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大立:匪夷所思!千年文明古国出了一个随地大便的皇帝!

人气: 16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1月21日讯】网民如此讽刺中共暴政:“有这么一帮人,如果把历史还原,他们是一帮土匪。把谎言拆穿,他们是一帮骗子。把财产公开,他们就是一帮窃国大盗。把账目公示,他们是一帮小偷。把国籍公示,他们是一帮汉奸。把地图摊开,他们是一帮卖国贼。把行为公开,他们是一帮畜生魔鬼。”在此,笔者续上一句:“有一个这样的人,自称是‘四个伟大’(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 ;被捧为“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现一个的天才”,把画皮剥掉,不过是一个十足的地痞流氓。

近日,网络上疯传一张“毛大便”雕像的照片(见上图),据悉,该雕像位于河南某农村,毛拿着一本书大便,后面站着2位士兵,一位士兵还拿着铁锹。

据公开资料所示,毛泽东一直有一个难以启齿的问题,那就是大便困难。还有一件令毛发愁的是睡觉失眠。(恐怕是血债太多的报应吧--笔者注)

毛泽东是习惯性便秘,二三天大便一次,有时一星期才能解一次。不得不经常让手下用灌肠的方法进行排便。

毛还有一个怪僻,就是不上厕所,喜随地大便,他曾对卫兵李银桥说嫌厕所臭,对脑子不好。于是,李银桥经常拎着一把铁锹,跟在毛的后边给他挖坑,毛大便完了他立即把坑埋了。他一直跟到进城,到中南海,为毛挖坑大便。直至后来周恩来看不过眼,认为如此领袖太丢人了,趁毛住进菊香书屋的机会,周找专人设计研究,为毛修了一个厕所,毛才开始结束“野战”入厕大便,但毛出于对文明世界的无知和抗拒,仍顽固地拒绝使用文明世界己流行数十年的抽水坐厕,而坚持要用中国农村旧式的“马桶”。毛的便坐是一种大便盒。毛令人把大便倒到花园或菜地里去。有一次,工作人员汇报说,大便已在后花园里挖坑埋了。毛说:“我去世后,你们就在那儿插上一块牌子,写上‘毛泽东之粪’。”如今,牌子尽管未插,但那个粪坑仍在。

毛在死前是大小便失禁,每天要弄脏不少毛巾。但是毛不让将这些毛巾拿到外头去洗,手下衹好先在厕所里洗一遍,然后才拿到外头去薰蒸消毒。

表面看“抽水马桶”似是肮脏字眼,难登大雅之堂,拿来做文章难免庸俗之嫌,其实不然。2009年7月29日香港《苹果日报》登载一篇综合评论文章,标题是:“抽水马桶入选史上最伟大发明 反映人类生活文明”,文章说: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是什么?抽水马桶赫然排在前列。

小马桶改变了大世界。如果没有马桶,现代人的生活将会无法想像。难怪有人说,今天,人们可以不要电视、电冰箱、电脑或汽车,但却离不开马桶。马桶的发展史,就是人类社会文明、干净和有秩序的历史。

此项发明前:(英国伦敦)粪便倒在街上,泰晤士河恶臭,引发传染疾病。

世界上第一个马桶出现在公元前2000年的克里特岛,但真正意义上的水冲式马桶不过是400多年前的发明,而城市下水道系统也祗有150年左右的历史。

在现代马桶出现之前,人们排泄的地点是随意的。老百姓们大都“躲到树后面”解决个人问题,或者将自己的排泄物倒到窗外的街道上。贵族们也好不到哪里去,1606年,亨利四世曾下令禁止贵族在卢浮宫的角落里大小便。1843年,维多利亚女王参观剑桥大学,她问陪同的校长:“那些顺流而下的纸张是怎么一回事?”校长知道那些是手纸,但不想让女王难堪,遂回答道:“陛 下,那是禁止在此游泳的告示。”

在中国,“马桶”这个称谓最早可追溯到北宋时期欧阳修的《归田录二》中的“木马子”。马桶在较早时期是制作成马的形状的,后来才改成圆桶形状,这也是“马桶”称呼的由来。

第一个现代意义的抽水马桶是英国贵族约翰•哈灵顿发明的,他于1597 年设计出了使用水冲的马桶,并将这种新发明安装在伊丽莎白女王的宫廷里。1775年,英国的钟表师卡明斯又对哈林顿马桶的储水器进行了改进,使储水器里的水每次用完后,能自动关住阀门,还能让水自动灌满水箱。3年后,伦敦工匠布拉默把储水器改设在马桶上方,并在上面安装了一个把手,用来控制储水器的出水 活门,还在便池上装了盖。18世纪后期,英国发明家约瑟夫•布拉梅又改进了抽水马桶的设计,发明了防止污水管逸出臭味的U形弯管等。

马桶虽然带来了个人卫生,但由于排泄物是顺着管道直接排到河流里, 就导致了严重的环境污染,从而造成了传染病的流行。直到1858夏天,伦敦泰晤士河爆发了著名的“大恶臭事件”,人们才开始进行下水道系统的建立。19世 纪后期,欧洲的各大城市都安装了自来水管道和排污系统,抽水马桶才真正普及起来。

2011年7月28日香港传媒报道: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全球人寿调查统计结果称:香港男性平均寿命80岁,比去年提高0.2岁,居世界第一,其后是瑞士、以色列……香港女性达85.9岁,居世界第二,排日本之后。同日该报又登载一文:“港男最长命全靠抽水马桶”,文章引用香港老人科专科佘达明医生的话说:港男女平均寿命居世界首名和次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香港一早普及使用抽水马桶,人类排泄物得到妥善的符合科学卫生标准的处理,令食物不会受排泄物滋生细菌和病毒的交叉污染,保证了市民的饮食卫生;此外,因经济发展,市民生活水准高,有发达的交通运输及医疗保健系统,确保市民有足够的食物营养及医疗,也是市民得以长寿的原因。

马桶的发明真可以算得上是人类生活文明中的经典之作,在近几十年更是不断地推陈出新。随着高新科技的应用,现代马桶的功用已不再仅限于解决人们的内急问题。

日本在这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据报道,日本近期推出了一款号称世界上顶级的马桶——“智慧马桶”,它可以算是一台迷你医疗仪器。使用者可以边上厕所边做健康检查,除了量血压以外,马桶的高科技配件还可以做尿液分析,旁边的磅秤也可以测量血脂肪。

日本著名的东陶公司(TOTO)甚至推出了MP3 马桶。人们祗要一坐到上面,轻柔的音乐就会飘出来。不仅如此,该型马桶还能散发四种不同的香气,有净化盥洗室的作用。还设有调节水温的装置,便后自动冲洗肛门。

南韩的“洗手间革命”成果显着,堪称典范。南韩的洗手间革命是源于2002年日韩世界杯,当时水源市长沈载德认为要迎接这体坛盛事,一定要改善洗手间的卫生,加上当时水源市的河水污染很严重,他率先推行洗手间革命,与当地企业、大学合作开发多项科研。其后2003年世纪疫症“沙士”横扫全球,南韩的病例却很少,其中一个原因是洗手间的卫生标准高,令病毒无法生存。在节水方面,马桶的设计也在不断改进和提高。新型的两段式节水马桶,就很好地解决了水资源的浪费问题。两段式节水马桶分为3升、6升两段式冲水,可根据大小便的不同需要选择出水量。南韩还设计发明了免冲水马桶洗手间,既可以节省因冲厕而浪费河水,也可以减少污染河水的问题,污水处理厂的规模也可以大大减小。

时至今日,抽水马桶己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们司空见惯,拿它来说事,是否会有小题大做或哗众取宠之嫌?

尽管马桶已经成为人们必不可少的生活必需品,但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全球仍然有多达25亿人缺乏现代厕所设施。(估计13亿大陆中国人中的大多数被包括在内--笔者注)马桶不仅要朝着高科技的方向发展,还应当更加人性化,真正满足普通大众的需要。

印度的波塔克博士下面的这段话就告诉我们,马桶依然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我认为马桶与识字率、贫穷、教育同等重要。马桶的发展在欧洲与北美仍未结束,在发展中国家发展的空间更大。”

或许有人会说,毛泽东喜野地大便是他个人喜好,生活习惯,与我何干?

不对!如果毛泽东仍是山野农夫一个,当然如何大便与大众无干,可是他却是一个手握亿万民众生杀大权的暴君、且是个干网独断的独裁者啊,他的个人品格、一言一语、一举一动足可决定成千上万人的生死!联想到《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中李志绥医生见毛泽东从无刷牙的个人卫生习惯、导致牙齿变绿发黑,建议他每天用牙膏刷牙,毛却轻蔑地蛮不讲理地回答说:“老虎不刷牙照样吃肉,做森林之王!”说明他无视人类文明、顽固抗拒接受文明科学的野蛮行为和品貭,不是偶然的,而是与生俱来贯穿一生的。当这样的人操天下生杀大权,而无所制约无所顾忌的时候,个人品格和性格特点所造成的政治后果就会很严重。至少,很难想像一个对人类文明极其无知、顽固地抗拒现代文明、连自己的个人卫生都全然不顾的人会关心人民大众的卫生健康、会像南韩水源市长沈载德一样带领人民来一场“洗手间革命”,彻底改变国家民族落后的卫生习惯和生活状态。相反,上世纪长达数十年的“毛泽东时代”中国大陆北京上海等中北部大城市每天清晨胡同/街道两旁千家万户齐齐演奏“马桶进行曲”(竹刷子洗刷马桶) 想必就是“伟大领袖”抗拒抽水马桶独好旧式木马桶造成的“国民效应”。因此,笔者认为对于极权专制国家独裁者权力澎胀至顶峰的特定时期的独裁者个人品貭和性格特点的研究甚为重要。

毛泽东的研究,对他的青少年成长期,几乎是空白。而这正是他的个性形成的时期。对毛泽东的研究, 基本都是从政治方面着手,而从心理分析着手的不多。毛泽东的性格,在毛泽东的整个的政治生活中,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那些研究经济,政治的学者,常常忽略了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因素。

毛泽东的年轻时代,可算是一个有理想、有才华、有能力的青年,但从小农奋力拼搏初成农商户的严父迫切希望他这个长子早些出来助他一臂之力并继承父业,毛以大龄青年勉强读完乡间的小学后,拒绝遵父命去米行当学徒,但家境又未能给他提供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衹能去读免费的师范学校,教育程度先天不足;本人又缺乏循社会所提供的正常晋升途径公平竞争努力奋斗的信心和勇气,,因而事事碰壁。屡次的挫折严重打击了毛泽东,使他自然沦落为边缘人,像科举落第的洪秀全一样对社会不满成仇成为一个造反者、反社会者,对毛泽东来说,要达到个人的人生目标,循正当途径得不到,唯有造反,掀翻整个“旧社会”,改造世界和改变个人的处境是同一回事,合而为同一目标。毛泽东的贫苦出身,急切想改变自己处境的愿望,使他变得野心勃勃;但与此同时,家庭出身、教育程度、生活环境等等又严重地局限了他的能力,使其未免显得眼高手低、志大才疏。一方面使他成为一个异常狂妄,又同时有着浓厚的自卑心理的“愤青”;另一方面,作为社会的边缘人,毛泽东对社会,对成功者,对他向往而又得不到的一切,充满了仇恨。贯穿毛泽东一生的斗争哲学,就是他一生充满仇恨的必然写照。

比如上世纪20年代毛泽东在其得意的成名作“湖南农民运动的考察报告”中,大言不惭理直气壮地向全世界宣称誓要在“地主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滚一滚”。其痞子形象,溢于言表。对那些社会成功者的打击和羞辱,使毛泽东得到极大的心理满足。毛泽东对城里人,对知识分子,特别是西化的知识分子,同样是恨之入骨。20年代在北大图书馆当清洁工助理管理员被北大的教授学生轻蔑的经历,深深地刺痛了毛泽东极端膨胀又无比脆弱的自尊心,直到三十多年后的1957年,罗隆基背后对章伯钧一句半开玩笑的话“现在是小知识分子领导大知识分子”仍然无端地勾起了毛泽东的多少新仇旧恨,怒火中烧之下,毛泽东全然不顾“党”及个人的诚信,“引蛇出洞”发动席卷全国的“反右斗争”将数百万“右派分子”及其家属打入十八层地狱。毛泽东的恨妒情感得到充分的发泄。究毛泽东生平,他没受过多少正规的现代教育,不通外文,因此无缘直接吸取西方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他生长在一个封建保守的农民家庭,自小养成根深蒂固的封建意识小农观念,从小崇拜帝王将相,一心想做个乱世袅雄光宗耀祖。嗜读“三国”、“水浒”。有些大陆出版的毛泽东传记称,毛父在家中如何专制,嫌毛懒惰,规定他每日必须挑够多少担大粪下田方得休息,于是毛就赶紧挑完,然后就一头钻进小树林里看他的“三国”、“水浒”做他的皇帝梦去了。毛对这两本权谋和造反小说的偏爱终其一生。据老毛的警卫回忆,井岗山时期攻进一家大财主的围子之后,老毛就交代:好好找找,看有水浒没有。皇天不负有心人啊,结果还真找到一本水浒。老毛视若至宝。戎马倥偬穷极无聊之际便翻来复去地研读,为他的造反和经营山寨草寇王国吸取经验。后来居然上瘾了,文化革命后期还玩了一大昏招—“评水浒,批宋江”,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此是后话。1928年老毛上山为寇丢下妻儿不管,山上另娶18岁女响马贺子珍,被迫婚迫得没法,几度兴兵长沙围而不攻不救人,就是学“水浒”中秦明围青州借(官府)刀杀妻另娶。抗日战争初兴,1938年毛在共党中央“洛川会议”上大讲“蒋日我三国志”“失地越多越好”就是学的“三国演义”。因此说毛泽东的基本知识不过来自“三国”、“水浒”两本通俗小说并不为过。其大半生戎马倥偬使他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和认识西方文明,造成他对现代科学和文明的极度无知;长期凶险的政治斗争生涯又养成了毛泽东的狡诈和不择手段,一生处于阴谋和阳谋的博奕中,1949年毛泽东“闯王进京”,金鉴殿坐上了,1966年毛泽东“亲手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已经被塑造成为神,毛泽东的所有的敌人,几十年来,前前后后都败在他的脚下,但这时的毛泽东,仍然是摆脱不了他内心深处的深度自卑。毛泽东的内心深处的自卑,源于他缺乏自信。而缺乏自信,又使他变得疑神疑鬼,这是毛泽东一而再,再而三的整肃他的接班人的根源。狂妄的毛泽东会以为打遍天下无敌手,天下非我莫属,自卑的毛泽东明白这个天下是他偷来的,你坐得别人也坐得。狂妄的毛泽东会认为,文武大臣乃至人民群众都是他的看家狗。而自卑的毛泽东当然也就不相信别人会真正的拥护他。

出身自湖南穷乡僻壤农民家庭的毛泽东,深深地烙上了封建意识、小农自私观念的印记,他一方面从小幻想出人头地要当皇常帝;另方面为达目的,唯我独尊不择手段极端自私。

毛泽东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对待一切人都是如此,他这一生没有爱过任何人,其中包括唯一极度疼爱他的母亲。

当母亲得淋巴结核病重期间,毛离开了她,直到母亲咽气他都没有再回过一次头。他的理由是不愿意看到母亲临终前的痛苦表情,毛的谬论是希望母亲留在他记忆中的形像是美好的。毛回忆说:“我母亲死前我对她说,我不忍心看她痛苦的样子,我想让她给我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我要离开一下。母亲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她同意了……”。

对待母亲都如此,还能期望毛对别人有什么恻隐之心吗?能期望他会爱他的国家和人民吗?

人说自卑和自大是孪生儿,自大狂往往是由极端自卑发展而来,毛泽东应可算是世间一典型案例。坐上金鉴殿后,毛泽东“自尊心”(虚荣心) 得到极大的膨张,简直是忘乎所以,不但自称“四个伟大”在国人面前称神称帝,狂妄自大:而且在全世界面前口出狂言,自暴其丑而不自知。

最突出也最令世人嘡目结舌的是当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和其他政要访问中国大陆,为日本侵华战争造成的巨大灾难道歉之时,毛泽东竟然口不择言地回答说,你们不需道歉,相反,我们(指中共--笔者注) 应该感谢你们,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就不能夺得政权……(意即:我老毛就不能当皇帝--笔者注) 。一个国家被人侵略,大半国土沦陷,无数平民百姓惨死、财物损失不计其数,….. 这个国家的“元首”居然说出如此疯狂的呓语,世上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会让这么一个十足十的疯子当“元首”的?这个疯子在正式外交场合说出如此狼心狗肺的疯言如何对得起数百万为保土卫国英勇捐驱的军民?即使将其碎尸万段也难赎其罪啊!

一本由中共中央毛泽东选集编辑委员会选编,党内限级阅读叫《毛泽东选集/内部》的文献正式证实了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至1960年代“文化大事革命”前,毛泽东在中央高层的历次重要讲话。其中毛泽东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几次讲话,令世人震惊的程度,不亚于前述感谢日本侵略中国的狂言疯语。凡读过这几篇讲话的人,必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毛泽东的邪恶,远比德国法西斯希特勒有过之而无不及。历史如果给了毛泽东机会,中华民族肯定早已经被他毁灭了。

毛泽东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这几次讲话均集中在1955年,其时代背景是“抗美援朝”“胜利”后,赫鲁晓夫公开批判史达林之前。讲话可能有3-4次之多。概括起来其主要内容是:

1) 世界大战并不可怕。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出来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出来一个社会主义阵营。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爆发,就可以实现世界大同。

2) 第三次世界大战应该早打,大打,打核战争,在中国打。

3) 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爆发,我建议苏联假装坐观,由我来带领中国人民把美国军队吸引到中国战场,我们同美国军队打常规战。

战争扩大滚雪球,然后我们假装败退,逐步把美国军队引入中国内地,使美国军队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从而迫使美国向中国战场投入主力军队。

当美国将主力军队投入中国战场后,请苏联向中国战场突然投射原子弹,将美国主力军队一举歼灭在中国的战场上。

4) 这样的一场世界大战中国可能会死掉四亿人口。但是中国用三分之二人口的牺牲,却换来一个大同的世界还是值得的。(当时中国的统计人口是六亿)

5) 死掉四亿人,还剩两亿人,用不了多少年,中国就又可以恢复到六亿人口了。

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中国人预计死四亿,那全世界要死多少亿呢?

相比之下,二次世 界大战全世界共死了三千多万人,不过是毛泽东大手笔的零头。而且二次世界大战死那么多人未见得是战争狂人在战争前的预计和初衷──因为在发动战争前,战争 狂人无不把战争胜利的获得想得很轻松,陷入战争泥潭不能自拔才是无休止地杀人的进一步原因。再说希特勒和日本鬼子要杀死的是外族人,而毛泽东首先预计的是 死自己的同胞。四亿人,那可是预计要牺牲的自己的同胞啊,战争一旦爆发,成了脱缰野马,六亿中国人岂不是全搭进去了?中国人岂不是死绝了!足见其内心邪恶远非前者所能比拟。

毛泽东从落草为寇到坐上了金鉴殿,真是得意忘形了,这样的话,想一想都是罪大恶极,他竟然还敢在中央 高层会议上讲出来:尽管共产党残忍,那些高干尤其如此,但相信任何承认自己还有中华民族血脉的人,尚存一息人性的人,哪怕是跟毛打天下的土匪,也会在心里骂毛泽东民族败类,狼子野心的!

据毛泽东当年的俄语翻译师哲回忆,50年冬,毛以中国新皇上的身份首次访俄晋见史达林,斯曾说“胜利者是不受遣责的。”以外国元首规格接待毛,安排毛入住前沙皇的宫殿,睡金丝绒席梦思大床,用镀金抽水马桶洗手间,让毛泽东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不知所措,急令国内运来大木床板,架在沙皇的御榻之上,还不忘记专机运来他的木马桶,在沙皇的御厕内大小解,惊得史达林及一众俄人一楞一楞的,从此落下了中国人都是野蛮人的深刻印象。怪不得当代作家章贻和在《往事并不如烟》(海外版名《最后的贵族》)中曾引其父章伯钧之言:“别看金鉴殿坐上了,举手投足还是个农民。”看来,虽被捧上神坛,但毛一生都脱不了湖南痞子的习性。毛泽东在俄人面前露了丑,且并未忘记耍耍他中国皇上的威风,以满足其虚弱的自尊心,下令厨师非新鲜活鱼不吃,若俄方送来冰冻鱼“就给我把它扔出去!”他这个从未出过国门的土包子,根本不知道俄罗斯冬季冰封大地,根本就找不到活鱼。

俗语说“性格决定命运”,实可引伸成“领袖的品格决定国家民族的命运”。难怪有外国评论说,中国社会和中华民族所以有今天的结果,完全是当初选择野蛮抛弃文明的报应!中国人啊,千万不能再让这种缺失教育没有教养的流氓痞子上台了!

月前,笔者在拙文“我杀骄杨--揭穿独夫淫贼毛泽东的真面目”一文(首刋于2012年10月19日《新世纪新闻》) 的结语中曾引用现代派诗人、香港作家、摄影师廖伟棠的话说:“杨开慧如此,贺子珍如此,一个连自己爱过的女人都不肯负责、担当的人,你们竟以为他能担当一个国家?”

现笔者愿仿廖先生金句为本文作一结语:“一个对人类文明极度无知,顽固抗拒现代文明、连自己的个人卫生都全然不顾的人,你们竟以为他能引领国家民族走向现代化?”

(写于2013年1日8日,香港)

转自《纵览中国》

评论
2013-01-21 10: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