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調查】BLM支持度下降 種族歧視是煙霧

人氣 654

【大紀元2020年09月28日訊】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7月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有2/3的美國人支持「黑人的命很重要」(也稱:黑命貴,BLM)運動,其中有38%的人「堅決支持」。白人(60%)、西班牙裔(77%)和英語熟練的亞裔(75%)美國人都表示了一定的支持,非洲裔則對這場運動情緒尤其強烈。

這麼多人支持Black Lives Matters 運動,但公眾對BLM到底了解多少呢?

位於紐約的智庫「蓋茨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克恩(Soeren Kern)7月推出《黑人的命也是命》專題研究,分析BLM到底有什麼具體訴求、什麼能讓他們滿意,通過對其歷史簡介、意識形態影響、活動和資金來源等,疏理這場聲勢浩大的黑人運動。

在這裡,我簡要介紹其中一些要點,供讀者參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從7月到現在9月份,儘管媒體對BLM(黑命貴)運動進行了大量正面報導,美國大公司和體育明星慷慨捐助及支持該組織,但最近幾次的民意測驗表明,美國民眾對BLM運動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個我會放在最後講。

好,我們先從克恩的研究說起。「蓋茨通研究所」的研究員發現,從表面上看,BLM是一個基層運動,致力於與種族主義和警察暴力作鬥爭。但更深入的了解表明,BLM是一場馬克思主義革命運動,目的是將美國乃至全世界轉變成共產主義的烏托邦。

他說,首先,BLM的創始人公開承認自己是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家,導師包括「地下氣象員」的前成員,該組織是一個激進的「左翼」恐怖組織,試圖在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將共產主義革命帶入美國。

BLM聲明他們要廢除這「四舊」:核心家庭、警察和監獄、異性戀正常性(Heteronormativity)和資本主義。所謂「異性戀正常性」,顧名思義,就是將異性相吸和結合視為自然傾向、是正常的,而BLM就要顛覆這種傳統觀念。

BLM和與之相關的團體還要求暫停交租、交抵押貸款和水電費,並要求就一長串的不滿清單進行賠償。BLM領導人威脅說,如果美國「不給我們想要的東西,那麼我們將毀掉這個體系並取而代之」。

他們正在以20世紀60年代激進的黑豹運動為模板訓練民兵。

BLM已籌集了數千萬美元的捐款,該捐款由ActBlue籌集,並與民主黨相關聯。事實上,BLM領導人證實,他們的近期目標是讓川普總統下台。

最重要的是,BLM運動的主要前提是基於一個訴求——認為美國與非洲裔美國人處於「戰爭」狀態。這裡我要稍加解釋:根據美國共產黨7月2日在「占領紐約市政廳」運動中分發的小冊子,他們認為黑人被抓和被判入獄比例比其他族裔高是「不公義和歧視」的結果,是政府「針對窮人的戰爭」。

但克恩在文章中說,黑人並沒有成為白人的系統目標。1964年《民權法案》簽署50年後,3/4的美國人都認為美國在消除種族歧視方面取得了真正的進步。

BLM自述的目標

文章的第一部分收集了一些BLM在他們的官方網站上明確的信條宣言,作為了解BLM運動訴求的第一手材料。例如2015年7月22號,BLM的聯合創始人之一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說:「我們都是訓練有素的組織者。我們是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我們精通意識形態理論。」

英國BLM的Joshua Virasami在2020年6月8號聲稱:「反種族主義就是反資本主義,反之亦然。毫無疑問。要成為一個反種族主義者,就必須拒絕一切照舊。種族主義的終極要求是全球政治經濟格局的轉變。」

BLM的議程

BLM的世界觀是基於極左理論框架的混合。這些理論拒絕個人對犯罪行為承擔責任,因為根據他們的說法,黑人是種族主義的系統性和永久性受害者,這種種族主義只能通過完全瓦解美國的經濟、政治和社會體係,才能「破舊立新」。所謂的破舊立新,是要取代美國社會的重要基石:

1、拆毀以家庭為中心的傳統價值觀,要打破「家庭是基本的社會單元」這一概念;

2、廢除警察並拆除監獄系統;

3、打破由「異性戀正常」占主導的社會;

4、廢除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取而代之的是共產主義(政府控制的經濟)。

廢除傳統的核心家庭

馬克思和恩格斯宣揚消滅傳統家庭,因為據他們稱,核心家庭作為一個經濟單位維持著資本主義體系。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中鼓吹,在共產社會中,財產公有,家務勞動職業化,生了孩子也不用擔心,因為照看和教育孩子由國家負責。

但許多專家指出,黑人需要更強大而不是更弱小的家庭。1965年3月,時任美國助理勞工部長的莫伊尼漢(Daniel Patrick Moynihan)曾撰寫了一份開創性的報告,著眼於美國黑人貧困的根源。該報告將困擾非裔美國人的許多問題(犯罪、失業、學校失學、婚外生育)與傳統核心家庭的破裂聯繫在一起。

1965年撰寫《莫伊尼漢報告》時,美國25%的黑人孩子是非婚生的。根據國家衛生統計中心的數據,50年後的2015年,超過75%的黑人孩子是非婚生的。

非裔美國經濟學家和社會理論家索威爾(Thomas Sowell)認為,1965年的《莫伊尼漢報告》可能是政府關於種族的最後一份誠實的報告,但在今天的「政治正確」環境裡,連談論這點都沒機會了,黑人民權活動家批評其作者「責備受害者」。其它方面,簡而言之,是在徹底掀翻司法系統、推翻資產階級統治後,基本建立由黑人當家作主(擁有集體所有權)的人民公社。

種族歧視只是煙霧彈

在文章的第二部分,克恩聚焦BLM的意識形態影響、其活動和資金來源。

克恩說,BLM是1960~1970年代活躍於美國的黑人權力運動,黑豹黨、黑人解放軍和地下天氣組織的「意識形態後裔」,而所有這些組織都主張暴力推翻美國的政治和經濟體系。

事實上,BLM的創始人公開承認,他們深受上個世紀六十年代革命團體的影響。BLM聯合創始人庫拉斯(Patrisse Cullors)在自傳中寫道:「我們曾經是他們的後代。」

BLM的創新有兩個方面:

1、成功運用階級壓迫、性別認同與種族主義搞身分政治,引發廣泛的不滿情緒。這和大陸文革時期不問個人品行和才能、只問人群歸屬的「唯成分論」,如出一轍。

2、用社交媒體將社會憤怒轉移到具有廣泛在線影響力的政治運動中。

但BLM本質上是偽裝成民權運動的反資本主義革命運動。根據馬克思主義的原則,BLM對種族問題的關注只是一個煙幕。

關於BLM的意識型態,克恩例舉了許多BLM自己人的公開語錄,讓民眾自己判斷。

例如:BLM在加州沙加緬度的聯合創始人TLM Faison在2020年3月5號說:「唯一可以解決此問題的是革命。選舉不是革命。」

同樣加州沙加緬度的BLM在今年6月1日公開說:「下跪的豬也不會阻止革命!」這句話的背景是6月1日,不同城市都有身著制服的部分警員在BLM示威看似可能失控時,面對示威者單膝跪地,這些照片立刻在網上瘋傳,許多人各有解讀,這裡不講。

BLM活動家Hank Newsome在今年6月25號說:「如果這個國家沒有給我們我們想要的東西,那麼我們將燒毀這個系統並更換它。all right 是不是?…我只想要黑人解放和黑人主權。盡一切必要的手段。」

「黑人生命運動」(M4BL)宣言:「我們是反資本主義的:我們相信並理解,在當前全球種族化的資本主義制度下,黑人永遠不會實現解放。」

BLM龐大的財務來源

根據克恩的文章,BLM的資金來源於BLM全球網絡基金會。民眾在BLM網站上的捐贈都流向了民主黨附屬的左翼平台ActBlue,然後轉移到「千流」(thousand currents),然後再將其分發回BLM。

6月18日,BLM全球網絡基金會告訴美聯社,自5月25日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捕死亡後,該組織已收到超過110萬筆個人捐款,每筆捐款平均為33美元。換句話說,BLM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籌集了超過3,300萬美元。

據監督美國非盈利和慈善組織的「資金研究中心」(Capital Research Center)提供的數據,ActBlue為民主黨和進步組織的捐款提供了便利。2018年,僅ActBlue Civics一項就獲捐款4,600萬美元,用於美國進步行動中心的基金。ActBlue並向拜登的競選活動捐贈上億美元。僅9月14日ActBlue就報告了有史以來第二大籌款日,單日獲捐款逾3,500萬美元。

根據克恩的文章,BLM與「千流」的關係至少可以追溯到2016年6月,當時WK凱洛格基金會(W.K. Kellogg Foundation)向「千流」提供了90萬美元的贈款,用於「建設全美BLM運動的互連工作模式和能力,以支持和加強其當地分會的組織能力」。

2016年7月總統大選前夕,BLM組織已經建好網絡。當時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和北歐化工(Borealis Philanthropy)宣布成立「黑人領導的運動基金會」(BLMF),這是「一個為期六年的聯合捐贈者活動,旨在為『黑人生命運動』聯盟(M4BL)籌集1億美元」。M4BL是一個傘形組織,旨在協調數十個種族倡導組織之間的BLM行動。

而且那時,索羅斯基金會已經向BLM運動提供了約3,300萬美元的贈款。

「黑人領導的運動基金會」(BLMF)自稱由頂級基金會創建,包括福特基金會、凱洛格基金會和索羅斯開放社會基金會。BLMF表明自己支持「青年、黑人、同性戀、女權主義者和無證移民的領袖」。

通過「黑人領導的運動基金會」(BLMF),其轉移資金到二十多個組織,包括BLM、M4BL、一個面向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LGBTQ)黑人移民的司法項目在內的團體。

「黑人生命運動聯盟」(M4BL)的財政贊助商是所謂的「全球正義聯盟」(AFGJ),這是一個反資本主義組織團體,也為美國的恐怖組織安提法(antifa) 運動提供資金支持。

「全球正義聯盟」(AFGJ)已從那些自詡為是「中左翼主流組織」那裡獲得了大量資金。據影響觀察(Influence Watch)稱,該聯盟由一群免稅基金會提供資金。包括:開放社會基金會(The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潮汐基金會(Tides Foundation),阿卡基金會(Arca Foundation),蘇德納基金會(Surdna Foundation),公益基金會(Public Welfare Foundation),本傑裡基金會(the Ben & Jerry Foundation)和布萊特沃特基金會(the Brightwater Fund)。

「全球正義聯盟」(AFGJ)指出,它反對自由民主的原則,同時也資助一個激進的左翼組織「拒絕法西斯主義」(Refuse Fascism),後者是革命共產黨(Revolutionary Communist Party)的分支機構,致力於讓川普總統下台。2020年6月,該組織利用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為「全國革命之旅」籌集資金,顯然旨在顛覆美國政府。該組織的口號是:「這個系統不能進行改革,就必須被推翻!」

大公司和巨資基金會

美國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下的「每日信號」(The Daily Signal)今年7月報導,美歐至少有18家大公司支持BLM組織和運動,並已提供數百萬美元捐助款。這些公司包括科技巨頭微軟、網絡商業巨頭亞馬遜、短租房服務商愛彼迎(Airbnb)等等。而正如上面所述,實際上這些資金可以被用來資助民主黨人拜登競選總統。

綜上所述,活躍在政治舞臺上的基金會看似慈善,但是只有從這些巨資基金會在抗議組織如BLM背後起到的關鍵作用的描述中,民眾才能清楚地看到,有一個複雜得多的計畫在推動著現在破壞美國各地城市穩定的抗議運動。

「開放社會」基金會的老闆索羅斯曾在回憶錄裡這樣說道:「『革命』不應該被引向防禦工事,不應該在街道上,而應該在平民的思想裡。」

BLM何以在全美各地引起這麼大的風波,和這群享有盛譽的免稅基金會所提供的資金有直接關聯。

美國人對BLM支持度下降

但是最近的民調顯示,美國民眾對BLM運動的態度發生了很大變化。

福克斯新聞(Fox News)9月13日的民意調查發現,接受調查的選民中有48%的人將在紐約、波特蘭和威斯康星州的基諾沙發生的暴力行為視為騷亂,而將其視為抗議活動的比例為40%。

這個結果按照黨派細分下來,共和黨人中有68%稱BLM抗議活動為騷亂,而民主黨人中有30%。

據《猶太之聲》報導,油管(YouTube)、推特(Twitter)和其他直播放出來的第一手信息,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這些小眾頻道,無需專業編輯人員和新聞撰稿人的現場直播,向公眾講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

報導說,當有線電視新聞對頻繁發生的暴力抗議活動大幅減少報導後,許多民眾轉向了自媒體的直播頻道,觀看每晚爆發的運動。結果,人們在智能手機上目睹BLM到處打砸搶燒的視頻時,再很難將這些事件視為「和平抗議」。

同時,其他幾項民意測驗表明,公眾的態度正在急劇發生變化。

根據新澤西州蒙莫斯大學(Monmouth University)的一項民意調查,大多數美國人認為BLM運動並未改善種族關係,有38%的受訪者表示,BLM傷害了美國的種族問題,相比之下,有26%的人說運動有所幫助。這項調查是在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後,BLM抗議運動進行5週之後進行的。

在數據分析公司Civiqs的另一項有趣的民調中,在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後數週,反對BLM的曲線在上升,支持的曲線在下降。

值得關注的是,贊成BLM運動的人,62%為18~34歲的年輕人;而反對BLM的中堅,多為50歲以上人群,這說明美國近20多年以來的左派教育,確實造成了兩代人之間的巨大認知差異。

此外,BLM街頭暴力也獲得民主黨人為主的民眾支持,Civiqs的數據顯示,BLM支持者中,88%為民主黨人,而反對BLM的人中81%為共和黨人。

Politico Morning Consult在9月份的最新民意調查也顯示,自6月以來,選民對BLM運動的好感度已下降了9個百分點,其中共和黨人下降了13個百分點。

責任編輯:李雯

相關新聞
極端分子占領市區 西雅圖共產魔影揮不去
【紐約調查】美資深護士談疫後護理業前景
美國前總統保護工業 雕像遭塗漆BLM
前NFL名將:中共資助「黑人命也是命」運動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川普醞釀大抓捕?左媒白宮撒潑
何以區分靈魂伴侶或生活伴侶?
【財商天下】感恩節啟示 川普創紀錄的經濟數據
【重播】制止竊選 美各州週末挺川集會
【直播預告】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橫河直播】議會收回權力 賓州大戰解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