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情報界COVID-19病毒溯源報告(完整版)

人氣 7905

【大紀元2021年08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報導)美國情報機構的最新病毒溯源報告說,雖然情報界對COVID-19起源目前仍無定論,但中共阻撓調查的行為反映了其擔憂調查結果以及國際壓力。

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辦公室(DNI)週五(8月27日)公布對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起源的一份非機密報告。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5月,拜登下令情報機構對COVID-19病毒起源的兩種可能情況——實驗室洩漏或從動物身上自然傳播——進行更仔細的情報審查。

美國18個情報機構在經過90天的調查後,在共同撰寫的非保密報告中總結說:「在審查了所有可用的情報報告和其它信息後,情報機構對COVID-19最可能的來源仍然存在分歧。」

「所有機構都認為,兩種假設都是合理的:自然接觸受感染的動物以及實驗室有關的(洩漏)事件。」

根據報告,在18個情報機構中,有一個情報機構報告說,對於病毒是在跟實驗室有關的洩漏事件後傳染給人類的說法;有四個情報機構說,他們對病毒是自然出現的信心不足。報告沒有提到這些機構的名字。

報告說,除非收到更多信息,否則情報界無法做出更明確的結論。

報告還補充說,中共阻礙全球調查病毒起源,同時抵制分享病毒數據信息,並指責包括美國在內的其它國家,這些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國(中共)政府對調查可能導致的結果的不自信,以及對國際社會就這一問題對中國施加政治壓力的擔憂」。

以下為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辦公室公布的病毒起源非機密報告總括(Summary)全文(英文見這)。

情報機構的評估認為,導致COVID-19的病毒SARS-CoV-2可能最早是通過小規模接觸、感染給人類的,最早的接觸不晚於2019年11月。

2019年12月,中國武漢出現第一個已知的COVID-19病例群。

情報機構在其它幾個關鍵問題上達成了廣泛的共識。我們判斷病毒不是作為生物武器開發的。大多數機構判定,SARS-CoV-2可能也不是基因工程,給出較低的信任度;但是,有兩個機構認為,沒有足夠的證據來做出任何一種評估。最後,情報機構判定,中方官員在COVID-19最初的疫情爆發出現之前並沒有預知病毒存在。

不過,在審查了所有可用的情報報告和其它信息後,情報機構對COVID-19最可能的來源仍然存在分歧。所有機構都認為,兩種假說都是合理的:自然接觸受感染的動物和與實驗室有關的事件。

四個情報機構和國家情報委員會的評估認為,對最早的SARS-CoV-2病毒感染很可能是由於自然暴露、接觸感染病毒的動物或近似的原生病毒造成的理論,他們具有低信心。近似的原生病毒是指一種可能與SARS相似度超過99%的病毒。

(自然起源)的分析對以下說法有利(give weight):中國官員事先不知情、自然暴露(指人和自然接觸感染)的太多載體(指可能的動物源)及其它因素。

一位情報機構認為,人類首例感染SARS-CoV-2很可能是實驗室相關事件的結果——可能涉及到實驗、動物處理或採樣——並給出中等程度信心的判斷。這種評估有利於以下觀點:冠狀病毒研究工作天然就存在的危險性質。

在沒有更多信息的情況下,有三個情報機構的分析師仍然無法對任何一種假說達成一致。有的分析師傾向於自然來源,有的則傾向於實驗室來源,還有一些認為,這兩種假設的可能性相當。

分析觀點差異主要源於各機構如何權衡情報報告和科學出版物,以及情報和科學之間的差異。

情報機構判斷,除非有新的信息能夠使他們確定與動物最初自然接觸的具體途徑,或者確定在COVID-19出現之前,武漢實驗室正在處理SARS-CoV-2或一個接近的原病毒,否則,他們將無法對COVID-19起源提供更明確的解釋。

情報機構和全球科學界都缺乏臨床樣本或完整的最早期COVID-19病患的流行病學數據。如果我們獲得了最早期的病例信息,可以確定地點或暴露點,這些信息可能會改變我們對假說的評估。

要想對COVID-19的起源做出結論性的評估,極其可能需要中國的合作。然而,北京繼續阻礙全球調查,抵制分享信息,並指責包括美國在內的其它國家。這些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國(中共)政府對調查可能導致的結果的不自信,以及對國際社會就這一問題對中國施加政治壓力的擔憂。

責任編輯:李緣 #

相關新聞
北京強迫調查專家否決實驗室洩漏說 世衛震驚
中共使館投稿歪曲病毒起源 自認多家美媒拒登
美參議員籲拜登解密病毒起源報告並制裁中共
白宮宣布美國外交抵制2022北京冬奧會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未解之謎】百慕大三角大揭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