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專訪系列

許智峯:中共不可信 港民主黨若參選即落圈套

人氣 531

【大紀元2021年09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香港報導)香港民主黨9月26日特別會員大會上,未就12月是否參選立法會作決定,亦未有黨員有積極意向參選。民主黨主席羅健熙表示,若今後有黨員有意參選,須最遲在10月中旬前向中委報名,再召開特別會員大會質詢決定。

身在澳洲的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前民主黨成員許智峯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港共政權不斷暗示民主黨不要杯葛立法會選舉,其策略是打兩手牌,「如果不參選,你就窮途末路;如果真是參選,我就DQ(取消資格)你,等你先被你的支持者罵你是背棄,再被我的刀屠殺。」

許智峯強調,歷史已經證明,共產黨絕非民主派可以談判的對象,不能相信其許諾的一切條件;如今民主派進議會的意義很小,而且會遭到欺壓,「我完全不認為,中共真心想民主派在議會裡有任何的角色」。

他希望民主派認清中共,不要再天真地參選,落入其分化打擊民主陣營的圈套。

許智峯強調,歷史已經證明,共產黨絕非民主派可以談判的對象,「我完全不認為,中共真心想民主派在議會裡有任何的角色」。(大紀元製圖)

暗示民主派應參選 是北京分化策略

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聲稱,「如民主黨全面禁止參選,只有『死路』一條。」在許智峯眼中,是不負責任的嚇人,從而看民主黨有什麼反應、會不會有人怕。「我覺得都是一種分化以及打擊的作用,使得裡面如果真的有人怕的話,在內部就和不怕的那幫人產生矛盾。」

許智峯表示,即使民主黨很多成員辭職和被DQ,仍是擁有最多區議員、有群眾代表性的全港性政黨,所以中共要出口術針對,「使得民主黨兩邊不是人,使人覺得它搖擺、想投共投誠等等。我覺得是一種策略、統戰的做法,使民主黨處於一個尷尬的狀態。」

許智峯認為,民主黨若派人參選立法會,反而使得身邊的戰友們無所適從,不知道何時一起進退。「這個做法對整體民主運動,或者是未來可能會再出現的一些民主浪潮,我覺得是不好的效果。」

他覺得,北京將如何對待民主黨,亦是做給所有民主派看的,「它認為打擊民主黨,是打擊了一個有實力的政體,從而使得其它的觀望的政體,都要跟隨民主黨的做法」。他也相信,中共其實並不真正想有民主派參選,否則就不會DQ那麼多民主派議員。

民主派再入立法會意義很小

許智峯分析說,現在香港人的生殺大權都在共產黨手上,民主派如進了議會就必須「聽話」,問責的對象也不再是香港人而變成北京,「你每一個言行、每做一個決定、投一個票,你可能很大程度上是看:北京對我會怎麼樣?我有什麼樣的後果?它會不會《國安法》對我?會不會DQ我?會不會增我的薪金?不讓出席會議?等等。」而不是想:「選民究竟會不會支持我?我做的事是否符合民主原則?我會不會符合選民的期望?」

他解釋,中共所謂「完善」選舉制度,其實是搞清一色,要徹底排除異己、打壓異己。「這個情況下,我覺得任何民主派都沒空間去參選,都不應該去參選。因為參選不會為香港帶來什麼改變。」

對「策略參選」的傳言,即先表達順從共產黨,換取議會空間,讓政權摸不清自己的底細,再利用議會資源,在許智峯看來同樣天真,「我不相信這種天真可以換取任何東西」。

「如果共產黨一開始是可以談判的對象,就不會有今天。我們用一個溫和的方法爭取民主,我們試過溝通、試過談判,(最終)無論溫和及激進派,全部都坐牢了。」

退黨參選將不被視為民主派

許智峯表示,若有人退出民主黨參選是其自由,就與民主黨無關了,不過他相信,這些人不會得到市民的認同和支持。「我覺得主流的民意非常清晰,在這個所謂完善制度底下,任何民主派進去都是做橡皮圖章的。」

「可能那些退黨參選的人,都甚至不會再是民主派。」他舉例說,「狄志遠是退黨的前(民主)黨員,難道有人還信他是民主派嗎?湯家驊曾經也是公民黨成員,還會有人信他是民主派嗎?」

因此他覺得,在如今壁壘分明以及那麼多批評底下,社會將不再將退出民主黨參選者當作民主派。「到時候他自己做一台戲。他有沒有加入政府、加入建制、加入他敵對的陣營,我覺得是市民會看得清,眼睛是雪亮的。」

民主黨不參選仍有存在意義

許智峯認為,「民主黨要不要解散」是個偽命題,因為就算其不參選都可以不解散,世界上很多其它國家也是這樣。「新加坡的反對黨,有多少年在議會從來都沒有議席,他繼續生存下去有他們的意義。即使在制度底下拿不到議席,我認為任何政黨都有生存空間的。」

「特別是民主黨有那麼紮根的社區服務,有歷史遺留下來的品牌,我不覺得它需要解散。」他說,「今時是零議席,三五七年後,政治氣氛不同了呢?可能共產黨自己衰退了,可能不再是那麼強勢的時候……那他們組織的存在,我相信是繼續有價值的。」

而個人如在民主黨會員大會投票,不贊成某人代表民主黨參選,因此日後遭到國安搜捕,在許智峯看來機會頗低。「是不是還要去順從一些北京的說法呢?跌入它的圈套策略,令到自己兩面不是人呢?」「我希望我的前黨友想一想,在這一刻歷史的現況,民主黨怎麼做才是對市民有一個交代。」

反之,如果民主黨最後決定參選,「就複雜了,就要面對民眾很多的質疑。」「他做不做到這一個解說?告訴香港人知道,(如何)進不進得了議會?參選本來它的價值在哪裡?那這我相信相當不容易。」@

請完整訪問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蔡子強:改選制 香港失真選舉
【珍言真語】劉慧卿:林鄭所説是中港式選舉
【珍言真語】盧俊宇:用選票繼續為港人發聲
【珍言真語】黃偉國赴英:民主派不需作花瓶
最熱視頻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拉閘限電給誰看?
【新聞看點】馬雲西班牙度假 林鄭不見「偶像」
【橫河觀點】誰是孫力軍政治團伙 料將被大清洗
【財商天下】最後續命藥 中共房地產稅動真格
【秦鵬直播】網紅喝農藥釀悲劇 誰該負責?
鍾劍華:港官淪為北京代言人 地位不升反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