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葛洲坝船闸险情传递出什么信号?

人气 68
标签:

【大纪元2015年01月07日讯】据官方媒体报导,葛洲坝三号船闸因右下人字门底止水出现水平向贯穿性裂缝,漏水严重,已丧失止水功能,存在安全隐患。抢修期间,葛洲坝一、二号船闸与三峡南北两线船闸匹配运行。

公开数据显示,葛洲坝是长江干流上第一座大型水利枢纽,位于湖北省宜昌市境内的长江三峡末端河段上,因坝址处江中原有一小岛葛洲坝而得名。

葛洲坝第一期工程于1981年完工,至1988年底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建成。大坝由船闸、发电厂、泄水闸、冲砂闸及挡水建筑物组成。

早在2003年,著名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曾在《三峡工程对长江航运的危害(四)葛洲坝工程对长江航运的影响》一文中表示,长江三峡大坝下游的葛洲坝工程,本来是三峡大坝工程的反调节工程,应该在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完工之后再建,但是葛洲坝工程却早在70年代初就开始动工。

曾经是三峡工程积极支持者,后来成为反对派领头人之一的周培源先生将葛洲坝工程称作“碍航工程”。

文章中说,据不完全的统计,仅1981年6月至1990年近10年间,葛洲坝投入运行后,因船闸频发故障导致的损失无法估算。

1981年9月1日,三号船闸人字门启闭机发生故障,停航40天。

1982年8月2日,二号船闸左下人字门顶板拉杆断裂,重达600吨的门发生倾斜,当时也正值三号船闸大修(三号船闸刚投产不久就要大修),导致长江干线航运受阻,积压的船只达600艘。

1982年10月,刚刚大修完毕的三号船闸连动失控,上人字门发生夹船事故,被迫停航修理41天。

二号船闸挡船索装置曾四次被撞断,四次被迫停航检修;三座船闸上下六道人字门,多次被船驳碰撞,12扇门翼无一幸免;门体的背拉杆被撞变形,根本无法修复。

还有更为严重的恶性事故,1997年3月8日,葛洲坝工程的二号船闸下首的人字门发生故障。为了维持长江航运的通航,二号船闸冒着会发生重大航运事故的风险,带病运行。11日,二号船闸不得不被迫停航检修,由于三号船闸也在进行六年一次的大修,长江航运只能依靠剩下的一号船闸,长江主要货物航运实际上已经中断。从3月11日到29日,葛洲坝大坝上下游共积压船驳近千只,对一直发展不顺的长江航运打击极大。

11月25日,湖北《长江商报》发表题为《三峡大坝阻碍黄金航道调查》的文章。文章开篇就称,三峡大坝“让长江这条黄金水道变得不通畅了”。以前10天就能从武汉跑一趟到宜昌、重庆的货运,现在动辄要花上个把月。

预计2030年通航能力达到饱和的三峡五级船闸,2011年就已饱和,比预计设计通航能力的时间提前了19年。而1958年就开始研究的三峡升船机,至今仍在建设中,建成后也只能通行3,000吨级以内中小型客货轮,可目前主力船型的吨位大多在5,000吨以上。

报导援引一名在三峡大坝景区做生意的商户的话称,近期三峡通航压力并非高峰,一般过闸船只通过的时间约4个小时,但有时候要长达7、8个小时;更可怕的是船只过闸前必须要通过审批,在那里等的时间更长。

耗资40亿元的江南翻坝高速公路于2010年12月30日竣工通车后,不少水上航运改走翻坝公路,公路运输的成本是水路的近10倍。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相关新闻
白色漂浮物威胁三峡和葛洲坝电站
葛洲坝老总花7亿元买废铜烂铁?
长江葛洲坝惊现历史罕见低流量
"白色垃圾"污染长江 葛洲坝三峡面临重大隐患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拜登首日签17令 中共制裁蓬佩奥
【唐青看时事】含泪出征 拜登对华政策观察
【十字路口】川普拜登交接 全球五大风险罩顶?
【秦鹏直播】拜登就职 美国四大考验刚开始
【新闻大家谈】拜登政府抗共?第一关要来了
【西岸观察】川普承诺回归 祝拜登政府好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