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毀滅(24)

晨風清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22

「史老師!」小詩心裡喊了一聲,腳步再也邁不動了。就見放著許多自行車的那排平房的路口,走出一群人,拎著提琴盒什麼的,中間一個阿姨,像畫片上的仙女,瓷娃娃一樣的臉,高高的髮髻,亮晶晶的眼睛,又尊貴又親切,和身旁幾個男的說說笑笑著,登上一輛『革命文藝巡迴演出隊』大紅橫幅的汽車,向送別的人招招手,汽車騰騰開走了。小詩失望地回到家裡,史老師只紅牆一妁,杏然而去,自己卻蒙在鼓裡,要是剛才不去看瘋子,不就能看到史老師了嗎?對面那排房子都住的什麼人?一定是學問很高的演員作家的,如果自己也學會了藝術,不就是能經常跟史老師在一起了嗎?

這樣想著,小詩就感到渾身是勁,每天畫半小時畫,半小時寫大字。學音樂呢,自己最喜歡的,偏偏沒人教,每次爸爸總說忙。爸爸看了學習計劃,高興的不得了,說:「這個孩子有出息。這下好了,知道自己學習了!」小詩說,「爸爸給我買小提琴!」爸爸頭一低,「這個……」為難地說了一句:「我們家窮哎……」小詩難過地抹眼淚。爸爸趕忙問,要多少錢,小詩說不知道。爸爸就帶小詩到商店去看,牆上掛的小提琴發出誘人的光澤,一問要50多塊呢!「爸爸沒錢啊……」爸爸歎口氣,小詩垂頭喪氣地回到家裡。他想,「這下只好寫字畫畫了」,想起爸爸講的古人勤奮學習『頭懸樑、錐刺股』故事,就拎來一桶水,放在桌子下,兩腿插進去,喲,好冷,過一會就好了,這樣就能逼自己集中精力努力學習。

媽媽看了,喲,真新鮮,小詩現在知道用功了,逢人就說,「我們家小詩現在不貪玩了!」鄰居家的阿姨聽說了,也都來參觀,讚不絕口,說我們家的二狗也這樣就好了。這天下午,大院裡的胡阿姨來看媽媽,還帶來了幾個大人,都看小詩寫字畫畫,聽到胡阿姨說,「這孩子早熟,跟別人家孩子不一樣……」跟媽媽嘀咕了半天,媽媽皺了眉頭。小詩頭都不抬,只顧自己練字,心裡憋了一肚子眼淚,「都是爸爸不給我買小提琴,我才這樣的。我們家窮……要是有錢,我早就學會了!」第二天上學的時候,看到路邊有小孩給人家擦皮鞋的,突然萌生:「現在有人租小人書的,既然人家小孩能給人擦皮鞋,我為什麼不能在街上擺小人書出租呢?」這樣想的時候,就覺得生活裡充滿了希望,「我如果租小人書有了錢,不就可以買小提琴了嗎?」

小詩回到家,把自己的小人書全部找出來,一共是19本,再找二狗他們借幾本,湊成30本,不就……他找二狗、三猴借了十幾本,找了一張塑料布,預先藏好……等到一個星期天早晨,全家人都還在睡覺不知道,揣上一個小板凳,背上書包,溜出了大門。一大早,街上還沒有行人,小詩早早地溜到百貨大樓外面,看大門還沒開,把塑料布在牆邊攤開,擺上小人書,自己在小板凳上坐下,打開一本小人書,遮住自己的臉,專等上鉤的小朋友。陽光燦燦地升起來了,漸漸路上就有了行人,打掃衛生的婆婆拖著掃把走過,「喲,小朋友這麼早就來擺攤啊,家裡教育的好噢!」小詩也不答話,從書背後偷偷朝外瞄……

過了一陣子,百貨大樓開門了,陸陸續續就有人朝裡進,有人在攤子前瞅,覺得挺新鮮,小詩知道這人在打量自己,保持鎮定,頭埋在小人書後面,只說一句話:「兩分錢一本。」不一會,走來了一位媽媽帶著一個小孩,那小孩站在小人書前就不走了。媽媽哄了半天,就是不行,要看小人書。媽媽只好把小調皮扔下,丟下1毛錢,自己到裡面去了。小調皮一屁股坐下,半天不吱聲,眼睛貼在小人書上,連媽媽喊,都不走。過了一會,又來了兩個小朋友,要了幾本,蹲下就翻……等幾位小朋友走後,居然還有兩個大人來看小人書……到中午,居然收了1毛8分錢。這時候,人們紛紛趕著回家,沒人看一眼。

小詩等了一中午,肚子餓得咕咕叫,只盼望再有幾個顧客光顧,好多收幾分錢!就是沒有人問!過了一會兒,過來了幾個小人影,小詩心裡歡唱著,趕快把小人書擺擺整齊,好招來他們的目光,一看啊,是黑蛋和三貓他們,身上背著彈弓,正一跳一擺地走過來,一定是到城牆打麻雀才回來。小詩趕快把頭埋下來,一點都不敢朝前看。還好,一夥小流氓沒看到,只是跳著抖著向前走過去了。「霍……」小詩剛舒了口氣,又嚇了一跳,他看見媽媽帶兩個妹妹從馬路對面走過來了!一顆心馬上跳到嗓子眼,把板凳調個頭,臉朝牆裡坐下……眼睛的餘光能看到兩雙穿著布鞋的小腳向前走近,聽到媽媽說:「今天不能帶你們多玩了,下午還要釘被子……小詩那個死鬼……」媽媽一定是帶妹妹買頭繩皮筋之類的。小詩等聲音進去了,這才敢抬起頭,來了一幫小朋友,要了幾本書……小詩等小朋友看完,立刻收攤子,數了一下口袋裡的錢,一共有兩毛三分,揣上小板凳,低著頭就往家走……

3裡多的路程,小詩回到家已經4點多了,媽媽已經在家了,小詩背著小書包,揣著小板凳,硬著頭皮往門裡走。媽媽一看,揚起擀面杖,揪住衣領就說:「都說你變好了,今天中飯到哪去了?你要把媽媽氣死才好啊!」小詩眼淚汪汪的,「媽媽,我……」爸爸和龐叔叔走進來,龐叔叔不知道怎麼回事,還打趣地說:「我今天看見小詩在百貨大樓擺……」一看,「哎,小詩回來啦!」爸爸看到小詩回來了,高興地上前摸摸他的頭,「孩子哎,你到哪去了?知道你媽媽今天找你找急死嘍!」小詩手一鬆,小板凳砸在地上,手裡攥的分幣錢丁零噹啷掉下來,「哇!」地大聲哭起來了。

爸爸趕快彎腰把地上的錢揀起來,「快說說,你……」小詩哽咽地說:「我擺小人書攤去了……」爸爸轉身看著龐叔叔,用手背拍手心,哭笑不得地:「你看看……你看看……」龐叔叔爽朗地笑著說:「這孩子好,有志氣……」媽媽這才轉怒為喜,抹抹眼淚,轉身取出中午的飯,遞上。爸爸又問:「你擺小人書攤幹什麼啊?」「我想買小提琴……」這回輪到爸爸流淚了。小詩端著飯碗,眼淚不斷線地落到飯碗裡。媽媽背著龐叔叔擦眼淚。爸爸掏出手絹,取下眼鏡也擦眼睛,招呼著龐叔叔到裡屋坐。龐叔叔對媽媽說:「我不敢說伯樂識馬,看你這個孩子啊,嗯,與眾不同……」爸爸小聲淒然道:「這個……音樂家我們培養不起啊……」「不!老呂啊,我的看法大不一樣……慢慢來,慢慢來……」

可憐天下百姓心啊!可憐天下童子心啊!

龐叔叔一走,爸爸就坐在窗前研究上級文件。1965年1月X日二十三條發表,第一條就說四清運動是要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爸爸不是看得很懂,當然他也不知道,其時,1964年12月20日至1965年1月4日,全國三屆人大第一次會議在北京召開;與此同時,1964年12月15日至1965年1月14日,毛澤東建議同時召開中央工作會議,研究『社教運動』二十三條。會議開得比人大還長,是因為毛澤東和劉少奇發生了激烈的爭論。12月27日,毛澤東在會上說:「黨內有兩派,一個社會主義派,一個資本主義派」,四清運動就是要『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四清和四不清是階級鬥爭』;劉少奇反對說:『多種矛盾交織在一起,要從實際出發,有什麼矛盾解決什麼矛盾,不能統統上升為階級鬥爭』,於是會上爆發了激烈的爭論。

「我怎麼就是看不懂呢?」他想,「到底是我的眼睛不好了呢?」摘下眼鏡擦,「還是,我這個腦子出現了問題呢?」

怎麼就是看不懂?誰能看得懂?誰也看不懂。爸爸現在的疑問,「這是為什麼啊?」其實就跟小詩的許多關於本原的問題一樣,永遠都看不懂。這天,爸爸在機關學習文件一天,學得昏頭漲腦,兩眼發花,回到家,媽媽熬了一劑安神醒腦的草藥,端到桌前。「中國的事情難啊!」只能歎道,自己連現在的小詩都不如,人家還有天開的智力,自己怎麼會走到這一步呢?正是:綠水本無憂,因風皺面;青山原不老,為雪白頭。爸爸服了中藥,就在椅子上用手支著頭眠了一會。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詩一邊唱著,一邊想,「她多美啊!多親切啊!」漆黑細長的柳葉眉,鑽石般晶亮的眼睛,貝玉般的牙齒,紅紅的嘴唇,一臉的善美……因為沒有紅領巾,他躲在最後,偷偷看史老師。他的動作被老師看見了。史老師正微笑地看著他呢!他臉唰的一下紅了。
  • 過半月,老家來了親戚,帶來了點土產,一隻小貓,前幾天溜走的那隻小小貓也跑回來了,兩個小貓就在一起玩。媽媽買了一點小魚蝦給爸爸吃的,小詩都把魚鱗蝦殼煮了拌飯給小貓吃。節日快到了,城裡到處在搞衛生,插紅旗,貼標語。小詩放了學,到家就爬上爬下擦窗子,兩個妹妹掃地拖地板。這天星期天,老師到家裡來探訪,說了小詩在學校的一些表現,爸爸媽媽聽了都很高興。
  • 墨墨黑夜,你的睡眠深深地居於我靜寂的存在中。
    醒來吧,愛情的痛苦,我不知道怎樣把門打開,只好站在門外。
    時光在等待,星辰在觀看,風兒已平息,我心中的靜寂如此沉重。
  • 小詩回到家,跟媽媽講了麗麗媽媽要送一點菜,自己沒要的事,媽媽聽了,就誇獎著說:「做得對!」告訴小詩,麗麗媽媽在郵電所做清潔工,家裡困難,不要要人家東西。小詩看媽媽正騰出一個小箱子,又拿到外面曬,就問幹什麼。媽媽說爸爸要到下面去蹲點了。
  • 一晃快要到年底了。爸爸下鄉蹲點還沒回來。媽媽一個人在家,又燒飯、又洗衣,帶小詩和妹妹們。小詩在學校聽說,貓娃自那次逃學之後就再沒有到學校來過了,心裡就覺不捨。國慶節前,小詩學校的合唱隊參加全市少年歌詠比賽,獲了一等獎。奇怪的是他沒看到史老師。
  • 又是一場雪,轉眼就是春節。這一年,機關農場殺了豬,家家分了點肉,又分了很多紅薯乾。小詩和孩子們吃了紅薯乾,滿肚子瘴氣,到處找不到玩的。就拿了家裡夏天用的菜罩子,到雪地裡支上,牽一根繩,捉鳥。捉了半天,也沒捉到,倒是叫老鼠跑進去把米都吃了。
  • 不久,春暖花開,陽風和煦。學校裡小朋友已經風魔了打乒乓球。下課時,黑板上,走道牆壁上、樓梯上,白蛇飛舞,到處小球聲。小詩乒乓球拍藏在書包裡,每天一大早塞上兩個饅頭就往學校奔,占水泥乒乓台子。媽媽說:「喲,這孩子變乖了嘛,上學也不要人催了。」人們都說現在小孩變好了。
  • 五一節這天,節日連周日,結束了社會活動,好不容易得了兩天假期,爸爸舒展了眉眼,「一日清閒一日仙」,就裡外整整花草。媽媽說:「包餃子!」爸爸拍拍身上的塵土,又帶幾個孩子上街買了點五花肉。小詩帶著兩個妹妹正在後院挖薺菜呢,瓜片興沖沖地跑來,手裡拿著一個盒子,一根線插在耳朵裡,讓小詩聽。
  • 媽媽回來,把一袋桑葚放在桌上,從包裡取出一本《五四以來的新詩》說,「小詩,你上六年級了,媽媽給你買了本書,以後可不能再貪玩了。」小詩還在那裡唱歌,大妹妹也上了小學,也在唱;小妹妹上了幼兒園大班,也跟在後面哼,媽媽就皺眉頭,說小孩子唱這個不好。
  • 國慶節又到了。因為是15周年大慶,全市隆重準備。小詩是三好學生,參加全市青少年在湖山公園的一天短期夏令營活動,有本市勞動模範講話,省歌舞團的叔叔阿姨唱新疆歌跳西藏舞,小詩覺得挺好玩的。他模模糊糊感到好像現在漢民族沒有歌沒有舞的,要不然為什麼我不會跳舞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