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裡的風箏

【字號】    
   標籤: tags: ,

   在城市中生活,讓人最為難堪的就是不能敏感地覺出季候的變動。由鋼材、水泥、玻璃和磚土等等材料組砌而成的一幢幢摩天大廈,使得我們所呼吸的都是由建築物重新化合的空氣,和許多難以分辨的氣味。樓群與樓群之間,川流不息的汽車尾氣和灰塵顆粒把陽光籠罩起來。一些空曠之地也正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千篇一律的商廈和水泥馬路。

   這天下班,路過一剛剛新建的住宅區,不經意中抬頭望天,一只風箏突然出現在眼前,一時間胸中湧上莫名的歡喜,倦意也頓時消遁無跡了。彩蝶狀的風箏,在瞬間,已經淡漠的記憶在腦海裡凸現,恍若返回童年的某個時刻。然而,望得久了,又不免失望。看來,剛才的歡喜情緒,很大部份是心理因素。再次望一眼那只孤單單的彩蝶風箏,也彷彿有些搖擺不定,不能留下一個持久而堅實的印象。

   記憶裡的風箏絕對不是如此的。童年時,剛交新春,寒氣未盡,風箏就迫不及待地飛上了晴空。那時的風箏都是我們自己動手做的,不帶彩的。做風箏的紙大多都是用過的舊作業本或報紙甚麼的。微風中,我們拽著風箏線三步一回頭地小頻道慢跑著,長線牽著的歪歪扭扭地擦著麥梢,在翠綠的青草氣息中,經過短暫的惶惑和扭捏作態之後,逆風爬上湛藍晴空,急劇攀昇,一直鑽到白雲與藍天的夾縫裡,直到手中的線都放完,才在天空靜止,俯視並君臨它最初出發的村莊、大地、麥田。這個時候,我們就半躺在草地上或是田梗上,望著天空,望著風箏,望著麥子,忘記了初春料峭的寒風。

   城裡的風穩顯然缺乏這份詩意。追憶之下,不禁有惘然若失之感,倒是願意去抱怨是風箏出了問題,但這樣未免好笑。想下去,恐怕只能找環境的原因。物與境諧,渾然天成,方能得著一種生動的趣味。這雖然是個美學道理,卻可以推而廣之的。風箏是屬於天空的,在真正的大自然裡,才能品出它存在的美妙。可是城市裡有甚麼呢?既沒有足夠的空間,也沒有適宜的清靜。為數不多的空曠地也被各類攤點佔據。孩子們放風箏只能擠在一塊不大的空地上,跑不起來,只能站在那裏,手舉著風箏等待風來幫忙了。

   城市生活,最難忍受的,常常就是無法新近大自然。儘管現在有些大城市千方百計地把老虎、獅子和海豚等山裡的、海底的生物搬到城裡來,修建野生動物園,海洋館,蟒蛇世界之類的聲所以吸引百姓在假日成群結隊參觀,但在我看來,不管你怎樣做,做為一個現代人,倘若對自己生命的來源和基礎渾渾噩噩,便是最大的愚味和無知。

──轉自《世華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長時間沒有寫下什麼,或應了老子所言:「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所以大部分時候,都越來越沉默。
  • 人類發展到今天,環境已遭受到嚴重的的破壞,科學的進步改造了世界,也陷入了自己創造的危險中。首先遭殃的,是人人需要的飲食問題,嚴重者,各類重金屬、化學藥劑等殘留物侵入動植物,再經由食物鏈進入人體
  • 一日翻《全唐詩》,不經意間一行詩句從眼前晃過,「過午醒來雪滿船。」——醉臥孤舟的人一覺醒來,睜開眼睛,大雪紛飛,天地茫茫。寂靜的天光,船篷外如織如幕的飛雪。那一種寂寞和自在,頓時叫人耳目一新。
  • 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東方庭院,也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古典文學。沒有那一簇簇葉面舒張,深碧漫展的芭蕉葉,開在白粉牆邊,湖石畔,生在三月的薰風裡,長夏的庭院中。古老的文學,沒有那一襲輕碧濃綠的芭蕉,千年來,那夜夜夜夜的雨,竟落向何處呢?那夜雨裡,那孤獨的,冤屈的,寂寞的,抑鬱的,在人世間受遍磨難的孤苦靈魂,又與誰共鳴?
  • 立春是二十四節氣之一,有的年份在除夕之前,有的年份在除夕之後。在中國古代,立春也是很重要的節日之一。古老的傳說,立春這一天,天上的青帝開始在天地間播布春陽;而在這一天,人間的帝王也會依天象而行,舉行各種慶典活動。
  • 蘇青的一生,是非常令人唏噓的。她的一生可謂一個標本,作為一個民國新女性,她有才華,也有行動能力,但她所有的行動也不曾最後獲得幸福。
  • 一個北風呼呼的早晨,六叔仍打著赤膊,扛著沉重的大麻袋踅過曬穀場,進了左面護龍廚房裡。大廳前紅燈籠下,籐椅裡的老奶奶早瞧見了,頻頻點著頭。我蹲坐這邊門檻上,看著奶奶的皤皤髮絲在風裡飛揚,心裡興奮地嚷著:「要過年了。」
  • 書生的告老還鄉之路,和出門趕考一樣的漫長。似乎,人的出門遠走,就是為了白髮還鄉,葉落歸根。這個過程,就是人生吧。
  • 從現在看六十幾年前那個年代,那時人們的生活就是那麼淳樸,誰也不去理會淳樸這事兒,我還想念著那樣的環境,因為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
  • 台灣,被譽為「美麗之島」。其來有自:16世紀期間,葡萄牙大事向海外擴展勢力,該國人士飄洋過海,到處尋找可擴展之處,有一天於航海時發現台灣,大呼:「Ilha formosa!」(美麗之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