惲壽平 畫花卉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7日訊】
清 惲壽平 畫花卉
軸 絹本 設色畫
縱116.5公分
橫54.2公分

惲壽平與王翬是交情深厚的好朋友,兩人合作作畫,相互題詩,他們之間的情誼,在畫壇上傳為美談。惲壽平本來原擅長畫山水畫,認識王翬以後,見到王翬的山水畫,即對王翬說:「此道讓兄獨步,格恥為天下第二手。」認為王翬的山水畫是最好的,除了推崇王翬的藝術成就之外,也謙虛自己的畫藝。於是專心致力於花卉畫上的研究,以宋徐崇嗣(活動於十世紀)、元趙孟頫(1254-1322)、明沈周(1427-1509)、陳淳(1483-1544)諸名家為師法的對象,以沒骨花卉聞名,不鉤花葉、枝榦的輪廓線,直接用顏色或墨畫出花朵葉形,創出獨特風格。由於惲壽平是常州人,因此他創的花卉風格,稱為「常州派」。

這幅畫畫柏枝、玉蘭、牡丹,有「玉堂富貴」的吉祥象徵,在中國人的觀念中牡丹代表富貴,柏枝則是長壽的象徵,再取玉蘭的「玉」字,就成了「玉堂富貴」的祝福語,題材通俗而常見。畫中惲壽平雖然利用鮮艷而明亮的顏色,畫盛開的牡丹,但因用色清雅,流露出牡丹貴而不驕,艷而不俗的氣質,這種鮮麗明亮而不俗艷的筆墨特質,是惲壽平的花卉畫受到當時人的喜愛,與影響後世的地方。

轉載於台彎國立故宮博物院
「國立故宮博物院 著作權所有 Copyright @ National Palace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麼我期待的是甚麼呢?我遠方的船上載著什麼呢?對我而言,我希望我們能夠耕耘對彼此的信賴,對萬物的慈愛,包括那些可能傷害我們的人。我希望在艱難的時刻仍能保有耐心。儘管我們面對的是黑暗,我仍然希望所有人都能遇見奇蹟。
  • 呼吸著聖潔而又燦爛的光芒,在神聖的讚歎聲中,巴洛克的時代步入藝術的殿堂……
  • 歷史上著名的《清明上河圖》是北宋張擇端所畫,以長卷形式來描繪當時的汴梁(今河南開封)承平時期,京都街市與汴河漕運的繁盛景象。「清明」這繪畫主題有什麼特殊意義?「上河」的內涵是什麼?展開畫軸,從城郊沿汴河到虹橋再進到城區,河道兩岸的自然與人文風光,以及市井生活、水陸交通經濟發展,種種描寫細緻而生動…
  • 在許多識貨的藝術愛好者或專業人士眼中,《最後的審判》毋庸置疑是當時最偉大的藝術創舉。
  • 古希臘的著名悲劇《伊底帕斯王》就從一場瘟疫揭開序幕。底比斯國王伊底帕斯面對肆虐全國的瘟疫束手無策,因而派人前往德爾菲的阿波羅神殿求神諭,經過一番曲折和調查,得到的答案卻是最為不堪的:正是他自己犯下弒父娶母的逆天罪惡引發了這場災難!
  • shutterstock
    位在意大利佛羅倫斯的卡爾米聖母大殿(Santa Maria Carmine)內,這裡保存了文藝復興早期最重要的壁畫系列之一。它的重要性並不在於題材,而是馬薩喬 (Masaccio,原名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使用了創新的壁畫技巧描繪聖彼得的故事。
  • 納西瑟斯, Narcissism, 希臘神話
    我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作品,同時渴望獲得別人按「讚」鼓勵。誠實說來,發文獲得越多讚數,我對自己的滿意程度就越高。但這些讚數和我對它的渴望實際意味著甚麼呢?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我沒有遺漏任何東西」,17世紀法國古典主義畫家尼古拉·普桑曾如此自信地說。誠然,普桑作品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有理由的,理由即為他筆下每一幅畫作背後的根本依據。
  • 在羅馬的恢復與重建當中,教宗克里門七世決定繼續裝飾西斯汀禮拜堂,為自己任內留下藝術巨作。或許有感於人類的罪孽,他選擇的題材是《最後的審判》,而最理想的藝術家人選,自然非米開朗基羅莫屬了。
  • 米開朗基羅為整個圖書館營造的,是一種進入知識聖殿的情境。人要邁向學習之門時必須先沉澱自我,收起驕慢與浮躁。好比進入了第一道門,卻發現還沒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關轉換了心境,再以恭敬嚴肅的態度向著高處的聖殿拾級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