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希望教育出天才吗?

St. Threath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之前看到国外的一篇文章:《天才是如何思考的(How Geniuses Think)》。里面讨论到, 像是爱因斯坦、费曼、爱迪生这类大众所认同的天才,他们到底是如何发明出划世代的发明和理论?

这些所谓的“天才”智商没有特别高,,像是费曼(近代量子物理的大师)的IQ只有122 ,只大约等于世界上最高智商(IQ228)的一半,但是那位智商高到像外星人一样的人 ,并没有对科学和艺术有任何显着的贡献。其中的差别到底是什么?

个人很赞同这篇文章中的一些看法,但为了验证这个文章的可信度,所以就稍为上网 google了一下文章的作者是谁:Michael Michalko :享誉全球的顶尖创造力专家。Creative Thinkering:Putting your imagination to work的作者,为《财星》500大企业,例如杜邦、家乐氏、奇异电气、柯达、微软、 艾克森美孚、通用汽车、福特汽车、AT&T、沃尔玛、吉列等公司,举办创意思考主题 演讲、工作坊和研讨会。

文章里面提到了很多天才们的思考方式,包含反向思考、擅长使用比喻、使用图画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感觉都很正确,但其中最打到我内心的一个观点就是──针对一个问题,普通人会去想出一个最合理的答案,就收工去做别的事情,而天才则 会穷尽所能去想出各种不同可能的答案(解法),即使这个问题已经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了。爱因斯坦有一次被别人问说:‘你觉得自己和平常人有什么不同?’他说:‘如果你要求一个普通人在一堆草堆中找到一根针,那么他们会在找到一根针之后就认为任务完 成了。而我会把那堆草堆翻遍找尽,直到把里面的每根针都找出来。’

文章中提到,当天才们对一个问题提出不同解法的过程中,他们会经历几个阶段:以过去所学解出问题(Reproduce,常人停止之处)->尝试以全新观点观察问题(Rethi nking)->提出新的解法(Innovating)
这些步骤中,一般人会认为最难的部分是提出新的解法(Innovating),但其实最难的部分会是Rethinking。因为人脑是一个能够记住各种模式(Pattern),并能够自动重 复思考逻辑和动作的结构,所以一旦我们“学会了”,之后大脑只要辨认出这样的Pat tern,我们就可以不用思考的自然行动。要抛弃已经”学会”(不是”记住”是”学会”)的 东西,如果不是很努力而刻意的去慢慢修正、重新学习、研究改正,那几乎是不可能 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体育教练宁愿自己要训练的选手没有乱学过一些东西,因为改坏习惯比重新锻炼还要困难得多。)

同样的道理,假如我们不刻意去改变自己看问题的观点,那么我们永远(是永远)只会有一个观点,而解法也永远只会有一个──别人教你的那个。那么我们就只会是那最平 平凡凡,跟每个人的想法都一样的家伙。

这样的人可以用别人期待的方式,解决别人定义好的问题,可以用微积分算出某个圆 锥的体积有多大、可以遵循守则做出合格的设计、可以用Excel算出损益表和画出各 式各样的图表…可以完成任务(别人定义好,过去你也被教导过怎么做),但是没有 办法解决问题(别人定义好,但没有被教导怎么解决),更没有办法去发明(发现需求 并定义问题,进而去解决它)。

假如我们可以选择,我们一定会想要选择成为一个能够解决问题、发明产品的天才, 而不是一个只能够接受任务,只会重复执行、运算以知解法和程序的人。但有趣的是 ,从小到大的学校教育都是在训练我们如何重复运算、如何背诵填空,并且用有限时 间的考试,将大家的思考模式统一为‘用最短时间,运算填写入正确性最高的唯一解 ’这样的思考方式和天才的思考方式恰好是完全相反的。

个人认为,教育的内容应该是要随时空背景而推移的。我们现在(着重技能运算)的教育方式,目的上还是放在培育出好的技术人员、好的员工、好的代工人才,这在过去二、三十年是非常需要的,那时候人民需要这类型的教 育,由文盲或是劳力人员,转变为技术或是文书的白领,带动基础建设的进步。

但现在新的一代出生,大家并不单纯只想靠技术与技能,花费时间生命做重复的工作,大家期待自己能够解决问题、创造价值、用新的思维发明新的制度或产品,改变世 界并从中获取足够的报酬。也就是说,我们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改变世界的天才,但我们的教育却只想把我们变成技工。如果美国教育真的如这篇文章说的一样开放 ,那么他们较多思想狂放的创业家、发明家和艺术家,我想也不是件让人惊讶的事情。

台大教授张文亮,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描述自己的经历,叫从教室逃走的天才。文中提到一段话,描述现代教育体系下的问题:“天才有四种,第一种很会记忆,考试可以考得很好。第二种很会分析,考试也可以考得很好。第三种天才,很会整合,他就‘完蛋’了。第四种,他有艺术跳跃的思维 ,直觉类型的天才,他也会‘完蛋’了。”

前两种天才可以成为很棒的员工,假如够幸运加上自己稍微会行销自己一点的话,可 能还可以成为那个领域的专家。但第三种和第四种天才是创业和创造价值的最佳人选 ,而我们的教育没有办法帮到这样的人,让他们进步、辅助他们创造价值,只有办法让他们‘完蛋’,进而造成我们的产业型态也‘完蛋’,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困境。

很不幸的,我们现在的教育并不是设计来帮助我们成为改变世界的天才、领导者、创 业家,它是设计成让我们成为各领域的技师、专家用的。

如果我们是第一、二类型的天才(善于分析和记忆,并不是指能改变世界的天才),然 后想要成为爱因斯坦或是费曼那样类型的科学天才,那么我们要重新学会怎么思考问题,因为学校教给我们的思考方式是错的,如果要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或发明家,一 定要反复咀嚼问题,并穷尽各种解答,而不是快速的用既有的想法去求得一个答案, 并把这个解当成是唯一解。

如果我们是第三、四类型的天才(善于整合和跳跃思考),那么不要理会学校教育给予 我们的挫折,因为身为这两类型的天才,是很幸运的,因为我们其实是发现价值和创 造价值的天生好手,Just
do it & keep going!!

最后附上爱因斯坦的一段话:
“The intuitive mind is a sacred gift and the
rational mind is a faithful servant. We have
created a society that honors the servant and has
forgotten the gift.”
Don’t forget your gift!!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项最新的研究指称,海豚是最聪明的海洋哺乳动物,它们会使用复杂的非线性数学运算,可能是数学天才,它们会以声纳制造“泡泡网”来侦测猎物位置。此研究结果令人非常惊讶,因为人类目前还无法制造像是泡泡网般的声纳波。
  • (大纪元记者骆亚综合报导)第五届新唐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今年为方便大陆选手参赛,下个月将首次在香港举办亚太初赛,但目前遭到中共政法委幕后的极力干预,以内部通知的方式传达指令、禁止大陆选手参赛并要求进行抵制。据介绍,“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是唯一的一个世界性的中国舞艺术创作、展现和交流的专业赛事,大赛借此将中国古老文化推向全世界,开创中国舞的新纪元,并为年轻的专业舞蹈人才提供走向成功的舞台。 有评论呼吁中国大陆的艺术家和舞蹈大赛的参赛选手,可以由当年从中国出逃美国的首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马思聪的故事中获得启示。
  • 一个学术人物能获得体育明星般的追捧实属罕见,而作为学术竞赛的全能明星,丹尼尔‧薄帝奇(Daniel Berdichevsky)就是这样一个集智慧和竞技于一身的传奇人物。为此《洛杉矶时报》特别对他进行长篇报导。
  • 美国男子德里克·阿马托在一次跳水事故中因脑部受创导致脑震荡,之后却意外发现自己无师自通,能演奏8种乐器。他现在已成为职业钢琴师,还出版了个人专辑。
  • (大纪元记者任凯文编译报导)由于关注教育机会的公平性,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停办今夏为一组天才学生专门安排的SAT高考计划。
  • 俗语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近日,MSNBC网站披露,一名美国男子头部受创后,竟然变成音乐达人,可轻松自创乐曲,并用钢琴熟练演奏。
  • 美国17岁天才少年泰勒‧威尔逊(Taylor Wilson),实现了大多数人可能穷极一生而不可得的梦想,成了全世界最年轻的核聚变反应堆建造者。据CNN网站报导,威尔逊着手研究如何建造核反应堆的初衷,是因为对原子内所蕴藏的巨大能量感到惊叹,并且对具放射性的物质痴迷不已,于是威尔逊在14岁时,决定开始在自家的车库里,建造核聚变反应堆。
  • 21岁的美国神童矢野祥将在本周从芝哥大学毕业,正式成为该大学最年轻的医学博士。
  • 街舞电影《舞力全开 3D》(Step UP 3D)选在今年暑假推出续集,引爆街舞迷的热情。影史首部3D街舞电影《3D舞力对决2》,挟带2010年全台热卖5000万票房的气势,以创新“街舞融合芭蕾”题材,将酷炫舞步进化成“街舞尬拉丁”,揭开暑假序幕。
  • 出身东印度穷乡僻壤的12岁农家子弟库玛,通过印度理工学院今年联合入学考试,成为知名学府历来最年轻准新生。但他对成绩不满意,立志明年考进全印前100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