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關稅保護美國產業不受中共衝擊

第一部分:中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仍在繼續

人氣 367

【大紀元2021年09月15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原泉編譯)川普(特朗普)時代對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應該保持不變,直到中共不再採取不公平的貿易做法。

2021年迄今為止,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略高於1870億美元。自拜登1月上任以來,貿易逆差比2020年同期增長了46.4%。拜登總統尚未制定對華貿易政策,而與此同時,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仍在繼續。

多年來,美國企業一直抱怨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不對等。美國公司被禁止進入中國的許多商業領域,而中國企業,甚至國有企業,基本上可以暢通無阻地進入美國經濟的每個領域。

川普政府還擔心美國的汽車和飛機製造等行業,這些行業面臨著不公平的競爭環境,因為中共補貼這些行業和其它行業。在與中國實體競爭時,美國公司要賺取利潤就更難了,因為這些實體不斷從中共和國有銀行獲得撥款和軟貸款(指條件優惠的貸款或可用本國貨幣償還的外幣貸款)。受中共青睞的行業和企業在國內外競爭中享有政府的保護,為中共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規模經濟。

微信是受青睞的中國企業所享有的規模經濟的一個例子。無論是中國公司還是外國公司,要在中國推出一款通訊應用程序都幾乎是不可能的。因此,微信被中國14億人口中的絕大多數人使用,使其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應用程序之一。

作為對中國不公平貿易做法的回應,川普政府對從中國進口的5,500億美元商品徵收了關稅。起初,拜登的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表示,將繼續實施關稅。截至2021年8月,其中的3,6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仍然有效。在最近的一份聲明中,耶倫表示,她打算重新審視川普時代的關稅,她認為這些關稅的徵收可能沒有以最佳方式保護美國的利益。

2020年1月15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和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在白宮東廳共同簽署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文本。(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包括諾貝爾獎得主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eedman)和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在內的許多著名經濟學家,都直言貿易關稅的破壞性,呼籲廢除川普時代的關稅。另一方面,《紐約時報》證實了川普政府中許多人已經知道,儘管中共希望廢除關稅,但他們未同意停止對國有企業的補貼,也未同意不參與川普政府認定的任何其它不公平行為。

關稅是對從其它國家進口的產品徵收的稅,通常按產品價值的固定百分比徵收。進口這些產品的公司支付關稅,關稅通常會以更高的價格轉嫁給國內消費者。支持關稅的人認為,對美國公司來說,把這些錢支付給美國政府比支付給外國公司要好。

各國政府徵收關稅的原因有很多,從為政府創造收入,到保護新興產業,以及保護國內企業不受外國競爭對手的影響,再到保護國家安全和國防敏感產業,再到改善貿易條款——或者作為對被認為違反貿易規定的補救措施,例如出口國的不公平補貼和傾銷。

許多經濟學家反對關稅,因為關稅會導致國內消費者價格上漲,同時也會招致外國貿易夥伴的報復。其他經濟學家則認為徵收關稅是有必要的。早在18世紀,大多數主要經濟學家,包括現代經濟學之父、(英國經濟學家)亞當‧斯密(Adam Smith)認為,在個別情況下,關稅是合理或有益的,儘管他們普遍反對貿易關稅。

斯密認為,關稅可以用於國防,有時也可以用於建立更自由的市場。斯密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年擔任海關專員,為王室徵收關稅。

英國經濟學家托馬斯‧孟(Thomas Mun)在他18世紀的著作《英國得自對外貿易的財富》(England’s Treasure by Foreign Trade)一書中提出,關稅可以用來實現「貿易超值」(overbalance of trade)。1833年,羅伯特‧托倫斯(Robert Torrens)提出了最佳的關稅理論:一個大的進口國可以將進口關稅的徵收對象從國內消費者轉移到外國出口商。

特別是,一個擁有買方壟斷市場的國家,比如美國,可以迫使出口商降低價格,這反過來又會阻止他們向美國出口,因為他們可以通過在其它地方銷售商品賺取更多的利潤。美國作為買方壟斷市場的另一個好處是,通過徵收進口關稅,可以通過減少對某一產品的需求獲得優勢從而減少貿易逆差。

關稅在美國有著悠久的歷史。美國首任財政部長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主張徵收臨時關稅,以保護美國尚處於萌芽狀態的工業。美國歷史最悠久的關稅之一是1789年的糖關稅。雖然關稅導致了經濟效率低下,但可以說是成功的,因為實現了保護美國製糖業的預期目標。糖在美國的價格幾乎是世界其它市場價格的兩倍,但美國製糖業倖存了下來。

川普時代對進口的鋼鋁徵收關稅的政策拯救了美國鋁業。2010年,美國有23家鋁冶煉廠。但到了2017年,由於鋁進口價格低廉,國內只剩下一家。2018年美國對鋁徵收關稅後,振興了該行業,增加了國內產量,創造了數千個就業崗位,並吸引了數十億美元的投資。

川普政府的一些經濟顧問,建議將徵收關稅作為一種談判技巧。這一政策的一個成功例子是美國對韓國鋼鐵徵收關稅,作為回應,韓國自願制定了出口配額,從而減少了對美國的出口。川普政府使用關稅的另一個目的是減少貿易總額,以減少美國與某些國家的貿易逆差。

有大量的歷史先例支持關稅在某些情況下是有益的這一觀點。美國對中國的許多不滿,如限制市場准入、不公平補貼、惡劣的貿易條件和國家安全問題,都符合這些先例。美國的鋁和鋼鐵是對國防基礎設施至關重要的兩個行業,因此政府不應該允許它們被廉價的外國進口產品所摧毀。最後,作為一個近乎買方壟斷的全球最大買家,美國應該運用市場力量來決定貿易條款。在中共同意解決美國的貿易不滿之前,美國應該維持對中共的進口關稅。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生活了二十多年,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擁有上海交通大學的中國MBA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多家國際媒體撰稿。他的一些中國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Tariffs Protect US Industries From Chin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利用亞馬遜摧毀民主
【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控制境外華人媒體
【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美國機構的共謀
【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利用黨媒攻擊美國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卡梅爾在路上 梅卡瓦MK5還有多遠
【馬克時空】印度Su-30戰機 年底赴日進行纏鬥訓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