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大學的前身

作者:佚名
奧地利梅爾克修道院(Stift Melk)圖書館。(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7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學是中世紀留給人類的遺產,這一點早已歸為常識。中世紀始於西羅馬帝國滅亡的476年,通常被人們稱為「黑暗時期」。為什麼在這漫長的「黑暗時期」,竟會誕生人類最早的大學?甚至在人類文明史上,諸多思想巨人、藝術與科學巨匠也在這「黑暗時期」湧現?對這一問題的思考,無法繞開基督教在中世紀存在的事實。進一步推論,若說大學的誕生,是基督教對人類的重大貢獻,大概持反對意見者也不會多。歐美暫且不論,以中國而言,鴉片戰爭後,上海、北京等地陸續出現諸如聖約翰大學、滬江大學、燕京大學、輔仁大學……,哪一所大學沒有基督教背景?若再進一步追究,大學究竟怎樣在基督教影響下出現的,估計能說明白的人不多。

上世紀中期,哈佛大學著名中世紀文化研究學者哈斯金斯,在《大學的興起》一書中告訴我們,西歐最早的大學,當然也是人類第一所大學,是亞平寧半島北部交通樞紐的博洛尼亞大學。這個人類最早的大學,沒有董事會,沒有實驗室,沒有學生社團,沒有畢業典禮和學位證書,沒有學報和職稱評選,更談不上豪華大樓。但有兩項要素絕不可缺少,一是圖書館,二是教師。當然,教師與圖書館不可分離,世界各國沒有足夠藏書量而辦成大學(野雞大學例外【註】),大概不可能;沒有足夠閱讀量而成為教師者,估計也不會多,也許中國例外。哈斯金斯說:「……最早的大學沒有創造者,也沒有確切的起始日期,他們只是那樣緩慢地不為人知地成長起來,更沒有確鑿的記錄可查」(查爾斯∙霍默∙哈斯金斯《大學的興起》北京出版社2010版)。借用哈耶克的一句話,大學就是「自身自發」的產物。

義大利博洛尼亞大學(Università di Bologna,又譯為波隆那大學),建立於西元1088年神聖羅馬帝國時期,是西方最古老的大學。(shutterstock)

不過,我想補充的是,歐洲最早的大學,不可能「無中生有」地橫空出世。易言之,早期大學的出現,必定先有賴以生成的前身或雛形。早期大學的前身,究竟是什麼?

我的回答是:大學的前身,是基督教修道院。原因在於,修道院從6世紀形成起,既是教會的組成部分,又是教育機構。作為教會的組成部分,早期修道院雖是追求出世的精神,但也承擔著宗教關懷、教育與救濟的社會功能。一個多世紀後,修道院分化為私有修道院與王國修道院。9世紀著名的聖高盧修道院屬王國修道院,內設修道院學校,既培養未來修士,也是見習修士的居住地。尤其是修道院的圖書館,成為大學形成的重要基礎。1100年前後,古希臘哲學、幾何學與天文學的發展成果,經西西里島、亞平寧半島與伊比利亞半島傳入歐陸。加上古羅馬法學,大多以羊皮手抄本為主要載體,分散保存在各修道院圖書館內。圖書館藏書包括「文科七藝」,如語法、修辭、算術、幾何、天文、雄辨術、音樂等。《聖經》的拉丁文、希伯來文的不同抄本等基督教典藉,本來就是藏書的重要部分,還有著名神學家們對《聖經》的各種詮釋,以及佈道詞、聖徒傳記、歷史著作等。塞維利亞主教伊斯多爾的《大百科全書》,散布在各地修道院竟達千餘種。修士們在修道院圖書館對不同版本的《聖經》,從事翻譯與比較研究。

美國社會學家阿爾文∙J∙施密特明晰指出:「大學是從基督教修道院發展而來的」(阿爾文∙J∙施密特《基督教對文明的影響》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版)。因為大學可以沒有豪華大樓,但若沒有藏書豐富的修道院圖書館,絕不可能無中生有地突現一所大學。正因修道院是教會的重要組成,從西歐到大陸中國的教會大學,都設有神學院。神學院的師生們對《聖經》不斷深入的辨論與探究,又為宗教改革提供了基礎。早期修士們長年在圖書館從事抄寫、翻譯、插圖與裝幀,其中一部分博學的修士,正是中世紀的知識精英,對歷史的編纂也由他們完成。當修道院圖書館憑藉豐富的藏書,成為早期大學的前身或雛形,早期大學的教師便從這部分修士中脫穎而出。明末清初在華傳教的耶穌會傳教士湯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1592—1666),就曾是安德烈爾修道院修士,來華前曾在羅馬學院接受神學、哲學、數學和天文學方面的教育。在北京,湯若望曾先後準確預測了月食與日食的時間,並將幾何學介紹到中國。以湯若望在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諸領域的造詣,北京紫禁城內那些滿口「聖上明鑑」或「之乎也者」的學究,有誰能望其項背?那時歐洲的大學已有500年左右的歷史,而中國出現大學還必須再等300餘年。

德國傳教士湯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1592—1666)的畫像。(Nishanshaman/Wikimedia commons

基督教最早的修道院,是亞平寧半島位於卡西諾山上的本迪尼克修道院,建於528年,創始人是努西亞。此後修道院在西歐陸續修建,並成為基督教神學與文化傳承的基地。幾年前我與老伴隨旅遊團到奧地利,在風景如畫的瓦豪河谷地,有幸造訪著名的梅克爾修道院。梅克爾修道院屬本篤會修道院,原建於976年,後因大火損壞,於1702年起重修。我們所見的梅克爾修道院係巴洛克式建築,內有教堂。拱頂精美的壁畫及周圍布局的人物造型雕塑,全取材於《聖經》。梅克爾修道院主體部分,當然也是圖書館。修道院圖書館藏書量多達9萬餘冊,藏書以神學、哲學、醫學與法學四大類為主。在梅克爾修道院圖書館,參觀者被告知不得攝影,大概是出於對藏書的保護。

15世紀印刷技術在威尼斯出現,使人類的文化積累藉助書本的傳播,速度得以加快。此後歐洲新誕生的大學,可以不必再依託修道院圖書館而直接創辦。另一原因是,宗教改革使新教獲得快速發展。新教倫理與自然權利及契約理論的相互滲透,又助推了近代政治哲學的發展,但新教卻並不熱衷於修道院與教堂的建設。即便如此,歐洲近現代大學,作為基督教修道院大學的後裔,仍然是無可否認的史實。不僅是歐洲的大學,包括美洲、澳洲、亞洲的大學,如中國的齊魯大學、山西大學堂、清華學堂、格致書院、匯文書院、長老會書院、聖約翰書院、滬江大學、燕京大學、輔仁大學……無一例外。其中有些大學雖具有基督教新教背景,同樣也是基督教修道院大學的後裔。不過,俄羅斯在1919年以後的大學,已不屬基督教修道院大學的後裔。1952年中國的大學全面遭遇院系調整,新教與天主教支助創辦的大學一律被拆除,留下的大學開始走向另一極端——教會被誣為「帝國主義侵華工具」。大學走到這一步,也就不再是基督教修道院的後裔了。

早期大學的形成,總體而言都離不開基督教修道院的奠基,但也存在差異。譬如在歐陸北方,比博洛尼亞大學稍後的巴黎大學,其形成與修道院無關,而是在巴黎聖母院大教堂學校的基礎上,由當時著名的經院哲學家阿伯拉爾(1079—1144)的推動而興建的。意大利帕多瓦大學係從博洛尼亞大學分離而出,如同後來的劍橋大學從牛津大學分離出來一樣,再往後又有那不勒斯大學的誕生。哥白尼曾經是帕多瓦大學的學生。至於牛津大學與基督教的關係,只要到牛津大學城隨意閒逛,即可一目了然。有一年我與內人到牛津,恍若走進中世紀基督教世界。大學城最古老的學院就是基督教堂學院。牛津的39個學院無一不散發出濃郁的基督教風味,有的學院前身就是修道院。牛津大學的圖書館多達104座,其中僅博德利圖書館的藏書量,就多達600餘萬冊,當然這與修道院圖書館的藏書傳統有關。

大學在中世紀修道院基礎上的誕生與發展,證明了中世紀並非如我們想像的那麼黑暗,至少是光明與黑暗交匯並存。儘管到了宗教改革時期,天主教與新教出現衝突,此前天主教也曾歷經神權統治的腐敗,以及對異端的宗教迫害,後期也不得不作出改革,而且新教內部也存在不同宗派。但這一切都無法否定基督教修道院圖書館,作為早期大學的前身,對人類文明作出巨大貢獻的史實。@#

牛津大學。(Shutterstock)
牛津大學。(Shutterstock)

註:野雞大學(英語:Diploma mill),也稱文憑工廠、虛假大學。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以當今的眼光看,各類珠寶首飾中,戒指應當是最具儀式感的一款配飾。無論是貴重的求婚鑽戒、婚禮上互換的對戒,或是老夫老妻日常配戴的戒指,都默默傳遞出婚姻聖潔與幸福的意味。這些源自西方的戒指文化,已經佔據我們的內心多年。
  • 「一簪一珥,便可相伴一生。」簪指綰髮或妝點的頭飾,珥指或簡約或繁麗的耳飾。精煉的語言,描摹出古代女子的妝飾風華,以及那份沉靜懷舊的繾綣心曲。時光流轉,簪釵等頭飾,到如今已不多見。唯有耳畔點點珠翠光華,仍然熠熠生輝,真正成為不可或缺的閨中良伴。
  • 《乙巳占》是唐代預言大師李淳風的天象預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蝕占對應於現代社會,還具有感應力嗎?本文作者同時運用現代科學數據,補充了一個新觀點。
  • 齊國強大開明的大國氣象,孕育了稷下學宮群星閃耀的盛景。在齊國最強盛大的時期,稷下學宮學者雲集,從者數千,是天下學子最嚮往的文化聖地。大約在齊宣王晚年時,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風塵僕僕從趙國來到了高門大屋的學宮外。
  • 大儒孟子之後,稷下學宮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帶來一套高深莫測的學說。他常常向人們闡述弘大不經、怪誕離奇的觀點:「開天闢地以來,社會按照五行相勝的關係更替、循環,比如虞屬土德,夏屬木德,商屬金德,周屬火德。每當一個朝代將要興起,上天會降下祥瑞昭示於人。」
  • 小小樓閣,典藏萬卷書籍;方寸天地,包羅千載文明。藏書樓,即古代文人珍藏圖書典籍的地方。在塵世間某處安靜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著浩如煙海的累累書冊,見證了中華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詩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個個書香世家,以及歷史上數不盡的風流雅士。書中自有黃金屋,家有萬卷藏書者,便擁有了人生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 齊都臨淄外的稷下學宮,創辦三十餘年,歷經三代君王,已成為諸子薈萃、百家爭鳴的主要舞台。齊國這個東方強國,也一躍成為學術中心。此時,各國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學宮風采,甚至作為學宮的一員躋身朝堂,向齊國君臣推行自己的學說和政治主張。
  • 古老的中華文化傳續至今,離不開先賢嘔心瀝血的錦繡篇章。這些經典作品,經過歷代流傳、各地輾轉,終於完好地保存至今,架起我們探究歷史、對話古人的橋樑。這一切,更要感謝千百年來從未間斷的藏書活動。古時候的藏書人,主要是飽讀詩書的文人士大夫,這就註定了藏書不僅僅是一種風雅的文化現象,更是古代士人的一項事業,寄託了他們的志趣和理想。
  • 田齊桓公之後,齊威王繼位。雄踞東方的齊國,並未因為新君的執政而面目一新;稷門之下的學宮,也未實現它真正的價值。就像是黎明前的暗夜一般,田齊第四代國君——齊威王,是以一個飲酒作樂、不理朝政的昏君形象登上歷史舞台的。
  • 「人生唯寒食、重九,慎不可虛擲,四時之變,無如此節者」。東坡留在詩集中的生老病死的人生,幾度交織著寒食、清明的時空經緯,展現予人清明又厚重的感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