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原:5月下旬東北疫情延燒 武漢檢測成謎

人氣 563

【大紀元2020年06月02日訊】一場瘟疫浩劫,讓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遭難,也讓全世界遭難。中共隱瞞疫情,致使多少生靈塗炭!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實。中共還在繼續隱瞞,但更多的事實不斷公開,媒體、各國機構、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這場史無前例的人禍。這裡僅整理記錄了部分已知的真相,並將繼續補充新的真相,要把這慘烈的真相,傳遞給每一個人,傳遞給子孫後代。

本篇記錄的是2020年5月下旬的部分事實,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5月下旬趨勢(5月21日-25日)

2020年5月21日至5月25日,東北疫情繼續蔓延,民眾繼續不相信官方公布數據,陷入恐慌。

武漢市全民檢測,民眾繼續質疑檢測的低準確率,中共不敢公布真正的檢測結果。

5月21日

5月21日,吉林防控再升級,凡4月1日起,到過舒蘭、吉林豐滿等地的,都要集中隔離14天。吉林高新區一家超市老闆指,他們樓裡就有一例,四月份曾到過舒蘭,「這人啥事也沒有,就要給人隔離。就因為進過舒蘭,回來到現在已經五十多天了,才想起來要隔離」,「現在居家隔離,貼封條了」,「管得挺嚴的,出入限制,一天只能出去一趟」。高新區一間旅店老闆說,「現在多嚴重啊!」當地政府雖然沒要求不能開店,但是他們從舒蘭公布第一例開始,就沒有再對外營業了,「根本就不敢接,咱們當地都知道疫情特別嚴重,都不開」,「現在誰都擔心,我們旅店也不敢亂接」,「你到大道上去瞅,連車都沒有,都在家待著」,「因為舒蘭人在咱們這兒買房子的特別多」。

全球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開始緩和,各航空公司準備6月份陸續恢復航線,包括中國航線。但據陸媒報導,中共當局仍將在10月前維持「五個一」政策,「五個一」是指3月29日開始實施的「1家航空公司在1個國家內保留1條航線,1週不超過1班」,原訂實施至5月31日。大紀元採訪英國留學生劉先生,他一年了沒有回家,很想回家,但是因為「五個一政策」讓他難以成行,「現在想訂(機票)也訂不到了,據說就即便是7、8月份都夠嗆,我有朋友(機票)已經被取消了11次,而且取消是不給退現金的,只給退代金券,這種代金券是無法一次性使用的,只能分期使用,因為國家政策,導致這種損失,真的讓留學生很絕望」。他還透露,購買機票只能從當地中國人的票販子那裡獲得,「他們手裡攥著所有的票,基本上說是所有的票」。現在英國回大陸的機票價格從最初的數千元(人民幣),飆升至二三萬元,一直到目前的五六萬元一張。據劉先生透露,如果現在回國還要加上一萬元的隔離費。劉先生說,「我簽證7月10號到期,再買不到機票,我就申請簽證延期,但是申請不到延期的話,我們就被迫會成為黑戶」。他還有的苦惱是房租續簽的問題。最讓劉先生感到氣憤的是,香港同胞可以隨時回去,臺灣人也可以回去,「他們早都回去了,不被限制,我們大陸的人回不去?為什麼?這一國兩制真是製得徹底」。據悉,目前在英國的留學生達到二十餘萬人,「五個一政策」讓他們回家難上加難,留學生們也不停地給中共駐英國的大使館打電話表達回家訴求,對方的回覆卻是「理解一下,犧牲一下」 。

日本留學生李小姐來日本四年,今年3月份大學畢業,她的母親與弟弟為了參加她的畢業典禮,1月份來日本探親,但是由於疫情影響,畢業典禮取消,母親與弟弟被困在日本,天天待在臨時租住的家裡,心急如焚。李小姐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她在日本手機卡、銀行卡、健康保險等等手續都在三月份退掉了,她被迫申請簽證延期,重新租房。李小姐說:「幸虧日本政府給她簽證進行了延期,現在我完全沒有任何收入,三人靠母親帶來的4萬元,已經花得差不多」。她自3月初開始購買機票,「買了快十次了,一次次被取消。而且機票價格都成天價了,日本飛中國的機票本來一千塊錢就可以買到,現在最低都是一萬元以上,而且每次買到航班被取消,一個多月了也沒收到退票款。作為留學生,在日本本來消費就高,根本沒有那麼多錢去買機票」,「我們家真的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底層農民家庭,真的沒有太多錢,我媽媽和爸爸這輩子都沒坐過飛機,連火車也只做過一回。這次媽媽是狠了心來日本的,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就是因為五個一政策,他們把所有的國人堵在了海外,特別過分,人家都是堵外國人,哪有堵自己的國人在外國不給回來,在日本疫情這麼嚴重的情況下,他們(日本)也沒說不讓日本人回來,只能說是限制外國人」。李小姐感嘆道,最初大陸疫情嚴重時,留學生特別單純,大家一起往國內寄口罩,利用完了他們,導致他們自己買口罩的時候又買不到,現在又不讓他們回去,「當初成批成批被利用,往國內寄口罩的人,和現在不能回國的人,是同一批人」,「我真的是覺得如果能夠選擇的話,我不會選中國國籍。」

同日,臺灣衛福部次長何啟功21日表示,臺灣防疫靠的就是公開透明,「真正說謊的其實就是他們自己,不是我們」。他的此番發言,針對了中共國台辦20日微博發文,稱臺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官陳時中沒有專業,隱瞞疫情操縱民心。何啟功表示,他常跟很多朋友都說,在臺灣你只要看記者會、看媒體就能得到正確訊息,但在中國反而要上社群媒體、網路才看的到真正的訊息。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補充,那還要訊息在被中共刪掉、屏蔽之前。他表示,中共國台辦批評別人隱瞞說謊,反觀自己卻驅趕外國媒體,開記者會也不像陳時中一樣,讓記者問到滿、問到飽,而且又不讓外國進入調查數據。他認為,中共之所以要這樣罵台灣的衛福部長,是因為台灣不只是防疫成功,而是證明民主國家用資訊透明成功防疫的典範,「這一點剛好打了它們的臉」,中共隱匿數據、認為獨裁國家比較有效率,但台灣的表現讓中共如芒刺在背。他強調,論說謊的能力,中共如果自稱第二,地球應該找不到第一了。近期中國哈爾濱、黑龍江、吉林相繼爆發本土疫情,甚至武漢1,100萬人也進行全面篩檢,王定宇表示,中共要跟世界衛生組織(WHO)祕書長譚德塞相互取暖,那是他們的事,但擔心若中共隱匿第二波疫情,會影響台灣的邊境開放與防疫作為,詢問衛福部的看法為何?何啟功坦言,「事實上有(第二波疫情)」,衛福部正密切注意所有網路上訊息與其它的蛛絲馬跡,「只要他們報十個(確診),我們就在猜後面有好幾倍的人。」

5月22日

5月22日,大紀元報導,擁有36.4萬關注者的Twitter網民「月光博客」18日稱,武漢武鋼總醫院在最近檢測了1402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抗體,包括復工體檢1021人,4月份醫院開診以來住院的非中共肺炎病人381人,結果顯示兩組的抗體陽性率高達10%。武漢青山區武鋼職工朱先生22日對大紀元表示,他不清楚這條消息及數據的來源是否可靠,但他4月中旬去做自費檢測的時候,看到有不少人也前去武鋼醫院門診做自費檢測,「(當時)自己覺得咳嗽,就根據官方診斷指南去檢測了,在武鋼花門診做了三大項:CT、抽血(血清檢測),還有咽拭子(核酸檢測),檢測結果也是送到武鋼總醫院,但武鋼總醫院也沒有檢驗的條件,之後送到專門的一個檢驗室」,「有不少人自己掏錢去檢測,當時我去體檢的時候還看到有很多老人去檢測,應該整個青山區的人也是去那裡檢測」。青山武鋼的徐女士21日對大紀元表示,武漢在職職工有十幾萬,復工檢測應該不止一千多人。另外,到醫院檢測的一般都是密切接觸者,或自身感覺不舒服的人,「一般人也不會跑到醫院去檢測,一般都是密切接觸者,或自身感覺有不舒服的人才會去醫院檢測,所以在醫院檢測的肯定比例就高一些」,「檢查之前說三天之後拿結果,然後第三天突然來個緊急發文,說這次檢測不給結果,因為人太多了,如果有問題的會直接第一時間通知,然後到今天凌晨突然(通知)又可以拿到結果了」。朱先生說,官方信息經常都不透明,「包括4月份對1.1萬戶家庭的抽樣調查,網上沒有看到官方抽樣調查的結果,但群裡大家在傳有5%~6%的人攜帶病毒」。

大陸媒體4月14日報導,為查清中共病毒在健康人群中的感染率,以及無症狀感染者數量(占比),中共在全國9個省、市(含武漢市)同步開展流行病學調查。武漢市從4月14日起啟動了為期3天的13個行政區100個社區、共計1.1萬人的病毒核酸檢測及血清流行病學調查。《財新網》5月12日曾報導說,武漢在4月份進行1.1萬人的血清流行病學抽樣調查中,大約有5%~6%的取樣者出現抗體陽性,此比例高於預期。按照這個比例,武漢1100萬人中,至少有50萬人被感染。如果按照武鋼總醫院10%的比例,至少有110萬人感染。朱先生表示,「我印象最深的是,一開始(官方)否認很多東西,突然間來否認說,這是真的」,「前面自願檢測,是自費的,收費還很高,我三大項全部做下來七百多塊錢(除CT以外,另兩項核酸和血清收了440元,這次才幾十塊錢),後來政策又變成費用可以從醫保裡走,現在是全員檢測,完全是免費,所以,這個前後政策變化決策的過程都不清楚,收費標準是怎麼制定的也不透明,包括之前抽樣調查的結果,包括這段時間社區全員逐步檢測的結果等,實際上只有政府掌握這些信息,老百姓都不清楚」,「包括我們這種自費的說不定比例也很高,都是很有可能的,然後說全體來檢測,但是,官方沒有公開它決策的過程,根據什麼來決策的」,「按照中共的法律,國務院曾經說重大政府信息、公共事件信息應該公開。」

同日,瀋陽地區發布通知「重點地區來瀋人員屬地指定集中隔離賓館工作指南」,瀋陽地區動輒上萬元的隔離費用,讓民眾質疑當局是藉由疫情大搞「黑色產業鏈」,民眾反問:「重點地區指的是哪些地區?」還有民眾說:「大家都是普通老百姓,打工的,一直也沒收入,突然疫情反覆,隔離期間無收入,然後再自費隔離,真是雪上加霜」。瀋陽某間老人公寓服務人員說,「因為疫情的原因,我們已經封園了」,「年前封了一段時間,有些怕感染,有些回家了,一直也沒回來」,「因為我們這區解封的也比較晚,解封後沒兩天,又封了,不讓住了」,「現在政府要求,不出不進了,即使有核酸檢測也不行。」

吉林省省會長春市一名不具名的街道辦人員對新唐人記者說,「現在長春也嚴加控管,長春想上吉林,去不了,吉林想出去,也出不去」,「因為疫情,所有的門市關了,都全部賠錢,連一天的房租費(的收入)都賣不出來,各行各業生意都完了」,「有的人有房貸,買車的、買房的,現在打工特別難打,有很多家庭都是捉襟見肘」,「政府也沒有什麼扶持和資金上的扶助,就往外灑錢,給世衛組織(20億美元),老百姓連個口罩都得不到。」

同日,吉林市衛健委發布通告稱,為保北京安全,自即日起至疫情風險等級解除前,禁止吉林市居民通過民航、鐵路、客運、自駕等各種方式進京。警方嚴控各進京通道,進行嚴密盤查。違禁者會遭受強制處罰。

同日,美國呼籲世界衛生組織(WHO)立即動手調查中共病毒(冠狀病毒)起源,以及其對大流行病的應對過程。包括美國在內的世衛執行委員會由34個成員國組成,當日舉行了三個小時的會議。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助理部長布雷特‧吉羅(Brett Giroir)在書面聲明中說:「川普總統在5月18日給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的信中明確指出,進行必要的改革才能確保不再發生這種(瘟疫)大流行,(我們)沒有時間浪費」,「我們讚賞跟會員國磋商、達成的進行公正、獨立和全面審查的呼籲,我們敦促(世衛)立即開始工作」。世衛194個成員國,於5月19日的世界衛生大會上無異議通過一項決議,要求對全球在中共病毒大流行病疫情上的反應進行「獨立評估」,同時也包括調查世衛本身在這場疫情中的作用。吉羅說,「這次審查將確保我們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的來源、事件時間表和世衛對大流行病的應對決策過程有一個完整而透明的理解」。吉羅補充說,當世衛大會秋天復會時,它必須提交審查世衛決策過程的結果報告、將為加強世衛進行何種改革,其中需「包括台灣作為觀察員參加(世衛)的可能」評估。

同日,加拿大《國家郵報》刊文說,由於對源於武漢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危機處理不當,現在中共在國際上已被千夫所指。該文回顧了中共加劇這場危機的行為毀掉了與國際社會的關係。他提醒加拿大政府,聯合民主國家盟友,共同對抗中共,並給出具體建議。文章說,「儘管當年被發現試圖掩蓋SARS流行病後,中共承諾提高其透明度,但我們現在知道,中共在本次疫情爆發初期試圖向全世界隱瞞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傳播。早在去年11月,就有幾位試圖就該病毒的實情發出警告的醫生被中共噤聲了」。中共對世界衛生組織(WHO)施加的影響,使該組織花了數月的時間來讚揚中國對疫情的反應,而無視臺灣的警告。中共完全掩蓋了這種病毒人傳人的特性,並繼續允許國際航班離開中國,使這場瘟疫變成了令全球經濟脫軌並奪走數十萬人生命的大流行病。中共還驅逐了報導真相的外國記者,同時提出陰謀論,將瘟疫的起因歸咎於他人。越來越多的共識認為,中共嚴重瞞報了其境內疫情的爆發程度。

5月23

中共兩會期間,黑龍江當局加強對民間的管控,為了應對上級的檢查,佳木斯出台了很多新規,佳木斯當地民眾李女士向大紀元表示,「從中共兩會開始,佳木斯市當地的一些早市市場被要求全部停業,一直到28日開完兩會才允許出攤。有些早市被提早關閉,現在買菜主要是去超市購買。市場管理員還對小商販表示,如果違反規定的,一次、兩次提出警告,三次就送拘留」。李女士舉例,在佳木斯火車站的南出口附近的先鋒路菜市場,那裡平時都是固定攤位,整天營業的,從本月20號就不讓擺攤了,「比如鐵西早市以前每天營業到11點多,現在每天提早到8點半收市,而且要測體溫,掃健康碼。而春光早市現在每個攤位都隔一天開檔一次,原來中間有攤位,現在沒有了。不到8點市場管理人員就喊話,叫早市攤床營業戶8點20分都得撤離完,說省裡來人了,有檢查」。有來自佳木斯公安局家屬的消息說,黑龍江省省長準備本月25日去佳木斯所轄的縣級市撫遠市,現在是為了迎接省長來檢查在做準備。等到25號,所有攤位就都得停業了。哈爾濱民眾紛紛譏諷,「哈爾濱疫情『清零』了?」「清零小區還能這麼嚴,具體情況領導都不報」,「不讓報啊,領導烏紗帽要緊。」

同日,吉林省吉林市小區管理再度升級。船營區市民袁民(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五一前,她的一名親戚因一般肺病病重入院江北化工醫院呼吸科救治,醫生已給親人下了病危通知書,但前幾天這位親戚卻被安排出院了,醫院沒有說明理由,「出院能有五天了,也就是疫情嚴重之後就讓她出院了」,「為了倒床位,因為現在床位緊張」。她說,吉林市剛開始封城的時候,各小區控制得不很嚴,從5月21日起,她所在的小區每家只給發一個通行證,且只允許一個人持證,每天只能出門一次。袁民說,不是封閉的小區這次也都給封堵了,比如,她所在的小區原來有四個出口,現在只留一個,且進出都要測量體溫。「14號的時候,有個朋友跟我講她去泰和市場買菜,賣菜的說他家親戚確認感染了,朋友一聽嚇得趕緊走了」,袁民說,19號再去泰和市場的時候,就看到通知市場全部封閉。

同日,美國副總統彭斯接受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的衛星廣播採訪,他說,「中國(中共)讓世界失望。世界衛生組織是它們(中共)對美國和全世界隱瞞新冠病毒(中共病毒)重要信息的心甘情願夥伴,這些重要信息本能讓我們更早推出國家響應,不要就此犯任何錯誤」,「中國(中共)將因缺乏透明度,而為世界所經歷的一切承擔責任。我們將繼續要求世界衛生組織落實改革,確保世界將來需要了解任何潛在的健康威脅,都能在未來得到了解。」

5月24日

5月24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C. O』Brien)接受了CBS新聞節目「Face the Nation」採訪。他說,「我認為,我們將首先開發出疫苗」,「中國人(中共)一直從事間諜活動,試圖找到我們為開發出疫苗和療法所進行的研究和技術」,「它們(中共)在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和仿造美國技術方面有很多很多年的歷史。我不會感到驚訝如果它們在疫苗方面也同樣這麼做」,「我們將會向美國人民提供它(疫苗)。總統所說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如果我們有了疫苗,我們將會與全世界分享」。他說,這是由中國(中共)釋放的一種病毒,中共掩蓋病毒真相。「中國人(中共)知道去年11月、12月和今年1月病毒的情況,但卻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供虛假信息。」

5月25日

大紀元報導,近期網傳一視頻顯示,武漢公交車上不讓開空調。視頻拍攝者說:我跟大家講,今年夏天在武漢,真的是坐不得公交車。今天室外已經起碼36度了,然後公交車裡面,我讓師傅開空調,師傅跟我說受疫情影響……無法判斷視頻發生的具體時間。記者查詢武漢歷史天氣紀錄,顯示5月初和5月下旬,武漢的氣溫超過32度,甚至達35度。此前5月11日,有當地網民表示,「我同事說,今天坐公交來上班,聽到司機說今年夏天可能公交車都不能開空調。武漢的夏天耶,不開空調怕是全車人都要中暑,司機都要昏迷吧」。5月21日長江日報稱,武漢公交集團表示,正在對三公司所屬的1208輛公交空調設備進行清洗、消毒,預計7月底之前,武漢公交集團所屬的8000多台公交車將全部完成空調系統清洗消毒。

明慧網報導,在湖北省僅次於武漢市的一個中共病毒的重災區,在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居住的小區內,很多人患了中共肺炎,甚至有一家四口都染上了病毒。老年學員給鄰居們講述法輪功真相,幫他們做了「三退」。有的人誠念九字真言,很快康復,其中一對夫妻有一段有驚無險的經歷,他們都聽過法輪功真相。那位丈夫很接受,看了一遍《轉法輪》、《九評共產黨》,還看過許許多多真相光盤、期刊等,因此對中共的認識很清楚,知道它的邪惡,但他妻子不太接受真相,總覺得中共好。年初,這位妻子有了感冒的症狀,被社區強拉去隔離。在隔離期間,也沒有人給她開藥。她的丈夫硬逼著醫護人員給藥後,他妻子才得到一點,不要就得不到藥。後來,隔離的人都染上了中共肺炎,他的妻子已發展為雙肺感染、呼吸困難、全身無力。即便到了這個地步,醫護人員仍然不給她做核酸檢測,不讓她住院,只叫她來看門診。這對夫妻後來回憶說,那時去門診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每天早上8點鐘去排隊,一兩千人在那兒排長隊等。先要叫號,然後就醫,要等到晩上8點鐘才能回家。每天醫院只給開一天的藥,就這樣讓他們遭受折磨。這位先生眼看妻子撐不住了、快不行了。一天臨到其妻就診時,他強烈地要求醫生給妻子做核酸檢測,救救他妻子。但醫生仍然說,不能檢測,上面有要求。他對醫生說,「你們要講醫德,不能見死不救!」醫生說,「不能檢測,這是上面的規定」,他就趴在醫生的電腦上說,「你今天要不給我妻子檢測,你今天一個病人也看不了,我不會讓你工作的。老百姓的命就這樣不值錢?你們怕增加確診人數,死都不讓人死個明白!」僵持了一段時間後,醫生最終還是給他妻子做了檢測,結果顯陽性。他妻子終於住進了醫院。在這位妻子住院期間,老年法輪功學員總是叮囑這對夫妻倆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位先生了解中共的邪惡本性,揭露中共掩蓋疫情的的惡行,並誠念九字真言,結果得到了上蒼的保護。他妻子很快就康復了,只住了幾天醫院就出院了。

同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解除東京等5地的「緊急事態宣言」。安倍說,「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是從中國擴散到世界各地,這是事實」。他表示,對日本而言,美國是日本唯一的同盟國,共享基本價值觀,日本與美國合作因應各種國際間的課題。

更多事實,仍然需要社會各界給予補充。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陳思敏:中共按需統計 武漢疫情僅見冰山一角
【翻牆必看】中共隱祕之地的恐怖黑幕
上海驚現疫情人心惶惶 吉林續增確診病例
【一線採訪視頻版】舒蘭浴池爆確診 當局恐慌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滴滴退市騰訊遭連擊 習一石三鳥?
【新聞看點】彭帥「活動自由」?趙克志為何丟官
【財商天下】三胎催生失靈 中國出生率跌跌不休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新時代」針對美國
【秦鵬直播】南非出現新變種 美英等發旅行禁令
沈四海:張高麗醜聞續炒熱 兩派各懷鬼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