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恆大債務危機背後隱藏幾多博弈

人氣 992

【大紀元2021年09月15日訊】在中共「20大」黨內領導階層再換屆的前夕、所謂確保穩定的「拆彈時刻」,恆大集團也面臨成立以來最大生存危機,這背後或涉幾個層面的博弈。

首先是最高金融監管與恆大「大到不能倒」的博弈。8月19日,人行官網發佈了一則消息《人民銀行、銀保監會約談恆大集團》。據稱,這是人行首次對房企的直接約談,該消息全文僅105字,但還可濃縮成一句話,即化解金融風險不可能為恆大讓步,即便恆大2020年總資產規模2.3萬億元,相當於全國GDP的2%左右。

在人行官網這份聲明發出一個月後,恆大集團9月14日公告透露,新聘2家財務顧問參與債務危機處理,這2家債務仲介機構大有來頭,曾參與雷曼兄弟破產案,深圳地產巨頭佳兆業、河北地產龍頭華夏幸福等債務重組,除此,為了緩解目前的流動性問題,公告中表示將「探索所有可行方案」。也就是恆大集團主席許家印明白只有自救一途,或要比照王健林清空所有海外資產才讓萬達上岸。

其次,習中央「房住不炒」宏觀政策與地方土地財政成癮的博弈。習近平在2016年中央經濟會議首提「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宏觀經濟大環境已經不允許各地方繼續通過賣地炒房來換經濟增速了。

但公開報導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賣地收入超過8萬億元,創33年(1987年9月)最高紀錄。若再加上11項房地產相關稅收,2020年房地產總收入達到11.2142萬億元,占全國財政收入超過56.77%,占地方財政收入超過103.7%。除此之外,今年以來,多地發佈房價「限跌令」,房企因大幅降價被約談,更有縣城房價過萬甚至漲到三四萬。以上數據與情況意味著,相關宏觀政策對地方的經濟失去控制。

再者,今日恆大出事堪稱與當年反腐一脈相承。2015年反腐風暴曾一度指向地產圈,包括許家印在內的多個地產大鱷被限製出境。或許可以這麼說,恆大今日之事能追溯至十八大後廣東「首虎」、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

萬慶良落馬後,陸媒第一財經日報在報導中曾點名提到,萬慶良與某企業家常踢足球後為其簽發「價值連城」的批條。據更多報導,萬慶良是廣州頭號球迷,許家印投其所好。2010年,恆大集團買斷廣州隊全部股權,而身為球迷的萬慶良經常現身恆大隊主場觀看中超與亞冠比賽,同時還出席一些慶功宴等活動。許家印開始了頻頻地與廣州市、廣東省領導乃至國家部委官員會晤慶功。2013年,許家印當選全國政協常委。許家印的足球投資,在另一個領域也大獲成功。即使萬慶良2016年被判無期徒刑塞進監獄,許家印的政治靠山還是大有人在。例如,許家印密友——貴州人和球隊老闆、中國地利集團主席(前身人和商業控股)、哈爾濱前首富戴永革,是廣為人知的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

在2017年習當局提出去槓杆和嚴防金融風險的時候,萬達等各大房企紛紛佈局轉型,清空海外項目回籠資金降低負債。而許家印仍負債擴張,甚至如法炮製肖建華通過明天系控股包商銀行當自家提款機的做法,戰略投資盛京銀行為自己融資。

衡諸公開信息,中國地產界向來是官商勾結重地,而今日地產大鱷同資本大鱷一樣,多是1990年代發跡的。如許家印,1992年離開河南國企舞鋼來到深圳,1994年再從深圳到廣州開始搞房地產,1996年廣州成立恆大,1999年晉身廣州10強,乃至幾年光景成為中國首富,這一路上不能沒有時任官員當靠山。從這點來看,今日恆大被迫自救也折射出現任當局與其背後前朝勢力的激烈博弈。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蘇寧被拖累 恆大困局誰能解?
【微視頻】恆大危機甚於P2P 當局憂金融危機
【新聞大家談】房地產債務危機延至紅二代
【財商天下】債務風暴 火燒曾慶紅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孟回國內幕難啟齒 包機現兩貓膩
【遠見快評】孟晚舟四大破綻 演砸「愛國秀」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三峽黑幕 誰騙了鄧小平?
【秦鵬直播】全國多省大停電釀混亂 背後3大隱祕
【時事縱橫】25家機構遭巡視 習清洗金融界?
專訪潘焯鴻:中共將出手救恆大不救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