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北京疫情炸開 清零一大圈後回原點

人氣 6063

【大紀元2022年12月09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2月8號星期四,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自從新十條發布以來,大陸的民間網絡上就一直有兩個看起來截然相反的熱點信息,一個是網友的一句非常犀利的評論:瞎折騰三年後,疫情終於開始了。而另一個熱點是中國網民的哭牆——李文亮醫生的微博留言區,可以看到大量的留言都抱著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在不斷重複:疫情終於結束了。

究竟是疫情開始了還是結束了?我們會發現這兩個看似完全矛盾對立的命題居然可以同時成立,這不是邏輯上的荒謬,而是現實中的荒誕。

三年清零大革命,中國人遭遇的不僅是一場病毒意義上的疫情,同時更是一場政治意義上的疫情,這場疫情在白紙運動的政治壓力和地方財政枯竭的經濟壓力,以及越封城病例越多、各地大爆發已經不可避免的現實傳染病科學壓力下,不得不以休眠的方式暫時退出了舞台。

從這個意義上說,這場人為製造的政治疫情,暫時退居幕後了,但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結束。而隨著封控大幅放鬆之後第一波感染高峰的即將到來,這場醫學意義的疫情才剛剛開始。

今天我們要和大家先來說說這兩個矛盾而又不矛盾的熱點,因為都出現了重要的信息。

中共秋後算賬 專案組進駐南傳校區

為什麼我說中共人禍製造的政治疫情只是暫時退居幕後,因為今天有南京傳媒學院的學生向海外知名的推特帳號「李老師不是你老師」投稿,披露已有中央專案組進駐南傳校區,校方定性為境外勢力煽動,第一位舉白紙的女生依然身分不明,而且和其他參與抗議的學生從26號起到現在沒有任何消息。

此外,不僅參與的學生被秋後算帳,也有任課老師被調查,手機電腦都被沒收,做完筆錄寫了保證書後才被暫時放過。根據這位學生的投稿,說至少在學校的官方層面,暫時還沒公布對任何學生進行處理,只是由班主任等老師在不斷私下約談學生。

以我們對中共了解的常識來看,從26號抓人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快兩週,以中共多年暴力維穩機器的運作成熟度而言,它們可能早就摸清了相關參與者的情況,無論學生還是老師。之所以沒有公布處理情況,主要原因應該就是高校的抗爭依然餘波未平。從12月6號到現在,武漢大學、南京工業大學以及合肥的中國科技大學,都出現了學生集體抗爭的事件,抗議的具體原因不盡相同,但都與防疫封控有關。

此外,由於剛剛放鬆封控,民意對抗爭者仍然保持了較高的關注度,所以專案組的低調只是在暫避風頭,避免引發新的抗議而已。

定性境外勢力也好,敵對勢力也罷,這個其實並不太重要,因為中共要鎮壓民眾的抗爭從來都不缺罪名,以危害國安罪判三年和以尋釁滋事罪判三年,並沒有什麼不同。而且以中共從江澤民時代延續的慣例看,它們大概率依然會以刑事罪名來對付實質上的政治抗爭者。

所以我還是那句話,我們必須保持關注,發出聲音,我們必須讓中共的暴力機器意識到,有無數的眼睛都在看著它們,如果它們想在背地裡做一些什麼,可能會有比它們想像中更嚴重的後果。

抗爭者用一張白紙撬開了封控的大門,但隨之而來的麻煩並未因人們奔走相告而減少,首當其衝的當然就是感染高峰的到來。

北京疫情呈爆炸式增長 「冬季浪潮」或壓倒中國醫療體系

從清零鬆綁開始,紅都北京的疫情就開始呈現爆炸式增長。儘管官方煞有介事地報出一個每日新增四千多例的數字,但這顯然已經沒有什麼意義,因為大量北京市民都在發帖,說自己或身邊的人在發燒的是隨處可見。

昨天我們說過去是搶好菜了等封控,現在是搶好藥了等發燒,很多朋友可能覺得好笑,但現在不幸已經成為事實。北京疫情炸開,導致藥店的退燒藥和抗原測試快篩試劑很快被清空。

除了醫療物資短缺,新冠疫情指定醫療診所也人員爆滿。像北京民航總醫院的發燒門診,就診人群從診療室一直排到停車場,很多人為了拿到一點退燒藥不得不排隊等候至少2小時。同時也有北京醫生直言,很多發熱門診都亂成一團,建議患者先待在家裡,非必要不就醫。還有一位醫生匿名向海外媒體披露,由於醫護短缺,醫院只好指派其它科的醫生到發熱門診輪班,而且是每個人都連續工作24小時,休息24小時,然後再回來換班。

可能很多朋友都看到過兩天前的一條新聞,是英國《金融時報》的報導,援引了威格拉姆資本顧問公司(Wigram Capital Advisors)通過模型運算的報告預測,說中共防疫政策突然180度的大轉彎,可能引發前所未有的疫情感染「冬季浪潮」,這將迅速壓倒中國的醫療體系,可能導致至少100萬人死於這個冬季。

威格拉姆是一家專注於亞洲的宏觀經濟諮詢集團,在疫情大流行期間為各國政府提供了建模服務。根據他們的模型預測,以當前疫情爆發規模到明年3月底,重症監護病房ICU的需求將達到承載力的10倍,日住院人數將達到7萬人,而高峰時期的死亡人數可能高達每天2萬人。

威格拉姆模型使用了疫苗接種和年齡數據、公共衛生措施的效果以及實時有效的「R0值」(一種衡量疾病在人與人之間傳播能力的指標)來進行計算評估,同時還參考了新加坡、澳大利亞、新西蘭和香港的疫情數據及防疫經驗。

威格拉姆的模型預測可靠不可靠呢?其實上海復旦大學的研究人員也做過類似的預測,而且結果更糟。他們在今年5月發布了模型計算的報告,得出的結論是,如果沒有有效手段遏制奧密克戎的傳播,可能在大約3個月內導致近160萬人死亡。這個結論一度被當作堅持動態清零不動搖的論據之一。

可能有朋友會覺得奇怪,因為根據大陸官方公布的數據,奧密克戎在多個城市的疫情都顯示其死亡率只有十萬分之八左右,低於近十年平均十萬分之九的流感死亡率,按照這個死亡率即便14億人全都感染,死亡人數也只有十多萬,怎麼模型預測會高出十多倍來?

中共將資源投到核酸等處 在疫苗藥物和ICU床位等幾無建樹

這個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三年來中共將資源都投入到了核酸、流調、健康碼和大規模的方艙體系建設中去,而在防疫最重要的疫苗、治療藥物和人均ICU床位等方面幾乎毫無建樹。現在中共為了面子又硬撐著拒絕進口抗體效果更好的mRNA疫苗,也受限於產能無法大量進口輝瑞公司的口服抗新冠藥物,再加上ICU資源的匱乏,很有可能在大規模爆發期造成醫療資源擠兌。

此前的死亡率是在諸多醫療資源得到保證的前提下統計出來的,而現在的模型預測是在醫療擠兌崩潰的前提下評估的。

這個現實的威脅的確很大,並非危言聳聽。因為根據中共國家衛健委副主任雷海潮15號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上的講話,說中國現在每千人的醫療床位為6.7張,每10萬人口的重症監護病床(ICU)只有3.6張。

我們做一個簡單對比:早在2020年的時候,德國每10萬人的ICU床位數就高居全球之冠,達到28.2張、美國稍低有21.6張、日本13.8張,就連香港也達到了7.1張的數據,是大陸的兩倍。而此後各國隨著疫情進展都在不斷充實相關資源。

在這樣的醫療資源支撐下,美國在今年1月染疫人數確診為2014萬人,導致有19個州ICU床位占用越過了85%的警戒線,但最終美國ICU床位安然度過最高峰,沒有「超負荷」。

而最有參考價值的香港,在今年2月爆發第5波疫情後,ICU病床即被擠爆,導致許多醫院被迫在急診室外搭帳篷暫時安置重症患者。這還是在超過一半人口都接種輝瑞疫苗的背景下。

中共政治挂帥 貽誤了醫療儲備及共存放開的最佳時機

用威格拉姆的負責人Rodney Jones的話來說,就是:中國當局沒有為這一步做任何準備,目前的宣傳信息是,重新開放將不會付出任何代價。但風險在於,他們低估了世界其它國家做了多少工作和付出了多少成本。

Jones其實說的不夠準確,中共並不是由於技術上的失誤低估了其它國家的努力,而是由於政治需要而刻意將所有這些努力都醜化成萬事不管的「躺平」。2020年下半年,當時主流毒株還是德爾塔的時候,國際社會就普遍在開始為不可避免的共存做準備,而中共上下當時在幹什麼呢?在舉國批判「販賣境外勢力私貨的漢奸賣國賊」張文宏,原因只不過是張文宏試探性提到了「共存」這個名詞。

所以,現在回過頭看,如果真的大陸出現了海嘯級的感染高峰,導致醫療資源擠兌而出現大量死亡,並不能證明清零路線是正確的,恰恰相反,正是因為中共政治挂帥,錯誤的將清零宣傳為「文明和制度的優越性」象徵而堅持一路清下來,才貽誤了醫療資源的儲備,貽誤了共存放開的最佳時機,才導致了今天如此被動的局面。這個局面不是鬆綁造成的,而是清零造成的。

這讓我想起一個笑話:一個偷牛賊被抓到縣衙,縣官給了三種處罰三選一:1. 打五十大板;2. 吃三斤牛屎;3. 罰款50兩銀子。偷牛賊心疼錢又噁心吃屎,於是選擇挨打。沒想到才打了二十板子就頂不住了,於是忍著惡臭改吃牛屎,好不容易吃到兩斤實在咽不下去了,最後還是只好掏出五十兩銀子認罰。

清零一大圈回到原點 疫情大爆發風險避免不了

說到模型預測,其實中國的專家一直都在做相關研究。12月6號下午,中共CDC原副主任、國家新冠病毒肺炎聯防聯控機制專家組成員馮子健,應清華大學邀請,在線上作了一場題為「如何理性面對奧密克戎」的專題報告。在報告中馮子健承認,根據數學模型測算,當第一波大規模衝擊達到最高峰時,中國人群中的感染率可能達到60%左右,隨後會逐步回落到一個平穩期,最終可能80%-90%的人都會經歷感染。

這說明什麼?說明中共的專家們早就對奧密克戎的特性有所研究,他們早就知道清零遲早有一天會走不下去,但他們依然非常識時務地在配合官方給清零模式站台。像衛健委疫情專家組組長梁萬年,在今年4月還斬釘截鐵聲稱奧密克戎不是大號流感,病死率是流感的7到8倍,現在立馬改口說奧密克戎致病率明顯下降。

此外,還有吳尊友、張伯禮、王華慶等所謂的一線專家,哪個不曾口口聲聲清零如何科學,如何高效,如何的是當前防疫不二選擇等等。他們不是不明白,而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都在配合著中共把大眾當猴耍。當然,一個兩個人是這樣,那是個人人品問題,大家都這樣,那就是體制的問題,說嚴重點,這個體制一直都在蓄意殺人。

雖然清零了一大圈最終回到了原點,但疫情即將大爆發的風險是避免不了了,經濟的巨大損失也無法挽回了。

華爾街日報:防疫鬆綁 兩大原因促成

《華爾街日報》今天發表了獨家報導,引述知情人消息說,富士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在一個多月前,也就是鄭州富士康爆發員工騷亂之際,給中共領導層寫了一封信。信中警告說,嚴格的防疫管控措施將威脅中國作為全球供應鏈的中心地位,同時要求在對富士康員工的限制上提高透明度。

報導說這封信與後來爆發的白紙運動,成為促成當局終於同意對防疫鬆綁的主要因素。

富士康事件爆發的時候我就和大家討論過,從大逃亡到大暴動,實際上已經標誌著外企在中國大陸淘金時代的結束。郭台銘的信顯然包含了潛台詞,就是如果繼續清零下去富士康就不得不拍屁股走人。

而郭台銘敢威脅習一尊當然也有苦衷:幾天前華爾街日報就報導說,由於鄭州富士康事件,導致蘋果管理層已加快將部分生產移出中國的計劃,要求供應商更積極規劃將組裝移往印度和越南等國,同時尋求減少對鴻海等台灣組裝廠的依賴。

我們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如果說清零的痛苦是打板子,那麼現在的疫情海嘯差不多就到了吃牛屎的階段,而經濟的重創和產業鏈的遷移就屬於交銀子的罰款。

站在中共高層的角度,它們總是認為清零封控搞死了那麼多人,現在解封了問題就解決了;清零搞垮了那麼多企業讓經濟近乎停頓,現在解封了經濟很快就會加速漲上來。退一萬步說,即便真的奧密克戎大爆發死了百萬人,也不過才是三年大饑荒的四十分之一,用習近平的話來說,當年那麼艱難都走過來了,眼前這點算什麼?這些付出的代價只不過是堅持走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艱難探索中,走了那麼一點彎路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

是不是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呢?從病毒的角度講,以中國十幾億人口基數的感染規模,其危險性不僅在於醫療資源的擠兌,更在於可能促成新的變異毒株的生成。當初印度德爾塔大爆發的時候不是很多小粉紅都咒罵說那是養蠱嗎?如果說那是養蠱,中國這次就是養蠱的平方,因為印度的爆發是大雨洪水式的,基本屬於自然傳播形態,而中共這次是開閘泄洪式的,屬於強烈人工干預形態。

我們只能說,靜觀其變,希望大陸的朋友們都能安然渡過這一劫。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3童心同日移植 解密武漢人間魔窟
【遠見快評】大火慘劇重演 新疆爆大規模抗議
【遠見快評】多地防疫放開 富士康事件謎底在這?
【遠見快評】防疫放鬆是騙局?秋後算帳升級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疫情疊加危機 中共政局像明末
【秦鵬觀察】任澤平砲轟司馬南 突然偃旗息鼓
【中國禁聞】監獄大量人員死亡 南京統籌處理遺體
【晚間新聞】衛健委吹哨人:北京20萬遺體待火化
【有冇搞錯】從瘟疫化石談官員躺平
【時事軍事】西方與俄羅斯 歷史性坦克對決似已就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