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重提毛主義無異於殺雞取卵

重申毛主義將會像新冠疫情一樣阻礙中國經濟

人氣 2116

【大紀元2022年06月2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ilton Ezrati撰文/原泉編譯)儘管中國可以回顧曾經創下的經濟奇跡,但未來似乎充滿沉重的負擔。

即使北京方面能夠出台最好的政策,但人口老齡化,發展的增長速度放緩的自然趨勢,以及過去政策錯誤的遺留問題,如住宅建設過度,都會產生影響。儘管如此,新冠清零政策的封控措施將帶來更多的問題。從更根本的角度上看,中國經濟將受到毛(澤東)主義意識形態重演的影響。

對經濟最直接的負面影響來自抗疫的政權,無論是公共衛生物資、嚴格的隔離和封控措施,與西方採用的經濟上友好得多的方法相比,收效甚微。

中共的新冠防疫政策在中國民眾中播下了恐懼的種子,給中國經濟帶來了不必要的阻礙。中共隱瞞了Omicron變種比較溫和的事實,以及歐美如何以不太嚴苛的方式,有效地應對該病毒,中共還拒絕讓中國公眾了解外國疫苗和其它藥物的益處。

毫無疑問,這些過分嚴厲的行動源於中共過去的宣傳,聲稱中國比其它國家抗疫措施更有效,這是某些永遠容易受騙的西方媒體捏造的。如果現在中共承認西方有更有效的方法,並且社會正在恢復,這將揭穿中共重要的國內虛假宣傳。

上海、香港和其它商業城市的封控所造成的經濟損失,可能無法估量,但不可否認的是,損失巨大。正如李克強總理在最近廣泛發表的講話中明確指出的那樣,僅是封鎖就可能使中國今年的實際增長目標無法達到已經下調的5.5%。

失業率已經從去年年底的4.9%上升到今年春季的6.1%。消費者樂觀指數從去年的128下降到最近的114。僅在三年前還以兩位數速度增長的住房銷售,在2022年陷入停滯。出口在幾個月的嚴重下滑後提振了中國製造業,但出口的增長更多地反映了海外市場的復甦,而非中國國內。

雖然新冠政策產生了最直接的不良影響,但毛主義的重演肯定會對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構成最根本的障礙。這一點在習近平大力宣揚的「新發展理念」中最為明顯,習對中國經濟未來的回答包含幾個要素。不過,從根本上說,這恰恰如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所長陸克文(Kevin Rudd)所描述的那樣,中國「轉向國內」的戰略。

這將是自毛澤東以來,首次圍繞嚴格執行的產業政策,調整中國的經濟管理方向,通過振興國有企業,集中指導國家的整體經濟工作。

在這種思想的指導下,中共當局已經拒絕向幾家快速增長的消費服務商提供融資。儘管這些企業顯然滿足經濟需求,但它們不在規劃者的偏好范圍之內。

作為「轉向的」一部分,習強烈批評了這些消費服務企業的領導人的「愛國主義」,以及任何偏離北京批准的經濟方向的企業領導人。他明確地告訴這些商業領袖,他們在國家計劃者的指導下,最終在中共的指導下「與國家合作」。

習的「新發展理念」強調了他所說的「雙循環經濟」,即中國將擺脫對出口的依賴,更多地依靠內需保持增長。他還強調「共同富裕」,將中國商界精英的收入重新分配給人民。

儘管「新發展理念」在這方面的用詞比較人道,但其目的不太可能旨在造福中產階級和工人階級,而更可能是為了削弱中共以外的商業權力中心。

上世紀70年代末﹐鄧小平向世界開放中國,經濟改革後,中國取得了驚人的成功,現在回歸毛主義的轉變可能讓人感到意外,但在很多方面,中共早就在宣傳這一點。從鄧到習,中共領導層一直將「自由化」描述為實現共產主義最終意識形態目標的手段﹐鄧小平在一開始就明確了他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定義。

在西方,這些宣傳被視為憤世嫉俗的言辭,是那些能夠看到不同未來的領導人,對舊理想做出的一種姿態,就像西方領導人為了選票,在言辭上假稱遵守傳統准則,而實際上他們不再相信。但是,西方只相信它想相信的關於中國的事情。

現在看來,北京的憤世嫉俗者總是比真正的共產主義信仰者少。畢竟,直到最近,習才在解釋他的「新發展理念」時表示,市場帶來的「巨大的物質財富」使中國在社會主義道路上邁出了下一步。

如果習真的准備好採取下一步行動,中國的增長和發展將陷入困境。首先,他的「新發展理念」自相矛盾﹐中國能夠繁榮的唯一途徑是奪取半導體、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和現代化製造業的世界主導地位,而這將阻礙習的減少中國對出口依賴的計劃。

更重要的是,轉向僵化的計劃經濟會削弱中國經濟的活力。開放市場加速發展的原因之一是,其分散的性質創造了捕捉未來的多樣性努力。沒有人能預見未來,這種多樣性比任何計劃都更有可能滿足即將到來的經濟需求,而任何計劃從本質上講,就像「新發展理念」那樣,只專注於少數幾個領域。

扼殺中國的經濟活力需要一段時間。「新發展理念」可能會很幸運,半導體、人工智能和量子計算占世界主導地位可能是未來的趨勢。現在它們確實很熱門,然而,未來仍然是未知的,尤其是在科技領域。

當計劃者犯了錯誤,國家的巨大努力就會朝著錯誤的方向發展,而在基本分散的市場中,這種情況就不太可能發生。隨著時間的推移,共產主義的中央集權將浪費資源,扼殺想像力和實驗,竊取過去幾十年的經濟活力。在新冠肺炎封鎖成為一段糟糕的記憶之後,經濟將長期停滯不前。

作者簡介:

米爾頓‧埃茲拉蒂(Milton Ezrati)是《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雜志的特約編輯、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分校人力資本研究中心的榮譽學者,也是紐約傳播公司Vested的首席經濟學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個明天:未來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統計學和我們的生活方式》(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原文:China’s Xi Will Kill the Golden Goose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新唐人【獨立評論】(420) 中共走向毛主義復辟之路
《共產主義黑皮書》:民族主義外衣下的毛主義
【名家專欄】中國要回到毛主義時代嗎?
沈舟:俄軍在烏克蘭到底還有多少兵力?
最熱視頻
【林瀾對話】栗戰書奉命「演戲」 習為何隱身?
【時事軍事】美軍看穿殲-20 台海空優有說道
【思想領袖】加拿大「自由車隊」的真實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