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警衛

朱台翔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29日訊】把我對太太的虧欠,用在社區歐巴桑身上;把我對雙胞胎小孩的虧欠,用在社區的小孩身上……

我住的社區相當大,有七百多戶。社區管委會一直要求警衛,不能只坐在警衛室裡招招手、打打招呼,必須走出室外察看是不是每部車都有車證;光是這樣的要求,就不見得每個警衛都能做到。

最近,來了一位留著小鬍子的警衛,從上班的第一天開始,他就非常盡職,即使只是遠處有人影晃過,他都會對著那方向堆起滿臉的笑,熱情地大聲打招呼。可是,大多數的住戶都沒什麼反應地從他身旁走過,有的住戶甚至都不正眼看他一眼。
親愛的住戶,早安

在警衛先生隨時堆滿了笑的臉上,不難看出他的尷尬,和很努力、很用心想做好的堅持。我每天至少會碰到他兩次。我慢慢發現,除了笑之外,他逐漸增加一些不同的言語和動作,並且對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

譬如有一回,他看到一位四、五十歲的太太要出門,就趕快跑去幫她開門,說:「老闆娘,要出去囉?順走哦!」又有一次,在我前面的是一對老夫妻,這位警衛馬上一個箭步跳到大門口,把門打開(因為鐵門有點重),嘴巴很甜地說:「頭家娘!要出門散步喔?小弟幫妳開門!」

還有一天一大早,聽到他對一位住戶說:「親愛的住戶!早安!」

上個週末,我和鄰居們去花市買花,我先生負責載杏花,我們這群媽媽就坐計程車回來。到了大門口,那位警衛幫忙打開了最大的大門,有些住戶也順便從大門進出,他就對所有經過的住戶說:「走大門!發大財喔!」
窩心的言語和動作

就這樣,這位警衛從之前有些尷尬、有些矜持的笑容,到現在能非常流暢、非常自然地向住戶打招呼;而且除了笑容之外,還有很多讓人覺得非常窩心的言語和動作。

隨著他越來越多的甜蜜和貼心,社區住戶的回應也越來越不一樣;才一兩個月的功夫,就有好多人開始會主動和他打招呼了,有時還會順便搭訕、閒聊幾句。因為他的積極和堅持,不知不覺中改變了許多人與人之間互動的模式。
五年來第一次這麼感動

後來,我在我主持的廣播節目裡,提到這位警衛,以及他帶給社區的影響。隔天碰到警衛時,我交給他一捲當天的錄音帶,跟他說:「我在節目裡有提到你,你聽聽看!」他很訝異地問:「為什麼會提到我?」我笑著不說話,就離開了。

幾天後的下午,我在院子裡拔草,他路過看到我,馬上跑過來找我。才叫了一聲:「大姊!」他的眼眶就紅了,眼淚和鼻水跟著流出來。他說:「這是我五年以來第一次這麼感動!不瞞妳說,那捲錄音帶我私底下聽了兩次,每一次我都掉眼淚,我好感動!我終於碰到了知音。」

他突然碰到我,突然跟我說這些話,呈現方式讓我很意外、也非常地窩心;我也就開心地承受著他的感動和喜悅,以及我自己的喜悅。
把工作機會當作緣分

他繼續說:「我是師大體育系畢業的,在國中教了十年書,專攻柔道,差點要去考職業的。後來去當證券行老闆的保鑣,一個月薪水二十幾萬,可是除了保護老闆的安全之外,還要幫老闆擋酒,每天幫他喝很多酒,最後肝全部壞掉了。現在跑來當警衛,才來三個月,我的心情是把對太太的虧欠,用在社區歐巴桑身上;把我對雙胞胎小孩的虧欠,用在社區的小孩身上。」

聽他說到這裡,我沒有問,也不想問:「太太、孩子呢?虧欠他們什麼?你怎麼了?」他繼續說:「我把這個工作機會當作緣分,我希望透過社區的人跟我打招呼,然後他們慢慢也會彼此打招呼,也會相互來往。」

讚美的威力多麼大

他對我說的這段話、表達方式,甚至他整個人的模樣,在在都讓我心動。當初,我只不過是想要讓他知道我的感覺,沒有想到,讚美的威力這麼大。

我想,如果我們能不吝惜地把對另一個人的欣賞如實地呈現出來,說不定能讓那個人因為被了解而走得更穩健、更昂首闊步。(轉載自人本教育電子報)──轉自台灣大紀元時報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涉及多起搶案、被警方通緝的前刑警華敏璽,今天在彰化縣福興鄉落網,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幹員五十多人今天以人海戰術包圍福興鄉彰鹿路七段五百八十五巷一棟公寓,將昨天才藏身彰化縣的華敏璽逮捕,並起出二把槍枝。曾經擔任刑警,卻涉及多起重大刑案的華敏璽,可能涉及雲林縣肉品市場運鈔車搶案,警方布下警網圍捕,在追緝多日後,今天凌晨零時許,華敏璽在彰化縣福興鄉彰鹿路七段五百八十五巷的一棟公寓大樓C棟七樓落網。   這棟大樓的警衛指出,警政署刑事局便衣與制服警察一共五十多人與十多部警車,將公寓團團包圍,衝上七樓,當場將華敏璽逮捕,華敏璽看來矮小,不像是壞人,昨天晚上才由朋友帶回這棟公寓,這棟大樓平時出入人士相當單純,沒想到會隱藏有通緝要犯。
  • 六月三十日發生在東莞的台灣顧問吳憲昌遭搶劫殺害命案已告偵破,確定為一起內神通外鬼的謀殺劫財事件。據了解,吳憲昌服務單位的警衛夏海軍為主謀,他串通了工廠員工宋兵及同樣來自湖北的五名嫌犯,掩護他們搶劫殺人,七名嫌犯目前都被羈押,其中一人在與吳憲昌打鬥時腿部中刀。六月三十日清晨三時許發生在東莞塘廈的應聘台灣顧問吳憲昌命案,在東莞公安局長歐鉅明、副局長利煥祥指揮偵查下偵破;目前,策劃主謀的工廠保安及員工已被收押,另外五名犯罪嫌疑人也分別自東莞清溪、樟木頭及湖北武漢機場,押解回東莞接受訊問。
  • 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昨天驚傳自殺炸彈攻擊,兩名婦女在一場大型露天音樂會上引爆炸彈,造成至少十四人死亡,六十多人受傷,俄羅斯當局一口咬定,這是車臣獨立份子進行的恐怖攻擊莫斯科五日下午,四萬多名觀眾湧入西北方的土希諾機場,準備參加露天搖滾音樂會,兩名婦女擠在人群中想跟著進場,但由於舉動異常而被警衛擋了出去,兩人於是在十分鐘內,接連在售票亭附近引爆身上炸藥,造成七十多人傷亡,警方後來又在另一個入口附近,發現爆炸裝置,不過已經予以拆除由於爆炸發生太過突然,不少觀眾剛開始還以為是煙火表演,後來才發現情況不對為了避免造成恐慌,警方要求音樂會持續進行,並加大音樂分貝,好掩護警方處理現場,並在場內搜尋可疑同夥,有關單位也調派了兩百部公車來疏散群眾,所以現場並沒有發生群眾恐慌推擠的事件,很多觀眾到離開時都還不知發生了爆炸案。雖然目前還沒人出面承認犯案,但警方從一名自殺客身上查獲了車臣護照,而俄羅斯內政部長也將矛頭指向車臣獨立份子,而作案動機,應該和車臣十月舉行總統大選有關車臣獨立份子近年來一再在俄羅斯境內發動自殺炸彈攻擊,去年底更在莫斯科戲院挾持人質,造成一百多人死亡,震驚全球。(民視新聞綜合報導)
  • 今天在國際上發生幾起不幸的爆炸事件,菲律賓民達那峨島的科羅納達市,今天下午在一個公共市場裡,疑似遭到恐怖攻擊,突然發生的爆炸造成六個人死亡,二十五人受傷,另外在俄羅斯,則是有防爆小組的成員,在處理爆裂物時,不幸被炸死。畫面上可以看到,全副武裝的爆破專家,才剛剛走到爆裂物旁邊,就傳出轟然巨響,他本人當場被炸得粉身碎骨。現場一片混亂。據了解,這枚爆裂物原先是被一名婦女,帶著進入一家咖啡廳,不過警衛發覺她形跡可疑,報警處理後,警方帶走了這名婦女,不過在處理爆裂物時,還是發生了不幸。
  • 巴基斯坦南部港口城市卡拉奇發生炸彈爆炸事件,至少兩人喪生,另有幾人受傷。 卡拉奇的警察和救援人員說,炸彈是星期五早上在一個多層建築的入口處爆炸的,當場炸死一名警衛人員和一名路過的行人。他們說,因為爆炸發生的時間是在辦公時間之前,所以傷亡人數不大。這座建築坐落在通向卡拉奇機場的大道旁邊。
  • 香港星島日報引述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中國大陸省部級以上官員十一日起在北京參加中共中央特別會議,會議主題是學習一份高度保密的文件,這次會議與預計十月舉行的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有關。報導說,會議由中共中伊公廳出面召集,中國大陸省部級以上官員與會,七月十一日下午二時開始舉行,會議為期兩天,地點在中共中央警衛局。
  • 印尼今天早上又驚傳爆炸案件,而這次傳出爆炸聲響的,竟然是在首都雅加達的國會大樓,所幸目前正好是印尼國會休會期間,並沒有人員傷亡。根據目擊者的說法,今天早上約九點半,國會大樓有兩聲爆炸聲從地下室傳出,當場震碎了部份窗戶玻璃,也造成一面牆壁倒塌,所幸沒有人傷亡。一名警衛表示,爆炸聲是在測試冷氣時傳出的,但也有警官表示,這是炸彈引起的爆炸。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人或團體出面承認,策動這起爆炸案,印尼警方正在循線偵查當中。
  • 承認在菲律賓進行爆炸活動的印度尼西亞人阿古斯從馬尼拉越獄逃走。這起逃跑事件發生時澳大利亞總理和菲律賓總統正在馬尼拉會談,要簽署一個新的反恐怖主義協議。 阿古斯在星期一拂曉以前設法從馬尼拉警察監獄逃走。另外兩名菲律賓穆斯林極端主義份子嫌疑犯和他一起逃走。阿古斯因攜帶爆炸物品和偽造旅遊證件而被判入獄十七年。警察發言人巴塔威爾告訴美國之音記者說:“我們正在調查他是怎樣逃走的。關押犯人的牢房都有鐵欄桿和一組警衛。這些警衛應該對犯人經常進行檢查。現在正在調查是否他在警察默許的情況下逃走的。”
  • 14日在菲律賓有3名回教恐怖份子從警局脫逃,菲國政府已經懸賞約新台幣525萬元將他們緝捕歸案。菲國警方表示,其中1位脫逃的嫌犯是東南亞恐怖組織回教祈禱團的重要領導人,另外2人隸屬菲國的阿布塞亞回教游擊隊。這2個組織分別涉及2002年的峇里島爆炸案和多起綁架外國觀光客的案件。這3名回教恐怖份子是在14日凌晨從國家警察總部脫逃。由於當地戒備森嚴,警方懷疑可能有警衛從中接應。菲國總統阿諾育得知消息後相當震怒,有6名高級警官因此被撤職。
  • 由於包括一名印尼爆破專家在內的三名恐怖份子自菲律賓克拉美警營脫逃,菲律賓總統雅羅育夫人懷疑內情並不單純,並呼籲民眾保持冷靜、提高警覺。雅羅育懷疑昨日的恐怖嫌犯脫逃案,應非單純的看守疏忽。「我不相信他們可以輕易在警衛的重重看守下逃脫。我們必須揪出幕後黑手,並為此問題找一個永久解決之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