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唱藝術】京韻大鼓系列《寶玉哭黛玉》

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提供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說明】:
《寶玉哭黛玉》出自清代子弟書作者韓小窗所作《露淚緣》第十回<哭玉>,基本使用了子弟書的原文,差別不大,本曲也是白雲鵬的代表作之一。
又,《露淚緣》第十一回<閨諷>和第十二回<證緣>被白雲鵬合併成為的《太虛幻境》曲詞,我們先前介紹過。

【唱詞介紹】︰

孟冬萬卉斂光華,冷淡斜陽映落霞。
小陽春氣風猶暖,下元節令鬼思家。
哪裡尋桃花似火三月的景,只剩下霜葉紅於二月花。
瀟湘館重翻千古蒼梧案,吊湘妃,竹節成斑淚點染。

寶玉錯娶了寶釵犯了瘋病,昏憒癲狂勢更加。
不茶不飯人懶見,行哭行笑性難拿。
老賈母擔心添驚怕,王夫人背地裡淚滴答。
多謀的鳳姐沒了主意,會哄的花襲人也少了方法。
唯有那寶釵心細,明知此病從何起,
暗想道,此病原為那人發。
成天家瞞哄著也不像話,倒惹得終日鬧波碴。
倒不如盡著性兒讓他哭個夠,叫他把鬱悶全舒才去得病芽。

冷笑道,我看你這幾日神昏亂,
不用說,你想的是林妹妹是要見她。
我實告訴你說罷,前日我過來的那一晚,
她已是一命染了黃沙。
寶玉聞言驚破了膽,說果然是真嗎?妳莫要哄咱。
寶釵說,我豈能夠撒謊將她咒,現如今,守孝停靈還在家。
這寶玉哎喲了一聲栽倒在地,半晌還魂強掙扎。
立時要到那瀟湘館,學一個宋玉招魂把怨氣發。

進園來哪裡還像當初的景,由不得百感心中淚如麻。
但只見竹梢滴露垂清涙,松影濃蔭帶晚霞。
庭前空種相思豆,砌邊都是斷腸花。
老樹無情飄落葉,幽林有恨噪啼鴉。
欄杆十二依然在,但不知倚欄的人兒在哪一搭!

進了門,黛玉的靈柩當中放,白布靈帷兩邊搭。
香焚玉鼎燃素臘,案列金瓶插紙花。
有幾個零落的丫頭將孝守,有幾個龍鍾老婦也披麻。
那一種悽涼景況真是難看,也顧不得燒香與奠茶。
哭一聲妹妹呀,妳往何方去了?
叫一聲妹妹呀,妳為何不答?
想來都是我負了妳了,把妳這一條小命兒枉糟蹋。
我生平只看上了妳人一個,任憑誰,是那傾國傾城我也不誇。

細思量,妳豈是人間種,定是那王母宮中萼綠華。
我許妳,高節空心同竹韻,我重妳,暗香疏影似梅花;
我愛妳,骨格清奇無俗態,我喜妳,性情高雅厭繁華;
我嘆妳,嬌面如花花有愧,我賞妳,豐神似玉玉無瑕;
我羨妳,千伶百俐見識兒快,我慕妳,心高志大把人壓;
我服妳,八斗才高行七步,我愧妳,五車學富手八叉;
我聽妳,綠窗人靜棋聲響,我欽妳,流水高山琴韻佳;
我憐妳,樁萱早喪憑誰靠,我痛妳,斷梗飄篷哪是家;
我敬妳,冰清玉潔抬身分,我信妳,雅意情深暗浹洽。
只因妳似有若無含啞迷,我只得半吞半吐種情芽。
我並沒有一言半語相挑逗,為的妳是天上仙人不敢褻狎。
滿望著姻緣美滿成佳偶,只因為父母之命難以掙扎。
也只是命中造定無緣份,恨當初月老紅絲不向一處拿。

問紫鵑姑娘的詩稿今何在,給予我盥手焚香細評跋。
紫鵑悅,姑娘的詩稿早已自己焚化了,
寶玉說哎呀!可惜了一片好精華。
雕龍繡鳳成了灰燼,戛玉敲金作了泥沙。
也只為知音不把鍾子期遇,因此上墳碎瑤琴仿伯牙。
苦只苦直到臨終未能見面,恨只恨滿壞心事不能達。

到今日我萬語千言妳聽見否?
妹妹呀!妳在那九泉之下要細細地詳察。
從今後我也悟透夢中夢,看破了世事無非鏡中花。
不久在夜台和妳重相聚,好和妳地下成雙勝似家。
這段情直到地老天荒後,我的那怨種愁根永不拔。
只哭得月暗星稀沒了氣色,雲愁雨泣掩了光華。
恰便是頹唐一慟悲秦女,抵多少斷腸三聲過楚峽。
把一個多情的賈寶玉全都哭傻,
下一回,意冷心灰他削髮才出了家!

﹙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燈下勸夫》又作《賢良女燈下勸夫》,此一曲目描述內容在清代咸豐、同治年間,對於當時家境優渥的紈褲子弟,做了一番細膩的生活描述,也反映出清朝末年當時京城不正的習俗。
  • 在此一歷史悠遠的大鼓曲文中,大量描述了在清代咸豐初年就已經成名的高腔藝人所唱曲目,幾乎各個唱班都評點一通,後人也據此推斷出本曲編寫必定早於1840年,距今近兩世紀。
    鑑古知今,讀者可由其中發想及體會,在這一兩百年間持續不變的人倫義理與家庭價值,由此觀之當時的社會動態,更是耐人尋味。
  • 《佳人送飯》是早期的京韻大鼓曲目,全本已經失傳。以下短短的片段也只是霍明亮之子約在半個世紀之前﹙1961年﹚的仿唱錄音整理所留。
  • 《蒙正歸窯》又叫作《呂蒙正》,他在宋太宗、宋真宗時三次擔任宰相,這個人襟懷寬廣、度量如海,就是「宰相肚裡能撐船」典故裡的那位北宋名相。他曾經度過一段「日投僧院,夜宿寒窯,布衣不能遮其體,淡粥不能充其飢;上人憎下人厭…」的日子,結果到最後官至極品,位列三公。
    因為呂蒙正的人生太過戲劇化,他的姻緣也是經由神人指點,靠繡球招親而成的美事,加上這樣的故事具有正面教化功能,所以許多戲曲、文學都以呂蒙正為主題,歷代聯演不衰。
  • 《倆口爭燈》 是民間俗曲,在京韻大鼓曲種中是早年曾流行的曲目。此一鼓本使用「花轍」的演唱方式,頭尾兩段使用「言前轍」,中間分別使用了「江洋」、「梭波」、「中東」、「由求」等轍韻,顯然是非常早期的曲本。
    主角藉著兩夫妻夜間燈下的鬥智問答,帶出當時有趣的謎語典故,是老少咸宜的一段鼓曲。
  • 《古城會》的內容介紹關公他護送著二皇嫂的座車離開曹營,在過五關斬六將後,一路兵疲馬倦來到古城,不但得不到守將張飛的信任,還在城下面臨了身後曹營追將蔡陽的襲擊,關公往前入不得關,往後又沒有臨戰的勝算,在這種情形下的劇情有精采的發展,乃是京韻大鼓的名段。
  • 此篇《華容道》是早年常用曲本,敘事的角度由曾操殘兵敗退一面入手,與另一派的常用曲本以孔明、關羽為主角敘述的方式不同,是早期藝人張小軒的重要代表曲目。張小軒在百年﹙l908﹚ 前曾灌製唱片一面,選擇中心段落唱詞四十四句,保存了張派唱法的精彩片段。
  • 《 層層見喜》 是早期京韻大鼓常唱的小段,全段都用頂針格。﹙頂針,是指在語文中,同用一個字或短語或句子,上傳下接的一種修辭技巧叫做頂針。頂針格有橋梁、過場的作用,特色是節奏緊湊,可以增加緊張恢諧的趣味性。﹚
    至於「小段」則是作為演唱正式曲目之前的「帽兒」,本曲種早已無人演出。
  • 《木蘭從軍》又叫作《代父從軍》或是《花木蘭》,原來為清代子弟書的曲目,是老一輩的藝人白雲鵬的代表作。
  • 《木蘭從軍》又叫作《代父從軍》或是《花木蘭》,原來為清代子弟書的曲目,是老一輩的藝人白雲鵬的代表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