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七)因果

作者:梅花一点

夏季野花(Fotolia)

  人气: 46
【字号】    
   标签: tags: , ,

似乎很偶然,一连串的雨滴打落几片树叶,夹着细细的寒意,确立了我们头脑里偶然的异象。偶然是真正不知道的无法解释的原因么?偶然发生在哪儿?为何雨点选择那片被打落的叶子?或许这只能证明我们的眼睛看到的不仅是自己的无知,还有内心拥有的完全属于假象的真实历史。

我们一直设想,根长出了茎,茎长出了杆,杆生出了枝枝叶叶,枝叶选择好时节开花结果,完整的轮回就如同循环的因果,鸡生蛋蛋生鸡。又有谁愿意解开这样的死结呢?也许死结根本不存在,大刀一挥,烈火一焚,打破甚至断绝了循环的生成,以致设想着绝灭的恐龙在化石里如何从可能保存的基因里复制出另外的循环。有什么样的因,就结怎么样的果。这个会很偶然吗?

如果流浪的人儿继续漂流,会属于怎么样的因呢?又能结出怎么样果呢?轻轻拨起吉他的弦丝,看似偶然的心绪在流动指尖的韵律,穿越时间的无知与浪费,循环著作为人的思考力量,任何歌手都不一样的如此消磨着别人的光阴。那因果,看似多么的偶然,却多么真实的必然前行着流浪的每一步足迹。

有谁能假设我们面对的所有都不是偶然呢?流浪者对信念的呼唤似乎迟迟来临了需要无知的搜索和茫无边际的探寻。所有的因果只剩下了唯一的一念,断决般的疑问道:还存在这样的因果么?或许根本不需要。前行的目地就要好好的努力乞讨,直到被乞讨者很偶然的施舍了一切人间的因果,连带着转生到下一次的轮回。@*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流浪者的足迹或许在寻找可以栖息的家园。若是黑暗崛起,夜黑风高,被驱逐的和自愿离开的,必然流散四海,直到觅得新生之地开辟荒凉的土壤。
  • 流浪的心绪,往往来自无所谓的胡思乱想,不息不止,川流不停,宛如河流,苦恼无休。人人都说,如果不思考了,那不就是死了吗?看似他们都认识到,死去万事皆空了,一了百了,死亡如同成为无止境的空寂。没有了如果,生死就走不到轮回里来,意识之中永远也止不住流淌的滴滴泪水和鲜血。
  • 各种带着各类风格和诗情的意义丛林里,流浪着一群孜孜不倦的探索者。有些耗子在捉弄花猫,有些瞎子在探摸大象,有些小虾嬉戏鲸鱼嘴,有些老虎陷落野猪洞。可惜可叹的是,这些奇怪的发现至少都属于被遗失的记忆,而不属于我们想像到的遗忘。
  • 吵嚷嚷的大游行,总算结束了。作为商人,我有个习惯:一件买卖完成以后,要核算利润。惊动了全球华人的挺梁大游行结束了,当然也应该想想:谁是受益者?谁是失败者?
  • 久以来,国产航母都是公众关注的焦点,近日网友曝光了一张大连造船厂疑似建造国产001A型航母的照片,照片中航母船体下部已完工近半,机库分段也已开始安装,有关中国航母发展的问题再次引发人们的关注。
  • 得梁执警开枪打死一个不带武器没有犯罪的人,当然有罪。法庭裁定杀人罪(manslaughter )而不是谋杀罪,是经过对事件全过程所有细节充分核实后作出的合乎法律程序的判决。在我看来,这没什么好争的。
  • 时而,穿墙而来,笑语连连;时而,翱翔花丛,细细品味;时而,挥手而过,光艳四溢;时而,耸立肩头,扑之无影。若是前世的福分,积累今生的遇见,会是时间之神赐予的造化吗?
  • 工作以后,习惯了快节奏的生活,每天匆匆忙忙,几乎鲜有闲暇时光享受生活,连坐下来看场电影都是奢望。
  • 梦想者在设计着一个来自可有可无的愿望吗?随手的抛掷,远远的入海无声,浪花四溢,潮水无情。祈祷开始了,刚刚的启程没有任何可靠的依据。
  • 咱们德州人一向被外州人讥为“好大喜功”,动不动就要“搞个最大的”,以达福(DFW)机场为例,刚建成时,它是全美国面积第一广的机场(后来才发现,机场跑道居然座落在一个大型油气田之上)。还有那牛仔足球馆,是全美国座位最多的室内体育馆等等。我想,诸如此类的“膨风”建筑,都是德州佬为了“掩饰”咱们德州的“无景可赏”与“平淡无奇”而兴建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