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形幻化 狐女對其情人的點悟

—摘自閱微草堂筆記
文/張毅帆
《閱微草堂筆記》記載了寧波吳生認識了一個狐狸幻化成的女子的故事。(Pixbay)
  人氣: 1776
【字號】    
   標籤: tags: ,

人是容易被情感左右的,但情感若沒有道德的規範與節制,就可能氾濫或變異成如色慾之類的洪水猛獸,這點在男人身上尤為顯著。男人總喜歡所謂的三妻四妾或左擁右抱,然而偷得一時的歡樂,真能帶來長遠的幸福嗎?

台灣有個明星曾同時擁有六個太太,他每月花掉50萬來養六個家,直到有天某個太太因投資期貨失利虧掉了他畢生的積蓄還負債,樹倒猢猻散,最後六個太太都離他而去。他才大夢初醒,後悔地說,若能再重來,他只要一個太太就好。

色慾從來就難以被滿足,只會讓人迷失,《閱微草堂筆記》記載了一個狐狸與人相會的故事,頗發人深省。寧波有個姓吳的人喜歡尋花問柳,後來他認識了一個狐狸幻化成的女子,兩人雖常幽會,然而他仍常常徘徊於青樓之間。

有一天,狐女告訴他: 「我能夠移形幻化,只要你喜歡的女人,你心中默想她的樣子,我一感應就可以變成她的樣子,這樣不是比你花千金買笑更好嗎?」吳生聽了狐女的話,就默想一個他愛慕的女人,果然狐女立刻就變成那個女人的模樣,跟真人無異,於是吳生就不再往歡場跑。

時間久了,吳生對狐女說:「我現在日日眠花宿柳,真是愜意極了,但可惜我知道是幻化,所以總有點隔靴搔癢的感覺!」狐女回答他:「不是這樣的,聲色帶給人的歡愉,原本就如電光火石般稍縱即逝,豈止是我變成某某是幻化,就算是她真實的本人也都是幻化罷了。不僅這些女子,就如同我也原本就是幻化的,說開來,那些千百年來名姬艷女也都是幻化的啊!」

狐女進一步說:「兩情相悅、歡愛之時或以時辰計,或以天數計,或以月分計,或以年計,終究都會有訣別的時候,數十年的相聚與片刻相遇而散,不也都是有如春夢,轉眼成空嗎?」

「就算緣分很深,可以白首偕老,但紅顏不再,即使是貂蟬、西施,她也不再是當年美貌的樣子,那不也是一種幻化嗎?」

吳生聽了狐女這樣分析便理悟了,又過了幾年,或許緣盡,狐女也離他而去,吳生竟再也不到歡場去了。@*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位書生膽子很大,總是想見見鬼的樣子,卻都沒見到。一天晚上,雨過天晴後,明月高懸。書生叫僕人帶一罈酒來到墳塚間,環顧四周後大喊:「如此清朗的夜晚,獨自飲酒令人感到特別寂寞,九泉之下的各位朋友,有誰願意來與我共飲的嗎?」
  • 在資訊爆炸的當下,想要找到真實的信息並非易事,尤其在中國大陸。除了中共設置的高高的防火牆外,媒體和不少媒體人以及各級政府、司法機關,都秉承著「政治第一」的原則,無時無刻不在顛倒黑白、美化罪惡,用炮製出的謊言毒害著中國人。中共自然是罪責難逃,但是這些追隨中共、散發不實甚至是有毒信息的寫手們,也難逃上天的懲罰。古代的「刀筆吏」們的結局就是前車之鑑。
  • 古往今來,很多人都在追求仕途上的發展。有些胸懷天下,先天下之憂而憂;有些則在誘惑中迷失了自己,成為權力的奴僕,更有甚者,憑藉權力,欺壓坑害百姓,為自己謀取私利。中國古人講,三尺頭上有神明,那些坑害百姓的官員們哪裡會沒有報應呢。
  • 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紅樓夢》第一回有一首《好了歌》,詩中寫道:「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一首詩道盡了無數人在人世間執著的追求,但是到頭來卻是一場空。有多少世人明白人在世間不過是匆匆過客,所謂的功名利祿皆有定數?
  • 人生在世,能夠不犯一丁點錯誤的人少之有少。而在犯了錯誤後,尤其是犯了傷天害理的重大錯誤後,能夠主動承認、懺悔,並有勇氣予以糾正是非常值得欽佩的。清代大學生紀曉嵐就記述了兩個誠心悔過的故事。
  • 古往今來,人類歷史上發生了無法計數的大大小小的戰役,而那些戰死沙場的將士死後又去了哪裡呢?清代大學生紀曉嵐記載的兩個故事告訴了我們答案。
  • 晚清時期,曾經流行過鴉毒,時人吸食鴉片成癮難戒。罌粟本是花草,最初用於觀賞,或用於醫藥。其汁液稀薄難以成膏,為何後來忽然出現了鴉片膏?這陰沉深褐色的東西,有什麼來歷?清人奇夢揭示了真相。
  • 這戶人家的主人的本意,只不過是用此地有妖怪占據的話語嚇唬孩子們,可他有求的這句話,卻成了妖怪堂而皇之的霸佔此地禍害人的把柄。
  • 南宋時期的濟公和尚神通廣大,他在杭州淨慈寺的古井運木傳說可謂家喻戶曉。然而早他兩百多年的北宋時期,名將楊延昭在河北的龍泉寺也發生了一起類似的神蹟,卻很少人知道,那就是「古井生木」的傳奇故事…...
  • 明代,葉廣才是州縣的生員,他有出眾的才華。平常身體強壯健康,沒有疾病,以至到了老年,他的健康和思維,都沒有絲毫的衰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