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錄音:誰在延續罪惡?

- 追查迫害法輪功的輿論打手

標籤:

【大紀元2月18日訊】農曆新年剛剛過去,那是闔家團聚,盡享天倫之樂的時刻啊。

自從1999年7月20 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人們已經送走了六個農曆新年。這六個新年對於無數法輪功學員的家庭來說,是在淚水中追思被無辜奪走生命的親人的時 刻,也是牽挂正在無辜遭受迫害的親人的時刻。在有的家庭中,孩子失去了父母、妻子失去了丈夫、老人失去了子女,活著的人承受著生死相隔的巨大痛苦;許多家 庭中親人無辜被關押、勞教和判刑,身陷囹圄,遭受著肉體和精神的折磨;還有人爲了抵制非法抓捕、騷擾和迫害,有家不能回;還有許多家庭的親人,因爲秉持 “真善忍”的信仰,被無理拒之國門之外,親人間只能遠隔重洋遙寄思念……中共和江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破壞了無數家庭的美好和幸福。過年,對成千上萬的法 輪功學員的家庭而言,已經失去了溫暖、歡樂和團聚的內涵。

兩個星期前,中共宣傳機器再次炒作四年前的天安門“自焚案”事件,對法輪功 進行誹謗攻擊。謊言欺騙,株連迫害,從大陸到海外,無端的仇恨被別有用心的工具煽動;生命在仇恨的彌漫中被傷害著。是誰在製造謊言、輸出仇恨?是誰在掩蓋 罪行、讓罪惡延續?今天節目的焦點是:中共媒體在迫害法輪功中所扮演的角色。我們特別採訪了‘大紀元’時報的專欄作家橫河先生,還有‘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 組織’的發言人陳女士,請他們從不同的角度對這一問題進行評論。
首先,請聽橫河先生的分析,中國大陸的媒體在這場鎮壓中起了什麽作用?

錄音:橫河先生

中國大陸的媒體在鎮壓法輪功當中,起了一個發動這場運動的作用,不僅是配合。這個和中國大陸的媒體的性質有直接的關係。中國大陸是共產黨統治。中囯共產黨從建黨以來就抓兩個東西,輿論,軍隊。
所 以輿論一定是每一場運動最先行的。必須先行。文革的時候就是先行。在鎮壓法輪功之前,必須有一定的準備,然後讓人慢慢接受。所以剛開始鎮壓的時候,720 前後的時候,24小時,不停地宣傳,報紙、電臺、電視臺,就開始大規模地宣傳。比較典型的,武漢電視臺台長,叫趙致真,在美國被起訴,就是因爲他當時拍了 個電視節目,專門來煽動仇恨。他把對手妖魔化,讓所有的人去仇恨他要打擊的對手。這個時候,讓整個社會形成高壓態勢,使得被打擊的這個人失去了所有的社會 同情。所採取的一系列行政手段和專政手段就被整個社會默認。所以被打的人,即使被剝奪了所有的權利,憲法的權利,政府可以不讓他起訴,辯護,在監獄裏被打 死,也能夠得到社會的默認。這個在鎮壓法輪功當中體現出來比較明顯的一個媒體所起的作用。這點中共自己也承認的。
‘華盛頓郵報’有過一篇報道, 2001年8月,中共有個官員對‘華盛頓郵報’記者介紹,鎮壓法輪功原來一直不成功,後來到天安門自焚以後,組織形成了一個機制:高壓的輿論宣傳,第二個 是暴力,第三就是洗腦,這三者缺一不可。把這三者組織起來,才能夠真正把法輪功打下去。這是中共官員對‘華盛頓郵報’記者談的。他說,沒有輿論的作用,暴 力和洗腦都不會起作用。這個輿論就起這麽大作用。
輿論起的哪些作用呢?幾個重大事件。第一個剛剛開始鎮壓的時候,輿論想讓全中國的人把法輪功看成 妖魔。起的作用並不是非常大,有很多人受了影響,中國人搞慣了運動,在這種情況下,民衆對法輪功有相當的同情。第二步就是以天安門自焚爲特徵的一個媒體宣 傳,攻勢就很大了。選了幾個漂亮的姑娘啊,小女孩啊,最能被人同情的社會上的幾種人都放到自焚人群裏面,然後讓人們開始仇恨法輪功。這部分宣傳起到相當壞 的作用,結果就造成,社會的同情開始從同情法輪功轉向仇恨法輪功,讓中共的鎮壓變得更加殘酷,而不受輿論譴責,至少不受民衆心理上的譴責。然後就一大串的 殺人案,毒殺乞丐案啊,就這些。你可以看到,它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媒體的報道在公安部門破案之前。媒體就造假,目的是什麽呢?就牽扯到中共媒體的性質,整 個來說,在鎮壓中,媒體起的是至關重要的作用。從某種意義上說,它比在第一線上打人、打死人的警察要壞得多。

美蓮:聽衆朋友,截止 2005年2月12日,至少有1365名法輪功學員經核實被迫害致死。有6000人被非法判刑,超過10萬人被非法勞教,數千名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 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和肉體雙重迫害。全國上下,被謊言製造者煽動起來的仇恨,給法輪功學員和他們 的親人們帶來的傷害是令人難以想象的,造成了精神上的淩辱和摧殘,甚至超越了肉體上的承受。對此,大陸媒體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媒體本應是社會的良心,起到監督政府,維繫社會道德的重要作用。而爲什麽在中國大陸,媒體卻成爲打擊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的工具呢?請聽橫河先生的分析。

錄音:橫河先生

中 國的媒體是歸中囯共產黨管的,政府也是歸共產黨管的。所以這兩者呢,等於是自己要監督自己,這個事情是做不到的。監督必須只在不受他控制的時候才能監督。 中共知道這一點,所以它把輿論抓得非常緊。中共在管理上,有一個機制來管理,就是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宣部,‘宣傳’在英文叫:propaganda 我們大陸人都知道,我們以前在大陸不知道‘宣傳’是個壞名詞。其實在西方‘propaganda’(‘宣傳’)是個壞名詞。以前德國人,納粹有個宣傳部, 戈培爾是宣傳部長,中共也有個宣傳部,性質就跟戈培爾的宣傳部實際上是是一樣的。那麽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的整個輿論系統,不是獨立的。
對這一點, 前中共首腦江澤民說的比較明確。他在很多場合提到:媒體是喉舌,是黨和政府的喉舌。這個西方人很受不了的。我曾經跟一個西方人權律師談過這個問題,我說, 中共的宣傳啊,它是一個,公開宣稱,它的輿論媒體是黨的喉舌。這個人權律師聽了以後說:“他們真的這麽說?”我說:當然真的這麽說,而且是跟美國人說。 (江澤民)跟華萊士會見時說,華萊士提到:中國輿論爲什麽被黨控制得這麽厲害?他就說了,原話是:“媒體應該是黨的喉舌”

所以你怎麽 能指望一個黨的喉舌去監督党的行爲?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那麽在西方就不一樣了。比如美國,它立法的,政府不能用納稅人的錢去辦媒體來爲政府宣傳。美國 國內沒有一家媒體是政府管的,70年代美國立法嚴格禁止政府在國內用納稅人的錢爲自己宣傳。所以政府不能管媒體。那麽美國政府有沒有媒體呢?有,美國之 音,自由亞洲電臺,它是對外的,對外推廣美國的理念,這是可以的,但是絕對不能在國內進行宣傳。所以區別就很明顯了。

美蓮:聽衆朋友,針對大陸龐大的媒體機構和個人,‘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採取了哪些行動呢?請聽‘追查國際’發言人陳女士的介紹。

錄音:陳女士

‘追 查國際’喉舌部分,媒體部分,我們一定要追查到底。誰參與了這場迫害,誰寫了什麽稿子,誰在中間充當什麽角色,我們都要一一追查,追查到底。我們對個人, 我們也對它的機構,機構是由人在操縱。那麽所有機構當中,負責的人,寫過稿的,還是用筆名,還是用真名,我們都是要追查到底的。因爲在這場迫害中,確實確 實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吧。

我們連續發出三批(通告),追查中共官員和文字打手。每一批的人數是相當可觀的,可以想象,整個國家是把所有的 宣傳機器都押到煽動仇恨上。是非常觸目驚心的。我們主要是針對‘人民日報’,‘新華社’,我們追查的被追查者,一定是有時間地點的,他參與媒體裏面煽動對 法輪功的仇恨,他在報紙上、在網站上都是有記載的。我們現在發出的(通告)還是遠遠不夠的,還在繼續搜尋。

美蓮:在‘追查國際’的網頁 上,我們看到有關媒體部分的文字與輿論打手的好幾條追查通告,上榜的有‘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新華社’,‘新華網’,CCTV,還有許多影視製作 單位;追查物件不僅有單位,也有個人,比如新會社記者田雨,武漢的趙致真,甚至還包括所有各種污蔑法輪功的文藝演出的演員。

那麽這些被追查者在得知自己上了‘罪惡榜’之後,有什麽反應呢?

錄音:陳女士

當我們找到本人時,(他)感到非常恐懼,第一句話就告訴我們:他是因爲接到了上面的指示才這樣做的,610告訴他這樣做的呀。這本身就是證據。
我 們最早發出的追查通告是對新華社。那麽那批老的,我們這次找到他們的時候,一年後找到他們後,這些人基本上洗手不幹了。說,我們再以不幹了,我們知道真相 以後不願意再這樣做了。所以說這次的天安門自焚僞案,沒有找過去寫過文章的。如果這個案子是真的話,爲什麽以前寫了那麽多文章的人,這次沒有出來寫文章。 說明那些人知道真相了。他們也明白他們當初在做什麽。所以他們現在也不敢幹了。那麽中共就找到一個新手,田雨,畢業不久,叫他去做。那麽他我們也找到他 了,非常的害怕。他爲什麽害怕?因爲他編造謊言,他做了虧心事,能不害怕嗎?但是這些人喪失職業道德,配合當局在迫害當中助紂爲虐,一定有法律,將他們繩 之以法。
美國最近頒佈的法律對我們非常有利。凡是在本國迫害過宗教信仰人權的官員也好,文字打手也好,都不能入境(美國)的。即使入境,都會被驅 出境。而且他的子女、配偶,也是不允許的。這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是非常大的警告。因爲這些人說實在的,迫害法輪功的人,都是一些當地,都是貪污腐化、 道德敗壞的分子。等於是給他們的後路斷掉了。

美蓮: 2003年12月3日,位於坦桑尼亞阿魯沙的聯合國“盧安達戰爭罪刑事法庭”,對1994年在盧安達大屠殺中利用媒體煽動暴力的三名被告進行了審判,兩人 被判無期徒刑,另一人被判35年徒刑,罪名是“大屠殺,策劃實施大屠殺,政治煽動和直接參與大屠殺”。那些不知悔改,繼續詆毀法輪功,爲這場江澤民的群體 滅絕運動煽風點火的人,難道面對的不是更嚴厲的法律制裁嗎? 展望未來,陳女士這樣說—

錄音:陳女士

我們對未來是充 滿信心的。我們追查一切迫害法輪功的罪行和相關機構、組織,還有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你看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猶太人對納 粹的追查,五十年,沒有斷過。所有在那場戰爭中犯下血債的,沒有一個逃掉的。我們更加有信心,我們在迫害還沒有結束時,已經著手收集證據,整理證據,開始 追查。我們進行得更早,他要銷毀都來不及的。我們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美蓮: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大陸的媒體不幸完全走向了墮 落,成了獨裁者殺人的幫兇。它們的每一個謊言,都成了爲迫害推波助瀾,讓罪惡繼續延續的因素。 希望每一個謊言事件的參與者和相關責任人,都能認真地思考一下,自己是否願意去承擔和面對那無法逃避的報應,應該如何擺放自己生命未來的位置呢?

轉自法輪大法之友電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不代表大紀元。

相關新聞
中國民主運動與法輪功及其它民眾維權抗爭
美京中華會館 褒獎法輪功義工團隊
趙國安被迫害致死中國檢察院查辦失利
歷史時刻自救 退党團人數破1萬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台山核洩發酵之際 核電專家突跳樓
【小宇宙傳說】巨人現身?世界各地的巨大腳印
車評:更大更省油 2021 Toyota Sienna XSE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