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歐納多·達文西(六)《聖·傑洛姆在曠野》

作者:周怡秀
達文西未完成的《聖·傑洛姆在曠野(St Jerome praying at wildness)》油畫,約1480年代初,畫家可能於1510年再次修補。Oil on panel, 103 x 75 cm,Pinacoteca Vaticana, Vatican, Rome。(池農深攝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周怡秀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70
【字號】    

大約在創作《三賢士的朝拜》的前後,達文西也在進行另一幅油畫《聖‧傑洛姆》的創作,但是確切的時間、創作的背景與委託人至今不詳。雖然幾世紀來的學者經常為達文西作品的真偽爭論不休,但這一幅卻從來不曾被懷疑過。

聖傑洛姆是個知識廣博的神學家(後來成為神父),生平致力於修訂《聖經》,並將希伯來文舊約《聖經》翻譯成希臘文。晚年時(大約西元370年)他離群隱居到敘利亞沙漠中苦行。他曾經為一隻受傷的獅子拔除腳掌上的刺,從此獅子成了他隱居時的伴侶,也經常在描寫聖傑洛姆的畫作中出現。

中世紀至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多偏好彰顯聖傑洛姆在神學上的成就,把他畫成學者的模樣。達文西則選擇了一個屬於聖傑洛姆個人比較隱私的修行場景。畫中的老者聖傑洛姆在沙漠中,形銷骨立,衣不敝體。他單膝跪地,右手拿著石塊,錘擊自己的胸口,以驅逐腦中的邪念。躺在前方的獅子微微張口低吼,彷佛對老人的自責有所回應。畫面後方簡單勾勒的岩石和遠山詩意而神祕,是典型的達文西式的風景。雖然創作緣由不詳,但作品性質似乎屬於信徒個人祈禱或靜思的場所所用。

這幅畫雖然未完成,仍然揭示了達文西值此創作時期特別關注的兩個部分,一是人體解剖學在繪畫上的運用,二是如何以肢體動作表現內心情感,這部分我們前文中已提及。

1509─1510年的一些解剖手稿,有一些關於頸部連結到肩膀及胸部與手臂的研究,人物動作與《聖·傑洛姆》極為接近。(公有領域)
1509─1510年的一些解剖手稿,有一些關於頸部連結到肩膀及胸部與手臂的研究,人物動作與《聖·傑洛姆》極為接近。(公有領域)

深受阿柏提影響的達文西認為:「好的畫家必須能畫出兩種主要的東西,一個是人,一個是他內心的意圖。」「第一個很簡單,第二個比較難,因為後者必須透過手勢和肢體動作來呈現。」

對達文西而言,「畫人」與「畫人的內心」合一是必然的。在《聖‧傑洛姆》中,自責的聖人不僅神情悲切,肢體動作的張力也充分展現了他內心的悲愴;而這肢體張力又來自於達文西的解剖研究成果。他說:「為了好好排列人體部位來表現裸體的態度手勢,畫家一定要明白肌腱、骨頭、肌肉和筋的結構。」

達文西藉由聖者的姿態描繪出其肩頸、手臂與胸肌之間骨胳筋肉在用力時的牽引關係。在他1510年記錄的解剖手稿中,有一些關於頸部連結到肩膀及胸部與手臂的解剖研究,其人物動作與《聖‧傑洛姆》極為接近。令專家困惑的是,他在1495─98年為《最後的晚餐》所作的猶大習作中,也描繪了頸部到鎖骨的解剖關係,然而卻未如這幅早期的《聖‧傑洛姆》描繪得這樣準確。這個年代上的反常使得一些學者推測,認為有修改作品習慣的達文西應該是在1510年再次研究過頸部解剖後,回頭修正了這幅1480年代的作品。

達文西約在1495年為《最後的晚餐》中猶大(Judas)所做的習作。(公有領域)

這幅聖人像是達文西解剖知識的展現,準確堅實的人體結構不僅表現出人物的真實性,也傳達了聖人苦修時的堅毅、虔誠的精神力量。正如他所主張的「外在的姿態表現出思想意向和靈魂的激情」。

達文西在晚年甚至專注於研究大腦和神經如何把情緒轉成肢體動作。1480─90年,他的解剖研究使他相信靈魂所在位於腦殼中央;不論是否正確,這些思考早已超越繪畫所需要的解剖知識,而牽涉到最難解的生命奧祕,應屬於宗教、哲學範籌了。而未完成的《聖‧傑洛姆》,則是他在創作中實踐繪畫理念的一個重要過程和記錄,並在藝術上起到承先啟後的作用。@

3/4腦殼剖面圖和筆記,1489年;溫莎城堡王室圖書館收藏。此時的解剖研究使他相信靈魂所在位於腦殼中央。(圖片來源:大都會美術館2019年《Leonardo da Vinci’s st Jerome》特展。周怡秀提供)

註釋:

註一:這幅畫曾經遭到損害,聖者頭部的區域在十八世紀時被鋸下,十九世紀才修復。

註二:《巴黎手稿》。

註三:馬汀‧克雷頓認為這幅畫可能有兩個階段,第一次在1480年左右,第二次在1510年的解剖研究之後。紅外線分析顯示,成對的頸部肌肉不在原始素描圖上,畫的技巧跟其它地方不一樣。馬汀‧克雷頓的解釋:「在塑型聖傑洛姆的時候,有很多地方是後來加的,跟開始的略圖相隔了二十年,也融合了1510年冬季達文西進行解剖時的發現。」(Walter Isaacson所著,《達文西傳》,商周出版,99頁)

——轉載自《藝談ARTIUM

(點閱【雷歐納多·達文西 Leonardo da Vinci】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楊萬里有一對詩句:「溪邊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遲出。」詩人知道那晚一定會有月亮,他痴等月兒出來,哪知月兒好像知人意似的,偏偏遲遲不出來——月亮出來或不出來,都可以寫成詩喔。
  •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師教畫,率多由四君子開始教起,是進入花鳥畫的起手式。
  • 這幅圖裡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來不單薄,層次豐富厚重。
  • 唐代楷書碑帖是楷書(正書)的標竿。在眾多大家中被戴上「楷書第一」桂冠的是哪一大家?「正書第一碑」講的是哪一碑帖呢?這些讚美由何而至呢?
  •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畫家,他一輩子都在畫張大千的畫。畫出來的畫和張大千幾乎沒有兩樣,他也以身為張氏門生自豪。於是就有人說了:「看這人的畫還不如直接看張大千的畫。」這就是囿於前人、困於師承,不去創新的結果,只能以「不長進」來形容。
  • 「瀞」的元素,不外乎潔淨、寧謐與安詳,一塵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囂和煩擾,純化自己的心靈。在這裡,我們以「藍色系」來呈現畫面的乾爽、純潔與安靜——一處純然無垢的淨土。
  • 江南是魚米之鄉,因為農耕的需要,牛隻處處可見,特別是水牛。當地的畫家若想畫牛,隨時都有機會仔細觀察牛的生態,舉凡牛的行、住、坐、臥,畫家們都可隨手拈來,一揮而就。
  • 偶爾在畫畫的當兒會突發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應該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畫工筆畫,好像只要時間足夠,就能夠有一張色彩斑斕的、瑰麗的、有裝飾性的畫出來,而全然可以不顧它是不是有內涵、有思想;也不管會不會把它給畫「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個展。一位老先生拉著我,找到掛在牆角的一幅畫作,說:「你就畫你這樣的畫,其它的就讓別人去畫。」他當時很鼓勵我用大色塊、大墨塊的構圖,認為這樣的畫很有特色,也很有張力。
  •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來的地方雜亂的長著樹木,林木的後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築有一座野亭,野亭左側沖下兩道飛泉,滯貯成一泓坳塘,之後再匯聚而下,我們彷彿聽得到嘩嘩的流泉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