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走入法輪功修煉的人權律師

人氣 1782

【大紀元2021年04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採訪報導)1999425日,逾萬名中國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台灣當時最大的平面媒體之一《中國時報》以近乎整版的篇幅報導了這一震驚國際社會的事件。

一家金融集團的法務主管朱婉琪也讀到了這條消息。她當時是位年輕有為的律師,因身體的緣故停薪留職在家。她很好奇,這個消息對台灣人來講可謂前所未聞。在中國大陸那麼嚴厲的社會制度下,一個團體竟然會有上萬人如此平和地站出來維護自己的信仰權利!根據台灣的報導,法輪功學員離開時地上連一張紙屑都沒有,這讓朱婉琪感到驚訝。

「那是我第一次聽說法輪功」,朱婉琪日前在接受本報採訪時回憶說,「說實話我當時是不相信的。我的職業使我養成洞察社會黑暗面的習慣,我不太相信上萬的中國人聚集的場合竟然不丟紙屑,竟有那麼高的道德水準,表現得那麼平和。我很好奇,想知道這個功法到底是什麼。」

她隨後查到了報紙上的法輪功煉功點的聯絡電話,被告知要讀一本轉法輪》書,說如果能接受,可以隨後來參加51日的一個不收費、義務教功的「九天班」。

朱婉琪看完書之後知道了,「原來這不是一般祛病健身的事情,而是教人提升人生境界的道理。」

曾接受過美國和台灣法學教育的朱婉琪表示,要把一個簡單的道理講得複雜是容易的;但要把一個博大精深的道理簡單明確地表達出來,那是需要功力的。在她看來,《轉法輪》用至簡至易的語言講述了深奧的人生和宇宙的道理,令人折服。她於是決定去參加「九天班」。

她回憶參加「九天班」的第一天,因為是4.25事件過後的第一個「九天班」,很多台灣人來一探究竟,人擠滿了整個場地,還有媒體記者前來採訪想學習法輪功的台灣民眾。

奇蹟出現

「九天班」第一天,朱婉琪學會了第一套功法回家後,驚訝地發現身體起了變化,原本在她小腹凸出的、可摸得到的幾個腫瘤似乎往下消了,小腹突然平復了不少。在過去的半年內,她與家人在要不要出國做手術的問題上掙扎著,身心倍受煎熬。

6月份的時候,朱婉琪感覺腫瘤及症狀全都消失了,她便復職返回公司上班。她的神奇經歷在親朋好友中廣為流傳,很多人因此開始修煉法輪功。她公司的總經理也允許她在公司內教大家學法輪功。

「我只是千千萬萬個在4.25之後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台灣人中的一個。」她說,並舉出了幾個著名的大學教授為例,「他們跟我有類似的經歷,修煉之後身體得到了極大的改善,所以,法輪功在我們的周圍就人傳人、心傳心地傳開了。尤其這些高級知識分子在社會上有一定的聲譽,沒有親身經歷,也不敢說的。」

朱婉琪說,當年網絡還不盛行,台灣書店中的《轉法輪》一書中附有一張單子,上面寫有台灣各地的煉功點聯絡方式。

「我記得那張單子不斷地加長,台灣的煉功點在4.25之後迅速成長,越來越多;我們也不斷把《轉法輪》四處介紹給身邊的親朋好友。」同時也是台灣法輪大法學會法律顧問的朱婉琪說,「在4.25之後,法輪功在台灣家喻戶曉。」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1992年由李洪志大師從東北長春傳出。根據中共官方媒體報導,在短短7年期間,有將近7千萬到1億中國人修煉法輪功。19994.25之後,台灣的修煉人數激增。有人說,4.25事件後,法輪功在台灣傳播的速度可媲美法輪功1999年遭迫害之前在中國洪傳的盛況。

體驗「做好人」的幸福

修煉法輪功以後,常常有人問朱婉琪:「你們做律師的,為了要打贏官司,你怎麼修煉『真、善、忍』?」每問及此,她就會分享修煉法輪功的切身體會。

朱婉琪說,自己選擇主修法律,是為了幫助別人對抗不公及不義。但是她發現,世界上的不公不義太多了,用法律的手段根本處理不完,也無法事事達到公平正義的標準。經過那麼多年的法律專業的培育,但是能力還是極其有限,往往身心俱疲,她不禁問自己:人到底為何而活?但是在修煉法輪功之後,這一切都改觀了。

「我發現,原來當一個好人,一個真正按『真、善、忍』要求去做的好人,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朱婉琪說,在修煉「真、善、忍」之後才知道,「在你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的過程中,身心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美好和祥和,會發現『真、善、忍』引領著生命通往一條光明希望的康莊大道,而且是永恆不滅的。」

她開始修煉後,逐日逐年體會到做好人的那種幸福,而這種幸福的感覺是以前為別人打贏了一場官司或者做過一件好事後那種歡愉與高興無法比擬的。她也在處理的法律紛爭中不斷向當事人勸善,以「真、善、忍」的標準做人處事,反而化解了許多人與人之間的法律糾紛,提升了處理糾紛的態度及境界。

「在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在當好人的過程中,所獲得的正能量,可以明顯感受到儲存在自己所有的細胞中,你會安穩地處於一種寧靜致遠的狀態中,那種美好是難以用筆墨形容的。」

「你會覺得你生命的本質因為接觸到宇宙真正的、偉大的法理,一個真正的好人的標準,而讓你成為一個幸福的好人,不再是一個怨天尤人的、覺得世事不公的好人。」

她把法輪功中講的道理比喻成能點石成金的「金手指」。

「你幫別人打贏一場官司,或是你介紹一個好醫生給他,他的幸福都不可能長久的。可是如果你給他一個生命中用之不竭、取之不盡的智慧的源泉,那對他的生命包括他的身體和心靈都是一個永恆的保證,是世界上任何外在事物都不可能強取豪奪的,這是我們以前從任何學問中都得不到的。」

朱婉琪感覺,法輪功信仰的力量已經超過了信仰的本身。

「你感覺你就是這個宇宙大法的一部分,這就無所謂信仰不信仰了,你就是他的一部分。當你去掉身心上的雜質,願意在這個末世誠心來修煉大法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大法的力量會洗淨你的生命。」

走上人權律師之途

19997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利用中共所有的系統及國家機器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群眾發起鋪天蓋地的鎮壓。當天鎮壓的消息傳來,朱婉琪給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寫了一封電子郵件,請他要求江澤民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這個教人向善的功法。當時《中國時報》報導了朱婉琪寄這封電子郵件的消息。從那以後,朱婉琪義不容辭地擔起了為法輪功學員維權的人權律師的職責。

在紀念法輪功「4.25」和平上訪22周年之際,當朱婉琪回顧自己的同樣已有22年之久的人權律師的生涯時,她體會最深的就是這22年中海峽兩岸對法輪功態度的對比。

朱婉琪表示,海峽兩岸雖然同文同種,但是在法輪功的問題上態度迥異,並且形成鮮明對比。在中國,中共明目張膽地違反國際人權公約及中國憲法和法律,剝奪了人民的正當信仰、言論和集會結社等基本人權及自由。二十多年來,對法輪功民眾的殘酷迫害不斷升級,甚至進行慘無人道的活摘人體器官。

反觀一水之隔的民主台灣,法律充分保障人民的信仰、言論及集會結社等基本人權及自由,幾十萬名台灣法輪功學員的自由及權利是完全受到法律保護的。

朱婉琪說,兩岸在法輪功問題上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中共迫害vs.台灣反迫害

朱婉琪從中共迫害第一天起就義不容辭地擔當起為法輪功學員維權的人權律師責任。圖為朱婉琪在台灣立法會上。(朱婉琪提供)

在立法方面,從1999年到2021年,朱婉琪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們推動從台灣中央立法院到縣市議會,通過了至少上百個關於法輪功的人權提案,包括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要求中共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以及聲援法輪功對江澤民等首惡分子的法律訴訟。

在制止活摘器官方面,由法輪功醫師及律師學員主導的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倡議台灣人不做中共活摘器官的幫凶,推動立法院於2015年通過「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的修法,刑事懲罰境外的移植旅遊。台灣此項修法行動成為亞洲表率,也推向日本和韓國。2020年韓國也增修境外器官移植必須登錄的規定。

在行政方面,從2010年台灣對中國開放之後,法輪功學員們在全台各地推動「三不政策」,要求台灣各級政府、議會、民間團體「不歡迎、不邀訪、不接待」中共人權惡棍。

朱婉琪常年不斷將中國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名單交陸委會,要求禁止惡人入境台灣,台灣政府至少存有幾十萬個中共人權惡棍名單。從前年開始,法輪功學員還提供了涉嫌活摘器官的中國醫生名單,成功阻止了多名欲參加肝移植研討會的中國醫生進入台灣。

在司法方面,兩岸的差別尤其鮮明。在中國,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非法起訴,成了司法起訴的「辯方」;而在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代表的法輪功學員是堂堂正正地主動出擊的「控方」。

由於中共的迫害手段輸出海外,特務份子不斷搜集學員的名單,甚至到法輪功的真相點上進行破壞。律師團成功將「愛國同心會」的會長告上法庭,結果他輸掉官司並被拍賣財產,還被要求在報紙上公開向台灣法輪大法學會道歉。台灣民間許多正義人士及民意代表也在此期間聲援法輪功,譴責親共份子對法輪功學員的騷擾。

對於那些已入境台灣的嚴重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朱律師他們就到台灣高等法院控告他們違反殘害人群治罪條例,要求在台灣逮捕他們。

2012216日,曾在2008年奧運會期間非法逮捕五百多名法輪功學員的前北京市長郭金龍訪問台灣,法輪功學員舉行了聲勢浩大的抗議活動,他們手舉「迫害法輪功,郭金龍你被刑事控告了」等大型橫幅,出現在郭必經的道路上和賓館前。此事受到當地媒體的大幅報導。

2016年前北京市長郭金龍訪台時的媒體報導截圖。(明慧網)

219日,朱婉琪和另一位女律師來到郭金龍下榻的圓山大飯店,給他送去訴狀。郭為了避見她們,不敢走飯店的大門,從飯店的後門離開。最後朱律師將訴狀成功交到了郭的隨從手中。

不管這些中共官員跑到哪裡,當地的法輪功學員都會找到他們,有時候法輪功學員把訴狀放入一個精美的盒子裡,共產黨的官以為有人送禮物,打開一看是訴狀,嚇得驚慌失措。

2009年到2017年之間,法輪功人權律師團協助台灣法輪大法學會及學員一共控告了首惡江澤民、2009年前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2010年前廣東省省長黃華華曾親手接到訴狀;20109月一星期提告三名中共官員趙正永、王作安、楊松;還有前北京副市長吉林、前遼寧省省長陳政高、前安徽省省長王三運、前北京市長郭金龍,以及江西省委書記強衛。

每有中共人權惡棍訪台,台灣法輪功學員都會組織聲勢浩大的抗議活動。圖為2016年北京前市長郭金龍到訪時的街頭畫面。(明慧網)

「我們對中共惡棍採取的法律行動凸顯了兩岸制度的不同。」朱婉琪說,雖然,這些訪台的中共人權惡棍未在台灣遭到逮捕,但是法輪功學員的法律行動讓惡人本身及接待他們的人感到很大壓力。

「因為他們知道這裡是民主台灣,法輪功學員的權利是受到法律保障的,只要中共官員來台,我們查到他具體參與迫害的事證,我們一定會在台灣社會及時和廣泛揭露他們的罪行。」

如果說上面是朱婉琪過去22年中在台灣的立法部門、政府機關以及司法系統看到的對法輪功的支持行為的話,那麼在民間,當很多中國民眾被共產黨的謊言毒害而不理解、反感、舉報甚至參與迫害法輪功群眾的時候,廣大的善良的台灣人民卻一直是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堅強後盾。

2013年,朱律師與其它5個國家的律師及醫生一起到瑞士日內瓦,把各國法輪功學員徵簽到的150萬反活摘請願信送到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Navi Pillay的辦公室。其中,台灣就徵簽到60萬個民眾簽名。朱婉琪親手呈交這些簽名表掃描的光碟,表達台灣人對中共活摘器官的關注,要求制止暴行。

2015年,朱律師協調發起全球聲援中國民眾控告江澤民的刑事舉報聯署活動」。到今年為止獲得的37個國家的380萬民眾簽名中,台灣人民占了100萬。這些民眾向中國大陸的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舉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要求他們依照中國法律以及國際人權公約法辦元凶江澤民以及幫凶。

而且,台灣最大律師工會——台北律師公會發出了公開聲明,反對中共活摘器官,並聲援法輪功學員控告元凶江澤民等嚴重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

此外,自從2004九評共產黨問世以來,台灣每個月都有數千義工參與到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所發起的退出中共運動中。他們每天都在以電話、傳真、彩信等通訊方式將中共封鎖的真相傳播到整個中國大陸,幫助中國民眾了解中共的邪惡本質,退出中共黨、團、隊。台灣的退黨義工不分社會階層,朱婉琪也參與了其中的協調工作。

作為法輪功學員的願望

朱婉琪說,世界上沒有一個受迫害團體能夠在經受持續不止的殘酷迫害那麼多年後,還能如此堅決地、持久地、善良地、平和地揭露迫害者的邪惡真相。

「法輪功修煉團體做到了,這是事實,不是宣傳。」她說,「法輪功學員以親身遭到迫害的事實告訴世人:一個邪惡的政權對自己的人民進行如此殘酷的迫害,是不可能對其他人手軟的,更不可能給世界帶來和平。」

通過法輪功學員多年的努力,現在的台灣人更清楚地認識了法輪功。朱婉琪身邊的人也從她這麼多年來無怨無悔地堅持信仰、堅持做義務人權律師的過程中了解和佩服法輪功。

而這一切,都是從1999年4.25開始的。

「對個人來講,4.25是我生命的轉折點。」朱婉琪說,「如果沒有4.25,我和很多台灣人可能沒有機會了解法輪功。」

朱婉琪常喜歡說的一句話就是:「法輪功的真相不在中共的謊言裡,而是在李洪志師父的法理中,在你接觸的法輪功學員身上。」

在今年4·25臨近之際,她再次表達她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的願望:希望全世界的人都來了解法輪大法。

「法輪功不只是反迫害,更是讓人知道一個邁向生命圓滿的提升之路。不要相信中共的謊言,在《轉法輪》書中你會找到這條生命之路——這是上蒼對21世紀人類的最大的祝福。」

責任編輯:李緣 #

相關新聞
吉言:海外紀念四二五有感
「四‧二五」中南海萬人上訪真相
紀念4‧25上訪22周年 紐約週日遊行集會
美最高將領:中共缺乏軍事能力 短期難攻台灣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又一招「黑虎掏心」?
【重播】美參院聽證:美台合作抵禦中共侵擾
【唐浩視界】拜普峰會 預示美中俄如何博弈
【時事縱橫】美中暗備星球大戰?中防長遭打臉
【拍案驚奇】台山核洩3風險 UN列強摘受害群體
【財商天下】土豬拱白菜 勵志還是可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