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九)聆听

作者:梅花一点

蒲公英在草地上在阳光背景(fotolia)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安静的代价,是能够细细聆听到草丛里的蟋蟀的叫声,还有草儿抚摸摇摆着微风的经过。微微的声音代替了自以为的安静与回避般沉默的结局,耳朵们继续欢乐自己拥有的福气。

可是,行走在繁华的熙熙攘攘的街市里,有多少能聆听得到的呢?叫买声,车铃声,行走声,鸡飞狗跳,陌生的声音随之遇到流浪者的乞讨。陌生的繁华和陌生的熟悉,如同穿流在身体外的河水,是依附的生存物质留下的泡泡氧气,相忘于无形的名利情。耳朵执著的是好像自我在注意到的事情,围观也罢,好奇也罢,匆匆一瞥也罢,能对语的声音之外何尝没有更繁复无形的杂音和喧哗么?但执著的我完全缺了这份细致的心意去领悟。

任何事情事物的来龙去脉,都沉默了自己应该的秘密。那些能张嘴的和不能张嘴的,都在述说着甚至歪曲着自己的各种历史的际遇,使得秘密更为广阔的成为秘密。就好像一朵含羞草,触碰了会迅速的羞闭,却没有耳朵也能倾听美妙的音乐。佛祖讲法前的石头经常点点头,难道因为聆听仙女们洒下的或明或灭的缤纷仙花?

假设某一天,墙壁们偷偷暗笑,窃窃丝语说着我在电脑前打字的秘密,那份惊异必然来自茫然的耳朵的诡异?再假设某一会,某个隐居的流浪者不仅对语于活泼的鸟兽,还呼唤山河的大小,那就不需要我们继续说实话了,而是因为造就历史的秘密都在眼前的聆听里。再假设这样的可能,佛祖说的话,在哪儿消逝或者留下了印记,隐居的流浪者是否在专志的聆听,聆听那无需流浪的秘密?@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些所谓的现象,那不需要推理,花开花落,吃饭睡觉,行走坐卧,人们在面对的反应都很正常,如何需要推理呢?就如同风云莫测的天气,难道预报了阴晴那定是阴晴么?如
  • 似乎很偶然,一连串的雨滴打落几片树叶,夹着细细的寒意,确立了我们头脑里偶然的异象。偶然是真正不知道的无法解释的原因么?偶然发生在哪儿?为何雨点选择那片被打落的叶子?
  • 流浪者的足迹或许在寻找可以栖息的家园。若是黑暗崛起,夜黑风高,被驱逐的和自愿离开的,必然流散四海,直到觅得新生之地开辟荒凉的土壤。
  • 流浪的心绪,往往来自无所谓的胡思乱想,不息不止,川流不停,宛如河流,苦恼无休。人人都说,如果不思考了,那不就是死了吗?看似他们都认识到,死去万事皆空了,一了百了,死亡如同成为无止境的空寂。没有了如果,生死就走不到轮回里来,意识之中永远也止不住流淌的滴滴泪水和鲜血。
  • 各种带着各类风格和诗情的意义丛林里,流浪着一群孜孜不倦的探索者。有些耗子在捉弄花猫,有些瞎子在探摸大象,有些小虾嬉戏鲸鱼嘴,有些老虎陷落野猪洞。可惜可叹的是,这些奇怪的发现至少都属于被遗失的记忆,而不属于我们想像到的遗忘。
  • 时而,穿墙而来,笑语连连;时而,翱翔花丛,细细品味;时而,挥手而过,光艳四溢;时而,耸立肩头,扑之无影。若是前世的福分,积累今生的遇见,会是时间之神赐予的造化吗?
  • 梦想者在设计着一个来自可有可无的愿望吗?随手的抛掷,远远的入海无声,浪花四溢,潮水无情。祈祷开始了,刚刚的启程没有任何可靠的依据。
  • 很快,上了岸,最先到达的不是你,也不是我,更不是他们,而是一无所有的无所不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