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3月下旬武汉发放数万骨灰盒

人气 3706

【大纪元2020年05月21日讯】一场瘟疫浩劫,让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遭难,也让全世界遭难。中共隐瞒疫情,致使多少生灵涂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实。中共还在继续隐瞒,但更多的事实不断公开,媒体、各国机构、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祸。这里仅整理记录了部分已知的真相,并将继续补充新的真相,要把这惨烈的真相,传递给每一个人,传递给子孙后代。

本篇记录的是2020年3月下旬的部分事实,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3月下旬疫情趋势

2020年3月下旬,武汉个殡仪馆忽然开始发放骨灰盒,要求清明节前领完,实际是要求4月8日解封前领完,但不允许声张,全程被监视。各殡仪馆总计发放骨灰盒至少4万个,很多死者没有被确诊,死亡原因不写武汉肺炎。

武汉民众继续曝光,实际检测数量一直严重不足,而且准确率低。

中共大肆宣传湖北疫情清零,除武汉外,湖北省全部解封。但全国各地不相信湖北确诊清零,仍然对湖北人阻断、隔离。也确有大量出院患者复发,以及新增病例,各地也发现来自湖北的输入病例。海外留学生归国,也被强制隔离,并强制收取高价隔离费,同样引起网络关注。

瘟疫在全世界蔓延,造成巨大生命、财产损失,各国开始追责中共,并提出独立调查。中共甩锅、要求世界感谢的大外宣受阻。

3月21日

3月21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旗下的健康时报网报导,“武汉一家三口全部复阳 专家:可能存在“假治愈”情况”的文章,引述浙江首批援鄂医疗队医疗总组长、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喻成波的话,从临床经验看,“复阳”病人可能是因为病毒没有完全清除,导致的病情反复。他认为,即使是达到出院标准,亦不等于病毒已经被清除,“没有真正的临床治愈”。

同日,广东省卫健委称,凡是从港澳台以外地区入境广东的人员,都需要接受自费隔离14天。

3月22日

3月22日,香港《南华早报》报导,据中共政府机密数据显示,截至2月底,大陆有超过43,000人的武汉肺炎检测呈阳性,但没有立即出现症状。他们虽被隔离检疫与监控,但未纳入确诊病例的官方统计中。

同日,中共民用航空局发布公告称,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航班“第一入境点”由原来的3个机场,改变为12个周边省市机场,等到“检疫”后再进入北京。

同日,大纪元采访一名来自石家庄、现居住武汉东湖开发区的李先生,他说,“通过这次后,对政府完全失望了”。李先生去年9月辞掉石家庄工作前来武汉,工作一段时间,准备再回石家庄发展,已找好工作,但由于武汉肺炎疫情,被困在武汉,石家庄的工作也丢了,现在处于失业状态。前几天,他拨打“市长热线”,询问何时可以出武汉回家?得到的回答是“暂时无法回答”,李先生情绪失控地大吼,“暂时,暂时,每天都是暂时,快疯了!”他再追问,“什么时候会有政策?”得到的回答是,“政府还没有政策”,李先生气得摔电话。李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由于封城,他的工作没了,今年基本就是“废了”,但还要扛起家庭以及之后的长期生活、贷款、孩子教育等等这些,“受够了政府懒政和一刀切的政策,我们尽力配合,但是政府有考虑过我们吗?”“对这边的政府办事能力非常失望,他们没有以民为主的想法,来处理这些事情”,他们只做“表面功夫”,“就我们这个社区管理得一塌糊涂,前段时间搞清零活动,(说)挨家挨户测体温,社区连体温都没测过,大家就在群里边接龙,自报体温,就算是测体温了”,“这边什么政策都没有,具体应该怎么做,什么都没有,现在不管是做核酸,还是拍CT,就是社群里面说的那些,都不靠谱”,“在我看来,中共假借礼仪之邦,让百姓受苦受难,对待这些事情,包括所有的新闻,它宁肯自己的子民受苦受难,他也得把面子工程做得倍儿漂亮”,“说句不好听的话,我已经对我们中国的这些发声媒体,不抱任何希望了,媒体发声的永远是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他们根本不报导,也发声不出去”,“我现在看清楚了,在中国有两类人,奴才(公务员)和奴隶(百姓)”,“如果说有机会的话,我以后会选择进入香港籍或者澳门,摆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国籍。”

同日,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RIVM)传染病控制中心主任夏普范‧迪瑟尔(Jaap van Dissel)接受网络媒体NU.nl采访时表示,欧洲各国之所以成为重灾区,根本的原因在于一味听信来自中共以及世卫的信息。

3月23日

3月23日,武汉市殡仪馆门前大排长龙,各社区出面监视家属前去领骨灰。丁先生的母亲因感染武汉肺炎去世,他告诉大纪元记者,当局这样悄无声息地将死者下葬“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到现在为止,凶手还逍遥法外,你说我接受得了吗?”丁先生说,当局抢在解封前、4月5日清明节前,“逼着我们把死者全部安葬了”,“社区说,如果到了清明节,我还不办的话,那所有的流程以后都得自己办,至于优惠是否还有,他们也不能保证”,“我还没有去取骨灰,仍在考虑中,这个事情我一个人定不了,我还得通知我舅舅、姨妈,要跟他们商量,他们也很悲痛”,“社区里通知我可以办(领骨灰),但我自己办,他们不允许,社区说必须要社区出面,殡仪馆现在不对个人开放”,“没有亲戚朋友,限制(送葬)人数4至5人、限制时间,社区人员陪同,我认为这是监控”,“所有的医院都一床难求,还有很多不幸的家庭,我家比起那些全家灭门的,还幸运得多了”,“我看到网民的遭遇跟我是一模一样,又勾起了我的愤怒,这么多人失去亲人,无缘无故,到现在没有一句道歉,政府该承担的责任都没有承担,对我们一句慰问都没有”,“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逼着你。清明节以后,社区就不管了。这不逼着我们去办吗?”“在殡仪馆办手续的人,只要拿出手机拍照,都有便衣、保安制止,那里布满便衣,随时监控,(社区)派车派人陪着我们去办”,“但纸怎么可能包住火呢?一个谎言需要千万个谎言去掩盖。事实是怎样就是怎样,承认错误,承担罪责,这是对死者家属最大的宽慰,也是对死者的尊重”,“但是疫情发展到现在,政府没有承担该有的责任,对死者的家属都没有慰问,连个简单的说法都没有,就逼着我们把我妈悄无声息地安葬了”,“没有仪式,没有哀乐,这要我怎么接受?”,“我是背着我妈去看病(医院没有床位),最后几天,我背着她(啜泣),人就这样没了”,“我母亲完全是被冤死的,感情上和心理上都接受不了,人就这样没了”。

他说,“我的一个朋友,他的心里跟我是一样的,不明不白地人就没了,所有跟我一样失去亲人的人,我希望一定要给个说法”。丁先生说,死亡人数是官方公布的10倍以上,这是肯定的,报导说,武昌殡仪馆每天争取发放500个骨灰盒,从23日一直发到清明节,若以武汉市8家殡仪馆来计算,死亡人数已超过40,000人,更何况在封城前已有染疫死亡的。他提到,一位朋友的母亲,发病症状一样,但死亡证明上写的是“呼吸衰竭”,他自己母亲的死亡证明书上写的是“病毒肺炎”,太多人还没被确诊就死了,“我恨不得找医院给我个说法,为什么不写冠状病毒?”“用人间地狱形容当时的情况,一点都不过分。死亡就在身边发生,所有人都麻木了,甚至都忘记了哭泣,太多了,太多了”,“医生每天要面对这么多病人,心理压力很大、很恐惧,看到这么悲惨,一般人心理承受不了,很多人都麻木了”,“死了几万人,这是谋杀”,“开始李文亮说的,如果政府官员听了……这种代价太大了,如果政府在20天之前,把真相告诉大家,我们都戴上口罩,就可以救几万人的生命”,“这3、4万名的死者,代表着3、4万个家庭,还有的家庭是全灭了,他们这样子冤死,没有人出来承担责任?”“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给全世界经济带来了大萧条,(中共)这些人都是历史的罪人”,“如果不追责,历史还会重演,这是对整个人类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把他们送到海牙国际法庭也够资格了。”

同日,中央社报导,马来西亚《中国报》报导了“中国向马来西亚捐赠口罩”的消息之后,马来西亚交通部长魏家祥澄清,这批口罩实际上是马来西亚政府向中国购买的,并非由中国捐赠。中国报》的消息也引发民众批评。随后,《中国报》将此消息标题改为“中国供应大马1000万个口罩”。

3月24日

3月24日,中共官媒《中国纪检监察报》报导称,来自大陆各地的4.26万名援鄂医疗队员实现了“零感染”。当天,南宁市卫健委和梁小霞工作的南宁市第六人民医院均回应称,没有接到梁小霞去世的消息。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副院长黄恺介绍,“梁某目前病情非常非常严重”。梁小霞是南宁市第六人民医院护士,于2月21日随医疗队赴湖北,被安排在武汉市协和医院西院区工作,2月28日上午在医院晕倒。广西卫健委官网2月28日晚通报称,2月28日上午9时30分,广西第七批援鄂医疗队的一名梁姓护士,在离开隔离病区时突然晕倒,经医护人员就地抢救,其自主心跳和呼吸已恢复。2月29日,广西官方称该护士意识尚未恢复,在抢救治疗中。

同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显示“3月24日当日,全市核酸检测9844人”。武汉封城2个月,检测数量远远不够,还主要用于出院患者和隔离点的反复检测,根本无法大量筛检新增感染者。

同日,武汉市民张勇(化名)对大纪元说,“这不是属于天灾,是属于人祸。活着的人都要赔偿”,“我母亲六十多岁又没有什么疾病。刚刚退休几年,突然就因为这个,人都没有了”,“我们是直接受害者,由于政府的过错,这是明打的事情,我们肯定要求赔偿”。张勇同时表示,武汉的死亡人数无法估计,政府的数据绝对不可信,“据我所知,绝对不止两三千人,我开出租车的,什么事情没见过。我知道就有五、六家殡仪馆满负荷地烧。有些一家都全灭了,你知道吗?很多”,“企业垮了,经济收入也垮了。没有收入怎么办,以后还要面对生活怎么办。小孩饿死了,这都是真的”,“人受不了这个压力,受不了这种恐慌,还有跳楼的,自杀的,不晓得有多少”。

他质问,“我们老百姓酒驾以后是不是被判危害公共安全,那它这行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死了那么多人,它不用负责吗?”“我把我妈所有看病的视频都录在我手机了,有视频还有单据,我能出去的时候,要找律师,要找国家赔偿都行”,“我母亲过年前得了病,元月28号去世,发病到去世大概15天”。张勇说,中间看了3家医院,都住不了院,“最后协和医院收了,当时叫我妈在门诊等,从早上等到晚上7、8点钟,说有病床了,我们才帮我妈转上去,她就病危了,10点钟左右我妈就去世了”,“肺部感染吧,双肺纤维玻璃状。但是核酸一直没通过,因为我妈的症状是不发烧,不咳嗽”,“报告后来在协和医院医生一看,问我们哪里做的,他说是假的,重做。简单地说我妈在最后一道还没来得及做就已经病故了”,“新闻说核酸检测的准确率只有30%,甚至不到,我当时很气愤,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说法,我妈住不了院,就是因为他们说核酸检测没检测出来,然后你告诉我说这检测率只有30%”,“我认为30%都是假的,同济和协和是全国最好的医院,他们都不能把我妈收到医院里,试剂肯定是有问题,简单说核酸检测我妈没通过,他写‘阴性’的可能,这做了等于没做”,“我们当时吓得要命,死人就在门诊里面,因为拖都来不及拖走,活人就跟死人一起,挨着看病。你说我们心理压力多大?”

他说,“这半个月我敢说,武汉死了一、两万人。要不然武汉五、六家殡仪馆会不够烧,怎么可能?”“有医生自己说,那时候武汉感染了将近40万人,为什么有的医生哭,因为太多了”,“我妈不是属于第一批,第一批在过年前就爆发了,通过医生朋友告诉我,封城之前就爆发了,一开始爆发大概有几千人,控制不了,才封的城”,“公安局说他们造谣,然后就有专家出来说不会传人,这才造成武汉市这么严重的疫情,这完全是一些官员不负责任的行为”。

张勇愤怒地说,“中心医院的书记,还是党的一把手,她不让所有医生谈这事情,开会时还不让人戴口罩,说怕引起恐慌。连口罩都不让戴”,“我是不懂法律的人,都知道可以扣押,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死了那么多人,她不用负责?”,“那时候是说非典,后来政府说这是谣传”,“如果当时政府就说这个事情可能会人传人,戴戴口罩,这个事情可能就不会那么严重了。元月初就确定下来,后面根本不可能这个样子”。张勇母亲过世火化后,政府也不准家属处理安葬,“(骨灰)没有取回来,不让你去。一个多月了还没有通知我们,现在武汉市所有去世的人都不准办丧事”,“自从我妈病了以后,跟它们打交道打得太多了,它不是今天吹,就是明天打,从来没有承担过它的责任”,“反正不是它的问题,都是别人的问题,从来没有担当,看到它们这副嘴脸,我就气爆了”,“每次他们过来我都骂他们(共产党员),你们害了多少人?”张勇认为,中共直到今天都还在掩盖疫情,“据我所知,还在极力地隐瞒,我就不相信今天清零了,电视报的全部清零,绝对没清零,因为前两天我们小区里面就出了两例,但是他没有报上去。现在武汉基本上是这种情况,就是出了院的人又复发了,不是一个两个”。张勇提到,武汉死了太多人,“我们家算两个,六口,就出了两个。你知道有多少家庭,是一家都没了”,“我们那边两个小孩被饿死了,这都是真的,小孩的家都给抄,住了多少天都没人管”,“说句老实话,(共产党)坏透了。”

同日,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接受陆媒采访。曾光表示,封城的决定不是某个人提出的,是专家组共同讨论的结果,曾光说,“我们高级别专家组,那时候也有一点遗憾,因为到了武汉没有见到主要的负责人,没有见到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有些建议没能让这些拍板的人听到”。曾光表示,刚提出武汉封城的建议时,全国病例只有三百多宗,但封城时已翻了一倍,最终才引爆疫情扩散。

3月25日

3月25日,BBC报导,武汉市民王军的父亲在今年2月因感染病毒去世,骨灰一直未能领取。他在3月25日收到要求,必须在父亲所在单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才能领取骨灰。“父亲单位的人就和我说,一定要他们陪同下我才能去领骨灰。我问他我能不能自己去,他们口气很强硬,直接说‘不行’,我就说那我先不领了”。王军说,“他们就是想跟着,然后马上下葬,但这是我的家事,他们凭什么干预”。王军说,他添加了一个有数百名疫情死者家属的聊天群组,大部分人都遇到了相同的状况。死者生前有工作单位的,需要由工作单位人员陪同领取;没有工作单位的,需要由社区人员陪同领取。

同日,大纪元采访武汉硚口区居民高先生,他说“又反弹了,已经又逐步开始(出现确诊)了。我们硚口区同济医院昨天确诊的,不敢报确诊的有100多例”。高先生说,他们周围小区今天又发生一例,“人跑了,62岁老太婆,就我们旁边小区,她跑了,人没找到,把门卫保安吓得说话都语无伦次,他们小区还是比较严的,不能随便出来”,“我刚才看的数据,意大利死亡率是7.9%,中国的死亡率是1%点多,到底意大利是真的还是假的,中国还是真的假的,说不清楚”,“它现在不是确保零增长嘛,没有增长率嘛,为这个目标而奋斗嘛”,“那能说吗?病毒听政府的,政府要它零增长就零增长,病毒不听资本主义的,听社会主义的”,“现在用药都是非常保密,用药不公开,而且好的药它不给你用,比如说,美国的瑞德西韦有效,它支援了意大利,不支援中国老百姓,大陆的老百姓非常惨”。

高先生表示,美国、日本、加拿大、英国,包括香港,疫情爆发后,他们的政府都及时发放钱给老百姓保障生活,“老百姓一个月没有收入就生活非常艰难了,美国、日本、加拿大、英国等,全世界老百姓都这样,不(只)是中国老百姓这样”,“但是中共政府没给老百姓钱,我们怎么生活,我们也没有多余的存款,还要交水电煤气,很多人还有贷款要交,还要到外面去买高价的菜、高价的米、高价的油回来生活,哪有钱,没钱”,“特别是武汉的老百姓,说是全国举国之力,捐赠物资到老百姓手上,没有;捐赠的水果到老百姓手上,没有;捐赠的蔬菜到老百姓手上,没有;捐赠的油米到老百姓手上,没有,都没有。明天就60天了,就免费发了一条鱼,要我们自己吃59天”,“这两个月来没一分钱收入,怎么保障,怎么活命,政府没给钱,那不就等死吗?我们没有政府。”

同日,《中国新闻周刊》报导,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以邬堂春为首的研究者在国际医学预印本medRxiv网站发布的论文称,武汉有59%的感染者,因为无症状或症状轻微而没有被发现。

3月26日

《财新》报导,在汉口殡仪馆外面,一辆卡车在3月26日运送了大约2,500个骨灰盒,司机表示,25日已经来此卸过同样数量的一车。《财新》发布的另一个图片显示有3,500个骨灰盒在殡仪馆内的地上。彭博社称,8个殡仪馆中,有6个殡仪馆接电话的人或者说他们不清楚总计有多少骨灰盒等待收取,或者说他们没有权利披露数字。其余2个殡仪馆没有人接听电话。武汉居民陈耀辉披露,有家属说,政府官员以提供3000元殡葬补助,换取他们沉默,“这两天集中掩埋死亡者,如在清明节之前把亡者下葬,入土为安,国家给你3000元‘封口费’,就是整个武汉地区的人会给3000元‘封口费’,不让他们哭”。殡仪馆门口一带到处是便衣,基本一抬手机就有人过来制止。偶尔有漏网的,照片刚发到朋友圈,就被限流了,视频刚发到网上,就被删除了。至于那些与此相关的文字,同样也存活不了几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无怪乎有武汉人感叹:“3月26日下着小雨的武汉,连殡仪馆都成了敏感词。”

同日,大纪元报导,上海的胡先生说,“海外民众发起的连署,把病毒叫做中共病毒,我觉得这是非常正确的。因为起因是由它(中共)起因的”,“包括我们中国老百姓也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归根结底都是它造成的”,“中共就是中国共产党,就是它这个体制,这是个邪教组织。普通的老百姓,听从了它制作的宣传,不分是非加入它的这个组织,就没有分辨能力了”,“因为共产党它的教育体制,这个赤色宣传,包括对人们的恐吓,导致一些人麻木地违反自己的人性和道德,违背这些东西去做了一些事情,归根结底最大的祸根就是中国共产党”,“包括他们自己体制内的,包括一些共产党员,包括一些警察,很多人在跟我接触当中都表示对中共不满,而且有人主动问我要这个真相”,“他说老胡,我们要看看,要听听不同的声音”,“他们良心没有完全泯灭”,“天安门派出所的警察都跟我说过,他不想再干警察了”,“如果中国互联网一旦打开了话,不要三个月,共产党它自己就完蛋了”,“我们不但知道真相,我们也去告诉身边的人让他们去了解真相,我还有朋友问我要这个翻墙,我告诉他怎么使用”。湖北人高先生也支持“中共病毒”的连署,“肯定有正面的效应”,“中共在国外的渗透越来越深,越来越广,它已经成为全世界的一个毒瘤了,你没有办法去控制这个病毒,除非你切除(中共)这个毒瘤”,“几十年来在中共专制体制下被洗脑熏陶、强制灌输的结果,只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而已”,“慢慢地有一些人,他有一些觉悟了,比如说武汉的市民,肯定有生命的觉悟,因为有切身之痛,加上讯息越来越畅通,讯息越来越多元化,老百姓的眼界更开阔些,这个思维很快会转变的”,个病毒在中国人来说是灭顶之灾,对于全世界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威胁,巨大的灾难。”,“这个灾难,是由这个体制、这个体制毒瘤产生的,是对全世界的威胁。”

同日,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例行抗疫工作小组简报会上说:“你不知道中国境内实际的病例数是多少,中国(中共)公布的数字,你不知道(是真是假),你知道,数字到底是多少?”

同日,据“布拉格早报”(praguemorning.cz)报导,卫生学家称,捷克订购的30万个检测盒中,有80%不能正常工作。价值5400万科鲁纳斯(183万欧元)的检测盒显示假阳性和假阴性结果。这种快速测试无法可靠地在初始阶段检测病毒感染。俄斯特拉发(Ostrava)地区的卫生官员帕夫拉·斯夫里诺夫(Pavla Svrčinová)说,(检测盒)错误率很高。

同日,据福克斯新闻和欧洲新闻报导,西班牙政府3月26日宣布,计划向中国退回64万个检测盒,因为经过测试,它们不符合标准,具体说,这批中国产检测盒灵敏度仅为约30%,而这一指标应高于80%。

3月27日

3月27日,武汉康复驿站护工王先生向大纪元证实,他工作的点就有许多复发的,“目前我们这有6个复阳的,封在11楼”,“这边康复医院是2月15号启动的,都是之前从方舱医院出来的。方舱是属于轻症患者,都是检查出阴性之后,就说明他已经康复了,康复了之后就送我们康复驿站进行一个医学观察,因为他也有复阳的情况”,“一开始复阳,就立马送到医院。目前是看他本人的生理状态,有些复阳了,但是那个人也不发烧,就暂时安置在单独的一个楼层,11层楼,然后把8、9、10层楼全部给控制”,“前期有5、6个人,现在据我所知有8个人左右,一共有十几个人连小孩(都有)复发的”。王先生表示,他服务的康复驿站是属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只要是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户籍的人员,他康复之后,才能在我们这里隔离,就相当于每个区管每个区康复的人,我们这个区,据我所知还有一二百人还没有康复吧,就是没治好的”,“至今走了有五六百人了,目前还有100多人。每天都在进,每天大概进十几个人。康复的得在这待14天才能回家”,“14天观察期满了,医生护士会进行两次核酸检测,还做一次CT ”。

同日,湖北黄冈解封后,居民外出返岗,江西警方设卡拦截,引发湖北江西警方及民间冲突,上万人聚集。湖北的黄先生(化名)告诉大纪元记者,早上9点钟开始就有消息了,有朋友在现场发来视频。两省警察互斗,激起湖北方民愤,群众自发聚集冲向江西地界反击并要求江西肇事警方道歉,场面火爆。另一名发布此次事件现场视频的网友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赣鄂冲突的问题不在江西与湖北,问题在于疫情信息的不透明。江西不相信武汉肺炎病例零增长,实际上也根本没有零增长。该网友提供的一份汉川市卫生健康局的文件显示,湖北省人民医院3月25日报告一例武汉肺炎阳性检测者,患者家住在汉川,有密切接触者18人,需要隔离14天。而官方当日的通报是,截至3月25日24时,“湖北新增确诊病例零例(武汉零例)”,恰从3月25日零时起,湖北省除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湖北省除武汉之外的其它16个市州“解封”。

同日,大纪元试图联系陕西榆林市的谢丽(化名),她在泰国留学,泰国已有一所学校有一名学生被确诊,结果这所学校禁止国际学生住宿舍,谢丽急速回国。她担心接受采访会对她现在的隔离带来影响,只通过她的姐姐转述了她下飞机后的经历。3月22日晚上9时许,抵达西安机场后,她和姐姐都以为按照事先联系好的,由社区对接,她将在榆林市的酒店进行隔离,只负担每天60元的餐费即可。但在机场进行各种检查后,凌晨三四点钟被大巴送到西安维也纳酒店,当时一车人还以为是到收留点,然后再被转移至各自的目的地,结果被直接隔离。他们当时跟工作人员理论,无济于事,谢丽的姐姐说,“那个酒店平时只有一百多,很老的酒店,然后按每天280元的标准,再加80块钱的餐费,14天合起来5040,(每人)收了5000。人家有两个姐妹的,但是必须得分开隔离,得交1万块钱,没有收据”。

另一位从泰国回国的留学生李小姐也遭遇了强制收费的不公平待遇,李小姐不惜花高价票(单程3000元,平时单程仅600元)于3月20日飞回广西南宁,也被安排在江南区居晚安城市酒店隔离,制征收14天一共2800元的隔离费(全额费用每天480元,政府称优惠减免280元),我家里面最开始跟亭洪社区报备的时候,给的答复是可以居家隔离,我们在亭洪社区有一套空房子,我家人想让我在那边隔离,后面我们了解到情况不可以居家隔离,集中酒店隔离。”

3月28日

连日来,武汉的殡仪馆都大排长龙,大纪元采访武汉的尹先生,他母亲去世当天,他辗转十多个小时,跑了三家医院,才有医院收治,立刻进ICU,只有半小时,医院通知母亲死亡,并依当时规定一小时内送殡仪馆火化。死亡原因注明是呼吸循环衰竭。尹先生说,“当时来看病的人都要做肺部CT,先排除病毒,他就去做肺部CT,医生一看肺部感染,说我这个医院治不了,你要去定点医院”,于是尹先生带着母亲去了当时的定点医院——武汉普爱医院,但医院说没有床位了,拒收。当时他母亲已经神智不清了,瘫在轮椅上,“医生说他这里真是没办法,这大厅里面每天都不知道死多少个,你这个很正常,自己想办法”。

在尹先生一再请求下,有位医生建议他们去郊区的另一家医院 。尹先生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带着昏迷的母亲来到这家医院,这家医院刚开了发热门诊,排队的病人和家属从医院里面排到外面草地,他们到那里时已经是晚上十点,情急之下,尹先生推着母亲的轮椅直接去急救ICU。有医生接过轮椅,叫尹先生回家去拿生活用品,还没到家,尹先生就接到医院电话,说母亲走了,而且告诉他国家规定,一小时内要送去殡仪馆,直接火化,“我母亲没有住院,没有抢救,进去(ICU)半个小时就打电话,医生说我们还没有抢救你母亲就走了”。

母亲火化的第二天,尹先生去领了骨灰坛,但不允许下葬,当时墓地也不允许出售,只能寄存在殡仪馆。这几天殡仪馆终于下来通知他去领骨灰安葬,尹先生第二天就去领母亲的骨灰了,他看到寄存在殡仪馆的大量骨灰坛,“寄存的骨灰那就数不清了,一个房间骨灰摆满了,你说放多少,它还不是一个房间,它是一个庙堂,你说有多大,从里面已经放到门口来了,我母亲的骨灰放在门口第三四排,门口也放满了”。虽然尹先生选择的千子星空陵园在武汉郊区,相对偏远,非热门地点,但队伍还是排出了一两百米。

3月29日

当局已经宣布除武汉外湖北解封,但道路并未对湖北人敞开。多日来,于机场和省界交界处,湖北人被强制隔离、爆冲突案例屡见不鲜。3月29日在青岛机场,湖北宜昌飞往青岛的101名乘客被扣下,强行拉到会展中心,先说要做核酸检测,又说要隔离。该视频引起热议。大纪元记者30日晚间联系其中一名乘客,乘客说“目前正在自己找的酒店隔离”,就现在,青岛。已经等了十几个小时,负责人一会说只做核酸检测,一会又说要隔离。说好的全国共认绿码呢?3月28日,甘肃新增一例“湖北输入确诊病例”,持有绿色健康码,这似乎又堵了湖北人的嘴。外省人不相信湖北确诊“清零”,害怕解封的湖北人传播疫情,而隔离超过两个月的湖北人,虽然手持所谓“健康绿码”,却仍然走投无路。

3月30日

大纪元采访了湖北市民高先生。高先生解释手机健康码的作用,“让你隔离14天,你连续每天都登入一次号码,等于是打个报告,连续14天之后,包括你自己及身边周围的区域,都没有新增感染的病例,就算可以通行,这个就是绿码”,“这个毕竟是在手机上打卡,它只是一个报到的形式,并不是一个检测的形式,只能说你在这14天之内,你打卡了,并不是说你没有事”,“你要确诊是不是感染病例的话,还必须要去再做核酸检测、做CT”。高先生说,“因为刚开始隔离,政府就说疫情得到控制,这是令人质疑的,第一个你没有特效药,而且医疗资源都不够”,“第二,潜伏病例和疑似病例,有没有摸排到位?”“基本没有做任何潜伏病例的摸排,只是以这种手机打卡报到的方式,这完全没有用,只是一种门面形式”,“不只14天,几十天,三、四十天都有,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隐患”。高先生说,“不像其它国家一样的,你迅速做检测手段,比如台湾和美国现在几十秒钟都可以检测确诊”,“但健康码只登录打卡,表明隔离期满,依此作为通行依据,是一个非常大的隐患”,“相较之下,健康码流于表面形式,没有任何安全感可言”,“至于老百姓,他们根本不放在心上,除非疫情再次蔓延,他们才会再做措施。”

对湖北疫情的真相,网上有很多留言。网友wenxingwu说,中国的地方官员都明白,湖北清零是假的,检测根本不准,只有全部隔离或重新检测。网友xiaolifeng000说,县级以上都知道数据造假和瞒报,所以他们不相信外来人员不携毒。网友qdmelala提到,各省都不许HB(湖北)人进入,并不是对自己本省居民负责,是为了保住头顶的乌纱帽,仅此而已。他们不傻,很清楚TG(土共)什么做派,那些所谓的清零没有一个是真实的,放进来就是隐患。继“假治愈”后,最近又有新增名词:湖北输入型病例。

3月31日

3月31日,美国企业研究所(AEI)中国经济专家、“中国黄皮书”(China Beige Book)的首席经济师史剑道(Derek Scissors)接受美国媒体CNBC的“Squawk Box”节目采访时表示,中共官方公布的COVID-19引发的肺炎病例数字不能相信,也无法和其它国家的数据类比。中国(中共)没有进行大规模的病毒测试,这意味,其发布的疫情数据不应该和美国相比较。

更多事实,仍然需要社会各界给予补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死了多少人?汉口殡仪馆二天到货五千骨灰盒
武汉殡仪馆骨灰盒成堆 官方死亡数据遭质疑
武汉人:中共发禁哭费 让染疫死者家属沉默
一把骨灰:武汉 监视下的安葬与逝者的尊严
最热视频
【老外看中国】从未说过的故事 给七年老观众
【纪元播报】历史上瘟疫:神农尝百草的秘密
【爱丽话五千】北宋三位垂帘听政的贤后
【珍言真语】吴明德:中共打养子 黑暗过后是光明
【思想领袖】怒斥中领馆的议长:中共非中国
【新闻第一现场】一国两制终结 香港浴血反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