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拜登政府對華貿易政策需考慮兩大問題

【大紀元2021年10月06日訊】在對如何處理北京經濟行為進行了數月的內部審查和審議後,拜登政府終於發布對華貿易政策。10月4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宣布對華貿易政策的四項做法:

——重新審議並與中方討論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執行情況,強調中方必須遵守其簽定的承諾。
——啟動一個有針對性的關稅排除流程,保持開放,但也不排除未來可能增加額外的排除流程。
——美國繼續對中方以國家為中心和非市場的貿易做法表示嚴重關切,認為中方的這些行為在第一階段協議中沒有得到解決。
——美國將與盟友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合作,建立一個公平並允許良性競爭的國際貿易體系。

拜登政府今年1月上台以來,延續了絕大部分川普政府的對華貿易政策,且還加重了個別措施,各界都在關注拜登政府的政策走向。

就這次宣布的四項做法來說,一、三、四項都是常規性做法,是姿態,需要實質性措施來支撐(演講未具體提及),所以屬於「虛」; 第二項馬上就能操作,這屬於「實」。出台一項重大政策,當然需要「虛」、「實」結合,可戴琪宣布的四點做法,「三虛一實」,這難免不會被中共理解為是「虛多實少」。

戴琪強調北京必須執行它承諾的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但是,北京不執行或不完全執行,美方又能怎麼辦?怎樣讓中共承擔其責任?

例如,數據顯示,中方未能履行增購2000億美元美國商品的承諾。而9月28日,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還說,中共政府正在阻止其國內航空公司購買「數百億美元」的美國製造飛機。

至少目前為止,拜登政府沒有告訴我們,其有哪些有效作法。在這種情況下,白宮又單方面宣布不打算升級中美貿易緊張局勢。那麼,中共會怎麼看待拜登政府的這四項做法呢?從目前中共官媒的一些消息看,中共似乎是在竊喜。

美方說美國可能採取的任何行動,取決於中方如何回應戴琪公布的內容和遵守協議的要求。這顯示拜登政府的對華貿易政策,尚未定型,不確定性甚大。為避免給中共發出錯誤信號,拜登政府尚有更多工作要做。

筆者以為,拜登政府如下兩個方面的深入思考是不可缺少的。

第一,拜登政府「競爭-合作-對抗」對華總體策略是否有局限性?

對華貿易政策服從於對華總體策略。拜登政府提出「競爭-合作-對抗」對華總體策略,可「競爭-合作-對抗」三者之間是什麼關係?不可能各行其是吧?這就需要一個基調、一條主線來整合,但這個主線是什麼?迄今拜登政府沒有清晰表述。從另外一個角度講,「競爭-合作-對抗」對華策略是出於西方政治思維,原本無可厚非;但是,拜登政府忘掉了最關鍵的一點,中共政權是與西方異質的,它搞的是超限戰,不擇手段,不會按西方的思維出牌。拜登政府用「君子之爭」的做法、「與小人之鬥」的手段,來對付魔鬼,能行嗎?!7月的天津會談,中共外交部副部長謝鋒當面罵美方「競爭-合作-對抗」是搞「障眼法」,是「既要壞事做絕,還想好處占盡」。在這種情況下,拜登政府是否要有所調整呢?

第二,如何有效抑制中共因素對重整美國經濟的威脅?

美國政界、學界的有個共識:決定中美競爭結果的關鍵因素是內政治理水平(可參見蘭德公司6月7日發布的《China’s Quest for Global Primacy》報告)。8月9日,布林肯參觀馬里蘭大學時也講,投資美國國內基礎設施將保持和增強美國的全球競爭力與影響力,並能有效駁斥中共所謂的「美國衰退論」。

這是正確的。拜登政府制定了雄心勃勃的重整美國經濟的計劃,但是,中共因素是個巨大威脅。拜登政府清楚認識到:(一)「長期以來,中(共)國不遵守全球貿易規範已經削弱了美國人和世界其它地方的繁榮。」(二)「北京拒絕進行有意義的改革,以解決美國和許多其它國家的擔憂,即中共以國家為中心的經濟體系扭曲了全球市場」。

拜登政府認為,以往的策略——無論是中國正式加入世貿組織後十五年裡對北京採取的「雙軌策略」(年度高層對話和側重於世貿組織的爭端解決),還是前任政府的「單邊壓力策略」——都未取得滿意的效果,因此「我們需要在與中國的關係中採取新的、整體的和務實的方法」。

但問題是,「新的、整體的和務實的方法」究竟是什麼?這能與「我們的目標」—— 「不是激化與中(共)國的貿易緊張局勢」——兼容嗎?

在演講後的問答環節,當被問及對美中經濟「脫鉤」的看法時,戴琪說,全球兩大經濟體停止貿易並不現實。但是,如果中共的目標是吞噬美國(拜登曾說,在與習近平私密會談中,習相信中共在2030年或2035年將擁有美國),那麼,拜登政府所追求的對華貿易政策目標「持久的共存」(durable coexistence),以及在此之下的「公平的競爭」,還有可能實現嗎?這時,「脫鉤」(decouple)可能就是選項之一了。

戴琪說,美方可能要思考的問題是,「我們尋求某種『再掛鈎』(recouple)的目標是什麼?」這的確是個好問題。

結語

戴琪在宣布對華貿易政策的四項做法時說,「我致力於在這個雙邊進程中解決我們面臨的許多挑戰,以取得有意義的結果」,「但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全力捍衛我們的經濟利益。」

如何能夠「取得有意義的結果」,如何「全力捍衛我們的經濟利益」?對拜登政府來說,這是個大課題,也真是個大難題。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共金融超限戰 中企美國上市威脅金融市場
五中全會 傳習用一個詞表明拒絕中美脫鉤
美副卿談對華關係原則:競爭、合作和對抗
中方未兌現承諾 美宣布對華四項貿易政策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大和神盾 日本最新雷達有多強?
【秦鵬直播】日本停40年援助 中日關係惡化之謎
【橫河觀點】歐洲將結束大流行 輝瑞開發疫苗?
【軍事熱點】美日航母迄今最強力量展示
【方菲訪談】桑普:重手壓制香港 中共內部不穩
【拍案驚奇】 薄熙來大祕被「雙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