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巴斯:中共如何操縱自由社會

人氣 1931

【大紀元2021年08月09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他們很擅長利用每一個裂縫,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縫隙,他們鑽我們開放性的空子並加以利用。」巴斯說。

中共的滲透加劇。巴斯:「看一看針對中興通訊賄賂的案子,中興高管賄賂主權國家的地方官員。」以及,中共當局的操縱策略。「是慾望與貪婪如何把我們帶到了那裡。」

巴斯說,疫苗外交在全球範圍內引發了一種「斯德哥爾摩綜合症」,而各國都在購買。

本期節目中,我將和海曼資本(Human Capital)創始人凱爾·巴斯(Kyle Bass)一起討論中國的數字人民幣帶來的危險,以及中共當局如何操縱自由社會。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

凱爾·巴斯,歡迎你再次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巴斯:我很高興來到這裡,楊。

中共對自由世界最大威脅:數字人民幣

楊傑凱:凱爾,我們來談談中共。我們可以從整體著眼,先來談談你所看到的中共對美國,以及坦率地說目前中共對自由世界最大的威脅。

巴斯:好的。我認為,最大的威脅是他們多年來一直在研究的事情,他們將在今年晚些時候,2021年,2022年初的某個時候推出,我認為你將會看到,他們將推出中國央行的數字貨幣——數字人民幣。我認為,我相信,這是一個數字特洛伊木馬。

我認為情報和國防機構的很多人也非常關注他們的意圖是什麼,數字貨幣將具有什麼樣的功能使其能在全球使用,並幫助中共將其數字極權主義推廣到世界各地。

我們知道,他們有一個嚴厲的專制政府,比方說,在中國的「圍牆」之內,他們用社會信用評分之類的措施來控制國民,他們操縱國民的活動、行動、思想,甚至語言,包括在地方層面和國家層面。我們不相信他們會對美國人進行審查,但是我相信正如你和《大紀元時報》知道的那樣,他們就是會審查任何與他們有業務往來的人。

現在,想像一下,一種幾乎有自己思想的貨幣。它知道它在哪裡,它知道它在你的帳戶裡,它知道你的帳戶數據,它知道你的生日,你的社會安全號碼,你住在哪裡。它知道你的消費傾向和你如何消費,因為它是集中式的,而不是分散式的。它是私人加密貨幣的對立面,但它有自己的思想,它有知識。

中共知道你在做什麼。想像一下,如果我坐在這裡接受你的採訪,我說了一些關於中共的負面言論,而且我接受了數字人民幣作為支付方式,(作為對我的懲罰)他們(中共)可以直接禁止我使用它,或者限制我購買去中國的機票。他們可以限制我,他們可以像影響他們自己的人民一樣影響我,如果他們緊緊地拴住了我,如果我有足夠多的數字人民幣。

今天,中國的貨幣並沒有能真正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使用,對吧?大約有1.8%的跨境結算是用人民幣或他們的「元」進行的。如果你剝開洋蔥的一層,你會發現幾乎所有的這1.8%都來自中國與香港的貿易,也就是中國與自己的貿易。

中共強迫他國使用數字人民幣 我們應該禁止

所以今天,中共還沒有(能令人民幣國際化),就算我們都相信關於中國的經濟實力的說法,但是這一切都是以美元為基礎的,而且都是基於他們獲得美元的能力。因此,今天的美國捏著滿手王牌。

當他們推出中國央行的數字貨幣時,他們的希望是在世界範圍內擁有巨大的影響力,以真正超越目前的位置,獲得更強大的經濟地位,讓他們有更多的控制權。

我認為我們應該禁止這種貨幣,不允許在美國進行任何交易。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誇張,但是你只需這麼想一想,就是你不可能患了一點點的癌症——你要麼得了癌症,要麼沒得。我認為我們不能允許美國公司或個人用「中央銀行數字貨幣」(CBDC,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進行交易。

楊傑凱:他們還有其它方法——目前在他們與世界各地不同國家的協議中,特別是在與那些他們已建立了某種債務陷阱關係的國家的協議中——他們有一些方法幾乎可以強迫這些國家接受這種貨幣。

巴斯:肯定的,你想一想,如果我負責推出它,我可以強迫我的對手接受它,特別是那些「一帶一路」國家,基本上是立即過度負債於中國,因為中國這樣做本來就是出於戰略原因。這些就像連孩子都能看明白的《戰國風雲》(Risk,註:一種戰棋遊戲,遊戲的過程反映了真實世界中各國發展軍備的心理)圖版遊戲(Board Game)上的舉動。

但我認為,你要弄清他們是如何強迫他國使用它的。中國會說,「如果你要與中國進行全球貿易,你要進口或出口,你就必須以我們的貨幣結算。你就必須通過我們的中央銀行購買它。我們將在我們的中央銀行保存你的美元、歐元、日元或英鎊,我們將給你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如果你不想和中國做生意,那也沒關係。但如果你要,你就必須使用我們的貨幣。」

他們會去找美國的機構投資界,那些人正迫不及待地想在中國投資賺取更多的美元,他們會說,「如果你要在中國投資,你必須通過我們的貨幣進行投資。」對吧?他們可以強迫使用它。想像一下,如果他們這樣控制著我們所有的資本,他們會對世界產生怎樣的扼制作用。

中共在滲透華爾街 賄賂西方思想領袖

楊傑凱:很精采!這的確非常、非常令人不安,非常明顯。我和很多「中國通」、中國問題專家都談過,他們都說,你所指的華爾街投資公司等等和中共之間的這種親密關係,實際上是對你所描述的基於規則的秩序的最大威脅之一。你覺得呢?

巴斯:是的,我想這是毫無疑問的。我認為中共非常擅長的是,善於利用我們社會的每一個裂縫,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縫隙提供給他們的機會和開放性,他們最終會遍地開花。他們能參與的每一件事,每一個回應,都基於他們與我們社會的互動,他們是在利用我們的開放性,他們利用了這一漏洞。

每當我想起華爾街,就想起他們與美國的一些億萬富翁的關係,想起他們如何掀起這種親共、親商、認同中共偉大的佈道方式,就是他們賄賂某人,他們會給他60億美元,他們說,「我們希望你為我們投資。」

這些華爾街的億萬富翁,他們會說,「好啊,沒問題,我們在這裡投資,我們並不真正關心人權問題,不關心政府在這裡做了什麼,我們要在這裡投資,我們要賺錢。」

他們有一種雙重人格,甚至在華爾街和美國國家安全相關部門之間存在著分裂。你選擇了億萬富翁,你讓他們更加富有,你創造了(鼓吹中共的)啦啦隊員。

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風險。他們不僅在華爾街這麼做,對吧?只要他們想找熱衷佈道的啦啦隊長,哪兒都可以找到。他們會讓某人進入化妝品市場。仔細想想,這有點像一種間接賄賂。

如果他們讓你進入,是因為他們喜歡你,他們喜歡你對中國的評價;而他們不讓我進入,是因為他們不喜歡我對中國的評價。他們實際上是在賄賂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嗎?這(中國)不是一個自由市場。

他們決定誰是他們在西方的思想領袖,他們給他們特殊的准入,這種特殊的准入就類似於賄賂。這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楊傑凱:在這種情況下,你看到,在本質上講,整個系統以各種方式與中共聯繫在了一起,這就是我們在這裡想要進一步探討的。

巴斯:那當然。

中共有能力觸及美國軍方或國會議員的錢包

想像一下,如果他們有能力直接觸及美國軍方或國會議員們的錢包。中共試圖做的事情之一是收購一家陷入困境的大型抵押貸款機構,例如通用電氣的抵押貸款部門。啊,我想差不多也是在那個時候,他們也在偷偷地購買同性戀約會應用程序。

想像一下,如果他們能在情報界找到外表是異性戀,有孩子,內心卻是同性戀的人,他們就可以利用這一點,對不對?

(註:2016年2月,中國公司青島海爾以54億美元收購美國通用電氣家電業務的交易中,中國國家開發銀行是該項目相關33億美元貸款的獨家承貸行。)

(註:Grindr是美國最大的同性戀交友應用之一,擁有數百萬用戶。中國遊戲公司崑崙萬維於2016年以9300萬美元收購Grindr的61.53%的股份,並於2018年以1.52億美元收購剩餘股份。CFIUS(美國外資投資審查委員會)2019年3月已下令崑崙出售Grindr,理由是該公司所收集的用戶性取向、住址、通信對話等個人信息可能被北京方面利用來敲詐美國官員或國防承包商,威脅到美國國家安全。2018年Grindr曾被發現存在安全漏洞,會讓第三方公司獲得敏感的私人信息,比如用戶的愛滋病毒感染狀況。)

因此,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讓他們剝離(美國同性交友應用程序),但是他們還在試圖購買抵押貸款服務商,這樣他們就能知道誰拖欠了抵押貸款。他們可以以一種非常不同的方式影響那些人。如果他們知道誰有麻煩了,他們知道他們可以直接找你,他們可以讓你做任何他們想讓你做的事。

我認為,他們(在國際結算總量中的占比)從0達到15(%)的能力屬性是構造的,是吧?它們不會成為像美元那樣的全球儲備貨幣,不會很快,在我們有生之年的任何時候都不會,但從0到15(%)是一個問題,從0到5(%)也是個問題,對不對?

我認為我們需要以「突破性增長」的方式思考事情。(在國際結算總量中的占比)從0達到15(%)是在全球結算中的「突破性增長」。

楊傑凱:讓我們簡單地談談這個問題,因為我認為你基本上是說任何一個中國的應用程序,比如,這個應用程序的數據基本上都是完全授予的,中共被授予了完全的訪問權,可以隨意利用。你是這個意思嗎?

巴斯:是的,肯定的。如果你看看任何(在中國的)公司,不管是美國公司、歐洲公司,還是中國公司,只要擁有了一定規模,中共黨員就會強行進入辦公室,監控公司的活動。

如果你在中國有一家公司,無論你是通用汽車(GM)公司,還是試圖創建新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序的中國公司,辦公室裡三分之一的人將是中共官員,負責監督那裡發生的一切。人人都知道這就是在中國做生意的方式。

所以說,絕對的。他們看到、了解一切、聽到一切,他們可以接觸到任何東西。

中共的本質 與任何道德善良的民眾相對立

楊傑凱:今年,中共正在慶祝成立100周年。您如何看待中共的本質?

巴斯:我認為中共所代表的一切都與任何一種道德上善良的民眾是相對立的,幾乎完全相反,對吧?每個人都為黨內領導服務而活著。

沒有個人權利,也談不上個人理想和目標。如果你犯了規矩,你要麼(像海航董事長王健)被人從普羅旺斯的2英尺高的牆上推下去(墜亡),要麼像馬雲一樣,他們無所不為。你真的無法控制自己的生活。如果他們不喜歡你說的話而你已經離開(中國)了,他們就會去找你的家人。

如果你仔細想想,就會發現中共就像黑幫,對吧?一旦你成為一名黑幫成員,或美國犯罪組織的成員,你就只能在那裡待一輩子,這就是我對中共運作方式的看法。我一想到其邪惡、想到中共純粹的邪惡,能想到的都不是什麽好事。

楊傑凱:你覺得自由世界準備好了嗎,他們都明白了嗎?

巴斯:在過去的24個月裡,敘述變化之快讓我印象深刻。我不確定自由世界是否準備好看到中共的內部運作和其真正的邪惡,但我看到的是世界正在聯合起來予以反擊。

兩年前,如果你告訴我,我們會有今天的局面,敘述有如此的變化,中共會在全球遭到抵制,我不會相信你。但是現在的情況讓我很滿意。

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我感覺這艘航母已經轉向了,它花了很長時間才轉向,但我們已經把它轉過來了。我們朝著他們前進而不是讓它們降落在我們頭上。我為我們的方向感到歡欣鼓舞。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武漢病毒所黑幕為何成禁忌
【思想領袖】蘋果日報關閉 香港新聞自由終結
【思想領袖】帕斯卡爾:中共戰略決策内幕
【思想領袖】溫斯坦:疫苗安全和老藥新用問題
最熱視頻
【微視頻】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變種毒性如何?
【秦鵬直播】WTA中國停賽獲讚譽 北京尷尬
【新聞看點】WTA剝奪彭帥言論自由?胡叼太搞笑
【方菲訪談】程翔:中共如何逐步毀掉基本法(2)
【財商天下】中美鈷礦之爭 美國輸在哪裡
【橫河觀點】美最高法院首日聆聽墮胎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