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女性的城堡:法國羅亞爾河谷的舍農索城堡

文/菲利普·巴特勒(PHIL BUTLER) 翻譯/陳遇
1547年,法王亨利二世(King Henry II)將舍農索城堡送給黛安·德·波迪耶,她委託了建築師帕塞洛·達·梅可利亞諾(Pacello da Mercoliano)為城堡設計並建造多座花園,又請了建築師菲利貝爾·德洛姆建造一座連接謝爾河(Cher)兩岸的橋,將城堡花園延伸至河的另一側。(Ra-smit/Wikimedia Commons)
font print 人氣: 19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若有一座紀念建築物是專門獻給女性靈魂的,那麼舍農索城堡Château de Chenonceau)應該就是這麼一個例證。這座位於法國羅亞爾河谷(Loire Valley)的中世紀城堡支配著謝爾河(Cher)的右岸,僅為了熱愛這棟居所的女性而存在。

建於12世紀的一座中世紀建築廢墟上,現在的舍農索城堡已非昔日黑暗的堡壘。在此,我們可以看到法國財務大臣托馬·博耶(Thomas Bohier)於1513年至1576年規劃的建築傑作及其演變。然而,將城堡延伸至河面上的宏偉願景卻是由他的妻子卡特琳·布里索內(Catherine Briçonnet)提出的,以及接續其後的數名女主人逐漸加以完善。這座城堡曾為眾多歷史上著名女性的家,因此又被稱為「女士城堡」(Château des Dames 或ladies’ château)。在卡特琳·布里索內之後,黛安·德·波迪耶(Diane de Poitiers)、凱薩琳·德·麥地奇(Catherine de’ Medici)、洛林-沃代蒙的路易絲(Louise de Lorraine)、路易絲·方丹(Louise Dupin)、瑪格麗特·佩魯茲(Marguerite Pelouze)接續成為了舍農索城堡的女主人,在舍農索城堡留下了深深的烙記。

1547年,法王亨利二世(King Henry II)將舍農索城堡送給他的情人黛安·德·波迪耶,她委託了建築師帕塞洛·達·梅可利亞諾(Pacello da Mercoliano)為城堡設計並建造多座花園,又請了建築師菲利貝爾·德洛姆(Philibert de l’Orme)建造一座連接謝爾河兩岸的橋,將城堡花園延伸至河的另一側。

亨利二世去世後,他的遺孀凱薩琳·德·麥地奇(Catherine de’ Medici)便以攝政的身分統治法國。她驅逐了黛安·德·波迪耶,將舍農索城堡作為自己的住所。

凱薩琳·德·麥地奇的綠色書房(Le Cabinet Vert),在亨利二世去世後,她便在此以攝政的身份統治法國。牆上有許多大師作品,包含丁托列托(Tintoretto)的畫作《示巴女王》(The Queen of Sheba)、《總督的肖像》(Portrait of a Doge),以及約爾丹斯(Jordaens)的《醉酒的西勒納斯》(The Drunken Silenus” by Jordaens)。(舍農索城堡提供)

由於她是法王法蘭索瓦二世的母親、查理九世和亨利三世的母親,因此在他們統治下的期間後來被稱為「凱薩琳·德·麥地奇的時代」(the age of Catherine de’ Medici)。在黛安建造的花園基礎上,凱薩琳也設計並新增了部分的豪華花園,她在此舉辦過一些法國最奢華的宴會活動。

當亨利二世去世後,他的遺孀凱薩琳·德·麥地奇便驅逐了黛安·德·波迪耶,將舍農索城堡作為自己的住所。由於她是法王法蘭索瓦二世的母親、查理九世和亨利三世的母親,因此在他們統治下的期間後來被稱為「凱薩琳·德·麥地奇的時代」。她也設計並建造了部分的豪華花園,好讓她舉辦一些法國最奢華的宴會活動。(Marc Jauneaud/舍農索城堡提供)

此外,凱薩琳·德·麥地奇還將城堡的舊馬廄展建成一座華美的義大利風格畫廊和宴會廳,共有18扇窗戶提供照明,俯瞰著河流和鄉村。在遠端,還有一扇門通往謝爾河的對岸。

凱薩琳·德·麥地奇將城堡的舊馬廄展建成一座華美的義大利風格畫廊和宴會廳,共有18扇窗戶提供照明,俯瞰著河流和鄉村。在遠端,還有一扇門通往謝爾河的對岸。(Dominique Couineau/舍農索城堡提供)

五位王后的房間(Room of Five Queens)是舍農索城堡最豪華的房間之一。牆壁由華麗的掛毯裝飾著,還有魯本斯(Rubens)和皮埃爾·米尼亞爾(Pierre Mignard)等大師的畫作俯瞰著精美裝飾的床。這座床曾由凱薩琳·德·麥地奇的女兒法蘭西的瑪格麗特(Margaret of France)和瓦盧瓦的伊莉莎白(Elisabeth of Valois)使用過。此外還有她的兒媳婦蘇格蘭人的女王瑪麗·斯圖亞特(Mary Stuart)、奧地利的伊莉莎白(Elisabeth of Austria),以及洛林-沃代蒙的路易絲。

五位王后的房間(Room of Five Queens)是舍農索城堡最豪華的房間之一。牆壁由華麗的掛毯裝飾著,還有魯本斯(Rubens)和皮埃爾·米尼亞爾(Pierre Mignard)等大師的畫作俯瞰著精美裝飾的床,這座床曾由凱薩琳·德·麥地奇的女兒法蘭西的瑪格麗特(Margaret of France)和瓦盧瓦的伊莉莎白(Elisabeth of Valois)使用過。此外還有她的兒媳婦蘇格蘭人的女王瑪麗·斯圖亞特(Mary Stuart)、奧地利的伊莉莎白(Elisabeth of Austria),以及洛林-沃代蒙的路易絲(Louise of Lorraine)。(Krzysztof Golik/CC-BY-4.0)

著名美女路易絲·方丹隨後接管了舍農索城堡。路易絲·方丹的文學沙龍曾吸引了許多啟蒙運動的作家和哲學家來訪,包括伏爾泰和孟德斯鳩。

法蘭索瓦一世的客廳有著眾多藝術品,其中(上方)畫家普列馬提喬(Primaticcio)繪製的黛安·德·波迪耶肖像最為著名,描繪黛安作為女獵手的形象。路易絲·方丹的文學沙龍曾吸引了許多啟蒙運動的作家和哲學家,包括伏爾泰和孟德斯鳩。(Zairon/CC-BY-4.0)

小禮拜堂是訪客最喜愛的場所之一,這裡有一座畫廊,貴族們在此參加彌撒。教堂的牆壁上是瑪麗·斯圖亞特衛兵的英文銘文。在右側入口處刻著「人的怒火不能成就上帝的正義」(Man’s anger does not accomplish God’s justice.),製於1543年。另一個1546年的銘文則是「不要被邪惡征服」(Do not let yourself be won over by Evil.)。原本的彩繪玻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遭到轟炸毀壞,不得不重新製作。路易絲·方丹在法國大革命期間將這裡改裝成一間木材倉庫,隱藏起原本的信仰用途,成功挽救了這座禮拜堂。

小禮拜堂是訪客最喜愛的場所之一,這裡有一座畫廊,貴族們在此參加彌撒。教堂的牆壁上是瑪麗·斯圖亞特衛兵的英文銘文。在右側入口處刻著「人的怒火不能成就上帝的正義」,製於1543年。另一個1546年的銘文則是「不要被邪惡征服」。原本的彩繪玻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遭到轟炸毀壞,不得不重新製作。路易絲·方丹(Louise Dupin)在法國大革命期間將這裡改裝成一間木材倉庫,隱藏起原本的信仰用途,成功挽救了這座禮拜堂。(Charles Jacques/CC-BY-2.0)

在1800年代中期,世界著名的社交名媛瑪格麗特·佩魯茲和她的丈夫尤金(Eugene)從從波旁王室(the Bourbons)買下了城堡。在建築師菲利克斯·羅格(Félix Roguet)的幫助下,她將舍農索城堡回復到了16世紀的輝煌。當然,這時的廚房也全面升級了。城堡還新增了一個小平台,下方是過去船隻卸下供給品的地方。

在1800年代中期,世界著名的社交名媛瑪格麗特·佩魯茲(Marguerite (Wilson) Pelouze)和她的丈夫尤金(Eugene)從波旁王室(the Bourbons)買下了城堡。在建築師菲利克斯·羅格(Félix Roguet)的幫助下,她將舍農索城堡回復到了16世紀的輝煌。當然,這時的廚房也全面升級了。城堡還新增了一個小平台,下方是過去船隻卸下供給品的地方。(Dominique Couineau/舍農索城堡提供)

1913年,來自著名巧克力家庭的亨利·梅尼爾(Henri Menier)買下了這座城堡。他設法修復並維護這座城堡,包含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城堡被用作醫院的期間。從1914至1918年,超過2254名傷兵曾在這裡接受治療。現在城堡中有一間房間便改成博物館來紀念這段歷史。

1913年,來自著名巧克力家庭的亨利·梅尼爾(Henri Menier)買下了這座城堡。他設法修復並維護這座城堡,包含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城堡被用作醫院的期間。從1914至1918年,超過2254名傷兵曾在這裡接受治療。現在城堡中有一間房間便改成博物館來紀念這段歷史。(Dr. Avishai Teicher/CC-BY-4.0)

這座城堡因其過渡性的建築風格而獨樹一格,是哥德式晚期和文藝復興初期風格的戲劇性融合。他的獨特之處在於他架起了謝爾河(羅亞爾河的支流)兩側的橋樑。一座富麗堂皇、悲劇與勝利、爭議,甚至是勾畫陰謀之地,城堡的歷史和法國與歐洲文化緊緊交織在一起——這裡曾有哲學家們熱切地討論、女王統治與哀悼他們的國王,以及無數戰士們在此療傷。

舍農索城堡位在法國最具田園詩意的城市:靠近羅亞爾河谷的昂布瓦斯,每年的訪客量僅次於凡爾賽宮,是法國第二熱門的城堡。成片獨特優美的森林環繞著修剪整齊的花園。訪客可以在此野餐、在大自然中散步,甚至還可以在城堡的護城河和周圍河流裡滑獨木舟。

從空中俯瞰舍農索城堡,城堡蓋在謝爾河之上,連接著河的兩岸。(Marc Jauneaud/舍農索城堡提供)
城堡中最美麗的那些空間都是貴族成員的臥室。黛安·德·波迪耶(Diane de Poitiers)就曾以此為家。房間由藝術大師的作品裝飾著,像是牟利羅(Murillo)和里巴爾塔(Ribalta),以及許多珍貴稀有的掛毯,描繪著舊約聖經中的故事。(Dennis Jarvis/CC-BY-2.0)
舍農索城堡以奢華的文藝復興傢俱和室內裝潢聞名,像是路易十四的客廳中精美的金色浮雕文藝復興壁爐。(Dominique Couineau/舍農索城堡提供)
舍農索城堡的花園是一系列獨立的空間,由凱薩琳·德·麥地奇、黛安·德·波迪耶肖以及往後的其他城堡主人共同創造的。花園裡有一座義大利迷宮、一座綠色花園,以及菜園。(Marc Jauneaud/舍農索城堡提供)
舍農索城堡有一座巨大的花園和工作室,周圍環繞著蘋果樹和伊麗莎白女王玫瑰花叢。數百種花卉種植在約2.5英畝大的土地上,以供城堡的花卉擺飾。(舍農索城堡提供)
城堡座落於法國最具田園詩意的城市:靠近羅亞爾河谷的昂布瓦斯。成片獨特優美的森林環繞著修剪整齊的花園。訪客可以在此野餐、在大自然中散步,甚至還可以在城堡的護城河和周圍河流裡滑獨木舟。(ristian Bortes/CC-BY-2.0)
從東北側觀賞舍農索城堡,可以清楚看到禮拜堂和圖書館及其建築風格受到中世紀和哥德式建築的影響。(Yvan Lastes/CC-BY-3.0)

原文The ‘Ladies’ Château’: Château de Chenonceau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7世紀英國作家約翰‧伊夫林(John Evelyn)在他的日記中,曾如此提到英國歷史上最著名的裝飾雕刻師格里林‧吉本斯(Grinling Gibbons):「無與倫比,難以用言語形容⋯⋯吉本斯的雕刻無疑是世界上任何時期都不曾有過的創新和罕見作品。」
  • 在這集視頻中,舞蹈三劍客要和時間賽跑,從零開始排練一個節日慶祝活動。
  • 《貝爾福的雄獅》,這隻灰紅色的獅子長二十二米,高十一米一,由粉紅色砂岩塊組成,安置在貝爾福城堡懸崖下的灰岩牆邊,至今仍是法國最大的石像。作品表現的是一隻被逼到角落的獅子,憤怒中卻令人生畏,正如戰士們抵抗强敵的英勇與堅忍——這是千百個真正的勝利也無法相比的不屈精神!
  • 在繪畫上自然也涉及到對時間的表現,比如作品裡對動勢的描繪、連續的敘事畫構圖等等,就是將時間因素投射到所對應的平面上的辦法。最常見的畫法是通過構圖、光影、色彩,表現一種動勢,這種表達方法看似表現了空間定格的一剎那,但又明顯包含著時間延續的趨勢,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動勢感」。
  • 何以煉就舞蹈三劍客?「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在這集視頻中,舞蹈三劍客兼神韻演員:李寶圓、蒲彧與金志成,將正面迎擊緊張而忙碌的日程所帶來的壓力。
  • 繪畫所表現的情景其實是對可視空間的一種模擬,這種模擬建立在人們已有的視覺基礎之上,但又並非完全複製現實中的一切。有寫生經驗的人都知道,無論是對繁瑣衣褶的概括或削減,還是對物像細節的處理與調整,都會讓作品最終的效果與實物或模特之間出現一定的區別。這是因為作畫者的主觀因素參與到了藝術活動中。不僅如此,人的大腦甚至還能對一些客觀現象做出自動處理。
  • 大家可能在前面的內容中發現了一個特點,就是一旦觀察者所處的視野基點發生改變,宇宙空間中用於辨別方位的上下左右全都不一樣了。就像佛家的卍(萬)字符,裡面的筆劃,這麼看是橫著的,那麼看是豎著的;不過,即使轉過來,當橫著的筆劃變成了豎著的,豎著的變成了橫著的,卍還是卍。單從圖像上看,卍字符本身各部位結構概念的相對性保證了圖形的恆定不變。
  • 在這集視頻中,舞蹈三劍客訪問神韻主要領舞演員、神韻海報上的明星王琛!,以及另一位如同神話傳說般的主要領舞演員——來自波蘭的舞蹈王子黃景洲!(請控制一下您激動的心情)
  • 人們傾向於認為繪畫表現的是靜止或瞬間的場景;從空間角度看,要在二維的平面上展現大千世界眾多的情景與神傳文化深邃的思想,實屬不易。今天,我們就來研究一下這門藝術與時空背後的學問。
  • 在鬱鬱蔥蔥的綠色山頂上,一座色彩繽紛的夢幻城堡向下俯瞰著里斯本和葡萄牙里維埃拉(the Portuguese Riviera)。這是象徵葡萄牙民族榮耀的佩納宮(Palácio da Pena),不僅擁有經典迷人的浪漫主義風格建築,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下的世界文化遺產。這座顏色鮮明的城堡更常被視為葡萄牙的七大奇蹟之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