是她瞎編的——誰閒的沒事編這個?病人是艾芬親自接觸的,而且送檢結果也出來了,化驗單上白紙黑字寫的很清楚:「SARS冠狀病毒」。試想,既然如此,如果蔡莉、彭義香還有一點點自己的思想,身上還保留著起碼的人性,那麼在武漢衛健委公然要求各家醫院封鎖疫情,對吹哨、發哨的醫生進行懲處後,他們會怎麼做呢?他們至少會對李文亮和艾芬的所作所為抱有一定程度的同情,並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儘可能的對他們予以保護。但實際情況卻完全不是這樣。蔡莉等領導對李文亮和艾芬不但沒表現出任何同情,反倒因自己受到他們的牽連挨了上司的批、臉面受損而惱羞成怒,竟置實情於不顧,毫不留情的揮起權力的大棒對二人進行打壓。用艾芬的話說,她「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

那麼蔡莉等領導究竟是如何「嚴厲」斥責艾芬的呢?據媒體報導,他們在訓誡艾芬時顛倒黑白的指責她:「你是專業人士,怎麼能夠沒有原則沒有組織紀律造謠生事?」這還不夠,他們還當眾給她扣上了三頂政治大帽子:「你視武漢市自軍運會以來的城建結果於不顧;你是影響武漢安定團結的罪人;你是破壞武漢市向前發展的元凶。」簡直就是一付要置艾芬於死地的架勢!

當場,艾芬提及這個這個病可以人傳人,但沒有獲得任何回應。可見蔡莉等領導對疫情的危害並不在意。他們在意的是什麼?他們在意的其實只是自己的烏紗帽,為此他們把「講政治」放在第一位,賣力的貫徹上司要求封鎖疫情的旨意,恐嚇打壓李文亮、艾芬,強制二人閉嘴。起沒起到效果?確實起到了。艾芬事後回憶說:「那次約談對我的打擊很大,非常大。回來後我感覺整個人心都垮了,真的是強打著精神,認真做事,後來所有的人再來問我,我就不能回答了。」

被恐嚇打壓的還不止是李文亮和艾芬。該院一位在醫學影像科室工作的醫生對南方週末記者說,「我們醫院很多人被院方叫去談話,說不能發什麼。」他和另一位醫生,後來因為發表關於梅仲明、李文亮的哀悼圖片,專門被院方找去,讓他們刪除。在南方週末記者聯繫的十餘位採訪對象中,過半受訪者表示受到過院方的干預,包括訓誡、談話、被要求刪除發布內容、被電話提醒不能發布有關消息等。

為了貫徹衛健委封鎖疫情的指令,蔡莉、彭義香等院領導還嚴令全院醫護人員互相之間不許公開談及病情,不得通過文字、圖片等可能留存證據的方式談論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時候口頭提及,甚至連口罩都不許大家戴。

這家醫院的一線醫生楊珥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院領導通知每個科主任,逐個電話告知每個同事,一律不得外泄病毒的任何消息,「那個電話我接到過」。他還說,在12月底已經頻繁上報之後,院領導並未示警,沒有通過任何途徑讓人們緊張起來。甚至有科室負責人戴著口罩去開會,還遭到了批評,「大驚小怪,擾亂軍心」。

該院醫生陳小寧也對記者說,早期院裡統一要求,「不能說,不能戴口罩,怕引起恐慌。」多位中心醫院工作人員向南方週末記者證實,確有收到「不能說」,「不能戴口罩」這些要求,均為口頭層層傳達。

與賣力講政治、封鎖疫情截然相反的是,蔡莉、彭義香對醫護人員的安危和冷暖卻缺乏起碼的關心,甚至表現的極為冷漠。這方面的細節媒體有很多報道,在此就不贅述了。我只想提一件事,就是在疫情出現後長達3個月的時間裡,即使在已有數百醫護人員感染,多人死亡之後,蔡莉、彭義香也沒去現場看望過倒在防疫一線的員工,直到3月8日,他們才在厚厚防護服的包裹下,去了隔離病房。而蔡莉3月初被衛健委命令必須24小時呆在醫院之後,卻立即給自己安裝了床、淋浴設備,因為洗澡怕冷,還裝了浴霸。

多家媒體報導的大量事實足以證明,武漢中心醫院醫護人員傷亡慘重是地地道道的人禍,蔡莉、彭義香在這次疫情中媚上壓下的一連串亂作為、不作為,讓這座有著一百多年悠久歷史的醫院付出了本可避免的沉重代價,對於4名醫生的死亡,數百名醫護人員的感染,他們二人可謂難咎其責罪不容恕。

其實,像蔡莉、彭義香這樣只有黨性、沒有人性,唯黨的意志是從的黨棍並非僅僅存在於武漢中心醫院一家單位、一個地方,全中國從上到下,各個地方都有很多。說到底,中共這架腐朽透頂的官僚機器不就是由大大小小象蔡莉、彭義香這樣黨棍組成的嗎?如果說在這次疫情中,蔡莉、彭義香的亂作為、不作為讓武漢中心醫院付出了本可避免的沉重代價,那麼中共的亂作為、不作為則同樣讓中國付出了本可避免的沉重代價。

最近,許多網友都在呼籲對蔡莉、彭義香進行追責,對此我舉雙手贊成,這樣的黨棍豈止是要追責,而且應該法辦。但在我看來,更重要的還不是對蔡莉、彭義香進行追責,而是儘早認清中共,解體中共。中共這個邪惡組織是孕育黨棍的大溫床,只要這個溫床存在一天,各種各樣的蔡莉、彭義香就會源源不斷的產生出來,今天除掉了一批,明天又會冒出一批。只有徹底剷除這個溫床,黨棍才會絕跡,新近發生在武漢中心醫院和中國大地上的這類人禍才能得以避免,中華民族才會有美好的未來。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武漢中心醫院再有醫生去世 民間:誰來負責
陳思敏:李文亮事件調查結果恐貽笑國際
不讓說不讓戴口罩 武漢中心醫院隱瞞疫情內幕
【新聞看點】發哨人引爆輿情 習訪武漢 官宣破產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內幕 美台會建交嗎?
【有冇搞錯】共機越中線 距戰爭爆發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至4萬
【紀元播報】中共高調宣傳北斗導航 疑竊全球數據
【紀元播報】印度將查孔子學院 涉清華等十所中國高校
【新聞看點】微信是橋是獄?兩大危害遭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