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規模毀滅事件中的懸案 明朝王恭廠大爆炸

文/許茹
史家認為,明朝滅亡始自熹宗,與熹宗善惡不分、重用奸佞、不修德政密切相關,而來自上天最為嚴厲的警告也沒能將其喚醒。(fotolia)
  人氣: 3097
【字號】    
   標籤: tags: , ,

三百多年前的北京城,發生了前所未有的一次離奇大爆炸,迄今人們對其成因仍眾說紛紜,被列為人類史上成規模毀滅事件的兩大懸案之一。

這場大爆炸發生在明朝天啟六年(1626)五月三十日上午九時,地點是在北京城西南隅的王恭廠火藥庫附近區域。史載,當時京城天色皎潔,忽有聲如吼,從城東北方漸至城西南角,同時有一特大火球在空中滾動。巨響聲中,天空絲狀、潮狀的無色亂雲橫飛,有大而黑的蘑菇、靈芝狀雲像柱子那樣直豎於城西南角。剎那間天昏地暗,塵土、火光飛集,天崩地陷,萬室平沉。東自阜成門,北到刑部街,長1500~2000米、寬6500米範圍內的木材、石塊、人體、禽屍像雨點那樣從天空中降下。數萬間屋、2萬多人都被炸成粉狀,瓦礫騰空而下,衣物遠飛至昌平,死者皆裸體。正在紫禁城內施工的匠師們,也從高大的腳手架上被震了下來,2000人跌成「肉袋」。為皇帝出宮準備的儀仗隊中的大象因受驚從象房中奔逃而出,滿街亂竄,踐踏百姓,死者無數。

忽有聲如吼,從城東北方漸至城西南角,同時有一特大火球在空中滾動。示意圖。(fotolia)

另據《天變邸抄》記載,大爆炸發生之時,熹宗正在乾清宮用早膳,突然大殿震動,皇帝扔下飯碗,起身直奔交泰殿。速度之快,驚慌的內侍們一時未來得及跟上,只有一個貼身侍從扶著他。但行到建極殿時,有木檻、鴛瓦自空中墜下,這個太監腦頂被砸裂,一命嗚呼。喘息未定的熹宗,一人跑入交泰殿,躲到大殿的一張桌子下。此時,乾清宮大殿嚴重損壞,一派狼藉,御座御案都翻倒在地。侍奉皇帝進早膳的太監皆被砸死,無人存活。不滿周歲的皇太子朱慈炅也在宮中受驚而死。

不僅皇宮受到波及,京城的官員們也不無傷亡。金日升的《頌天臚筆》中記載:當時,掌握大權的魏忠賢正跟其同黨在宮中密謀,地面忽然震動,屋脊上的吻獸驀地飛落,把魏身邊的兩個宦官當場砸死,魏也嚇出一身冷汗。還有工部侍郎薛鳳翔等人的轎子在街上被打壞;工部尚書董可威折斷了胳膊,更倒楣的是他因災難而被罷職,由薛鳳翔繼任;御史何樞廷、潘雲翼在家中被震死,全家被埋入土中等等。

此外,劇烈爆炸後,有人向官府報告說,許多紅細絲衣等都飄至西山,大半掛在樹梢上;昌平教場中,衣物、器皿、首飾、銀錢也散落一地。於是,戶部張鳳逵派長班前去驗對,果如其言。在豐潤等縣治,樹上也掛滿了衣服,還有的人莫名其妙不知為何突然出現在別人家中,「更有失手足頭目於里外得之者」。

後人估算,此次威力約為1至2萬噸當量的三硝基甲苯,相當於廣島原爆。據稱,這次災難的導火索是王恭廠貯備量約千噸的火藥,但爆炸後出現的異象,如「所傷男婦俱赤體,寸絲不掛」,迄今仍令人費解。

而在災禍發生後,人們才回想起在其發生前的一年時間裡出現了許多前兆。災變的前兩年天旱,前一年又繼續乾旱天氣;災變前一個月,鬼車鳥停留在京城的觀象台處,晝夜哀叫;災變前十四天,冷害,霜情嚴重,五月份竟然「白露著樹如垂棉,日中不散」;災變前八天,午後,天空的東北角上有雲氣似旗,又似關刀,先是白色,後變紅紫;災變前五天,五月初一,山東濟南知府去城隍廟行香,剛到廟門,知府和隨從忽然都莫名昏迷過去;災變前四天,有人看到前門角樓上有火光,青色螢火,大如車輪;災變前三天,東北方出現紅赤的雲氣;災變前兩天,空中出現黑色雲氣;災變前四小時,地安門守門的內侍忽然聽到音樂之聲,一番粗樂過去,又是一番細樂,如此三疊,大家驚怪,發現聲音出自後宰門(地安門)火神廟。

種種被人們忽視的前兆,或許在告訴當時的人們,這場原因不明、現象奇特、災禍巨大,被視為「古今未有之變」的大爆炸,應是上天對國家政治腐敗、宦官專權、皇帝善惡不分的嚴重警告。

在災禍發生後,人們才回想起在其發生前的一年時間裡出現了許多前兆。示意圖。(fotolia)

當時明朝的皇帝是熹宗。在熹宗繼位之初,東林黨人大受重用,分據首輔和吏、兵、禮、都察院等部院長官,勢盛一時。但其後他重用宦官魏忠賢。魏忠賢,原來是一個無賴,吃喝嫖賭傾家蕩產後,進京做了太監。他勾結熹宗的乳母容氏,升任總督東廠太監,並最終成了皇帝的代言人,以「九千歲」自居。而熹宗對魏忠賢百般容讓,在詔旨中與他平起平坐。

1625年,魏忠賢借遼東經略熊廷弼和巡撫王化貞失陷廣寧事,誣陷熊廷弼曾賄賂東林黨人楊漣、左光斗等祈求減罪,大興冤獄,不僅處決了熊廷弼,還將楊、左等人杖斃獄中。一時間,東林黨人被逮殺殆盡。魏忠賢總攬內外大權,殘害忠良,使明後期的政治更加黑暗腐敗。

不僅如此,彼時農民的賦稅也越來越重。從1618年起,明政府為了應付北方崛起的女真族,藉口向遼東用兵,開始按畝加派「遼餉」。經過前後三次增額,至1620年,每畝加派銀增至九厘,一年得銀五百二十萬兩,相當於全國總賦額的三分之一以上。天啟年間(1621年~1627年),又有關稅、鹽課的加派及雜項的增收,三項共加額銀239萬餘兩。一些農民只得賣屋、賣田、賣牛,甚至典妻鬻子,弄得家破人亡。

而就在魏忠賢殘害忠良的第二年,大爆炸就在北京城出現,誠所謂有因必有果。大臣們遂紛紛上書,要求熹宗皇帝匡正時弊,熹宗不得不下了一道罪己詔,表示要痛加省醒,告誡大小臣工「務要竭慮洗心辦事,痛加反省」,希望藉此能使大明江山長治久安,萬事消弭,且下旨發府庫萬兩黃金賑災。

示意圖。(fotolia)

然而,熹宗並沒有真正接受上天的警告,摒棄容氏、魏忠賢等奸佞,重修德政,反而繼續重用他們。在災變發生的第二年七月,熹宗在容氏、魏忠賢等人的陪同下,到西苑遊船戲耍。不料一陣狂風將小船掀翻,熹宗落入水中,差點被淹死。雖被人救起,但經過這次驚嚇,卻落下了病根,多方醫治無效,身體每況愈下。尚書霍維華進獻了一種「仙藥」,名叫靈露飲,說服後能立竿見影、健身長壽。熹宗依言飲用,果然清甜可口,便日日服用。飲用一個月後,竟得了臌脹病,逐漸渾身水腫,臥床不起。

八月,熹宗召見大臣,封魏忠賢的侄子魏良棟為東安侯。預感到自己來日不多的熹宗將帝位傳給了五弟信王朱由檢,即明朝的最後一個皇帝崇禎帝。不久,熹宗駕崩,葬在德陵。

史家認為,明朝滅亡始自熹宗,與熹宗善惡不分、重用奸佞、不修德政密切相關,而來自上天最為嚴厲的警告也沒能將其喚醒。反觀當下中共治下的中國,奸佞當道,政治腐敗不堪,德政更是無影無蹤。這些年來,來自上天的警告層出不窮,直至今日蔓延全球的武漢肺炎。如果這樣的警告還喚不醒沉睡的政府高層和世人,結局又將如何呢?@*#◇

參考資料:

明末史學家計六奇《明季北略》
《明官史》
《天變邸抄》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湖北等地出現成群成群的烏鴉。圖為湖北漢川。(視頻截圖)
    武漢肺炎疫情迅速擴展之際,湖北多地、河南,甚至包括天津都出現成群烏鴉滿天飛的異象。另外,北京網民在海淀區薊門橋下發現密密麻麻的大蚊子。網民表示,這是不祥的預兆。另有網民認為烏鴉是聞到了屍體的味道要吃腐肉。
  • 武漢肺炎爆發期間,有網民拍攝視頻顯示湖北宜昌上空有成群結隊的烏鴉低空盤旋,北京薊門橋洞下有黑壓壓的大蚊子嗡嗡聚集。更有人觀察到近期中國大陸從東北到海南沿線城市上空都籠罩著一層朦朦的陰霾。
  • 明朝萬曆年間旱災比較多,同時瘟疫大作。萬曆八年(1580年),大同境內十戶有九戶「中招」,死亡率非常高,傳染者接踵而亡。潞安地區患病者脖子腫大,此病傳染性極強,沒有人敢探望患者,患者死了也沒有人敢收屍憑弔。
  • 古今中外的很多大瘟疫所造成的慘烈後果,讓人不寒而慄。然而,在這些大瘟疫中,仍有一些「幸運兒」平安走過。
  • 如果你看不清當下,就讀讀歷史,因為歷史上都曾經發生;如果你讀不懂歷史,請看看當下,因為歷史正在重演。
  • 時大金朝已風雨飄搖,強悍的蒙古大軍鐵蹄奔騰,金朝的疆土日益縮減,並且,在與南宋的戰事中,金朝屢戰不勝,進退失據。國內朝綱鬆弛,官員們徇私舞弊、碌碌無為,各級官吏魚肉百姓,盜匪猖獗,義軍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亂象。
  • 紛繁亂象中,神的安排從未偏離,神掌管著一切,巨細無遺地查看著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對每個人是否公義的檢驗,在自救無效的當下,離神太遠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歸正對神的敬畏?我們是不是要真心懺悔:我們享樂縱慾的生活,是否早已背離神為我們做的安排?「政治正確」與道德相對主義是否讓我們喪失了原則與道義?我們的文化藝術是否越來越不辨善惡美醜,越來越墮落變異?我們的商業貿易裡有多少傷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祕密?在與倫理道德不符的科學領域裡,我們是否扮演過反神的角色?我們是否迷信神靈,卻從不遵守戒律?
  • 這裡要說一說一次詭異的蝗災,發生在唐朝末年,蝗蟲大量襲擊淮南揚州,還出現不尋常的行動,就是攻擊畫像吃畫中人頭。《舊唐書》、《新唐書》都記載了這件蝗災。到底是怎麼回事?
  • 從前文的推解中,吾人警悟到在《推背圖》中的第56象是預言中共肺炎的一象。本文將尋繹其中隱喻的得救之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