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原:3月下旬武漢發放數萬骨灰盒

人氣 3716

【大紀元2020年05月21日訊】一場瘟疫浩劫,讓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遭難,也讓全世界遭難。中共隱瞞疫情,致使多少生靈塗炭!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實。中共還在繼續隱瞞,但更多的事實不斷公開,媒體、各國機構、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這場史無前例的人禍。這裡僅整理記錄了部分已知的真相,並將繼續補充新的真相,要把這慘烈的真相,傳遞給每一個人,傳遞給子孫後代。

本篇記錄的是2020年3月下旬的部分事實,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3月下旬疫情趨勢

2020年3月下旬,武漢個殯儀館忽然開始發放骨灰盒,要求清明節前領完,實際是要求4月8日解封前領完,但不允許聲張,全程被監視。各殯儀館總計發放骨灰盒至少4萬個,很多死者沒有被確診,死亡原因不寫武漢肺炎。

武漢民眾繼續曝光,實際檢測數量一直嚴重不足,而且準確率低。

中共大肆宣傳湖北疫情清零,除武漢外,湖北省全部解封。但全國各地不相信湖北確診清零,仍然對湖北人阻斷、隔離。也確有大量出院患者復發,以及新增病例,各地也發現來自湖北的輸入病例。海外留學生歸國,也被強制隔離,並強制收取高價隔離費,同樣引起網絡關注。

瘟疫在全世界蔓延,造成巨大生命、財產損失,各國開始追責中共,並提出獨立調查。中共甩鍋、要求世界感謝的大外宣受阻。

3月21日

3月21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旗下的健康時報網報導,「武漢一家三口全部復陽 專家:可能存在「假治癒」情況」的文章,引述浙江首批援鄂醫療隊醫療總組長、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感染科主任醫師喻成波的話,從臨床經驗看,「復陽」病人可能是因為病毒沒有完全清除,導致的病情反覆。他認為,即使是達到出院標準,亦不等於病毒已經被清除,「沒有真正的臨床治癒」。

同日,廣東省衛健委稱,凡是從港澳台以外地區入境廣東的人員,都需要接受自費隔離14天。

3月22日

3月22日,香港《南華早報》報導,據中共政府機密數據顯示,截至2月底,大陸有超過43,000人的武漢肺炎檢測呈陽性,但沒有立即出現症狀。他們雖被隔離檢疫與監控,但未納入確診病例的官方統計中。

同日,中共民用航空局發布公告稱,目的地為北京的國際航班「第一入境點」由原來的3個機場,改變為12個周邊省市機場,等到「檢疫」後再進入北京。

同日,大紀元採訪一名來自石家莊、現居住武漢東湖開發區的李先生,他說,「通過這次後,對政府完全失望了」。李先生去年9月辭掉石家莊工作前來武漢,工作一段時間,準備再回石家莊發展,已找好工作,但由於武漢肺炎疫情,被困在武漢,石家莊的工作也丟了,現在處於失業狀態。前幾天,他撥打「市長熱線」,詢問何時可以出武漢回家?得到的回答是「暫時無法回答」,李先生情緒失控地大吼,「暫時,暫時,每天都是暫時,快瘋了!」他再追問,「什麼時候會有政策?」得到的回答是,「政府還沒有政策」,李先生氣得摔電話。李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由於封城,他的工作沒了,今年基本就是「廢了」,但還要扛起家庭以及之後的長期生活、貸款、孩子教育等等這些,「受夠了政府懶政和一刀切的政策,我們盡力配合,但是政府有考慮過我們嗎?」「對這邊的政府辦事能力非常失望,他們沒有以民為主的想法,來處理這些事情」,他們只做「表面功夫」,「就我們這個社區管理得一塌糊塗,前段時間搞清零活動,(說)挨家挨戶測體溫,社區連體溫都沒測過,大家就在群裡邊接龍,自報體溫,就算是測體溫了」,「這邊什麼政策都沒有,具體應該怎麼做,什麼都沒有,現在不管是做核酸,還是拍CT,就是社群裡面說的那些,都不靠譜」,「在我看來,中共假借禮儀之邦,讓百姓受苦受難,對待這些事情,包括所有的新聞,它寧肯自己的子民受苦受難,他也得把面子工程做得倍兒漂亮」,「說句不好聽的話,我已經對我們中國的這些發聲媒體,不抱任何希望了,媒體發聲的永遠是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他們根本不報導,也發聲不出去」,「我現在看清楚了,在中國有兩類人,奴才(公務員)和奴隸(百姓)」,「如果說有機會的話,我以後會選擇進入香港籍或者澳門,擺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國籍。」

同日,荷蘭國家公共衛生與環境研究所(RIVM)傳染病控制中心主任夏普范‧迪瑟爾(Jaap van Dissel)接受網絡媒體NU.nl採訪時表示,歐洲各國之所以成為重災區,根本的原因在於一味聽信來自中共以及世衛的信息。

3月23日

3月23日,武漢市殯儀館門前大排長龍,各社區出面監視家屬前去領骨灰。丁先生的母親因感染武漢肺炎去世,他告訴大紀元記者,當局這樣悄無聲息地將死者下葬「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屠殺」,「到現在為止,凶手還逍遙法外,你說我接受得了嗎?」丁先生說,當局搶在解封前、4月5日清明節前,「逼著我們把死者全部安葬了」,「社區說,如果到了清明節,我還不辦的話,那所有的流程以後都得自己辦,至於優惠是否還有,他們也不能保證」,「我還沒有去取骨灰,仍在考慮中,這個事情我一個人定不了,我還得通知我舅舅、姨媽,要跟他們商量,他們也很悲痛」,「社區裡通知我可以辦(領骨灰),但我自己辦,他們不允許,社區說必須要社區出面,殯儀館現在不對個人開放」,「沒有親戚朋友,限制(送葬)人數4至5人、限制時間,社區人員陪同,我認為這是監控」,「所有的醫院都一床難求,還有很多不幸的家庭,我家比起那些全家滅門的,還幸運得多了」,「我看到網民的遭遇跟我是一模一樣,又勾起了我的憤怒,這麼多人失去親人,無緣無故,到現在沒有一句道歉,政府該承擔的責任都沒有承擔,對我們一句慰問都沒有」,「就這樣悄無聲息地逼著你。清明節以後,社區就不管了。這不逼著我們去辦嗎?」「在殯儀館辦手續的人,只要拿出手機拍照,都有便衣、保安制止,那裡布滿便衣,隨時監控,(社區)派車派人陪著我們去辦」,「但紙怎麼可能包住火呢?一個謊言需要千萬個謊言去掩蓋。事實是怎樣就是怎樣,承認錯誤,承擔罪責,這是對死者家屬最大的寬慰,也是對死者的尊重」,「但是疫情發展到現在,政府沒有承擔該有的責任,對死者的家屬都沒有慰問,連個簡單的說法都沒有,就逼著我們把我媽悄無聲息地安葬了」,「沒有儀式,沒有哀樂,這要我怎麼接受?」,「我是背著我媽去看病(醫院沒有床位),最後幾天,我背著她(啜泣),人就這樣沒了」,「我母親完全是被冤死的,感情上和心理上都接受不了,人就這樣沒了」。

他說,「我的一個朋友,他的心裡跟我是一樣的,不明不白地人就沒了,所有跟我一樣失去親人的人,我希望一定要給個說法」。丁先生說,死亡人數是官方公布的10倍以上,這是肯定的,報導說,武昌殯儀館每天爭取發放500個骨灰盒,從23日一直發到清明節,若以武漢市8家殯儀館來計算,死亡人數已超過40,000人,更何況在封城前已有染疫死亡的。他提到,一位朋友的母親,發病症狀一樣,但死亡證明上寫的是「呼吸衰竭」,他自己母親的死亡證明書上寫的是「病毒肺炎」,太多人還沒被確診就死了,「我恨不得找醫院給我個說法,為什麼不寫冠狀病毒?」「用人間地獄形容當時的情況,一點都不過分。死亡就在身邊發生,所有人都麻木了,甚至都忘記了哭泣,太多了,太多了」,「醫生每天要面對這麼多病人,心理壓力很大、很恐懼,看到這麼悲慘,一般人心理承受不了,很多人都麻木了」,「死了幾萬人,這是謀殺」,「開始李文亮說的,如果政府官員聽了……這種代價太大了,如果政府在20天之前,把真相告訴大家,我們都戴上口罩,就可以救幾萬人的生命」,「這3、4萬名的死者,代表著3、4萬個家庭,還有的家庭是全滅了,他們這樣子冤死,沒有人出來承擔責任?」「這不是天災,而是人禍,給全世界經濟帶來了大蕭條,(中共)這些人都是歷史的罪人」,「如果不追責,歷史還會重演,這是對整個人類極其不負責任的行為,把他們送到海牙國際法庭也夠資格了。」

同日,中央社報導,馬來西亞《中國報》報導了「中國向馬來西亞捐贈口罩」的消息之後,馬來西亞交通部長魏家祥澄清,這批口罩實際上是馬來西亞政府向中國購買的,並非由中國捐贈。中國報》的消息也引發民眾批評。隨後,《中國報》將此消息標題改為「中國供應大馬1000萬個口罩」。

3月24日

3月24日,中共官媒《中國紀檢監察報》報導稱,來自大陸各地的4.26萬名援鄂醫療隊員實現了「零感染」。當天,南寧市衛健委和梁小霞工作的南寧市第六人民醫院均回應稱,沒有接到梁小霞去世的消息。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副院長黃愷介紹,「梁某目前病情非常非常嚴重」。梁小霞是南寧市第六人民醫院護士,於2月21日隨醫療隊赴湖北,被安排在武漢市協和醫院西院區工作,2月28日上午在醫院暈倒。廣西衛健委官網2月28日晚通報稱,2月28日上午9時30分,廣西第七批援鄂醫療隊的一名梁姓護士,在離開隔離病區時突然暈倒,經醫護人員就地搶救,其自主心跳和呼吸已恢復。2月29日,廣西官方稱該護士意識尚未恢復,在搶救治療中。

同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顯示「3月24日當日,全市核酸檢測9844人」。武漢封城2個月,檢測數量遠遠不夠,還主要用於出院患者和隔離點的反覆檢測,根本無法大量篩檢新增感染者。

同日,武漢市民張勇(化名)對大紀元說,「這不是屬於天災,是屬於人禍。活著的人都要賠償」,「我母親六十多歲又沒有什麼疾病。剛剛退休幾年,突然就因為這個,人都沒有了」,「我們是直接受害者,由於政府的過錯,這是明打的事情,我們肯定要求賠償」。張勇同時表示,武漢的死亡人數無法估計,政府的數據絕對不可信,「據我所知,絕對不止兩三千人,我開出租車的,什麼事情沒見過。我知道就有五、六家殯儀館滿負荷地燒。有些一家都全滅了,你知道嗎?很多」,「企業垮了,經濟收入也垮了。沒有收入怎麼辦,以後還要面對生活怎麼辦。小孩餓死了,這都是真的」,「人受不了這個壓力,受不了這種恐慌,還有跳樓的,自殺的,不曉得有多少」。

他質問,「我們老百姓酒駕以後是不是被判危害公共安全,那它這行為嚴重危害公共安全,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死了那麼多人,它不用負責嗎?」「我把我媽所有看病的視頻都錄在我手機了,有視頻還有單據,我能出去的時候,要找律師,要找國家賠償都行」,「我母親過年前得了病,元月28號去世,發病到去世大概15天」。張勇說,中間看了3家醫院,都住不了院,「最後協和醫院收了,當時叫我媽在門診等,從早上等到晚上7、8點鐘,說有病床了,我們才幫我媽轉上去,她就病危了,10點鐘左右我媽就去世了」,「肺部感染吧,雙肺纖維玻璃狀。但是核酸一直沒通過,因為我媽的症狀是不發燒,不咳嗽」,「報告後來在協和醫院醫生一看,問我們哪裡做的,他說是假的,重做。簡單地說我媽在最後一道還沒來得及做就已經病故了」,「新聞說核酸檢測的準確率只有30%,甚至不到,我當時很氣憤,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說法,我媽住不了院,就是因為他們說核酸檢測沒檢測出來,然後你告訴我說這檢測率只有30%」,「我認為30%都是假的,同濟和協和是全國最好的醫院,他們都不能把我媽收到醫院裡,試劑肯定是有問題,簡單說核酸檢測我媽沒通過,他寫『陰性』的可能,這做了等於沒做」,「我們當時嚇得要命,死人就在門診裡面,因為拖都來不及拖走,活人就跟死人一起,挨著看病。你說我們心理壓力多大?」

他說,「這半個月我敢說,武漢死了一、兩萬人。要不然武漢五、六家殯儀館會不夠燒,怎麼可能?」「有醫生自己說,那時候武漢感染了將近40萬人,為什麼有的醫生哭,因為太多了」,「我媽不是屬於第一批,第一批在過年前就爆發了,通過醫生朋友告訴我,封城之前就爆發了,一開始爆發大概有幾千人,控制不了,才封的城」,「公安局說他們造謠,然後就有專家出來說不會傳人,這才造成武漢市這麼嚴重的疫情,這完全是一些官員不負責任的行為」。

張勇憤怒地說,「中心醫院的書記,還是黨的一把手,她不讓所有醫生談這事情,開會時還不讓人戴口罩,說怕引起恐慌。連口罩都不讓戴」,「我是不懂法律的人,都知道可以扣押,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死了那麼多人,她不用負責?」,「那時候是說非典,後來政府說這是謠傳」,「如果當時政府就說這個事情可能會人傳人,戴戴口罩,這個事情可能就不會那麼嚴重了。元月初就確定下來,後面根本不可能這個樣子」。張勇母親過世火化後,政府也不准家屬處理安葬,「(骨灰)沒有取回來,不讓你去。一個多月了還沒有通知我們,現在武漢市所有去世的人都不准辦喪事」,「自從我媽病了以後,跟它們打交道打得太多了,它不是今天吹,就是明天打,從來沒有承擔過它的責任」,「反正不是它的問題,都是別人的問題,從來沒有擔當,看到它們這副嘴臉,我就氣爆了」,「每次他們過來我都罵他們(共產黨員),你們害了多少人?」張勇認為,中共直到今天都還在掩蓋疫情,「據我所知,還在極力地隱瞞,我就不相信今天清零了,電視報的全部清零,絕對沒清零,因為前兩天我們小區裡面就出了兩例,但是他沒有報上去。現在武漢基本上是這種情況,就是出了院的人又復發了,不是一個兩個」。張勇提到,武漢死了太多人,「我們家算兩個,六口,就出了兩個。你知道有多少家庭,是一家都沒了」,「我們那邊兩個小孩被餓死了,這都是真的,小孩的家都給抄,住了多少天都沒人管」,「說句老實話,(共產黨)壞透了。」

同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接受陸媒採訪。曾光表示,封城的決定不是某個人提出的,是專家組共同討論的結果,曾光說,「我們高級別專家組,那時候也有一點遺憾,因為到了武漢沒有見到主要的負責人,沒有見到省委書記、省長,市委書記、市長,有些建議沒能讓這些拍板的人聽到」。曾光表示,剛提出武漢封城的建議時,全國病例只有三百多宗,但封城時已翻了一倍,最終才引爆疫情擴散。

3月25日

3月25日,BBC報導,武漢市民王軍的父親在今年2月因感染病毒去世,骨灰一直未能領取。他在3月25日收到要求,必須在父親所在單位工作人員的陪同下才能領取骨灰。「父親單位的人就和我說,一定要他們陪同下我才能去領骨灰。我問他我能不能自己去,他們口氣很強硬,直接說『不行』,我就說那我先不領了」。王軍說,「他們就是想跟著,然後馬上下葬,但這是我的家事,他們憑什麼干預」。王軍說,他添加了一個有數百名疫情死者家屬的聊天群組,大部分人都遇到了相同的狀況。死者生前有工作單位的,需要由工作單位人員陪同領取;沒有工作單位的,需要由社區人員陪同領取。

同日,大紀元採訪武漢礄口區居民高先生,他說「又反彈了,已經又逐步開始(出現確診)了。我們礄口區同濟醫院昨天確診的,不敢報確診的有100多例」。高先生說,他們周圍小區今天又發生一例,「人跑了,62歲老太婆,就我們旁邊小區,她跑了,人沒找到,把門衛保安嚇得說話都語無倫次,他們小區還是比較嚴的,不能隨便出來」,「我剛才看的數據,意大利死亡率是7.9%,中國的死亡率是1%點多,到底意大利是真的還是假的,中國還是真的假的,說不清楚」,「它現在不是確保零增長嘛,沒有增長率嘛,為這個目標而奮鬥嘛」,「那能說嗎?病毒聽政府的,政府要它零增長就零增長,病毒不聽資本主義的,聽社會主義的」,「現在用藥都是非常保密,用藥不公開,而且好的藥它不給你用,比如說,美國的瑞德西韋有效,它支援了意大利,不支援中國老百姓,大陸的老百姓非常慘」。

高先生表示,美國、日本、加拿大、英國,包括香港,疫情爆發後,他們的政府都及時發放錢給老百姓保障生活,「老百姓一個月沒有收入就生活非常艱難了,美國、日本、加拿大、英國等,全世界老百姓都這樣,不(只)是中國老百姓這樣」,「但是中共政府沒給老百姓錢,我們怎麼生活,我們也沒有多餘的存款,還要交水電煤氣,很多人還有貸款要交,還要到外面去買高價的菜、高價的米、高價的油回來生活,哪有錢,沒錢」,「特別是武漢的老百姓,說是全國舉國之力,捐贈物資到老百姓手上,沒有;捐贈的水果到老百姓手上,沒有;捐贈的蔬菜到老百姓手上,沒有;捐贈的油米到老百姓手上,沒有,都沒有。明天就60天了,就免費發了一條魚,要我們自己吃59天」,「這兩個月來沒一分錢收入,怎麼保障,怎麼活命,政府沒給錢,那不就等死嗎?我們沒有政府。」

同日,《中國新聞週刊》報導,華中科技大學公共衛生學院以鄔堂春為首的研究者在國際醫學預印本medRxiv網站發布的論文稱,武漢有59%的感染者,因為無症狀或症狀輕微而沒有被發現。

3月26日

《財新》報導,在漢口殯儀館外面,一輛卡車在3月26日運送了大約2,500個骨灰盒,司機表示,25日已經來此卸過同樣數量的一車。《財新》發布的另一個圖片顯示有3,500個骨灰盒在殯儀館內的地上。彭博社稱,8個殯儀館中,有6個殯儀館接電話的人或者說他們不清楚總計有多少骨灰盒等待收取,或者說他們沒有權利披露數字。其餘2個殯儀館沒有人接聽電話。武漢居民陳耀輝披露,有家屬說,政府官員以提供3000元殯葬補助,換取他們沉默,「這兩天集中掩埋死亡者,如在清明節之前把亡者下葬,入土為安,國家給你3000元『封口費』,就是整個武漢地區的人會給3000元『封口費』,不讓他們哭」。殯儀館門口一帶到處是便衣,基本一抬手機就有人過來制止。偶爾有漏網的,照片剛發到朋友圈,就被限流了,視頻剛發到網上,就被刪除了。至於那些與此相關的文字,同樣也存活不了幾時,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無怪乎有武漢人感嘆:「3月26日下著小雨的武漢,連殯儀館都成了敏感詞。」

同日,大紀元報導,上海的胡先生說,「海外民眾發起的連署,把病毒叫做中共病毒,我覺得這是非常正確的。因為起因是由它(中共)起因的」,「包括我們中國老百姓也受到這麼大的傷害,歸根結底都是它造成的」,「中共就是中國共產黨,就是它這個體制,這是個邪教組織。普通的老百姓,聽從了它製作的宣傳,不分是非加入它的這個組織,就沒有分辨能力了」,「因為共產黨它的教育體制,這個赤色宣傳,包括對人們的恐嚇,導致一些人麻木地違反自己的人性和道德,違背這些東西去做了一些事情,歸根結底最大的禍根就是中國共產黨」,「包括他們自己體制內的,包括一些共產黨員,包括一些警察,很多人在跟我接觸當中都表示對中共不滿,而且有人主動問我要這個真相」,「他說老胡,我們要看看,要聽聽不同的聲音」,「他們良心沒有完全泯滅」,「天安門派出所的警察都跟我說過,他不想再幹警察了」,「如果中國互聯網一旦打開了話,不要三個月,共產黨它自己就完蛋了」,「我們不但知道真相,我們也去告訴身邊的人讓他們去瞭解真相,我還有朋友問我要這個翻牆,我告訴他怎麼使用」。湖北人高先生也支持「中共病毒」的連署,「肯定有正面的效應」,「中共在國外的滲透越來越深,越來越廣,它已經成為全世界的一個毒瘤了,你沒有辦法去控制這個病毒,除非你切除(中共)這個毒瘤」,「幾十年來在中共專制體制下被洗腦薰陶、強制灌輸的結果,只是他們還沒有意識到而已」,「慢慢地有一些人,他有一些覺悟了,比如說武漢的市民,肯定有生命的覺悟,因為有切身之痛,加上訊息越來越暢通,訊息越來越多元化,老百姓的眼界更開闊些,這個思維很快會轉變的」,個病毒在中國人來說是滅頂之災,對於全世界來說也是一種巨大的威脅,巨大的災難。」,「這個災難,是由這個體制、這個體製毒瘤產生的,是對全世界的威脅。」

同日,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例行抗疫工作小組簡報會上說:「你不知道中國境內實際的病例數是多少,中國(中共)公布的數字,你不知道(是真是假),你知道,數字到底是多少?」

同日,據「布拉格早報」(praguemorning.cz)報導,衛生學家稱,捷克訂購的30萬個檢測盒中,有80%不能正常工作。價值5400萬科魯納斯(183萬歐元)的檢測盒顯示假陽性和假陰性結果。這種快速測試無法可靠地在初始階段檢測病毒感染。俄斯特拉發(Ostrava)地區的衛生官員帕夫拉·斯夫里諾夫(Pavla Svrčinová)說,(檢測盒)錯誤率很高。

同日,據福克斯新聞和歐洲新聞報導,西班牙政府3月26日宣布,計劃向中國退回64萬個檢測盒,因為經過測試,它們不符合標準,具體說,這批中國產檢測盒靈敏度僅為約30%,而這一指標應高於80%。

3月27日

3月27日,武漢康復驛站護工王先生向大紀元證實,他工作的點就有許多復發的,「目前我們這有6個復陽的,封在11樓」,「這邊康復醫院是2月15號啟動的,都是之前從方艙醫院出來的。方艙是屬於輕症患者,都是檢查出陰性之後,就說明他已經康復了,康復了之後就送我們康復驛站進行一個醫學觀察,因為他也有復陽的情況」,「一開始復陽,就立馬送到醫院。目前是看他本人的生理狀態,有些復陽了,但是那個人也不發燒,就暫時安置在單獨的一個樓層,11層樓,然後把8、9、10層樓全部給控制」,「前期有5、6個人,現在據我所知有8個人左右,一共有十幾個人連小孩(都有)復發的」。王先生表示,他服務的康復驛站是屬於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只要是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戶籍的人員,他康復之後,才能在我們這裡隔離,就相當於每個區管每個區康復的人,我們這個區,據我所知還有一二百人還沒有康復吧,就是沒治好的」,「至今走了有五六百人了,目前還有100多人。每天都在進,每天大概進十幾個人。康復的得在這待14天才能回家」,「14天觀察期滿了,醫生護士會進行兩次核酸檢測,還做一次CT 」。

同日,湖北黃岡解封後,居民外出返崗,江西警方設卡攔截,引發湖北江西警方及民間衝突,上萬人聚集。湖北的黃先生(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早上9點鐘開始就有消息了,有朋友在現場發來視頻。兩省警察互鬥,激起湖北方民憤,群眾自發聚集衝向江西地界反擊並要求江西肇事警方道歉,場面火爆。另一名發布此次事件現場視頻的網友向大紀元記者表示,贛鄂衝突的問題不在江西與湖北,問題在於疫情信息的不透明。江西不相信武漢肺炎病例零增長,實際上也根本沒有零增長。該網友提供的一份漢川市衛生健康局的文件顯示,湖北省人民醫院3月25日報告一例武漢肺炎陽性檢測者,患者家住在漢川,有密切接觸者18人,需要隔離14天。而官方當日的通報是,截至3月25日24時,「湖北新增確診病例零例(武漢零例)」,恰從3月25日零時起,湖北省除武漢市以外地區解除離鄂通道管控,湖北省除武漢之外的其它16個市州「解封」。

同日,大紀元試圖聯繫陜西榆林市的謝麗(化名),她在泰國留學,泰國已有一所學校有一名學生被確診,結果這所學校禁止國際學生住宿舍,謝麗急速回國。她擔心接受採訪會對她現在的隔離帶來影響,只通過她的姐姐轉述了她下飛機後的經歷。3月22日晚上9時許,抵達西安機場後,她和姐姐都以為按照事先聯繫好的,由社區對接,她將在榆林市的酒店進行隔離,只負擔每天60元的餐費即可。但在機場進行各種檢查後,凌晨三四點鐘被大巴送到西安維也納酒店,當時一車人還以為是到收留點,然後再被轉移至各自的目的地,結果被直接隔離。他們當時跟工作人員理論,無濟於事,謝麗的姐姐說,「那個酒店平時只有一百多,很老的酒店,然後按每天280元的標準,再加80塊錢的餐費,14天合起來5040,(每人)收了5000。人家有兩個姐妹的,但是必須得分開隔離,得交1萬塊錢,沒有收據」。

另一位從泰國回國的留學生李小姐也遭遇了強制收費的不公平待遇,李小姐不惜花高價票(單程3000元,平時單程僅600元)於3月20日飛回廣西南寧,也被安排在江南區居晚安城市酒店隔離,制徵收14天一共2800元的隔離費(全額費用每天480元,政府稱優惠減免280元),我家裡面最開始跟亭洪社區報備的時候,給的答覆是可以居家隔離,我們在亭洪社區有一套空房子,我家人想讓我在那邊隔離,後面我們了解到情況不可以居家隔離,集中酒店隔離。」

3月28日

連日來,武漢的殯儀館都大排長龍,大紀元採訪武漢的尹先生,他母親去世當天,他輾轉十多個小時,跑了三家醫院,才有醫院收治,立刻進ICU,只有半小時,醫院通知母親死亡,並依當時規定一小時內送殯儀館火化。死亡原因註明是呼吸循環衰竭。尹先生說,「當時來看病的人都要做肺部CT,先排除病毒,他就去做肺部CT,醫生一看肺部感染,說我這個醫院治不了,你要去定點醫院」,於是尹先生帶著母親去了當時的定點醫院——武漢普愛醫院,但醫院說沒有床位了,拒收。當時他母親已經神智不清了,癱在輪椅上,「醫生說他這裡真是沒辦法,這大廳裡面每天都不知道死多少個,你這個很正常,自己想辦法」。

在尹先生一再請求下,有位醫生建議他們去郊區的另一家醫院 。尹先生抱著試一試的心情帶著昏迷的母親來到這家醫院,這家醫院剛開了發熱門診,排隊的病人和家屬從醫院裡面排到外面草地,他們到那裡時已經是晚上十點,情急之下,尹先生推著母親的輪椅直接去急救ICU。有醫生接過輪椅,叫尹先生回家去拿生活用品,還沒到家,尹先生就接到醫院電話,說母親走了,而且告訴他國家規定,一小時內要送去殯儀館,直接火化,「我母親沒有住院,沒有搶救,進去(ICU)半個小時就打電話,醫生說我們還沒有搶救你母親就走了」。

母親火化的第二天,尹先生去領了骨灰罈,但不允許下葬,當時墓地也不允許出售,只能寄存在殯儀館。這幾天殯儀館終於下來通知他去領骨灰安葬,尹先生第二天就去領母親的骨灰了,他看到寄存在殯儀館的大量骨灰罈,「寄存的骨灰那就數不清了,一個房間骨灰擺滿了,你說放多少,它還不是一個房間,它是一個廟堂,你說有多大,從裡面已經放到門口來了,我母親的骨灰放在門口第三四排,門口也放滿了」。雖然尹先生選擇的千子星空陵園在武漢郊區,相對偏遠,非熱門地點,但隊伍還是排出了一兩百米。

3月29日

當局已經宣布除武漢外湖北解封,但道路並未對湖北人敞開。多日來,於機場和省界交界處,湖北人被強制隔離、爆衝突案例屢見不鮮。3月29日在青島機場,湖北宜昌飛往青島的101名乘客被扣下,強行拉到會展中心,先說要做核酸檢測,又說要隔離。該視頻引起熱議。大紀元記者30日晚間聯繫其中一名乘客,乘客說「目前正在自己找的酒店隔離」,就現在,青島。已經等了十幾個小時,負責人一會說只做核酸檢測,一會又說要隔離。說好的全國共認綠碼呢?3月28日,甘肅新增一例「湖北輸入確診病例」,持有綠色健康碼,這似乎又堵了湖北人的嘴。外省人不相信湖北確診「清零」,害怕解封的湖北人傳播疫情,而隔離超過兩個月的湖北人,雖然手持所謂「健康綠碼」,卻仍然走投無路。

3月30日

大紀元採訪了湖北市民高先生。高先生解釋手機健康碼的作用,「讓你隔離14天,你連續每天都登入一次號碼,等於是打個報告,連續14天之後,包括你自己及身邊周圍的區域,都沒有新增感染的病例,就算可以通行,這個就是綠碼」,「這個畢竟是在手機上打卡,它只是一個報到的形式,並不是一個檢測的形式,只能說你在這14天之內,你打卡了,並不是說你沒有事」,「你要確診是不是感染病例的話,還必須要去再做核酸檢測、做CT」。高先生說,「因為剛開始隔離,政府就說疫情得到控制,這是令人質疑的,第一個你沒有特效藥,而且醫療資源都不夠」,「第二,潛伏病例和疑似病例,有沒有摸排到位?」「基本沒有做任何潛伏病例的摸排,只是以這種手機打卡報到的方式,這完全沒有用,只是一種門面形式」,「不只14天,幾十天,三、四十天都有,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隱患」。高先生說,「不像其它國家一樣的,你迅速做檢測手段,比如台灣和美國現在幾十秒鐘都可以檢測確診」,「但健康碼只登錄打卡,表明隔離期滿,依此作為通行依據,是一個非常大的隱患」,「相較之下,健康碼流於表面形式,沒有任何安全感可言」,「至於老百姓,他們根本不放在心上,除非疫情再次蔓延,他們才會再做措施。」

對湖北疫情的真相,網上有很多留言。網友wenxingwu說,中國的地方官員都明白,湖北清零是假的,檢測根本不准,只有全部隔離或重新檢測。網友xiaolifeng000說,縣級以上都知道數據造假和瞞報,所以他們不相信外來人員不攜毒。網友qdmelala提到,各省都不許HB(湖北)人進入,並不是對自己本省居民負責,是為了保住頭頂的烏紗帽,僅此而已。他們不傻,很清楚TG(土共)什麼做派,那些所謂的清零沒有一個是真實的,放進來就是隱患。繼「假治癒」後,最近又有新增名詞:湖北輸入型病例。

3月31日

3月31日,美國企業研究所(AEI)中國經濟專家、「中國黃皮書」(China Beige Book)的首席經濟師史劍道(Derek Scissors)接受美國媒體CNBC的「Squawk Box」節目採訪時表示,中共官方公布的COVID-19引發的肺炎病例數字不能相信,也無法和其它國家的數據類比。中國(中共)沒有進行大規模的病毒測試,這意味,其發布的疫情數據不應該和美國相比較。

更多事實,仍然需要社會各界給予補充。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死了多少人?漢口殯儀館二天到貨五千骨灰盒
武漢殯儀館骨灰盒成堆 官方死亡數據遭質疑
武漢人:中共發禁哭費 讓染疫死者家屬沉默
一把骨灰:武漢 監視下的安葬與逝者的尊嚴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5.26疫情追蹤:美確診逾170萬
【十字路口】美推機密武器 港國安法藏權謀算計
【新聞第一現場】對港毀諾 30年前電影預言成真
【有冇搞錯】中印石頭大戰 軍事衝突可能性大增
【直播】5·26白宮簡報會:紐約單日死亡數新低
【直播】川普關於保護患糖尿病老人的講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