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通俄門騙局 下一個認罪的是誰?

人氣 2636

【大紀元2020年08月2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rian Cates撰文/秋生編譯)自2017年初間諜門醜聞首次浮出水面以來,人們一直在強烈關注,是否有人會因為企圖策劃陰謀反對美國正式選舉的總統而被追究責任。

一年多以前,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曾經透露,他已經任命康涅狄格州聯邦檢察官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負責調查通俄門騙局如何發起並且持續如此之久。如今,問題終於有了定論。

據《紐約時報》8月14日報導,前聯邦調查局律師凱文·克林史密斯(Kevin Clinesmith)接受了一項認罪協議。

克林史密斯承認了聯邦政府對他的虛假陳述作出的指控,並且向法官承認他更改了關鍵證據用於更新針對川普前競選顧問卡特·佩奇(Carter Page)的監視令。

目前還不清楚克林史密斯為了達成這個協議承諾了什麼,如果有承諾的話。為了寫這篇專欄文章,我一直等到8月19日克林史密斯的控辯聽證會舉行,想看看是否會披露這個協議的某些方面,但是聽證會從開始到結束都沒有披露任何這類消息。

通俄門騙局再延續一段時間

克林史密斯犯罪發生在2017年6月為第四次更新針對佩奇的監視令做準備期間。

下面是來自司法部官方網站上的一段話,可以準確地概括克林史密斯到底做了什麼:

「在一號人物公開表示他/她過去曾經協助美國政府之後,以及第四次提交《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申請之前,聯邦調查局的一名監察特工(Supervisory Special Agent,簡寫為SSA)讓克林史密斯詢問OGA以核實一號人物是否曾經擔任過OGA的『情報來源』。2017年6月15日,克林史密斯給OGA的聯絡人發了一封電子郵件,以澄清一號人物是否曾經是OGA的情報來源,OGA的聯絡人通過電子郵件答覆了克林史密斯。2017年6月19日,克林史密斯修改了他從OGA的聯絡人那裡收到的電子郵件,添加了『不是情報來源』的字樣,然後把郵件轉發給了聯邦調查局的監察特工。2017年6月29日,監察特工根據被修改後的電子郵件在即將提交給《外國情報監視法》法庭的第四份FISA申請上簽字,然後提交。申請中沒有包含一號人物的個人簡歷或者其在OGA的職位。」

(「一號人物」是卡特·佩奇;OGA是中央情報局CIA;聯邦調查局監察特工是斯蒂芬·索瑪(Stephen Somma)。)

2017年6月,為了繼續對川普政府進行合法監視,代號為「交叉火力颶風」(Crossfire Hurricane)的行動小組通過與特別檢察官穆勒(Mueller)合作,不得不掩蓋了這樣的事實:他們清楚地知道中央情報局已經告訴了他們佩奇為他們服務,他們與他長期保持著聯繫。

如果佩奇一直向中央情報局匯報他與俄羅斯情報人員的所有聯繫,他怎麼可能背叛他的國家,成為普京的祕密俄羅斯特工呢?因此對聯邦調查局的團隊來說,絕不能讓FISA法庭得到這些信息,以維持他們的欺騙性陳述。這顯然能說明為什麼克林史密斯如今很可能會被送進監獄,哪怕是只有幾個月。

媒體仍在否認

克林史密斯成了經達勒姆調查而被定罪的第一個人。我對這條新聞很感興趣,原因在於大多數媒體曾經花了三年多的時間嘲笑、譴責它是一個絕望的右翼陰謀論,可是如今仍然荒謬地拒絕接受不斷發酵的間諜門醜聞這一事實。

在克林史密斯的聽證會開始之前,穆勒團隊的前首席檢察官、現任NBC新聞的法律分析員安德魯·魏斯曼(Andrew Weissmann)以及其他幾位媒體人士都在散布一種說法,稱這裡並沒有發生什麼邪惡的事情,克林史密斯承認犯有聯邦重罪只是因為他在判斷上出現了一個小的失誤。魏斯曼指出,克林史密斯也把中央情報局的電子郵件的未修改版本發送給了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內部的其他人。

這一辯護取決於這樣一個前提,即只有克林史密斯一人知道:交給FISA法庭的中央情報局的電子郵件副本已經做了實質性的改動。

因此新的抗辯陳述是:克林史密斯在沒有其他人知道的情況下,完全是自己決定修改將要提交給FISA法庭用於申請監視令的一份來自中央情報局的電子郵件副本。

這一陳述被如下事實否定:司法部總檢察長霍洛維茨(Horowitz)已經透露,聯邦調查局負責「交叉火力颶風」行動的監察特工斯蒂芬·索瑪,也知道佩奇在中央情報局的地位。總檢察長辦公室在去年12月的正式報告中明確指出,索瑪也向法庭隱瞞了這一點。

換句話說,克林史密斯遠不是唯一一個向法庭隱瞞卡特·佩奇與中央情報局關係的人。

聽證會上,克林史密斯向法庭做的辯護漏洞百出,聲稱「在當時」他認為中央情報局的電子郵件中關於佩奇是他們的長期情報來源的官方聲明是不準確的,是這個想法導致他「糾正了」電子郵件內容,與更新申請一起送交給了《外國情報監視法》(FISA)法庭。

還會有多少間諜門指控?

穆勒特別檢察官辦公室花了近兩年時間調查候選人唐納德·川普或者任何與他或者他的競選團隊有關聯的人在2016年大選期間是否與俄羅斯政府勾結。穆勒不僅從未判定任何人犯有與俄羅斯勾結的罪行,而且他也找不到足夠的證據來支持任何一項有關此類活動的指控。

既然我們知道了誰是這第一起通俄門指控的「幸運贏家」,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誰將是達勒姆調查的第二起指控的「幸運贏家」?

我們等著瞧吧。我敢打賭,那些捲入通俄門騙局的人這些天沒有幾個能睡得好。

原文Durham Gets His First Plea Deal—Who’s Nex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布萊恩·蓋茨(Brian Cates)是德克薩斯州南部的一名作家,著有《沒人問我的意見……反正它就在這兒!》一書。可以在推特@drawandstrike上聯繫到他。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左派為達目地 可犧牲法律道德
【名家專欄】制止假新聞策略:起訴媒體
【名家專欄】FBI欺騙參議院繼續通俄門騙局
【名家專欄】房貸再融資將變得更昂貴
最熱視頻
【重播】密歇根就大選計票問題舉行聽證會
【重播】三名爆料人現身揭郵寄選票舞弊
【新聞看點】4大驚人舞弊 亞利桑那強認證遭批
【遠見快評】頂級專家加盟 川普優勢在哪?
【直播預告】朱利安尼參加密歇根眾院聽證會
【西岸觀察】電話會議錄音外洩 CNN徹底慌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