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為什麼審查員害怕信息自由

人氣 74

【大紀元2022年10月2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原泉編譯)這是一個審查盛行的時代,由政府和利益集團推動,並由完全被俘獲的大型科技公司實施。如果你懷疑這一點,可以看看法院發現的在COVID危機期間﹐政府機構和社交媒體公司之間發送的一百多頁電子郵件,他們關系友好,且完全正常化了。

如果你有一種感覺,在過去三年中,所有主流媒體平台都在向你灌輸千篇一律的說辭、科學被過濾、發言人只是傳聲筒、異見的聲音被壓制,你的感覺沒錯。這就是正在發生的事情。

COVID是一個主要的例子,但該模式已推廣到涵蓋一系列其它主題,包括選舉欺詐、疫苗安全和氣候變化。如果一個問題對強大的利益集團和政府優先考慮的事項很重要,審查員就開始工作。你今天擁有的平台明天可能就會消失,不管你在上面投入了多少個人投資。事實上,大帳戶似乎比小帳戶更容易受到攻擊。

我們現在知道了前食品與藥品管理局(FDA)局長、輝瑞公司董事會成員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現就職於美國企業研究所)和科技公司之間,關於亞歷克斯‧貝倫森(Alex Berenson)的著作發了一系列電子郵件。貝倫森是最早批評COVID 防疫政策的人,也是最早對疫苗有效性和安全性發出警告的人之一。戈特利布指名道姓地把貝倫森的名字告訴了推特和其它公司,準確地告訴了它們需要盡快做些什麼。貝倫森被禁言了。

戈特利布當時確實不是政府雇員,但這些事情會變得晦暗。我們從白宮內部的許多報道中得知,在他們逼迫川普(特朗普)批准封控社會的那些日子裡,賈裡德‧庫什納( Jared Kushner,川普的女婿和高級顧問)直接向戈特利布咨詢。戈特利布在政府監管機構內外的人脈非常廣泛。

這是成百上千例子中的一個,每天都有人寫信給我,說LinkedIn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刪除了一條消息,說Facebook在一條帖子上發出警告,說Twitter封了他們的賬戶,說谷歌旗下的YouTube刪除了他們的賬戶。

更激烈的形式發生在網絡託管(亞馬遜可以把你扔出去),甚至是金融領域。PayPal切斷了許多個人和機構的訪問權限,甚至對「虛假信息」收費,「虛假信息」可以被理解為未被統治階級審查者批准的觀點。如果這種做法得到進一步推廣——毫無疑問,許多人都打算這麼做——我們會發現自己被中國式的社會信用體系所包圍。

這引發了嚴重的法律問題,目前人們正在全國各地提起訴訟。政府不能簡單地將其審查的野心祕密地交給私營部門執行,並假裝成完全符合《第一修正案》。言論自由是禁止政府強迫言論平台遵守政府法令的基本原則,即使像紅衛兵那樣自願參與此工作的私營實體也是如此。

在我們的一生中,現在的審查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普遍,這是有原因的。因為我們從未有機會接觸到這麼多不同的信息門戶。想像一下,如果封控的場景發生在20世紀70年代初,當時只有三家電視網。一個每天播報30分鐘的新聞;10分鐘左右的時間用於國內和國際事務,其餘時間播放體育和天氣。新聞主播們基本上都說同樣的話,這讓大多數人認為他們只需要知道這些就夠了。

為什麼那時我們覺得沒有專制的審查制度?可能因為根本沒必要。信息幫派還未被觸動,統治階級有權力完全編寫主流敘事的腳本。甚至連報紙也沒有在他們的勢力范圍之外發行。《紐約時報》在紐約發行,《華盛頓郵報》在華盛頓發行,等等。

沒有網站、播客、公眾號(Substacks)、論壇、組群,甚至沒有電子郵件。除了政府郵寄文件,沒有其它方式發送文件,因為當時連傳真機都還沒有發明出來。

是的,有其它的通訊之類的東西,但它們通常很貴,你必須了解它們才能用到。除此之外,所有人基本上都處於不明真相中。回顧過去,(在信息閉塞的時代,)能暴發為民權或反對越南戰爭的抗議活動,也是令人驚訝無已。這就是為什麼藝術和音樂對上述兩項運動如此重要:它們是把信息以新聞幫派集團無法控制的方式傳遞出去。

也許很多人喜歡這樣的世界,看起來很有秩序。「國家文化」主要由盛行的新聞控制傳播。沒有人知道有更好的系統。但後來科技出現了,甚至到了20世紀80年代末,情況就開始開放了。羅納德‧裡根(Ronald Reagan)自己也認為,新的信息流引發了東歐和蘇聯的動蕩,導致了諸多的革命。

到1995年,網絡瀏覽器的出現,以及互聯網從少數人到所有人的爆炸式增長,終結了有序且受控制的信息幫派的控制。在當時的許多人看來,這似乎是偉大的新復興的開始。信息就是光,伴隨著光,人們從舊形式中解放出來,賦予每個人新的機會。這似乎是「歷史的終結」,那些年催生了瘋狂的樂觀主義,認為人類將永遠擺脫專制統治。

與此同時,這也給曾經控制民眾思想的統治階級精英帶來了一個重大問題。他們的控制在自己的眼前土崩瓦解了。我們對此喜聞樂見。

對這種局面的改變已經進行了四分之一個世紀,一步一步,以某種方式重建他們失去的東西,這正是現在發生這一切的原因。換句話說,這是審查的時代,正是因為這是信息時代,一環扣一環。

為什麼信息對某些人來說如此危險?因為信息與思想有關,而歷史是由我們所持有的思想所塑造,它們比軍隊更強大,因為思想在精神上和情感上都很強大,並且可以無限地複製和延申,而且它們激勵著行動。一種思想一旦在人群中紮根,就沒有什麼能阻止它的前進和最終的勝利。

換言之,有一種奇怪的方式,審查制度本身應該給我們帶來希望,因為精英們發現現在迫切需要它。審查是謊言對真理的致敬。如果真理不是如此強大,就沒有必要進行審查。另外,如果信息傳播系統像20世紀70年代和更早的時候那樣受到高度控制、范圍有限,那麼就沒必要讓人禁聲了。

作者簡介:

傑弗里‧塔克(Jeffrey Tucker)是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是五本書的作者,包括《右翼集體主義:對自由的其它威脅》(Right-Wing Collectivism: The Other Threat to Liberty)。

原文「Why the Censors Fear Information Freedom」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周儀謙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美國選民仍擔憂選票欺詐亂象
王友群:禍國殃民惡貫滿盈的江澤民終於死了
顏丹:新疆火災是解體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嗎?
周曉輝:江澤民被官方掩蓋的醜聞與罪惡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張姍姍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陣地失守
【晚間新聞】鎮壓風暴將至 中共政法委緊急定性
【新聞看點】中共或封鎖鎮壓 黑客出手強力反制
【中國禁聞】民間抗爭第四天 多地警察暴力清場
【新聞大家談】新疆火災頭七 中共為江發喪
【馬克時空】烏軍戰力再升級 陸射炸彈射程達150公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