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979年夏天(5)

林良彬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三、年輕人『忙碌』的一天

  七月四日上午還不到十一時,建南手托著一顆黑白相間的足球,他的鄰居北投復興高中畢業的張立誠,攜帶一座有天線的搖控器和玩具汽車,兩人找了復秋出來,就在巷內玩起來。那輛紅色玩具小汽車在遙控下可快速溜跑起來,任意轉彎,只見它飛快跑起來,到達巷底才不到幾秒鐘的時間。

  巷內大大小小的孩童見到這新奇玩意兒紛紛圍著看。復秋的兩個外甥小K和小睦,芷玲的阿弟喜愛極了,竟在巷內拖著小小的身子追逐起那玩具車來。

  三個小孩蹲下要抓拿時,那汽車已一溜煙地飛速而過,而且還回過頭去戲弄他們,三童手腳不夠靈活,眼睜睜地看著它從胯下鑽過,氣得一路大叫追逐。其他孩童也加入行列,排成前後排,仍然不能擋住。復秋和水牛一旁注視張立誠靈活的操縱這玩意,直覺得他真不簡單。

  芷玲在家聽到孩童嬉鬧聲也驀地冒出來,一身紅色運動短褲、米色T恤,露出修長均勻的長腿,建南眼睛一亮,起勁的耍弄起足球來,只見球在他的腳下、膝上、胸膛﹑頭頂間上下跳動,就是不落地,足足跳了三十次才失誤掉落地上。

  復秋突的一把搶了球,雙腳盤到芷玲前一尺叫道,「快來搶球!」,小妮子伸腿攔截,球已跑到腳的另一邊,不信邪的她於是跑起來搶球,復秋盤球越她而過,芷玲只能望球興嘆。其他小孩也跟著過來攔截,復秋把球踢到建南腳下,二人一傳一傳的,芷玲這次眼尖猜到球往何方跑,突然加速跑了過去,伸腿攔到球,還企圖盤球越過復秋,未料水牛從後偷襲,輕易把球勾到腳下,把個氣喘吁吁的芷玲氣得嬌聲叱道:「不要臉!偷襲人家!」,一下又追著球去了。

  此時張立誠已叫小汽車停在腳側,三個小孩爭著要,小K搶著先機,拿在手上玩耍,雙眼發亮地瞪著這玩意兒,手中還沉甸甸的,三個孩童輪流觀看,愛不釋手。張立誠還教年齡較大的小K如何操縱遙控器。婉如的弟弟中天也跑出來在旁看著。張立誠擔心小K把遙控器弄壞,就交到中天手中,只見汽車在地上又緩緩地動起來,又前又後的,接著又快速地跑了起來直到巷尾,但這次卻叫不回來,張立誠教他如何操控,一下汽車又跑了回來。接著又輪流由小K、小睦玩了一會兒。

  「這東西在哪裡買的?」小K睜著比平常還要大且亮的眼睛好奇地問。

  「我爸從天母一個老美電子技工高價買來的。」張立誠一臉驕傲的神情。

  那邊芷玲追球到香汗淋漓就放棄了,由其他小孩繼續追球。不一會兒,一些小女生在芷玲和怡芳帶頭下玩起「步步高陞」橡皮筋遊戲。只見芷玲靈活地跳著,過關斬將,到達胸部的高度時才失誤敗下陣來。水牛在旁一直很專注地看著,見到芷玲下來,一個箭步往前把腳提得很高,把橡皮筋勾下來,很跩的跟她說:「我比你行吧!」那小妮子哼的一聲,嘟起小嘴兒。

  復秋在旁也說要玩一玩,兩個小姑娘把它弄到復秋胸部一樣高,復秋一個提腿動作,卡其褲褲襠突然「嘶」的一聲,落到地上忙低頭一看,足足裂開了五寸長呢,復秋一臉糗相,幾個女生們個個咯咯尖笑不已。

  「瞧你這副德性,男生也想玩女生的遊戲,這就是給你一個教訓!」芷玲雙手交置於胸前,笑得喘不過氣地說。

  水牛一看到復秋的糗樣,也張著特大的嘴笑得眼睛瞇成一線。張立誠和中天等小孩見了都跑過來一看究竟,復秋趕緊按著褲襠,紅著胖臉閃電般一溜地跑回家中。大夥兒前俯後仰地樂了數分鐘之久才止住。建南看著芷玲小臉仍充滿笑靨,雙頰酡紅,竟然在一旁看呆了。

  下午三時,三個男生一起走向美國學校。三人都穿著深藍色的牛仔褲﹐徐雨在大熱天仍穿長袖襯衫,但習慣地把袖子捲起﹐復秋和建南仍是薄短的T恤。走過福林橋上的行人道﹐車輛快速掠過,腳踏車也在他們身邊駛過,年輕人特別地注意出現什麼新款汽車,只見大都是美國的雪佛蘭或林肯牌汽車,偶而也見到凱的拉克和最新型的賓士汽車,建南羨慕地望著那些開車的人,注意到路上開新車的人也愈來愈多了,大概是拜最近幾年經濟飛躍之賜。

  走近士林美國學校,電吉他、鼓聲震耳欲聾。只見大操場上臨時擺設一個露天大舞台,合唱團尚未上台演出。空中傳來的歌曲是蠻振人的CCR(清水合唱團)的老歌「ProudMary」,悅耳的吉他伴奏讓年輕人的身體跟著擺動起來。

  看到那些同年齡的金髮男女學生們,彷如進入異國之地。三人試著找尋那一頭黑髮的菲律賓僑生John,繞了一圈仍不見人影,但見一對對情侶或相擁抱或接吻,一點也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建南心想:文化不同,連生活方式都不同,怎麼他們這樣的大方,於是又一臉羨慕的表情。

找不到人﹐三人乾脆在一塊草地上坐了下來,望著各色人種從身邊而過。徐雨那份瀟灑樣,吸引不少金髮女生的注目。耳中又傳來熟悉的音樂,那是EltonJohn的一首一度迷死他們的「鱷魚搖滾」,快速的旋律夾著青春和活力,濕熱的空中飄盪著嘉年華的歡樂氣氛。

  「我就喜歡Elton的調調兒,」徐雨說,「這些音樂多棒﹗反過來看我們的樂壇﹐為什麼創作的歌曲總是那麼煽情俗氣呢?現在一些校園歌曲倒是蠻清新的,是個好現象呢!──我想我們得藉著洋歌的基礎,好好創作出幾首悅耳動聽的中文歌曲來……」

  說話之間,菲律賓僑生John帶著一個身軀嬌小的黑髮姑娘,向著三人走了過來。徐雨向John說﹕「這兩人你見過的,柯復秋、林建南,我的好朋友。」那華裔姑娘站在一旁睨向廣場的人群。

  「操場走了一遍,一直沒看到你們。你們可不要走,我們的樂隊等下壓軸演出,給點意見。今晚舞會你們一定要來。Bye!」John的國語夾著怪異的腔調。

  不久,由校內學生組成的搖滾樂團開始在舞台上演出。第一團全是金髮小伙子,一出場就是重金屬搖滾,震耳欲聾,一首歌中演奏的比唱的還長,聽來簡直是亂彈一氣,台下人群仍隨音符扭動身體,又叫又唱的。

  第二首唱的是BeeGees’的「Staying alive」,那輕快的節奏和高高的裝飾音剎那間抓住全場年輕人躍動的心。第三首是NeilYoung的「Rock’n’roll never die」,也是吉他揮灑的曲子,頗能抓住那種酒神般的狂放感。

  這個樂團在舞台上表演了六首歌,學生們首首歡叫鼓掌。徐雨總評說:「這些人用屬於母語的英文唱出,比國內任何樂團在嗓音上都勝了一籌。樂器表演上則常亂了步子。」

  第二個樂團是清一色的洋女生,主唱的金髮洋姑娘嗓音很高,吉他彈奏技巧較差,唱了一些女歌星唱的名曲,如「S.O.S.」、「I only want to be with you」、「Mr. Postman」及一首很長的演奏曲,台下觀眾也給予最熱烈的呼叫聲和掌聲。

  第三樂團的主唱是John,成員大都是面孔黝黑的南洋僑生,這團的吉他及整團樂器配合上竟佔上風,所唱的幾首曲子都是復秋三人熟悉的,二首Beatles的曲子:「Letitbe」和「I’ll follow thesun」,另外三首為Elton John的「Don’t letthe sun go down on me」,滾石的「Satis faction」以及Monkey的「Day dream’s believer」,這些悅耳歌曲又給聽眾們莫大的享受,首首給予最熱烈的掌聲。

  三人回到家中已是傍晚時分。

  建南先走到自家巷口時和他倆說再見,徐雨和復秋走到下一條的巷子,又見芷玲、怡芳和一些小女娃在跳橡皮筋。芷玲正捲著褲管,活潑地跳著,在橡皮筋上熟練的勾上勾下,身軀滲透出青春少女的氣息。芷玲在兩個男生的注視下頗不自在,竟然漏勾敗陣下來。她鼓著雙頰沒好氣地說:「誰叫你們在一旁偷看!」徐雨不禁大笑說:「這也算偷看?」,小妮子更恨得跺腳。

  接著由怡芳上陣,徐雨看了一會,逕自走回家門。經過婉如家,把手著針線的婉如叫了出來,確定她今晚會參加舞會。

  巷前頭的復秋正說著美國學校的見聞給小妮子聽。

  「幹嘛不找我們一起去!可惡!」芷玲又裝出惱怒樣,復秋望著她精靈般的臉頰,倒覺得芷玲愈長愈好看些。心中忖度是否邀她去參加舞會。

  這時怡芳也敗下陣來,臉色鮮紅地走向他們面前說:「哥──,今晚舞會我們也要去,帶我和芷玲去見識一下嘛,反正暑假嘛?」眨著金魚眼,聲音嗲嗲的,明的向哥哥撒嬌。

  復秋大眼睛閃爍著,考慮到自己和建南還沒有舞伴,於是胖臉偽裝嚴肅的說:「去是可以,但不准跳舞!」

  兩女臉上雖露出失望的表情,但立即就點頭答應了。

  傍晚七點四十分,太陽逐漸西下,街上仍散發著盛夏的暑氣,天空一片金黃色。建南已經穿著一件白色襯衫及黑色西裝褲到了雜貨店門口,不久芷玲也穿著花蝴蝶般的裙子漂漂亮亮地溜了過來,復秋告訴芷玲,老爸不准女兒參加,氣得怡芳哭著跑上樓去了。三人走到巷內找徐雨,徐雨仍是一副白凈的打扮。轉到婉如家門前,她還在裡頭化妝,等了一會兒,一位纖長秀麗的姑娘從裡頭出來,一套粉紅色的洋裝令大家眼睛一亮,芷玲說:「不愧是大美人,你看男生都被你給迷住了。」口氣中帶著嫉妒和羨慕。

  五個年輕人一路穿過一些小巷,到了一排四層樓公寓前,John住在其中一戶的四樓。到了二樓樓梯間已聽到喧嘩的人聲和熱門音樂。

  John很懂得待客之道,除備有各式飲料,還不知從哪裡買來幾百粒水餃供大家吃。在一片嘈雜聲中,男女同學們著拿筷子在夾水餃,有人嫌筷子彆扭,乾脆用叉子吃了起來。這些人都是John的菲律賓華裔同學,也有土著,皮膚更黑些。

  復秋注意到這群男女中有四、五人是John的樂團,在美國學校舞台上見過。徐雨的到來引起他們的注意,仔細端詳這個英俊小伙子,也有人把眼睛瞄到婉如身上,這對金童玉女般的人物很容易成為年輕人注目的焦點。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從台北市中山北路一直向北走,繞過圓山就到了「士林」這個名字優雅的小鎮。在碰到總統官邸前的福林路後,中山北路略向左拐不久就碰上中正路,兩條大馬路的交叉口上有一家在鎮上很有名氣的福樂冰淇淋店,中山北路沿此再向北走不遠就是通往天母的福林橋,它是士林和天母的分界線。
  • 三人邊走邊聊,不知不覺中已走向芝山岩深處,來到一片綠綠的樹林下一塊巨岩上坐下。山下的天母、石牌一帶歷歷在目,幾隻白鷺鷥在天空自在的翱翔。望著眼前這幅景象,三人默不作聲,靜靜感受那優美的天地山光。建南心中為了某種不可明言的事而抑鬱起來,表情陰沉的。
  • 復秋沿著巷子走向文林路,經過廟口廣場,穿越往淡水的火車平交道時,碰到老爸的好朋友,一個長鬍鬚的黃姓怪人,他恰是建南的隔壁鄰居,水牛給他取了「老嬉皮」的綽號。復秋常見他和老爸在附近小吃店喝啤酒聊天的,也常看到他在婉如家出入。
  • 沉靜片刻,大家吃著盤中的蜜豆冰。「我們何不找出最貼切的形容詞或片語,來形容今晚這部電影呢?」一向愛玩的芷玲說。「這些男女主角們所作所為,用『無頭蒼蠅』四個字來形容,不錯吧?」建南想了想說,搞得大家都笑了。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