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藝術團主要領舞演員朱穎姝。(新唐人電視台)

舞蹈之美蘊於傳統 專訪神韻舞蹈家朱穎姝

2021年06月30日 | 21:31 PM

【大紀元2021年06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葉蓁報導)明月仙宮內,她是聖潔的嫦娥女神;漢唐盛世中,她是溫婉的大家閨秀;梁山故事裡,她又是忠貞的林家娘子。燭影搖曳,照亮她清秀如畫的面容;紙傘旋轉,襯托她翩躚飄逸的舞姿。舞蹈家朱穎姝神韻舞台上,通過精湛的古典舞技藝以及對傳統文化的深刻領悟,成功詮釋了不同朝代、不同身分的女性角色。

過去的一年,神韻藝術團受到疫情影響,暫別舞台。2021年的盛夏時節,神韻給全世界觀眾帶來了好消息,一年一度的世界巡迴演出季重新啟航,並於6月26日在美國康州和觀眾首次見面。朱穎姝對此感到很開心:「畢竟有一年多沒有在舞台上去展現、去面對觀眾演出了。」她表示,這一年多來,神韻藝術家堅持藝術團一貫的傳統,同樣準備了全新的、最優質的原創節目。「我們有中國的傳統故事,展現中國古典舞的舞蹈,也有一些民族民間舞。」熱愛神韻的觀眾將有機會欣賞到朱穎姝的精采演出。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失傳的絕技重現人間

靜女其姝,穎悟絕倫。朱穎姝這個名字,寄託了太多美好的寓意和期望。她從小學習舞蹈,由於一個偶然的機緣,她欣賞了神韻晚會,便萌生了加入神韻藝術團、學習中國古典舞的夢想。十四歲那年,她隻身來到美國紐約,經過千錘百鍊,成為神韻藝術團的主要領舞演員。

在學習正統古典舞的過程中,朱穎姝很快感受到舞蹈技藝的突飛猛進以及身心境界的昇華。她感到最為榮幸的是,自己擁有得天獨厚的學習環境。因受到神韻總監親自點撥,朱穎姝有緣目睹並研習古典舞身法中兩大失傳的技藝——「身帶手」和「胯帶腿」。

這兩大絕技注重在舞蹈中從身體到四肢發力、舞動的方法或規律。根據「神韻作品」官網的介紹,他們代表了中國古典舞身法的至高境界。在幾千年的流傳中,中國古典舞積澱了博大精深的藝術內涵,然而到了今天,絕技已成絕響,沒有人能真正掌握其精髓。然而,神韻藝術團做到了,將中華文化斷裂的根脈重新傳續。

朱穎姝進一步闡釋「身帶手」:「上身的舞動是從身體的中心發力,然後再延伸到膀臂裡面,再到胳膊、手指。這樣就是(力量)從中間分開,(肢體)會顯得無限伸長的感覺。」她形容「胯帶腿」可以想像成「腰以下全是腿」。以傳統京劇為例,其中的踢腿動作,是從胯根開始踢,「切斷」了胯和腿的聯繫,動作就顯得「短」,不夠美觀。「『胯帶腿』就是,加上你的胯骨盆這一塊都算你的腿,所以叫『腰以下全是腿』,整個肢體都是放長的。」

掌握了身、胯的祕訣,神韻舞蹈演員的肢體在舞動時,就會給人無限伸展的觀感。高超的技巧搭配完美的身法,構成了神韻舞蹈獨一無二的身韻。朱穎姝說:「掌握了身帶手、胯帶腿之後,中國古典舞的身韻會變得更加大氣,帶給觀眾明亮、舒展的感覺。」舞蹈作為一種表演藝術,能夠塑造人物、表達情感。

身法雖是外在的形體動作,卻也和這些精神內涵息息相關。朱穎姝表示,傳統身法講究從身體中心發力,這個中心也對應著人的內心。「對於表達人物內心情感的時候,會更有幫助,所以更能帶動內心的情緒,讓觀眾接收到情感訊息。」這也從一個角度印證了中國古典舞為何能成為世界上最豐富、表現力最強也是難度最高的藝術門類之一。

走在找回傳統的路上

中國古典舞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組成部分。對此,朱穎姝首先談到了中國古典舞與中國傳統武術有很深的淵源。「舞與武,同音不同字,反映了『一舞(武)兩用』的內涵。」她說,「武術也是很古老的文化,中國古典舞中有很多東西是從武術中來的。」在五千年文明發展中,武術中擊打、翻騰等動作運用在表演藝術中,也就是武為文用,最終演變成古典舞中的高難度技巧。

朱穎姝在2016年新唐人電視台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中榮獲青年女子組金獎。 (戴兵/大紀元)

古代著名的武術,如少林拳、太極拳等,屬於修煉文化;古代習武之人,很多也都是修煉人。傳統武術的本質,體現了中華傳統文化是神傳文化的深層內涵,而中國古典舞同樣具有神傳性的文化底蘊。「人是神造的,傳統的路也是神給人的。」朱穎姝說,學習古典舞也是一條追溯傳統、回歸信仰的藝術之路。無論東、西方,傳統藝術在初期都有讚美神的共同主題,古典舞也是以展現佛道神事蹟、樹立正念正信為主旨的。

「藝術在誕生之初,都是在刻畫神,刻畫神的高尚、偉大、莊嚴等。」因而,朱穎姝在專業的古典舞訓練中,了解到什麼是真正的藝術。舞蹈不僅僅是動一動胳膊、做幾個翻騰,給予觀眾單純的感官享受,而是能夠傳達出正面的、導人向善的信息。她說:「真正美的藝術,是能夠開啟人正面的思想境界,或者是能夠使人對更高層境界產生嚮往。」

她以神韻小舞劇為例,「舞劇在講一個故事,傳遞著像『仁義禮智信』這些儒家理念」。而單純的舞蹈作品,主要是一種心態的展現:「有一個積極向上的心態,比如說民族舞中比較歡快的部分,會帶給人愉悅的心情;一段優美的舞蹈,會讓人產生很美的感受,升起敬仰的心情。」朱穎姝還認為,舞蹈也是舞蹈家內心世界的表達。一個人道德修養的高低,就會直接體現在他的舞蹈動作上。

那麼,舞蹈家不僅鍛鍊紮實的基本功,同時要注重思想道德上的修為。「一個人的道德高尚與否,決定他對事物的看法。」她說,道德修養高的人,才能夠詮釋美的藝術,「淨化人的心靈,提高人的神性。」她還特別提到重拾傳統對當今時代的重要意義。「現在很多人追求新穎、追逐利益,那不一定是正確的。」朱穎姝說,「現在的人相信五花八門的東西,內心變得很浮躁,那樣他就沒辦法看清真實的內心。」特別在中國大陸,中共政府宣揚以無神論為根底的變異文化,對中華傳統文化造成很大破壞。

朱穎姝深感惋惜:「它已經把人最根本的東西給拋棄了。」而她在神韻藝術團裡,每天沉浸在傳統文化的氛圍中,也越發感受到神韻賦予她的弘揚傳統文化的使命感。

揣摩角色 用心和觀眾交流

在緊張的訓練之餘,朱穎姝喜歡閱讀古籍來豐富自己的傳統文化知識,加深對舞蹈節目的理解。迄今為止,年紀輕輕的她已經成功演繹許多神話或歷史人物。

其中,讓她印像最深刻就是嫦娥仙子。她對嫦娥的解讀是:「她是一個月神,形象上是一個純潔的女神形象。同時月亮圍繞地球轉,嫦娥也有照看人世間的慈悲的一面。」在2019年的神韻晚會中,朱穎姝就在舞劇《月宮會嫦娥》中扮演嫦娥。這個舞劇講述了唐太宗在中秋之夜漫遊月宮,欣賞仙樂悠揚、天女起舞的奇妙經歷。朱穎姝認為,唐太宗有仙緣,嫦娥與他相見,是一種結緣的方式。為了演好這個角色,朱穎姝讓自己的動作、神態儘量符合神仙的心態。

她說:「嫦娥是高於人這一層的生命,她的心不會像凡人有那麼多七情六慾,她應該是一個很平和、很慈祥的狀態。」在跳舞的過程中,朱穎姝要求自己心情要平靜,「不要有太大的波動,努力去展現神仙世界中的美好。」看似一個小的細節處理,卻表現出她在刻畫角色內心方面的細膩追求。「這是一種交流。」朱穎姝表示,雖然神韻的舞台很大,有的觀眾離舞台距離很遠,可能看不到演員們細微的神情,但是他們觀賞到的不只是肢體展現的舞姿。

「當你真的用心去跟對方交流的時候,對方是能感受到的。」舞蹈是無國界的藝術語言,即使是西方觀眾也同樣能感受到神韻舞蹈家用心帶來了盡善盡美的傳統藝術以及傳統文化中蘊含的普世價值。在今天,疫情尚未退卻的特殊時期,全世界人面臨巨大考驗。朱穎姝表示,神韻在這個時候和觀眾見面,更能夠帶給人們光明和希望。

還記得神韻的開場演出嗎?朱穎姝介紹說,那呈現的就是一個輝煌的天國世界,告訴觀眾世界上有神存在。平日裡,人們可能會為了勾心鬥角、爭名奪利等事情而苦悶,但是當他們看到完全不一樣的世界,心中陰霾就會一掃而空。

「觀眾看到的是光明、是美好,會悟到自己有更高層的生命照看著。」她說,「這樣他們就會把人生中的低谷看得很淡,內心也會生出正念,用一個更積極向上的態度去面對生活。」「努力讓人離神更近」,朱穎姝如是說。這大概就是她熱愛神韻藝術團、以弘揚中國古典舞為使命的最大動力。

(採訪由新唐人電視台提供)

責任編輯:張憲義、李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