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為什麼要退出中共黨、團、隊?

——寫在法輪功洪傳世界30周年之際

人氣 1451

【大紀元2022年05月18日訊】我曾經是一名中共黨員,一名中紀委監察部官員。從1995年5月3日起,出於袪病健身的目的,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到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之前,我沒有意識到中共會與法輪功水火不相容。

至2022年的今天,我修煉法輪功已有26年,親歷了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全過程,透過自己的親身經歷,我認識到,中共不僅與法輪功水火不相容,而且與全人類認同和遵循的普世價值也水火不相容。

法輪功的核心理念是「真、善、忍」。

法輪功要求修煉者嚴格按「真、善、忍」做好人。自從走入修煉大門之後,我聽到、看到了許許多多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故事。當時,北京常有大型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每次參加,我的心靈都會受到強烈衝擊,常常被感動的淚流滿面。

我本人也努力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學習、生活、工作都有很大變化。至迫害發生前,修煉法輪功的四年多,是到那時為止我有生以來各方面表現最好的四年多。

當時,我對法輪功的認識是: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當迫害發生時,我和全世界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不理解:法輪功這麼好,這麼受歡迎,傳播得這麼快、這麼廣,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自身面臨的險惡處境,迫使法輪功學員不得不追根溯源。

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就是對此問題追根溯源的重要成果。

原來,中共從根上就是邪的,中共表面上說得冠冕堂皇,很是動聽,其本質卻是「假、惡、斗」。

關於中共從根上就是邪的,此前,我在一些文章中做過一些分析,比如,中共與中國人民的老祖宗不同;中共與中國人民的思想源頭不同;中共是在「國外敵對勢力」操控下建立的;中共前28年主要做了一件事:不擇手段顛覆中國合法政權——中華民國;中共後73年主要做了一件事:不擇手段維護中共極權統治等。這裡不再重述。

下面,結合我個人的親身經歷再談一談中共的本質問題。

2004年讀了《九評共產黨》之後,我用親身經歷對《九評共產黨》揭示的中共「假、惡、斗」的本質進行了驗證。結果,得出的結論與《九評共產黨》完全一致。

當時,我選了九個專題進行驗證:第一,中共的指導思想;第二,決策的民主化科學化;第三,幹部的選撥任用;第四,依法治國;第五,黨內監督;第六,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第七,反對極左極右;第八,台灣問題;第九,外交問題。

限於篇幅,這裡著重談三個問題。

第一,關於中共的指導思想。

迫害發生不久,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江澤民推出了他所謂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當時,我在北京廣播學院(後改名為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工作。從中共中央到新聞出版署,都要求新聞出版工作必須堅持以「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

當時,總編輯將《21世紀第一場戰爭》這部書稿交給我做責任編輯。在編輯過程中,我發現書稿中存在泄露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絕密文件問題。

中共的「保守國家祕密法」第十條規定:「絕密級國家祕密是最重要的國家祕密,泄露會使國家安全和利益遭受特別嚴重的損害」。

根據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我在「審稿意見」中提出,這個涉及泄露總參絕密文件問題必須先解決,在這個問題解決前,本書暫不宜出版。

按理說,按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做沒錯吧,但是,社長蔡翔認為我錯了。蔡翔說:「你不要拿『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嚇唬我,我不怕。」蔡翔一氣之下,把我給「辭」了。

江澤民是「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創立者,江當時還是中央軍委主席,泄露總參絕密文件這麼大的事,是江應該管、能夠管、必須管的大事。

於是,我接連不斷給江澤民寫信反映,希望江按他自己說的話,按他自己創立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依法維護我的工作權。

但是,無論我給江寫了多少封信,多長時間的信,措辭多麼尖銳、激烈的信,江全都視而不見,一聲不吭。

在對待我反映的問題上,江的態度概括起來就是14個字:「死豬不怕開水燙,我是流氓我怕誰。」

第二,關於中共的「依法治國」。

「依法治國」最早是1997年江澤民在中共十五大報告中提出來的。

江澤民就「依法治國」講過很多話。江一再要求黨員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要帶頭依法如何如何。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的當天,我被「隔離審查」;7月26日,受到開除黨籍的黨內最高處分;12月2日,被辭退回家。

此後,我不斷反思,我到底錯在哪裡?

當初,專案組對我審查了4個半月、135天,審查來,審查去,沒有發現我有1分錢的經濟問題,沒有發現我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問題,沒有發現我的本職工作有違紀違法問題,我唯一的問題是:在法輪功問題上向江澤民講了真話。講真話有錯嗎?沒錯。

從2004年2月中旬起,我開始依法申訴。

我申訴的法律法規依據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國共產黨章程》、《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中國共產黨黨員權利保障條例》、《關於實行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的規定》等。

我申訴的對象有:中紀委監察部機關黨委、中紀委監察部領導、九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前中共黨魁江澤民。

2004年7月22日,中紀委監察部機關黨委副書記賈育林告知:我的申訴正在研究之中。從此以後,再沒有任何回音。

我是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的法學博士,曾經在中紀委法規室(監察部法規司)工作過,是《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成員,是《中國共產黨黨員權利保障條例》的釋義者之一,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是中共中央國務院所在的北京市西域合法公民。

但是,無論我給上述申訴對象寫了多少封信,多長時間的信,措辭多麼尖銳、激烈的信,從中紀委監察部機關黨委,到中紀委監察部領導,到九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到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無一級黨組織,無一位黨員領導幹部,無一例外,不遵守中共自己制訂的憲法等法律法規的明文規定。

第三,關於中共的外交問題。

中共一直在罵法輪功賣國。但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法輪功沒有出賣中國一寸領土,法輪功也從來沒有反對過中國、中國人民、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法輪功所反對的,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中共對法輪功的謾罵也促使我用心研究一下到底誰在賣國。我的研究結果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才是最大的賣國賊

1999年,江澤民做了兩件大事:內政上,動用全部國家機器不擇手段迫害法輪功;外交上,將中國東北100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無條件送給俄羅斯。

1999年12月9日,江澤民跟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訂《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完全承認了腐敗無能的晚清政府與沙皇俄國簽訂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將沙俄通過這些條約侵占的中國東北100多萬平方公里神聖國土無條件送給俄羅斯,將圖門江出海口劃給俄羅斯,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還將未經簽約而被沙俄及後來的蘇聯強占的17萬平方公里的唐努烏梁海地區送給俄羅斯。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中共非法監禁五年。

期間,就江澤民的賣國問題,我寫了許多檢舉信。信中,針對江澤民「危害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的嚴重賣國罪行,我多次反覆提出,由最高法院依法判處江澤民死刑,絲毫不為過。

江澤民是最大的賣國賊,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根據中共關於黨、團、隊員必須「跟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政治規矩」、「政治紀律」,在江澤民賣國問題上,全體中共黨、團、隊員都必須跟江澤民、跟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也就是說,江是最大的賣國賊,全體中共黨、團、隊員都必須跟江捆綁在一起當賣國賊;江要下地獄,全體中共黨、團、隊員都必須跟江捆綁在一起下地獄。

結語

如上所述,法輪功的核心理念是「真、善、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幹什麼呢?就是大搞「假、惡、斗」。中共迫害法輪功23年,就是大搞「假、惡、斗」的23年。

其實,從1848年中共老祖宗馬克思發表《共產黨宣言》以來,170多年的國際共運史,就是一部「假、惡、斗」的歷史。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政權相繼垮台,就是這些國家的共產黨大搞「假、惡、斗」的結果。

從1921年中共建黨以來,百年中共黨史,就是一部「假、惡、斗」的歷史。中共迫害法輪功23年,是中共「假、惡、斗」在全中國、全世界現原形的23年。

到目前為止,在國際上,中共已成孤家寡人;在中國,據大紀元退黨網站統計,已有3.9億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

百年中共已經走到了「中國共產黨亡」的最後階段。

中共是馬列子孫,中共領導人常講,死後去見馬克思。

中國人民是炎黃子孫。中國人民無論到天涯海角,認祖歸宗,都會認同、歸依中華民族的人文初祖——黃帝、炎帝。

作為一個炎黃子孫,誰願意跟中共獨裁者江澤民這樣「死豬不怕開水燙,我是流氓我怕誰」的人渣敗類為伍?誰願意在神州大地上執政的是一個「沒有道德和法律底線的」無法無天的黨?誰願意跟江澤民一起當「前對不起中華民族的祖先、後對不起中華民族的子孫」的賣國賊?

值此法輪功洪傳全球30周年之際,我再次奉勸中國良知善念尚存的人們,認清中共「假、惡、斗」的本質,儘快退出中共黨、團、隊,做炎黃子孫,不做馬列子孫。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江澤民孫子是如何「悶聲發大財」的?
王友群:毛澤東發動的「挖祖墳」運動
王友群:「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一個謊言
王友群:為什麼江澤民戰勝不了法輪功?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10億中國人資料被賣 史上最大洩密
【新聞看點】5.5小時破案?唐山警方通報疑點多
【財商天下】傳上海公安局遭駭 10億人資料外洩
【軍事熱點】30萬北約快反部隊對峙俄軍 普京的煩惱不止於此
【神韻原創音樂】2018 神韻交響樂《中原漢麗》
【百年真相】中共大躍進 餓死百姓四千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