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年的樂趣

像安妮Annie (左) 和她的朋友這類的學生在進大學前,常花長時間旅行、工作和獲取更多的生活經驗。哈佛大學甚至鼓勵申請入學的學生也這樣做。/(大紀元)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9日訊】(英文大紀元Beth Lambert洛杉磯報導,蘇非雅編譯) 艾密麗‧海珊(Emily Hansen) 在六年級的時候就決定要像她的表哥一樣去旅行和看看世界各地。因此在高中畢業計劃下一步要做什麼時,就很自然的決定抓住機會休息一年,並利用這段時間來實現她的夢想。

艾密麗做了一個暑假的零工後,又花了整個秋天在她所畢業的高中當越野助理教練,這樣才存夠了4個月在南美洲做志願工作和旅行的費用。現在她是波莫納學院(Pomona College)的新生,這是位於洛杉磯近郊的一所高度競爭的文理學院。

安妮‧威里(Annie Wiley)在決定休息一年之前並沒有很多年讓她好好計劃,但是當她了解到「這是一個既沒有任何損失又能嚐試新鮮有趣事務的機會」時,便決定抓住這個機會。她現在正在史丹福生物醫學實驗室完成加州大學生物化學的六個月伸展課程。一月份,安妮將藉大學海外學習計劃前往多米尼加共和國(the Dominican Republic)學習一個學期,這是她一旦回到哈佛開始她的科學主修課業後不會有時間做的事。

蜜雪兒‧瑞斯伯(Michelle Rassbach)也了解休息一年所帶來的機會,但決定大膽一試是因為別的原因。當她在休斯頓那個競爭激烈的高中開始高三的學業時,就知道在走入四年大學更緊張的課程前,她需要有一年完全脫離學業好讓自己喘口氣。所以她去緬因州從事農作。

休息一年是拖延嗎?

不見得。一般典型要唸大學的高三學生會直接唸大學。父母經常鼓勵他們的孩子在學業上繼續前進,而不希望他們「拖延」和錯過能取得學位的機會。此外,高三生也想要和他們的朋友一起進大學。當直接進大學還是主流時,在進大學前先休息一年來發掘自己的興趣也愈來愈被接受。就像安妮說的:「我終於能做我在高中想做而又沒時間做的事了。」

至於說到拖延…安妮現在正在空白年的中期,但是她已被哈佛大學錄取,將在2006年的秋天成為那裡的新生。她說,哈佛大學甚至鼓勵學生在去哈佛前一年出去走走看看。而她提到的院長的信可在哈佛的網站上看到。

信中提及蜜雪兒準備大學課程的考慮以及安妮和艾密麗渴望新的事物;認為這一年的暫停可讓學生獲得更多真實世界的經驗。那些為這一年做了良好計劃的學生們,無論他們在這一年是要去工作、 旅行、做志工、或其他值得做的事情,都使他們比直接去唸大學的學生更受大學歡迎。

學生在上大學前休學一年在很多國家已是行之有年的傳統了。以色列的高中畢業生發現進大學前一年是完成兵役的好時候。而英國已創造出了「空白年」(gap year)這個新詞,學生利用這一年做些像艾密麗、安妮和蜜雪兒為她們自己計劃做的事情,這在多年前就已經是傳統了。

即使威廉王子也花了一年在智利當義工,這是由洛利國際組織(Raleigh International)所策劃的活動方案的一部分。而哈利王子的空白年則擔任兩種義工,一個在澳洲,另一個在非洲。

規劃完善的空白年

因為空白年在英國已是傳統,因此產生了許多像洛利國際組織這樣的活動方案,提供年輕畢業生探索和貢獻世界、以及開拓他們經驗的機會。以艾密麗的情形來說,這些方案是非常有用的發現。因為原先她計畫一同旅遊的朋友決定直接進大學,這樣的活動方案讓她的旅程有了架構。她說洛利國際組織是她所能找到的最有規劃的方案。

類似的活動方案包括由英國英美教育基金會(British American Educational Foundation, www.baef.org )辦的「英國探險」(English Adventure),對象為高中在學生與高中畢業生。另外如加州的「飛躍」(Leap Now, www.leapnow.org )則向參加者提供大學的學分。「暫停夥伴」(Time Out Associates, www.timeoutassociates.com )則以高中畢業生和大學生為服務對象。

以世界為師

一些學生或許會擔心這一年會變成不好的經驗,像一些廣為流傳的海外惡夢的故事。蜜雪兒認為她在高中和大學之間的空白年並不是最愉快的一年。雖然做不同新事物是好事,而她的情形,「有點過多了。」但是這一年仍讓她更認識了自己並幫助她了解美國的多元。她說:「在高中,誰會知道美國不同的地區會這麼的不同?」

蜜雪兒在大學畢業進研究所之前又花了一年的時間到西班牙參加基督營的工作,這次她能利用第一個空白年所學的經驗使這一年更為成功。這次她對從事的工作有更清楚的認識並更加滿意。

儘管對緬因州有適應上的困難,蜜雪兒還是很高興她去了,並且也一定會推薦給其他人。安妮和艾密麗也都這麼說。雖然三個人都無法肯定空白年是否正變得更普遍,但至少他們中的兩人認為或許會。安妮說:「我當然希望它變得普遍! 現在幾乎沒人這麼做。」「我認為這是因為很多人從未認真考慮空白年。或一些人認為他們將會錯失什麼,但我真的不以為然。」當仔細思考自己與同儕的經歷時,安妮如此表示。她並未錯失和同學共同經歷大學生活,幾乎仍像以前期望的那樣頻繁,而且她也相信他們的經驗在下一年將對她有所幫助。

當然這皆受惠於大眾更能接受空白年。誰知道呢!或許美國將隨英國之後找到這樣的智慧­–­­­開始去探索世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