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美國減稅法案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政治與經濟之六十六

草庵居士

人氣 10
標籤:

【大紀元1月19日訊】不久前,美國國會通過了著名的《本土投資法案》,這個美國減稅法案在美國並沒有引起太多的民眾注意,相反是華爾街人士反而非常重視。相對投資人而言,畢竟這是一項美國有史以來最重要的一項經濟法案。

  美國《本土投資法》來源於《2004美國就業創造法》的一部分,是布什自2001年宣誓就職以來簽署的第五項減稅法案,其中的一條規定為:美國公司將海外利潤匯回國內時可享受稅收減免優惠。不久前通過的《本土投資法》,則將針對美國公司海外收益的所得稅稅率由35%下調至5.25%,期限為一年,條件是將這些收益投資於美國。根據《本土投資法》規定,美國公司抽回國內的海外收益只要在一年之內用於國內固定資產投資、削減債務、回購股票,以及培訓和僱傭國內員工,對其徵收的所得稅率就將從35%下調至5.25%。

  美國作為世界第一號的投資大國,在海外有很多的跨國公司,這項減稅法案會影響到很多企業和國家,摩根大通銀行公佈了一個估算數據,說是適用該項法案的美資企業海外利潤高達6500億美元,其中回流資金可達4000億美元。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數額。

  很多人都知道美國跨國公司的厲害及龐大的規模,但也有很多人並不知道,美國很多大企業在海外有很多的贏利,這些跨國公司為了自身利益,往往通過各種方式,利用各國的法律,千方百計地將這筆巨大的贏利藏在海外,而不願意匯到美國本土。這些贏利不願意回到美國的原因有很多,但主要一點是,美國的稅收通常比海外國家高。與其交稅,還不如在海外繼續投資。反正在這個世界上總有這樣那樣的投資機會,如果不交稅用於投資,這當然要比交稅好很多,

  在近及年,美國經濟轉型當中,美元因為美國小布什政府採取的大美國,赤字政府政策,在刺激美國經濟發展的同時有意進行美元貶值,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投資人對美元就有了一種旁觀的現象,大量投機客更往往將美元轉持歐元短期牟利。而經濟轉型,就需要大量的投資,這對美國的經濟現象就出現了一種悖論。如何在讓全球美元流通國承擔美元經濟轉型成本的同時,刺激國內投資就成為了小布什政府的首要問題。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小布什政府提出的減稅法案通過了,整個美國的情況就不同了,減稅比例高達百分之八十五。像在中國有巨大投資的美國企業輝瑞製藥公司符合上述減稅法案條件的累計海外利潤就高達380億美元,模托羅啦公司更高達500億以上,通用電氣有210億美元,惠普公司有144億美元,通用汽車有116億美元。

  在具體的公司個體上,惠普公司6月份就表示可能用回流的海外收益削減債務,改善公司的資產負債表;英特爾4月份已經開始耗資20億美元的改造其亞利桑那州工廠的計劃,並為其俄勒岡州一家工廠採購了設備;製藥商禮來公司(EliLilly&Co.)則考慮將這筆資金投向公司自身和外部小公司的研發業務。很多企業不僅將這次減稅法案當作一個企業轉型或投資的機會,更多的實際上則當做一次多年未見的合法「洗錢」機會因為很多企業多年積累的海外贏利總算有了一次合法的機會返回美國了。

  美國經濟一直是比較平穩的,儘管他也是很規律地經過發展,衰退,再發展的過程,但他總體上一直是在成長。2000年後,美國經濟從IT泡沫中開始復甦,其重點是經濟轉型,轉型過程是非常的痛苦,減稅政策就是為了增強美國產品的競爭力及加強企業的投資力度。《本土投資法》就是作為當時的小布什競選的主要議題而出現的。華爾街投資銀行家們的話說,他們還不記得以前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公司能夠以如此之低的成本利用如此巨大的資源。尤其是當目前美元走弱勢,美國產品出口強勁的時候,大量企業資本回流就會給美國經濟增加更多的活力。以每25萬美元投資可以增加一個就業人口計算,4千億美元的回流,至少可以在美國增加一百萬人的就業機會,這幾乎可以讓美國成為令世界最羨慕的低失業國家。可以這麼說,這個法案的通過對美國經濟是股非常及時的暖流。

  凡是事物,有好就有壞,《本土投資法》對美國經濟是股暖流,對中國經濟就是股寒流了。中國經濟對外依賴程度高達百分之七十以上,又是以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的國家,大量外資抽逃就會嚴重地影響中國的經濟。截至今年8月底,美國對華投資項目已累計達到近3.6萬個,合同美資金額752.6億美元,美方實際投資383.6億美元。 美國500家大企業中已有300多家在中國投資。美國通用汽車、摩托羅拉、郎訊科技、可口可樂、杜邦公司、伊士曼柯達公司、IBM、施樂公司、惠普公司等都在中國投資。美國減稅法案的通過對美國企業投資中國的影響非常大,這勢必會影響中國的經濟增長。

  中國GDP增長的百分之八十是私人企業和海外投資帶動的,其中海外投資又在這百分之八十中佔了百分之六十以上,也就是說,中國經濟增長大約有百分之五十是由海外投資的企業提供的。海外投資的減少必然會影響到中國經濟增長,特別是明年的中國經濟增長。儘管美國投資人並不是中國第一重要的投資人,但他仍然是一位很重要的投資人。

  在中國政府,有些官員和學者對美國實施《本土減稅法》對中國經濟有影響的觀點持有反對意見,他們認為:美元回流最迅速,佔據比例也較大的,應該是美國投資在各國資本市場上的國際間接投資。所謂國際間接投資也稱為國際證券投資,是指在國際證券市場上通過購買外國企業發行的股票和外國企業或政府發行的債券等有價證券,來獲取利息或紅利為主要目的的投資行為。二者的區別在於直接投資一般都要參與一國企業的生產,資金一旦投入某一項目很難撤資。但在國際間接投資中,各種有價證券可以在國際上相當方便地轉換和易主。例如,因國際間利率的不同而引起的國際資本流動,可以迅速地從低利率國家轉移到高利率國家。另外,美國《本土投資法》所能吸引回流的資金主要是在一些避稅港帳戶上的留存利潤,而不是在正常經營的東道國的投資存量;即使沒有《本土投資法》,前者也未必會流入中國。所以,他們認為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不會很大。

  其實,觀察研究這個問題需要從全方位來看,首先,美國經濟轉型是由生產型轉為品牌型和高科技控股型,美國在海外的投資重點不是生產企業,而是建立市場和品牌。真正的直接投資企業的並不多。對中國也是如此,儘管中國自稱正成為「世界工廠」,但真正意義上的工廠並不存在,而是以代工方式形成的生產車間,大量的海外跨國公司只是簡單的利用中國現有生產設備,或投入少許的資金改善生產設備,大量的投資仍然是掌握在海外公司手中的流動資本。第二,中國儘管沒有開放間接投資,但實際上通過各種方式進入中國的海外流資高達千億美元以上,這是中國官方自己就承認的事實,其中有百分之六十以上是美國的各類基金,這也就是中國學者和官方認定的國際間接投資。第三。美國是全球徵稅的國家,儘管美國的稅收比歐洲國家低,但在全球來看仍然是個高稅收的國家,大量的減稅,勢必將引發美元資本的回流熱潮,減稅後的海外資本會提高美國上市企業的業績,這樣一來,美國企業的業績就會非常好看,股票市場也會高漲,美國企業就更容易從資本市場上募集資本。這對美國企業的誘惑力非常的大,在短期內,漂亮的企業業績就意味這大量的投資。試想一下,美國企業是願意將錢放在中國等待百分之二十的利潤還是願意在金融市場爭取七到八到十二倍市盈率的資金?這筆帳不用中國官方和學者計算,美國企業家們比他們算的好。

  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國學者並沒有看到美國政府減稅法案的真正意義,他們仍在自我高估。事實上,美國的這一政策已經影響到了中國的政策和經濟。中國政府並不一定不清楚美國減稅政策對中國的影響,但他們是掩耳盜鈴,不敢承認現實,擔心影響經濟和社會穩定。實際上,當美國這一政策剛開始公佈的時候,中國政府就已經將中國熱烈討論已近兩年的兩稅並軌(即中外企業所得稅並軌)擱置了。

  根據中國官方的說法,擱置兩稅並軌的主要原因是商務部反對,而商務部的反對意見又與美國《本土投資法》有關係,因為商務部擔心,在中國取消對外資稅收優惠而母國卻提供了新的稅收優惠的情況下,外資將加速回流,從而衝擊中國經濟。中國政府在執政上就會因經濟問題而引發政治問題,因為中共一直是以經濟發展作為其合法執政的主要借口和根據。

  在另一個角度上,中國明年還有一個大的問題會出現,這也是由於美國減稅法案引發的。中國政府施行固定匯率,又是以美元聯繫匯率,美元資本出逃一定會引發人民幣的大變化。難怪格林斯潘會說:中國人民幣匯率制度不改,一定會出問題。目前中國出現的現狀是人民幣對內貶值,對外升值,其原因是固定匯率造成的。當美元回流的時候,中國的外匯儲備就減少了,而對應已經發出的人民幣並不能馬上收回,這樣一來,中國通貨膨脹就會加劇。人民幣貶值的幅度加大,老百姓的日子跟更難過。到現在為止,美元貶值,人民幣又跟隨美元同時貶值,現在美元相對歐元已經貶值了百分之十以上,中國外匯儲備是四千七百多億美元,其中相當數量是購買的美國國債,如果以歐元計算,中國就已經損失了四百億美元以上。

  但大家可能並不知道,中國每年的貿易順差不過是100億美元,這意味著中國四到五年貿易盈餘被貶值掉了。憑空消失了。一般理論上認為外匯儲備的最佳規模能夠滿足三個月進口需求,從GDP的比重來說,不超過GDP的10%為宜。而目前中國已超過這個比例,是這個比例的四倍了。不過,按照這樣的情況,人民幣對外升值的壓力也會緩和了,中國的外匯儲備會減少很多。

  理論上儘管如此,但我更擔心的是人民幣對外也會貶值。因為外資回流,中國經濟就會減速,經濟增長降低,通貨膨脹加劇,這樣一來,依靠對外出口取得的增長就會放慢,甚至會出現負增長。而同時,美元貶值,加快美國產品對中國的出口。中國的對外貿易盈餘就可能產生負增長。出現貿易逆差,更可能高達百億美元以上。由此看來美國的一項減稅法案對中國的經濟影響真是非常的大,美國政府減稅後,政府減少了部分稅收,但資金回到了美國。中國政府為減緩美元回流而暫停兩稅並軌(即中外企業所得稅並軌)並延長外資企業稅收優惠,少收到的可是「真金白銀」是中國百姓應得到的。美國增加了投資資本,中國減少了稅收。這一增一減相差懸殊啊。

  不僅如此,美國的《本土減稅法》與現在美國政府默認的美元貶值政策實際上配合的相當默契,相輔相成,對中國有衝擊,對歐洲也有相當大的衝擊。美元貶值實際上是利用美國政府美元鑄幣稅讓全球國家來分擔美國財政赤字,另一方面美元的貶值對世界各個工業國都是相當大的衝擊,美元貶值,歐元升值,就意味著美國產品更有競爭力,這個競爭力將迫使歐洲國家及日本不得不減少贏利或減緩企業發展,另一方面,美國產品更以物美價廉的方式大肆侵襲原來歐洲和日本等國的傳統產品市場。另一方面,《本土投資法》又誘惑大量的海外資本回流美國,讓歐洲及日本等國的資本在短期內大量減少。這一增一減,經過數年的經濟競爭美國的經濟實力很快就會得到提升,相反,無論是歐洲,日本還是中國這樣的發展種國家,都會因為產生相當大的經濟影響。只不過中國因為是發展中的經濟國家,所遭受的損失和影響會更大。

  其實,在今日的世界,暴力戰爭早就已經被經濟戰爭所取代。全球的發展實際上就是經濟的競爭。很一個良好的經濟政策往往會改變整個世界的格局,在最近的五十年中,美國就是一個明顯的例證。中國的未來不可能依賴軍事戰爭來贏得世界的認同,關鍵是經濟競爭,但這個經濟競爭的最基本的條件是政治基礎和社會基礎,而中國目前所面臨的就是這個自由的民主的社會基礎。正是這個問題,妨礙了中國政府正確認識西方的經濟政策,更無法找到合理的應對政策,而是不斷地被世界發達國家拖著走。

  很多人不理解美國的經濟政策,比如說,在克林頓時代施行的是財政盈餘政策,美元走強,到了小布什時代,施行的是赤字政策,美元走軟。其實,如果,我們能仔細研究這兩種不同的經濟政策模式,我們就會發現,這與美國的民主和經濟走勢有很大的關係。道理也很簡單,克林頓時代政府沒有財政赤字還有盈餘,鼓勵高科技特別是IT行業創業發展,這是個高風險的投資政策,美元走強,才能吸引更多的外來資本投資美國,共同承擔創業風險。到了小布什時代,IT泡沫化,企業轉型向傳統方式,而更多的已經成功的高科技企業在承擔著大量的債務的時候就需要美元走弱,這樣才可以讓海外國家的投資人分擔創業虧損。同時,施行赤字政策,讓更多的美元使用人分擔經濟責任。從總的來講,無論克林頓政府還是小布什政府,在它們實施的經濟政策上並沒有什麼高下之分,只是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環境,使用了不同的手段而已。他們同樣的目的都是保持美國的強大,維護美國的政治與經濟利益。而他們的手段也都是與更多的政治經濟政策配套而來,有這自己的理論和實際基礎。

  相對中國,盲目的自信不是發展的道路和方式,關鍵是能真正認識自我,認識到美國減稅法案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2004年12月26日於LA草庵書屋 

大紀元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不代表大紀元。

相關新聞
治病還是救命?病入膏肓的中國金融證券業
首場「九評共產黨研討會」 洛杉磯反應熱烈
草庵居士﹕中國經濟在世界的地位不如乾隆年代
洛杉磯再辦九評研討會 討論熱烈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山西洪災 無預警洩洪內幕
【思想領袖】用正義判斷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謎】神探李昌鈺 前世竟是他
【拍案驚奇】拜登喊軍事護台是口誤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