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喝孟婆湯? 這些古人記得前生

文/周曉輝
喝了孟婆湯後,轉世的人們就再也記不得前世之事了,也就更加迷於俗世中的名、利、情中。(fotolia)
  人氣: 3910
【字號】    
   標籤: tags: , ,

佛家告訴世人,人大多在六道中輪迴,除非有緣修得正法,得脫三界。人既然在輪迴中轉生,那麼人有前世、今生、來世之說也非虛妄。東漢時期,世間常有人可以知曉前世來生之事,時常泄露天機。因此,上天特命孟婆為幽冥之神,讓她採取俗世藥物,製成像酒但不是酒的「孟婆湯」,又稱「迷魂湯」。「孟婆湯」分為甘、苦、辛、酸、鹹五種味道。凡是預備轉生的鬼魂都得飲下孟婆湯。喝了孟婆湯後,轉世的人們就再也記不得前世之事了,也就更加迷於俗世中的名、利、情中。

不過,上天為了點醒世人,還是有意讓極少一部分人漏喝了孟婆湯,留存了前世的記憶。中國古籍中就記載了一些這樣的故事。

魏晉兩名官員的前世

西晉開國元勛羊祜,博學能文,清廉正直,儀度瀟灑。他在西晉因功被封為鉅平子,與荀勖共掌機密。他為人謙和,以德懷柔,深得軍民之心。史書說他小時候記得自己的前世。

在他五歲時的一天,羊祜讓乳母給他拿金環玩。乳母說:「你家裡並沒有這個東西啊。」羊祜便自己跑到鄰居李姓人家的東牆根桑樹中,掏出了金環。李家的主人非常驚異:「這是我死去的孩子玩丟的東西,你怎麼可以拿去?」乳母告知了前因,李家人很難過,這才知曉羊祜是自己的孩子轉生的。當時的人聽說了這件事也都覺得很神奇。

還有在晉朝做到東海太守的鮑靚,也是在五歲時,告訴自己的父母:「我本是曲陽李氏的兒子,九歲時不幸墮井而死。」於是他的父母前去尋訪,果然找到曲陽李氏家,經仔細詢問,都與鮑靚所說的相符,證實其確實是李氏的亡兒轉生。

示意圖。圖為宋 蘇漢臣《長春百子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隋朝刺史前生是一名信佛的女子

隋朝開皇年間,魏州刺史、博陵人崔彥武在巡視中來到了一個小鎮子。他驚喜地對隨從說:「我前世曾經生活在這裡,為人妻子,現在我還記得家在哪裡。」

崔彥武遂打馬走入一處巷子,拐了幾個彎來到了一戶人家叩門。開門打招呼的是位年邁的老者。崔彥武走進大門,先來到堂屋,看東面牆壁離地六七尺的地方,有一處隆起。他對老者說:「我昔日讀的佛經和五隻金釵一起藏在這面牆壁中隆起的地方,經書第七卷最後一頁被火燒過,少了幾行字。我現在每次背誦這部經書時,一到第七卷的末尾,總是想不起來丟失的文字。」

接著,崔彥武讓手下人鑿開牆壁,果然找到了經書和金釵,和他說的一模一樣。老者哭泣道,自己的亡妻在世的時候,常常誦讀此部經書,金釵也是妻子留下的。當年妻子因難產而死,所以不知道這些東西放到了哪裡。

崔彥武亦十分感慨。他來到庭院前的槐樹下說:「那年我快生孩子時,曾剪下自己的一縷頭髮放在了這棵槐樹的樹洞中。」他的手下人果然在樹洞中找到了頭髮。

見此情景,明白崔彥武是亡妻轉世的老者悲喜交加。崔彥武給老者留了一些衣物並厚贈金錢,之後就離去了。

老者哭泣道,自己的亡妻在世的時候,常常誦讀此部經書,金釵也是妻子留下的。圖為五代南唐周文矩《仕女圖》。(公有領域)

轉生三日會說話  五歲找回前世父母

明朝人陳士元編輯的《像教皮編》卷三講了這樣一個故事:嘉靖甲辰(1544年),陳士元與同年考中的朋友張子征一同喝酒,張指著同坐的妻弟趙生說:趙生前世是趙某的兒子,暑月時去迎接督學,喝了很多酒,回家途中大醉而死。其魂魄遊蕩到小溪邊,恰好有一隻狗經過。他害怕被狗咬到,就躲在一名孕婦的身邊,不知不覺中魂魄進入了其身子。

孕婦當晚生產,趙生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轉生。剛出生三天,其母出門送飯,嬰兒在床上呼叫道:「出外請關上門,不要讓犬進屋傷害我。」其母聽到後非常害怕,馬上跑去告訴她的丈夫。她的丈夫以為是妖怪,拿著鋤頭想打死他,但終究還是沒有下去手。自此,轉生的趙生不敢再說話。

五歲的一天,趙生看見門前一個騎馬人路過,他叫著那人的名字說:「我是趙某托生的,是你的舅父,不知我父母和妻子現在如何?」那個人很驚異,回家告訴了家人。

趙生的父母遂找到這戶人家,以錢酬謝,並將其帶回了前世的家中。彼時,他的妻子並沒有改嫁。而年紀雖小的趙生,儘管沒有跟隨過任何人讀書,但前生所讀的書的內容都能記得,他寫的字也與前生的非常相似。

趙生的父母遂找到這戶人家,以錢酬謝,並將其帶回了前世的家中。示意圖。圖為清 丁觀鵬《太平春市圖》局部。(公有領域)

秀才前生出痘而死

清代文人黃邛在其所著的《酌泉錄》中記載,明嘉靖年間秀才張子蒙,兩歲就能說話,常常說到前生的事。六歲時他去惠山,遇到了一位敖姓的婦人,便大哭著撲到對方懷中,說其是自己前生的母親。

敖姓婦人問了張子蒙很多前生的事情,每一件都十分吻合。從此,敖夫人經常來張家看望張子蒙,兩家處得如同親戚一般。

張子蒙七歲時出痘很嚴重,敖夫人說他前生就是因出痘而死的。好在這一世他轉危為安。但是病好後,張子蒙就不再能記的前生的事情了。

轉生三世的牛知府

清朝無錫人汪寫園在四川做知縣時,他的上司牛知府是嘉慶甲子科(1840年)亞元(鄉試第二名),與汪為同年。他告訴汪,自己知道三世的轉生情況。

牛知府的前兩世為一名武官,因征伐苗人,殺人過多,死後被罰投馬胎,跳叫不食而死。第二次轉生為馬,做某武官的坐騎。一次打仗,在敵兵追殺時,它不顧危險跳躍山澗,使主將得以逃命,而自身則被尖石戳死。因為忠心救主,陰官准許其投人做四品官。

轉生前,鬼差剝其馬皮,痛不可忍,最後剝至左蹄,因為難忍而收了回來,所以此生牛知府的左手為馬蹄。他又說自己將不久於人世,果不其然,他很快就死了。

牛知府第二次轉生為馬,做某武官的坐騎。圖為唐韓幹的《牧馬圖》。(公有領域)

轉生四世的宰相之子

清朝宰相陳彥升有個兒子叫陳直方,他與福建黎愧曾是甲午年同科。一天他對黎愧曾說,我已來日無多,恐怕很難再見面了。黎愧曾問他何出此言,陳直方說這是因為他知曉轉生四世的事。

在第一世,他轉生為四川通判之子,因母親管束嚴格,所以外出經商,父死才回家。第二世轉生為富貴人家的公子。第三世是京師竹林寺的僧人,一日外出,見一群女子走過,因為沒守住心性,瞅了女子一眼,犯了色戒,所以今生投生在陳府。在陳府,他八歲時跟隨父親到竹林寺,齋房路徑,一切歷歷在目。

陳直方告訴黎愧曾,他今生註定早死,如果不早死,必遭刀兵之禍。他還透露,九歲時,他曾去陰間做過判官,每天晚上去冥府,審判案子,拂曉才回到家中。十二歲時,因犯事被陰間革職,但他沒有講自己犯了什麼事。

不久,陳直方就病故了。愧曾說,直方生平為人質樸,從不妄語,因此他深信其所說。@*#

清金農《山僧叩門圖》
陳直方第三世轉生為京師竹林寺的僧人。圖為清 金農《山僧叩門圖》。(公有領域)

參考資料:

《晉書‧羊祜傳》
《晉書‧鮑靚》
《冥報記》
《象教皮編》
《酌泉錄》
《庸盦筆記》
《見聞錄》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綠葉與水
    唐玄宗時期有個官員叫唐紹,小時候就不同尋常,因為他能記得前生的事情,而且歷歷在目,甚至能預測自己的生死。不過,他從沒對人說過自己有這個功能,連他的妻子、孩子也不知道。
  • 歷史上很多故事都印證著六道輪迴並不是虛構出來的。在這些神異的故事中,有一些人為了還債而轉生為牲畜。
  • 明朝刑部右侍郎、「東林八君子」之一的高攀龍在《高氏家訓》中說:「見過所以求福,反己所以免禍。常見己過,常向吉中行矣。」
  • 佛家認為人在六道中會往復轉生,而人今生的命運取決於前生所積的德行和業力,人今生的所為則決定了來生。在中國古籍中以及民間,記載和流傳著不少輪迴轉生的故事。
  • 英國大曼徹斯特(Greater Manchester)地區一名男子平時喜愛打扮成維多利亞時代的人。他最近在一張有上百年歷史的照片中看到一個相貌與他十分相似的人。這讓他相信了輪迴轉生之說,也了解到自己為何如此喜歡維多利亞時代的穿著。
  • 人到底有沒有前世、來生?如果有,為什麼世間很多人對自己的前生了無印象?更不知自己死後前往何處?這應該問問孟婆神。
  • 古往今來,人類歷史上發生了無法計數的大大小小的戰役,而那些戰死沙場的將士死後又去了哪裡呢?清代大學生紀曉嵐記載的兩個故事告訴了我們答案。
  • 一些輪迴轉生者,可能帶著一些明顯的特徵、前世的情性轉生,甚至前世今生中的遭遇也有著奇妙的類似之處,形成跨世連貫的「印記」。歷史上有不少和尚轉生成高官的事蹟留下來,都是帶有「印記」來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