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新:撕去「現代哲學」的偽裝(一)

人氣 155

【大紀元2020年06月22日訊】孫立軍有條罪名叫「不知敬畏」,意思是「不敬畏一尊。」敬畏,本指敬畏神明。「不知敬畏」,是無神論的劣根。這詞兒,中共一說,未免滑稽,倒像「自我高級黑」。

當今,「追星」很時髦。可是對「追星」的嘲笑,卻往往是「五十步笑百步」。現代人,「非追星族」,太少。只是很多人所追崇的,不是「球星」、「歌星」、「影星」、「舞星」類,而是自以為「檔次更高的名人(名星)」罷了。一個突出的現象,就是普遍對「名人名言」的盲目推崇。當然,不是說,「名人名言」全不對,也不只是說「名人名言」不全對:「名人」並非都是「明白人」,「名言」亦非全是「明言」。而是說,這裡邊隱含著一個大問題,可以說是一個「現代通病」:現代人「信仰」的空白,被「明星」和「名人」填補了。就是說,對神的「敬畏」轉向了「人」(在不少《名人名言》書中,把佛經、聖經、道德經裡的話,與現代「名人」的話混在一起。這本身,就是對神的不敬和褻瀆。可是早都司空見慣了,根本意識不到這有什麼問題)。這背後,隱藏著一隻無形的黑手和巨大的陷阱。

在自以為「非追星族」者中,最「清高」的,恐怕非哲學學者莫屬了。說到哲學,現代人都覺得神乎其神,玄玄乎乎。原因大致兩個:一個是,一般來說,哲理本身,具有普世價值,或者是帶有一定的普適性。再一個,平時人們大都埋頭於具體事務。其實呢,內裡有更深的緣由,那就是人們內心深處對聖哲的敬仰,對真理(哲理——普世價值、人生真諦)的尊崇。可惜,這種本來對神明的敬仰與尊崇,現在被利用了,被現代哲學這一「假神學」、「非人學」、「偽科學」盜用了。就是說,現代化觀念,到哲學,就到頭了,「頂天」了。這實際是無神論的圈套——「現代化思想牢籠」,是人類的莫大悲哀。

自稱的所謂「什麼都不信」者,貌似「自戀」,實乃被現代哲學騙入陷阱後的絕望窘態,並未擺脫其以往所信奉的「現代哲學」陰影。然而,「追哲族」,真的屬於「非追星族」嗎?這就需要弄清一個問題:「哲學」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追哲族」的本願,在於追求哲理。可是,「哲學」與「哲理」,這兩個基本概念往往被混淆了,被混為一談了。其實,哲學是哲學,哲理是哲理,哲學並不等於哲理。兩者並不是同一概念。人們很難想到的是,這種混淆,卻是共產黨故意而為的結果。

所謂現代哲學,實際就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也叫馬克思列寧主義哲學,簡稱「馬哲」或「馬列哲學」。其實,它是「反『哲』學」、「假神學」、「非人學」、「偽科學」。說它是「反『哲』學」是說馬列哲學實為「反哲理的冒牌『哲』學」,說它是「假神學」,是說馬列哲學還是「魔鬼裝扮正神的假學問」。說它是「非人學」,是說馬列哲學還是「教人做非人的惡學問」,可以說是「獸斗學」(它自稱高級動物)。說它是「偽科學」,是說馬列哲學自稱「科學最高成果」卻並非是「科研成果」,它也不遵守「科學規矩」。就是說,其實,現代哲學並不是真正的一門什麼「學問」,什麼「科學」,而是一種文化贗品,精神毒品。

一、「現代哲學」是教人愚狂的「反『哲』學」來者不善

哲學,並非自古就有。哲學史,可以說是現代人杜撰出來的。所謂古典哲學,是現代人牽強附會的說辭,是強加給古人的,主要是為現代哲學作鋪墊和陪襯來用的。

在中國,「哲」、「學」二字古已有之。如「孔門十哲」,「古聖先哲」,「學而時習之」等,卻沒有「哲學」一詞。《康熙字典》對「哲」字的解釋很簡單:哲,智也。所列例詞很少:「濬哲文明」、「明哲」(知之)、「神明聖哲」、「克明克哲」。沒有「哲學」。哲,可以理解為「明智」。解釋「學」字的例詞,有「文學」、「學校」、「小學」、「大學」、「博學」,連「科學」都沒有,更未見「哲學」。

漢語哲學一詞,源於日文。1862年日本明治維新時期西方哲學傳播者西周,根據漢字「哲」的含義,意譯了英語的「philosophy」一詞:將「哲」和「學」拼成「哲學」(てつがく)一詞。

1896年前後康有為等將日本的譯稱引入國。爾後。哲學」被共產黨解釋為「使人聰明的學問」。而「聰明」和「智慧」、「愛智慧」也南轅北轍。「慧」字,由「彗」(甲骨文是「手執掃帚」)與「心」構成,本意為「心之掃帚」,即「清掃心頭塵埃」,實質就是修為。

在西方,有資料顯示,據德國古典哲學家黑格爾研究,「哲學」名詞創用者,是距今兩千五百年前的古希臘畢達哥拉斯(現代人稱之為「古希臘數學家與哲學家」,西方最早的哲學家。共產主義者則稱其為古希臘時期的「自然派哲學家」,「自然派」即無神論派)。實際上,「哲學」概念,是現代人強加給古人的,是在借古人的名義來巧立名目。

據蓬托斯的赫拉克利德在《論無生物》中記載,畢達哥拉斯在一次交談時,第一次說出了philosophia(愛智慧)這個詞語,並自稱philosophos(愛智者)。畢達哥拉斯還說,在生活中,一些奴性的人生來是名利的獵手,而philosophos(愛智者)生來尋求真理。

英文philosophy譯自希臘文φιλοσοφια:此名詞分為philo(音「菲羅」:愛)和sophia(音「索菲亞」:智慧)兩部分,合成「愛智慧」。「哲學」一詞轉借到英語、俄語、德語等語言中,都音譯為「菲羅索菲」。而「愛智慧」和現代意義上的「哲學」,根本不是一碼事。那個「愛」,實則等同於漢語的「慈悲」(西方語言中沒有這個詞)、慈善、慈愛,跟現代人理解的「愛」相差甚遠。

簡言之,退萬步來說,就「哲學」的必要性而言,哲學的應有之義是,「慈悲的智慧學」,「引人向善的明白學」。

可是,按照列寧的說法,意識不過是像石頭反射的月光那樣冷冰冰的所謂「客觀反映」。可見,現代哲學,毫無「愛意」、善意。而列寧提出的哲學的黨性原則之說,即所謂「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兩條路線鬥爭」之說,則等於說,馬列哲學只是共產黨的私貨,共產黨的哲學,共產黨的武器,共產黨的邪理歪說。「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是為「偏理」之爭。而所謂「兩條哲學路線鬥爭」,遠遠超出了「公婆」之爭,純粹是「強盜之理」。它是為什麼呢?

共產黨要與上帝爭奪真理解釋權,要假扮正神,需要建立自己獨霸的「一言堂」。為了達此目的,除了否定神的存在,它還需要建立欺世的「一言堂魔壇」。「哲學」,被其選取為這個「魔壇」的套牌商標。說是選取、套牌,其實這個商標也是它自己偽造的。

共產黨講,恩格斯《費爾巴哈與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一書,標誌著整個「古典哲學的終結」和現代哲學哲學的誕生。

然而,奇怪的是,此後,除了馬列哲學外,並沒有真的出現什麼其所謂的「現代哲學」。名義上的其它現代哲學流派,都沒有跳出馬列哲學的藩籬,包括表面上的反對派、修正主義、各種所謂現代「唯心主義」哲學,眼界、論域、術語、概念、範疇,都落在「物質與精神誰第一性」的無謂爭議之中,都囿於進化論、無神論、唯物論的窠臼之內。相應的,除了馬恩列斯毛外,也並沒有真的出現什麼其所謂的「現代哲學家」。有,也只不過是馬恩列斯毛卵翼之下的「哲學犬儒」,「哲學祕書」,即使稱之為「哲學家」,也冠之為「馬列主義哲學家」。而西方的所謂「現代哲學家」,本質上也無一例外,因為儘管其觀點表面上不一,但都是「馬列哲學」變種。這表明,馬列哲學,並非是真的推動什麼「哲學」的發展和繁榮,而只是為了對「哲學」地盤的竊取、霸占、壟斷與利用。這也表明,所謂「現代哲學」其實是虛擬出來的,只是為馬列哲學當幌子和跳板用的。而馬列哲學並非真的是什麼哲學,而只是一種「遮學」(這一點下邊展開說)。

共產黨也講,哲學是「明白學」。事實恰恰相反,馬列哲學是教人愚狂的「反『哲』學」。馬恩列斯毛,無一不是愚狂之徒。如果體檢,無一不是精神病患者。鄧小平在給毛澤東開脫時說,毛犯錯誤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其長期處於精神高度緊張狀態。不意中,鄧等於承認了毛的精神失常。其實,不用體檢,人們都看得出,中共的領導人言談舉止都不正常。江澤民是蛤蟆精,舉國認同。今天的習近平,很多做法也無法讓人理解,路人皆知。一般的共產黨員,也都有不同程度的人格分裂症。愚狂之徒自然只會幹出愚狂之事。中共無法無天,破壞文化,敗壞道德,濫殺無辜,戰天鬥地,糟踐環境,干出無數愚狂荒唐之事。在面臨末日的今天,尤其是在中共病毒面前,其愚狂已達到無以復加的程度,因而也將其邪教本質、流氓本性、邪靈本相完全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從而反倒正在喚醒著全世界的良知。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楊棟:我對中國現行馬列哲學的反思
【徵文】惠虎宇:中華文化為什麼是高級文化系統(1)
游兆和:共產主義為什麽要消滅哲學(二)
【歷史回眸】炮製進化論 達爾文怪病纏身
最熱視頻
車評:新舊之間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拍案驚奇】逃離中共體制成潮流 下一個是誰?
【西岸觀察】是誰創建美國?1776 vs 1619
【新聞第一現場】金斯伯格去世 微信正式被禁
【十字路口】中共24年最激烈挑釁 欲台海開戰?
【羅廚尋味】粥燙東星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