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晉峪:《九評》之後與“愛國者”聊天

冀晉峪

標籤:

【大紀元12月21日訊】與“大紀元”某編輯聊起《九評共產黨》後的反應,編輯告訴我支持響應《九評》者不絕,但也不乏一些“愛國者”指斥《九評》、大紀元反華。

本人非滿腹經綸,也不想掉書袋似的辨名正意,何為“國”?何為“黨國”?這方面的長篇大論累累不絕。當有些人張口就稱《九評》、“大紀元”意在“反華”時,我想大概不會把臺灣、港澳現政權包括在内吧。“反華”就是反了統治中國大陸幾十年的共產黨政權,以及與之相關的大陸民衆和心向大陸的華人,也許還包括大陸的文化諸方面。指控“反華”的人中,除了個別是視共產黨臉色號令行事的人外,大多數人確實是心係祖國之強弱安危,非隻知有家,不知有國的庸碌之輩。故筆者與這些骨肉同胞也無甚針鋒相對的口舌筆墨官司,筆者只是衷心期望各位回顧一下中共在歷史上的一些所作所爲。

反右運動,毛共用卑鄙無恥的手段,以“陽謀”“引蛇出洞”,殘酷打擊迫害了百萬知識分子。這些民族精華代表了中華文化傳統與現代中國知識,代表中華民族的道德良心,代表了中國步入現代強國的希望。毛共之所爲不是在反華嗎?

大躍進是毛共一手導演,這一古今中外、前所未有的人間大慘劇、大笑話,數年之間,幾千萬飢民魂歸黃泉,是何反華者令我中華遭此橫禍劫難?至今,我每聞大躍進之笑話,在捧腹大笑出淚之後,隨即是心里流血。歷史上昏君亂帝,荒唐胡鬧也多在宮闕内進行的,毛共卻於現今科技昌明的地球上,對人類四分之一的人口開後果如此慘烈的玩笑,造成我中華之如此奇恥大辱,這難道不是反華?

筆者多年天天與“老外”打交道,和“老外”聊天時我卻因所謂“愛國”而汗顔不提這些“笑話”。實話說,“老外”能搞懂數字,卻搞不懂中共搞出的種種笑話,因爲“老外”怎麽也不敢相信為人類文明貢獻了瓷器、絲茶、火藥、羅盤、紙、印刷……以講實際著稱於世的聰明民族,如此想入非非,不計後果。他們非要在中華民族的幻想力方面盤詰出個所以然來。

文革中的群衆鬥群衆、階級鬥爭、殘民以逞,連中共也承認是其親手挑動的。試問,又有哪個外國侵略者的手法比得了毛共階級鬥爭理論這麽“高明”、有效、殘忍、幸災樂禍,以至於毛共用其階級鬥爭理論成功製造出國民相殘到連家人之間也要以階級鬥爭相殘的地步。

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從自相殘殺雖在表面上有所收斂,但它既未放下毛澤東的屠刀,也未放下毛澤東獨裁思想的衣缽。鄧、江自身不成系統的所謂理論就是要以毛之大旗作虎皮,以維持其獨裁政權,發權勢之財。一旦需要,中共就會拿出祖師爺的猙獰可怖的看家本領。

“愛國”人士衷心期望中國長治久安,日益強盛,只是一個日益腐敗殘暴的國家能不崩潰瓦解嗎?古今中外有這樣的先例嗎?中共大小官員橫徵暴斂,貪得無厭的程度令自家人都哀嘆,要亡黨亡國了,這不是自家都公開承認“反華”了嗎?

中共的“無可奈何花落去”是或早或晚的事而已。江山如畫,大江東去,一壺濁酒論春秋。願我有心“愛國”的兄弟姐妹,體察《九評》、“大紀元”救國救民之良苦用心,早日清醒,為中華美好強盛之未來切切實實貢獻各自之綿薄之力!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方先生:針織廠主一家的文革經歷
組圖:華府第二場九評研討會論中共崩潰
【九評徵文】反觀內視(二):好死與賴活
讀九評揭露中共反人類的暴行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世界為何對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時事軍事】日本三款導彈 對準中共海軍
【馬克時空】澳洲改買美核潛艇 維吉尼亞級核潛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