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高級壁紙de Gournay復興失落的中國傳統工藝

會做夢的牆:De Gournay壁紙傳承中國傳統的手繪絲綢藝術,以古董中國風設計揚名國際
文/黑茲爾‧阿特金斯(HAZEL ATKINS) 翻譯/陳遇
de Gournay的壁紙系列《艾爾丹姆》(Erdem)以亞當灰色號(Adam Grey)的染色絲綢為基底。(de Gournay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048
【字號】    
   標籤: tags: , ,
de Gournay的壁紙系列《艾爾丹姆》(Erdem)以亞當灰色號(Adam Grey)的染色絲綢為基底。(de Gournay提供)

室內裝潢若做得好,可以帶來完全不同的空間體驗,讓人感覺身入其境,而這正是世界知名室內裝潢公司de Gournay的強項。de Gournay的總部設於倫敦,以豪華客製的手繪壁紙聞名,致力於將房間的牆面打造成像高級時裝一樣的精美。有趣的是,他們享譽國際的壁紙產品竟源自於中國的傳統工藝,在美麗又令人印象深刻的壁紙背後,隱藏著一段復興中國手繪絲綢工藝的故事。

de Gournay的壁紙系列《艾爾丹姆》以亞當灰色號的染色絲綢為基底。(de Gournay提供)

在1980年代初期,克勞德‧塞西爾‧葛尼(Claud Cecil Gurney)在機緣下想要修復在倫敦家裡的古董中國風壁紙。然而,他沒有想到這居然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由於工業化大量生產取代了傳統產業,源自於中國的中國風手繪技巧也在中國逐漸凋零,最後他僅能找到唯一一間廠商替他修復壁紙。這讓葛尼相當震驚,由於不願看到這項技藝就此失傳,他開始四處尋找僅存的工匠。這些人從他們的父母或祖父母那裡學到了中國傳統的毛筆繪畫技藝,這是古董中國風關鍵的水墨畫技巧。1986年,葛尼組織了一個五位藝術家的工作團隊,de Gournay就此誕生。

de Gournay的藝術家使用兩支筆刷的技法手工繪製壁紙:一支畫筆沾取顏料,另一支則沾水,將顏料在絲綢上塗開。這種技巧非常費時又費工,需要多年的訓練才能掌握。(de Gournay提供)

現在這間家族企業已經發展成世界知名的高級壁紙公司,他們的產品也由中國傳統的手繪絲綢擴展到手工刺繡等,也發展出其它的復古或當代風格。不過,精緻高雅的中國風系列仍然是他們最受歡迎的招牌。

古董中國風是18世紀風靡於歐洲的一種風格,當時絲綢之路和海上貿易開啟了歐洲社會對東方文化的嚮往,像是香料、精美瓷器、奇異物種、建築形式、服裝等。在交通不發達的時代,對於外面的世界往往要通過想像。在這個風潮下誕生的中國風處處充滿了夢幻色彩,描繪著迷人的風景和鬱鬱蔥蔥的花園,有著令人驚豔的牡丹花和孔雀等各式動植物。

de Gournay的壁紙系列《艾爾丹姆》以金黃色號(Golden Yellow)的染色絲綢為基底。(de Gournay提供)

當時創立de Gournay時,葛尼立下了兩個目標:首先是將中國風壁紙應用到歐洲的室內裝潢,然後要使用正宗的18世紀中國傳統技巧。就如現在歐洲流傳下來的古董壁紙一樣歷久彌新,de Gournay的壁紙也採用經久耐用的材料和技術,以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de Gournay的壁紙系列《艾爾丹姆》以亞當灰色號的染色絲綢為基底,這個系列由de Gournay和時尚設計師艾爾丹姆‧莫拉里奧格魯(Erdem Moralioglu)共同合作。這個膠囊系列描繪了麻雀、鶯鳥、野雞、白鷺等動物在繡球花、蜀葵、鳶尾花、菊花和牽牛花之間嬉戲。(de Gournay提供)

de Gournay的壁紙通常包含兩層手工製作的宣紙——中國傳統的宣紙壓疊在一起,並用絲綢作為背襯。背景會使用大筆刷進行水彩暈染。在水彩尚未乾之前,要將宣紙和絲綢壓皺、拉平再晾乾。這樣才能在紙上留下明顯的顏色。

de Gournay的壁紙系列《克羅尼》(The Colony)以粉色江戶紙為基底,這是為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的克羅尼酒店(Colony Hotel)大廳所客製的壁紙設計。受到該酒店於1947年開張時的大廳壁畫所啟發,壁紙的設計也以佛羅里達南部特有的原生動植物做為主題。(de Gournay提供)

簡單來說,手繪壁紙首先需要精準地計算比例,每一張壁紙都是根據特定房間的尺寸量身訂製的。多位藝術家們共同合作,首先以鉛筆描繪出圖樣的輪廓,再以12世紀發明成熟的雙筆刷技巧將其上色。一支畫筆是用來沾取顏料,另一支則沾取清水,以達到色彩漸層的效果。最後還需要使用第三支筆刷加上細節。完成一片壁紙大約需要80個小時。

de Gournay的壁紙系列《波托貝洛》(Portobello)以藍灰色印度茶紙為基底,室內空間由Brittany Bromley所設計。(de Gournay提供)

在中國國畫中,每一次下筆都需要經過仔細思考,畫上去就不能修改了。因此,這種技法需要多年的訓練和練習才能夠駕馭。在de Gournay的工匠師傅都是自己培養的,年資較輕的藝術家通常先從繪製簡單的元素開始,像是樹枝和樹葉,隨著他們的經驗逐漸豐富後,便會學習畫更複雜的圖樣,像是鳥類或花卉。因此,藝術家團隊的形成是一個有機的過程。

令人讚歎的藝術美感、技巧和細節的處理都是讓de Gournay壁紙獨一無二的祕密。就如高級時裝一樣地精準,de Gournay為每一個空間完美地量身訂做壁紙設計。正如精美瓷器是精緻和耐用的結晶,每張精心製作的壁紙也都結合了超凡之美和歷久不衰的品質。

原文If Walls Could Dream: How de Gournay’s Whimsical Wallpapers Are Keeping a Nearly Lost Art Alive—One Brushstroke at a Tim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都靈王宮(Royal Palace of Turin)建於 16 世紀意大利文藝復興晚期,兩個多世紀以來一直是薩沃伊王朝(Savoy Dynasty)的中心。薩沃伊王朝在都靈及其周邊地區建造了二十多座宅邸與宮殿,而都靈王宮有如其王冠上的一顆璀璨明珠。
  • 查茨沃斯莊園是英國最受歡迎的莊園之一,也是電影《傲慢與偏見》中達西莊園的取景地點。查茨沃斯莊園位於英國的地理中心,有著大花園和林地、涼亭小屋和壯觀的水景設計,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這座氣派穩重的巴洛克宅第。
  • 拉斐爾也畫了一些陪同教宗的持權杖者,連同他們的坐騎,全都栩栩如生;紅衣主教的隨扈們也是如此;一些馬夫牽著小馬,馬上坐著身穿全套法衣的教宗(是良十世的畫像,與其他形象一樣逼真),此外還有眾多廷臣。整個場面極為賞心悅目,與這樣一件作品十分相稱,而且對我們的藝術也很有用,特別是對那些需要這類素材的藝術家而言。
  • 若要列舉世界上三位最偉大的雕塑家,首先印入腦海中的可能就是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多那太羅(Donatello)和吉安‧洛倫佐‧貝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但你知道貝特爾‧托瓦爾森(Bertel Thorvaldsen)這位雕塑家嗎?托瓦爾森相信,成為一位偉大的藝術家唯一的途徑就是遵循古典藝術。於是,他成為當代最優秀的新古典主義雕塑家。
  • 想像自己正在參加一場這樣的聚會,賓客中有許多您非常敬仰的偉人,甚至是神仙道人,如果您這時要拍一張照片發布到社交媒體上,您會怎麼替照片構圖呢?
  • 隨後,在繼續為梵蒂岡宮各居室作畫的過程中,他繪製了奧爾維耶托(Orvieto)聖體奇蹟、也稱博爾塞納(Bolsena)聖體奇蹟的場景。其中我們可以看到神父正在做彌撒,當他看到聖體因他的不虔誠而滲出鮮血,羞愧得面色發紅。他的眼中滿是畏懼,在聆聽講道的信眾面前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的手幾乎在顫抖,手勢透露出人在這種情形下會感到的驚恐。
  • 列奧納多的離去讓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無比悲痛,因為從未有人給繪畫帶來如此高的榮耀。他俊美奪目的外表能為每一個憂慮的靈魂帶來寧靜;他辯才無礙的言辭可以折服最為頑固的頭腦。他的體力可以壓住爆發的怒火;他能用右手擰彎門鈴鐵環或馬蹄鐵,就像它們是鉛製的一樣。他是如此寬宏大度,身邊聚集了眾多朋友,只要其擁有智慧和才能,就不論貧富予以支持。他的一筆一畫讓最卑微平凡的處所熠熠生輝;因此,他的降生真的讓佛羅倫薩得到了一件非常棒的禮物,而他的辭世則給這座城市帶來無量的損失。
  • 列奧納多新聖母大殿(S. Maria Novella)「教宗大廳」(Sala del Papa)的牆上繪製《安加利之戰》(Battle of Anghiari)的草圖,以表現米蘭公爵菲利波手下大將尼古洛‧皮欽尼諾(Niccolò Piccinino)的故事。他構思了一群騎兵爭奪軍旗的場面,他設計這一場面時的奇思異想,公認此畫為技巧高超的傑作。
  • 聖維特大教堂座落於布拉格西側的山丘上,俯瞰著這座古城。聖維特大教堂建於14世紀,當時布拉格是世界上第三大城市,緊接在羅馬和君士坦丁堡之後。許多君王在這座雄偉的哥德式教堂中接受加冕、舉行婚禮及入葬儀式,裡面也藏有無數的國家寶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