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十四)答案

作者:梅花一点

(fotolia)

  人气: 48
【字号】    
   标签: tags: , ,

浪迹天涯,未必是在寻找一种神秘的答案,因为四海为家也许才是可能需要的答案。流浪者行走的答案在哪儿呢?乞讨帽子戏法里枚枚硬币给予了闪亮的答案么?微风沉默着一切不能说的。

百年的孤独,过眼的风雨,流浪而过,悄无声息,好似流浪的一步一个脚印,答案准确的对应着一个有一个精确的纹路。每一个流浪者的名字就叫做流浪者甲乙丙丁。可惜我们常常忘记了,沙子不是傻子,粒粒颗颗漫无边际,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到底是砂还是沙,沙漠的广阔掩盖了炎热的无边臆想,连着流浪者的名字都时时刻刻被遗忘。历史遗忘了答案,也遗忘了失去的记忆,也就不需要任何的答案。

对轮回的疑问和对轮回的失忆一样,答案被隐在失去踪迹的探寻之中。探寻的目标,似乎是要找个答案。可是,找到的任何流浪的足迹,又能给予怎样的答案呢?足迹是一个看不全面人体正常活动的身影印迹,只能通过脚印的深浅推测活动的大致方向。所有的细节是无法理解到的,因为每个流浪者的心绪都在每刻每秒瞬息万变的转换着,直到流浪的终结。如同,我们要推测大自然各种神奇的物种的来历,答案无法回答来自任何地方,而在于她们为什么出现在我们眼前。

所谓在人间的任何答案不是直接的终结,而更多是神秘的开始。如同小崽子问爸爸妈妈他自己是从哪儿来的,那答案:当然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否则的话,小崽子会继续问:爸爸妈妈是从哪儿来?爷爷奶奶是从哪儿来的?无穷无尽没完没了的答案,使得流浪者继续前行着自己的有意无意的无止境摸索。

果子结在树枝的哪个位置都可以,有高有低,有内有外,有大有小,有圆有扁,有甜有涩,挂满枝头,看尽晚霞。四处流浪而又饥肠辘辘的你会喜欢哪个果子呢?请上去自己摘下吧。@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亲爱的你,在思念,那么思念成为了你的衣裳,在你思绪里到处游荡,游动着你的幻觉和即将结下的新因缘,即使那条丝线连接的不是很紧凑,脉脉的无形之中,构造了你历史的未来和可能。
  • 食物是上帝的恩赐,可是饥饿属不属于上帝的恩赐呢?说来我们的肉体不就是上帝的恩赐么?肉体里的物质循环,带来了饥饿,也带来了烦恼。所以,流浪者和行者一样,继续前行乞讨。
  • 轻轻的迈一步,不是跑步,也能前行。虽然在某瞬间里的某人的一小步,是全人类的一大步。然而,流浪的前行没有任何语言,更无法在我们知道史书里记载。
  • 匆匆而过的面庞们的打过照面,没有任何言语,却步伐不停,前视而无左右顾盼,那会是心思在追寻或者走向的喧闹么?可惜,没有一字言语就恍然而去。这不是安静的沉默无语,而是心思的延续流淌。
  • 安静的代价,是能够细细聆听到草丛里的蟋蟀的叫声,还有草儿抚摸摇摆着微风的经过。微微的声音代替了自以为的安静与回避般沉默的结局,耳朵们继续欢乐自己拥有的福气。
  • 有些所谓的现象,那不需要推理,花开花落,吃饭睡觉,行走坐卧,人们在面对的反应都很正常,如何需要推理呢?就如同风云莫测的天气,难道预报了阴晴那定是阴晴么?如
  • 似乎很偶然,一连串的雨滴打落几片树叶,夹着细细的寒意,确立了我们头脑里偶然的异象。偶然是真正不知道的无法解释的原因么?偶然发生在哪儿?为何雨点选择那片被打落的叶子?
  • 流浪者的足迹或许在寻找可以栖息的家园。若是黑暗崛起,夜黑风高,被驱逐的和自愿离开的,必然流散四海,直到觅得新生之地开辟荒凉的土壤。
  • 流浪的心绪,往往来自无所谓的胡思乱想,不息不止,川流不停,宛如河流,苦恼无休。人人都说,如果不思考了,那不就是死了吗?看似他们都认识到,死去万事皆空了,一了百了,死亡如同成为无止境的空寂。没有了如果,生死就走不到轮回里来,意识之中永远也止不住流淌的滴滴泪水和鲜血。
  • 各种带着各类风格和诗情的意义丛林里,流浪着一群孜孜不倦的探索者。有些耗子在捉弄花猫,有些瞎子在探摸大象,有些小虾嬉戏鲸鱼嘴,有些老虎陷落野猪洞。可惜可叹的是,这些奇怪的发现至少都属于被遗失的记忆,而不属于我们想像到的遗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