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北京連喊話拜登不睬 習近平不安?

人氣 9727

【大紀元2021年01月29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美東時間1月28日,星期四。如果是中港台的時間,現在已經是1月29日星期五了。

中國有句話「三歲看大,七歲看老」。拜登政府已經運轉了一週,美中雙方你來我往各有表現。中共頻頻對台灣進行騷擾,並威脅打仗,中共真的要打台灣了嗎?

中共再放硬話 要打台灣?

接連幾天,中共方面不僅有入侵台灣防空識別區的動作,還接連放硬話,而且一次比一次強硬。

今天(28日),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再次放出硬話,稱「獨立意味著戰爭」。並且聲稱中共的武裝部隊正在採取行動,應對挑釁和外國干涉。

吳謙的說法,看上去挺硬。這是拜登政府上任後,中共表現出的看上去最強硬的一次。我相信中共一直有武統台灣的慾望,中共的野心一直都存在。而且我也相信,中共在徹底解體之前,它會一直折騰不休。

但我認為,中共的硬話,嚇唬台灣的意味更濃一些。因為台灣從來沒有提出過獨立,所以吳謙「獨立意味著戰爭」的說法,純粹是子虛烏有。如果中共想打台灣,它用不著台灣獨立不獨立。流氓做什麼,還需要正式的理由嗎?

我曾經跟大家說過小時候學的一篇課文《狼和小羊》。正在小溪上游喝水的狼看到小羊在下游喝水,就想吃掉小羊。狼走到小羊跟前說,「你怎麼把我的水給弄髒了?」小羊說「狼先生,您在上游,我是在下游,怎麼可能是我把您的水弄髒了呢?」

狼又說,「我聽說去年你曾說過我的壞話」。小羊說「狼先生,去年我還沒有出生呢」。狼說「不是你就是你爸爸,反正都一樣」,說完就撲了上去。

就是說,如果中共真要打台灣,根本不用台灣獨立這樣的借口,它隨便找個理由就幹了。但是幾十年過去了,中共一直不敢動,是因為有美國在制衡。從這一點來說,中共威脅台灣的真正用意,是在把台灣當籌碼,向拜登政府喊話。

中共從上到下對美喊話

吳謙在放出硬話之後,他又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任內,美中兩國關係出現嚴重困難,兩軍關係也面臨很多風險及挑戰。但美中兩國兩軍現在處在「新的歷史起點」,希望雙方「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並且要「加強溝通、管控風險、避免危機」等等。

中共所說「新起點」,說白了就是因為拜登政府上台了,所以中共認為要「新打鼓另開張」了。所以我們看到最近,中共軍機加緊了對台灣空域的入侵,中共也不斷向美方喊話。

昨天(27日),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又一次對美喊話,他提出了美中「四要四不要」的說法。崔天凱表示,美中「要互信、不要誤判;要對話、不要對抗;要合作、不要爭鬥;要交流、不要隔絕」。

崔天凱所說的「四要四不要」,很可能就是中共的真實想法,或者說是中共對拜登政府最大的期盼。說白了,就是希望拜登政府能恢復到川普政府以前的對華政策。

這一點,從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上的講話,也可以看出來。習近平在講話中說,「我們要堅持開放包容,不搞封閉排他……在國際上搞小圈子、新冷戰,排斥、威脅、恐嚇他人,動不動就搞脫鉤、斷供、制裁,人為造成相互隔離甚至隔絕,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對抗……反對恃強凌弱,不能誰胳膊粗、拳頭大誰說了算。」

習近平的這段話,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明眼人都知道,他是在暗批美國。確切地說,他是在暗批剛剛卸任的川普政府,指責川普政府「恃強凌弱」,對中共搞「新冷戰」等。

習近平的這番話,其實有一個真實的用意。就是用批評川普政府,來對拜登政府喊話。包括崔天凱和吳謙也是一樣,都是希望拜登政府不要延續川普政府對中共強硬的政策。

習近平著急的三個原因

從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到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再到小小的國防部發言人吳謙,中共從上到下都是一個目的、一個腔調。有消息說,中共最高外交官員、外事辦主任楊潔篪下週也要對美發表講話,如果不出意外,也可能是呼籲美方改善美中關係這一類的內容。就是說,中共的喊話很急。而究其原意,是因為習近平著急了。

習近平為什麼著急呢?因為他看到了兩個不好的跡象,而自己已經沒招了。具體來說,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個原因就是拜登至今還沒跟習近平通話,這讓習近平很不安。

大家知道,拜登已經上任一週了。這一週當中,他和多國領導人都通過了電話。比如28日凌晨,他跟日本首相菅義偉通了電話,確認了美日關係的重要性,重申了美日安保條約適用於釣魚島,還表示儘快安排菅義偉訪問美國等等。

拜登與多國領導人通話,卻遲遲不與習近平通話,難免會讓習近平生起疑心。因為習近平和拜登有著多年的交情,可以追溯到2015年奧巴馬時期。當時已經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的習近平訪問美國,時任副總統的拜登和妻子親自到機場去迎接。從那時起,習拜就有著良好的私人關係。

中國人都講「老面」,有老面罩著,關係就比較容易相處。習近平當局一直企盼著拜登上台,就是希望以私人關係帶動兩國關係的改善。

但是拜登上台後,卻對習近平表現得不溫不火,甚至到現在都不與他通話。習近平可能會產生懷疑:「老面」還有嗎?拜登政府會不會延續川普政府對中共的強硬政策呢?如果拜登延續對中共的強硬政策,那怎麼辦呢?這是讓習近平最不安的地方。

第二個原因,習近平看到拜登政府的閣員,都在高聲表示抗共。這又是一個讓習近平心下不安的地方。

比如已經上任的國務卿布林肯,他明確表示認同前國務卿蓬佩奧的判斷,中共對新疆正在實施種族滅絕政策。他還表示,認同川普政府強硬抗共的基本原則,只是不同意一些具體做法。

再比如白宮發言人普薩基也指出,中共「對內更威權,對外更獨斷」;普薩基27日還表示,支持對疫情起源發起強有力的國際調查。這個表態,又是在扎中共的心窩子。

還有就任國防部長的奧斯汀上將,他明確指出,中共是美國面臨的「重大威脅與挑戰」;商務部長提名人雷蒙多明言,中共是「嚴重侵犯人權的罪魁禍首」,美國必須積極應對等等。

拜登政府的這些官員,不論是已經上任還是候任,一字排開,都表示出了對中共的強硬立場。特別是布林肯和奧斯汀,就任後分別於亞洲的傳統盟友日韓兩國外長和防長通電話,加強聯合盟友的意味相當明顯。

這是不是意味著,美國在政治、外交、軍事和商業、科技等方面,依然認定中共是競爭對手,甚至是美國的威脅。

如果是這樣,那麼拜登政府可能會對川普政府的一些戰術、作法做出調整,但抗共的主旋律是不會改變的。

當然我還是堅持原來的觀點,拜登政府剛剛起步,未來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路。具體拜登政府會不會對中共強硬,還需要繼續觀察,現在還不能過早下斷言。我只是說有這樣的可能。

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昨天(27日)對福克斯新聞表示,他目前對拜登政府是有擔心的。擔心拜登政府說得好,但不會真正踐行。

第三個原因,是習近平已經沒招了。如果美國延續對中共的強硬政策,中共的日子會很難過。

大家都已經看到了,習近平執政以來,在外交上、特別是對美關係上,做出了一連串的誤判。誤判了美國,誤判了川普,也誤判了自己。

在習當局一系列誤判之下,中共遭遇了川普政府的強力狙擊。貿易上發動了史詩級的關稅大戰,導致中國的進出口雙雙下滑。嚴重依賴出口的中國經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冰霜期。同時切斷中共獲取美方高科技產品和服務的渠道,打擊中共間諜竊取美方的政治商業機密等等。

在川普政府一系列的打擊之下,中共最早還能說幾句硬話,聲稱「以牙還牙、奉陪到底」。但除了早期對美國商品調高關稅之外,中共再就沒有了其它措施,更談不上什麼招法。

如果拜登政府延續對中共的強硬政策,在川普政府時期已經把牌出盡的習近平當局,更不會有什麼措施來應對拜登。只能一天天挨著,等著經濟慢慢枯竭之後,中共政權解體崩塌。

正是因為這些原因,習近平可能真的著急了。所以中共軍機頻頻騷擾台灣,中共官員不斷放狠話。實際的目的就是把台灣當成籌碼,要脅拜登儘快與自己通話,促使拜登政府改變對中共的強硬姿態。

世衛專家即將調查 疫逝家屬遭消音

還有一件事,也可以看出中共很怕。我在說到習近平著急的第二個原因時,提到了白宮發言人普薩基的表態。普薩基說支持對疫情起源發起強有力的國際調查,對這一點,中共也是很怕。

今天(28日),世衛組織專家組成員結束了14天的集中隔離,下一步就要對病毒起源進行調查了。其實世衛專家前往中國,中共就滿心不願意。因為如果那些世衛專家真心調查,可能會查出病毒來源,可能會揭開中共隱瞞疫情的真相。這一點,中共非常恐懼。

如果真如前國務卿蓬佩奧所說,病毒是從武漢病毒實驗室洩漏出去的,那麼中共就是造成二百多萬人死亡的兇手。那麼包括習近平在內,只要涉及隱瞞疫情的中共官員,都可能受到國際制裁,要被追究刑事責任。

而美國表示支持國際獨立調查疫情起源,一定意義上說,就是對中共不信任。中共能不怕嗎?所以我們看到,中共一面表示世衛專家將在華「開展溯源」,包括座談、走訪、考察等,一方面對武漢染疫病故者家屬實施噤聲、施壓,同時喊話世衛專家「不要成為傳播謊言的工具」。

武漢疫情受害者家屬張海表示,80-100名家屬過去一年來使用的微信群,大約在10天前突然不明原因地被刪除了。張海認為「這件事顯示中共政府特別緊張,他們害怕這些家庭會與世衛專家接觸」。

另一名成年女兒染病過世的媽媽告訴法新社,中共當局在上週就對她警告,「不要向媒體說話,或者被他人利用」。26日當局又找到她,還是這一套,「並且給了我5,000元人民幣撫慰金」。

在美華人感受美國

昨天節目中我提到了一位身在美國的華人朋友,他講述了自己一家人在疑似染病隔離期間的感受。這裡,再給大家介紹他另外的感受。

這位身在內華達州的朋友說,疫情嚴重期間,在多個定點學校,每天早上八點到下午兩點,都有人免費派發早餐。每一份都有牛奶、果汁、水果、小漢堡包或熱狗等等,食物有很多種。只要你願意去領,到指定地點停了車,馬上有人問你要幾份?然後毫不豫疑給你放到車廂裡,還很禮貌地說「謝謝光臨(thank you for coming)」。

如果是星期五,每一份都是乘以三的份量,因為他們週末休息,所以要提前將週末的食物分發出去。

網友在信中說,社區派發食物的人既有西人,也有亞裔。只要先登記預約,到定點領取,一箱箱給你放到車廂裡。回家看著這些食物都會發一會呆,因為冰箱根本放不下。價值四五百美元的糧食,可以吃好幾個月。但網友表示,好在一般家庭都有備用小冰庫。

說實在話,我並不贊成「大政府」的做法。我認為「大政府」的做法會導致一種結果。就是政府負責了人民所有的事情之後,政府的權力越來越大,而人民就會越來越受到限制。最終可能會像中共一樣,對人民實施嚴格的管控。所以我一直不贊成掏空國庫、給人民發福利的做法。

但在疫情這種特殊時期,美國政府這種做法是另當別論的,這的確解決了民生問題。即使人們沒有儲備食物,也不至於挨餓,人們不會因為沒有食物,而發生吃掉自己寵物的事情。

我以前在節目中,也跟大家說過。在美國疫情最嚴重的階段,我家門口就有一個食物發放點。我們也去領過兩次,給的食物真的很好,並不比我們平時吃的差。

我們再來看看中共的做法,就會發現中共根本不重視人民的生死。

武漢高峰疫期 每天至少死5千

劉佳鑫是武漢人,去年9月輾轉到了洛杉磯。他在武漢期間,經歷了76天的封城。

劉佳鑫的住家距離華南海鮮市場,步行也就十幾分鐘。疫情剛一傳出,他很緊張,讓家人先回母親那邊居住。但當時中共所有媒體都宣傳,病毒不會人傳人,慢慢他也放下了戒心。

後來劉佳鑫自身也出現了疑似症狀,開始咳血、發燒。但醫院和社區來回踢皮球,他一直沒有接受正式的診療,最後是自己服藥好了。他說到現在都不確定自己是否感染了病毒,但永遠失去了味覺和嗅覺。

其實生病並不可怕,只要處理得當,都有機會康復。讓劉佳鑫恐怖的,是中共對疫情「極其不人道」的處理方式。「跑了很多家醫院,都不給確診和治療」,還要他去社區中心開醫療證明。

劉佳鑫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官方的數據永遠是僅供參考。他一位在武漢當地火葬場工作的朋友介紹,「疫情高峰期時,武漢每天至少有5,000人死亡」。

劉佳鑫指出,方艙醫院只是當局安撫民眾的措施。「不提供任何治療,那是醫療資源枯竭的產物。就是平地蓋了房子,把所有的患者、疑似患者趕進去了,造成很多人道災難」。劉佳鑫一位同學的父母曾去過方艙醫院,但也是靠著自己服藥康復的。

劉佳鑫指出,「中共為了鼓吹自己的制度優勢、安撫民眾,處處宣傳自己挽救了很多生命。但怎麼沒看到封鎖造成了多少人枉死?好的(一些沒染疫的)、壞的(染疫的)都死了」。

武漢封城 野蠻文明下的產物

劉佳鑫認為,「封城」是野蠻文明下的產物。因為除了中共,全世界沒有國家使用這麼殘忍的封鎖方式。而且效果只是暫時的,表面上受到了控制,根本的問題沒有解決。

劉佳鑫表示,洛杉磯是「建議」民眾居家防疫,不要群聚,保持社交距離,人們的生活並沒有受到限制或監控。

在武漢封城期間,當局曾發過代金券,比如某種餅乾便宜5元折扣。但這種代金券,對不能出入小區的人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封城後期,當局允許民眾購物,但也不能出小區。人們只能在微信群裡找供應商,然後排隊到小區門口去領。

他說政府沒有給居民提供任何的醫療保護物品,封城前,一片口罩已經漲到了30元人民幣。武漢人都清楚,封城就是自生自滅。

劉佳鑫能撐過來,多虧了自己早前買了不少方便麵,還有過年期間儲備了一些速凍食品。

在劉佳鑫居住的小區,有一戶人家父母雙亡,只剩下小孩沒人管。他說這種情況很多,家庭破碎了,就剩下孩子,政府也不管。

劉佳鑫指出,中共宣稱的所謂制度優勢和疫情防護方式,「就是犧牲一個小區、一個城市的人,去保衛中共的政權」。他說絕大多數的中國知識分子,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回國要偷渡?

今天有一位網友給我發來一張手機截屏,不知道是那一天的消息,但是看上去挺有意思。裡面說「有美國的華人朋友,是美國國籍,回不了中國的,想偷渡回去的,可以跟我聯繫」。

裡面說,「先飛到新加坡,然後安排從越南入境。需要的,跟我聯繫!4萬美金包含所有費用,不再額外收費,免核酸檢測,免一切檢查。到了新加坡,一天後安全送到雲南昆明」。

我不知道這個消息是真是假,但是這個人敢在群組中發這樣的消息,想必也是有關係的人。否則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可以不用一切檢查入境中國。

我說過多次,在中國大陸,如果沒有中共高官做靠山,想做成什麼事,幾乎不可能。所以我不能不懷疑,這個人,背靠的中共官員,級別可能不低。或者說,這個中共官員可能掌握著實權。

其實最讓我吃驚的,就像下面那個網友回覆的,「回國竟然要偷渡了」,這還真是第一次聽說。都是中國人偷渡到西方國家,什麼時候海外華人回家,也要偷渡了?

聞所未聞的事,中共給整的這麼複雜。所以我要提醒身在海外的華人朋友,是不是真的要回國,一定要三思而行。

老家在瀋陽的新移民閆濤對大紀元表示,中國大陸有大量的不實報導。超市供應跟不上,人們處在饑荒邊緣。只要能使疫情不擴散,什麼都可以做,根本不拿老百姓當人。

閆濤說,中國現在就像個「圍城」,裡面知情的人都想出來,而在外頭不明就裡的卻還想進去。

閆濤說中共的隔離政策是泯滅人性的,許多人本來很健康,但是因為被封鎖而遭到感染。或者因此造成了經濟困難和抑鬱,延伸出更多的社會問題。他說「中共制度造成的災難,可能比病毒本身更大」。

在美國的歷史上,有很多人在戰鬥中拒絕投降,寧願戰死。即使刀劍折斷、槍裡沒有了子彈,也要用石頭和拳頭繼續戰鬥。他們究竟是為了什麼呢?在今天的優樂客會員區,我們就來聊聊這個問題。歡迎大家了解更多。

大陸媒體人發聲:我受夠了我不配合!

中國大陸知名媒體人王箐豐最近在網上發出了一封公開信,信中講述了浙江國安廳和杭州國安局從去年8月起,一直對他進行審查,要求他供認與境外勢力有聯繫,污衊他犯有「洩露國家機密」罪。

他的這封公開信引發了外界關注。

中央社報導,王箐豐是「90後」,四川人,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曾競選2011年北京海淀區的人大代表。所以有很多朋友,半開玩笑地稱他「王代表」。

他曾經在財新傳媒擔任記者,在2015年加入阿里巴巴。王箐豐也開設過個人微信公眾號「元淦恭說」,經常用筆名「元淦恭」撰寫評論,分析中國政治和經濟方面的話題,然後在香港媒體上發表。

1月25日,王箐豐在公開信中表示「已別無選擇」。因為浙江省國安廳、杭州國安人員在去年8月8日上午闖入他的家中,把他帶走,對他進行了6天的審查。

隨後,他又多次被警方帶走,接受審查談話。當局要求他「供述和境外勢力的聯繫」,說他洩露了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情報。

王箐豐表示,國安的人對他的指控極為荒唐,他說自己「只是一介草民,遇事從不打聽,從來不掌握國家機密和情報。雖然他曾經愛好研究『克里姆林宮學』,但是也都根據歷史經驗和公開信息進行分析,絕不掌握任何法律定義上的情報。」有關當局長時間審查他,說他是「對抗調查,拒不交代」。就在這種「巨大的精神壓力」下,他硬撐了整整5個月。

王箐豐指出,1月21日國安部門向他發出最後通牒,警告他,再不交代清楚問題,就要被拘傳、指定監視居住,最後更可能被審訊判監。有關人員甚至還威脅他說:「對於那些吃共產黨政策好處的飯,又要砸共產黨的鍋的人,我們把你飯碗砸掉還是很容易的」。

但王箐豐表示,「為了謀求事情的解決,一直在努力跟他們溝通。」他說,自己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良民,年輕的時候是有些公開言論,但是這幾年也早就不談了。從2015年開始到企業工作,一直想的就是賺錢買房,過個普通日子。自己見過什麼人,吃過幾頓飯,聊了幾句天,也絕對不可能有什麼目的,也不會每天拿個小本本記下來,自己也記不住。

他質疑,這些國安、公安的人,明明知道他現在是個良民,卻要翻查他的行為,這是維護國家安全還是製造混亂?

王箐豐說,我們必須生活在一個免於恐懼的社會裡,而不是一個隨便抓人的社會!

他寫道,「這是我的自白書,也是我的舉報信。」對於浙江省和杭州市國安部門的騷擾,王箐豐決定把事情公開。他說「如果橫也是死,豎也是死,那不如轟轟烈烈地死!我受夠了,我不配合!」

另外,王箐豐還表示,當外界看到這封公開信時,他可能已經失去自由了。他懇請外界轉發他的公開信,他在信中說,「你們的轉發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有中國網友在微博分享王箐豐的言論,但是很快就被刪除了。

根據杭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2020年11月24日發布的《關於王箐豐被認定為高層次人才的公示》顯示,王箐豐就職於淘寶軟件有限公司。經審核,擬認定為E類,就是年納稅5億元人民幣的製造業,或年納稅5億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人才,上年度工資性收入在50萬元以上高層次人才。

我們不知道王箐豐現在的處境如何,但是我們既然看到了這個消息,覺得有必要幫一把。對我們來說,就是把這件事傳播出去,讓更多的人了解到他所經歷的事。

邪惡是怕見光的。那我們就儘可能地給他曝光。這不僅是在幫助王箐豐,實際也是在幫我們自己。我們也希望朋友們能儘可能轉發,共同解體邪惡。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蓬佩奧再出重拳 擊打中共考拜登
【新聞看點】習送禮帶威脅 誤判拜登遭打臉
【新聞看點】武漢封城周年 上海再現隨地倒
【新聞看點】中共頻頻挑釁 拜登耐心政策遭批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世界為何對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時事軍事】日本三款導彈 對準中共海軍
【馬克時空】澳洲改買美核潛艇 維吉尼亞級核潛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