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場戰死者身後去處不同 忠勇之士可為神明

文/許茹
《平定準部回部得勝圖》之《格登鄂拉斫營圖》,描繪乾隆二十年(1755年)阿玉錫率清軍追擊準噶爾汗達瓦齊至格登山之情形。(公有領域)
  人氣: 8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古往今來,人類歷史上發生了無法計數的大大小小的戰役,而那些戰死沙場的將士死後又去了哪裡呢?清代大學生紀曉嵐記載的兩個故事告訴了我們答案。

戰死將士進入不同冊籍

清朝乾隆時期的烏魯木齊提督巴彥弼說,他昔日出征烏什時,夢見來到一處山麓,那裡有六七個行軍帳篷,但卻不見有守衛的士兵,不過卻有數十人在帳篷間出出進進,看起來好像都是文官。

巴彥弼覺得奇怪,就試著上前窺視。迎面遇上已故的護軍統領某某人,他的名字一共五個字,但現在已經忘了。兩人見面甚為開心,互慰勞苦。巴彥弼問對方:「您過世已久,今到此何事?」

某統領回答道:「我因為平生拙直,所以在陰間也被授予官職。現在是隨軍登記戰死者的姓名和功績來了。」

乾隆時期正藍旗八旗軍。(公有領域)

巴彥弼跟著統領進入帳篷,他看到几案上陳列著不同顏色的冊籍,有黃色、紅色、紫色、黑色等顏色。他問道:「這些是按照八旗旗籍進行分類的冊子嗎?」

統領微笑著說:「現在八旗裡怎麼有紫旗黑旗?八旗最初雖然也有黑旗,但因為黑夜行軍難以分辨,所以改為藍旗。這是按照甲乙丙丁的次序排列的。」

巴彥弼緊接著問:「這個次序是按照什麼排列的呢?」統領告訴他:「赤心為國、奮不顧身而捐軀的,登記在黃冊;恪守軍令、寧死不屈而慷慨赴死者,登記在紅冊;跟隨軍隊馳騁疆場、轉戰而死的,載入紫冊;倉皇潰逃、求生不得,被兵馬踐踏或者被追擊的敵方砍頭而死的,則登記在黑冊。」

巴彥弼又問:「戰場上同時受命,血濺屍橫,怎麼能一一區分,沒有任何差錯呢?」統領說:「陰間的冥官是能夠分辨出來的。大凡人死後,亡魂還在,精氣還和活著的時候一樣。那些登記在黃冊上的將士,其精氣如烈火熾騰,蓬蓬勃勃;那些登記在紅冊上的將士,其精氣如烽煙直上,風不能搖;那些應載入紫冊的,其精氣如雲漏電光,往來閃爍。這三等人中,最上者將成為神明,最下者亦歸善道。而那些登記在黑冊的將士,其精氣瑟縮摧頹,如死灰無焰。至於那些根本沒立什麼戰功而被朝廷褒獎的忠義之人,等他們到了冥府,就按一般的鬼來對待。因為朝廷褒獎的所謂忠義,到了陰間便不足掛齒。」

巴彥弼洗耳恭聽,心裡是又害怕又折服。剛要想問問自己將來的命運,忽然被隆隆的炮聲驚醒。此後,他常常用這個夢告誡自己的部下:「我每到戰場上,一想到統領在夢中所說的話,便覺得渾身是膽,就是冒著槍林彈雨戰死在沙場上,與那些先輩相比,也是輕若鴻毛。」

乾隆帝檢閱八旗將士。(公有領域)

捐軀沙場無可畏懼

乾隆時期翰林院筆貼式伊實,從軍到伊犁。在一次血戰突圍時,身中七矛槍,昏死了過去。兩天兩夜後,他甦醒過來,疾馳一晝夜,追上了自己的部隊。

紀曉嵐與博晰齋先生同在翰林時,看見過伊實身上的傷痕,因此詢問過他在戰場上的經歷。伊實說從最初受傷一直到失去知覺,都沒有絲毫的痛楚,就像忽然間沉睡了一樣。等到後來甦醒後有了知覺,才發現自己的魂魄好像已經離體,舉目四望,只見風沙瀰漫,不辨東西。然而,彼時,他的心裡明白自己已經死了。瞬間他想起了年幼的兒子和貧困的家庭,酸徹心骨,便覺身如一葉,隨風漾漾欲飛。

突然間,又覺得這麼死去心有不甘,不如化作厲鬼再去殺賊。一念至此,瞬間覺得身如鐵柱,風不能搖。徘徊間,他想登上山頂,看看敵兵的所在。可是一會兒像從夢中醒來,發現自己正僵臥在戰場上的血泊中。

博晰齋聽了伊實的述說,嘆息道:「聽了你的描述,讓人感到捐軀戰場是沒有什麼可畏懼的。作為忠臣烈士,應該也是很容易做到這一點的。可有的人為什麼那麼害怕而不敢這麼做呢?」

顯然,按照這兩個故事,捐軀沙場的確是沒有什麼可怕的。@*#

清乾隆《平定台灣戰圖》
清乾隆《平定台灣戰圖》。(公有領域)

參考資料: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英國大曼徹斯特(Greater Manchester)地區一名男子平時喜愛打扮成維多利亞時代的人。他最近在一張有上百年歷史的照片中看到一個相貌與他十分相似的人。這讓他相信了輪迴轉生之說,也了解到自己為何如此喜歡維多利亞時代的穿著。
  • 人到底有沒有前世、來生?如果有,為什麼世間很多人對自己的前生了無印象?更不知自己死後前往何處?這應該問問孟婆神。
  • 一些輪迴轉生者,可能帶著一些明顯的特徵、前世的情性轉生,甚至前世今生中的遭遇也有著奇妙的類似之處,形成跨世連貫的「印記」。歷史上有不少和尚轉生成高官的事蹟留下來,都是帶有「印記」來的。
  • 佛家告訴世人,人大多在六道中輪迴,除非有緣修得正法,得脫三界。人既然在輪迴中轉生,那麼人有前世、今生、來世之說也非虛妄。東漢時期,世間常有人可以知曉前世來生之事,時常泄露天機。因此,上天特命孟婆為幽冥之神,讓她採取俗世藥物,製成像酒但不是酒的「孟婆湯」,又稱「迷魂湯」。「孟婆湯」分為甘、苦、辛、酸、咸五種味道。凡是預備轉生的鬼魂都得飲下孟婆湯。喝了孟婆湯後,轉世的人們就再也記不得前世之事了,也就更加迷於俗世中的名、利、情中。
  • 佛家認為人在六道中會往復轉生,而人今生的命運取決於前生所積的德行和業力,人今生的所為則決定了來生。在中國古籍中以及民間,記載和流傳著不少輪迴轉生的故事。
  • 明朝刑部右侍郎、「東林八君子」之一的高攀龍在《高氏家訓》中說:「見過所以求福,反己所以免禍。常見己過,常向吉中行矣。」
  • 禪宗二祖慧可斷臂明志,捨生求法,他的故事流傳了上千年。至清朝時,又出現了一位斷臂和尚,據說也是為了求法,效法慧可。斷臂和尚圓寂後,又是如何與康熙、雍正結下君臣之緣呢?
  • 侯毅從夢中得到點化,原來他曾苦修了幾生幾世,仍舊未能擺脫生死輪迴,他發願:了結凡塵業債,再去皈依;天竺僧人苦苦修行,進入輪迴後,前世的苦修換成了這一世的榮華富貴。
  • 有人曾說,胎記存在的目的關乎人的命運。大概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筆者不止一次聽說,蘇聯最後一任總書記戈爾巴喬夫頭上的胎記很像蘇聯地圖,那是一個帶有亡國使命的胎記。這一傳說為戈爾巴喬夫解體蘇聯蒙上了神祕色彩。昔日往事引出有關胎記的話題。對於今人,胎記是如何形成的?帶有怎樣的意義?對現代人一直是個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