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十五)疲倦

作者:梅花一点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累了,倒头到床上就可以安稳的睡着了。睡眠是人体辛劳过后休息的一部分,难道你会认为流浪者没有辛劳么?无所事事的人们依然在困倦中打着哈欠。流浪者寻找好自己不干不净的窝,以天为帐,以地为床,照样睡着了疲倦。

四季有春夏秋冬,冷冬的寒风仅仅因为是日光照射的斜移么?难道造物主需要所有的生命都处于永久勃勃生机的热带或者永久的冰河么?干脆北极熊、企鹅、骆驼都到炎热多雨的热带去吧?生命确乎被界限在自己的独有的特点里,超出范围了就会破损。鱼儿在水里如人在空气里,吹出的泡泡才是鱼儿们的亲吻。流浪者只在自己脏兮兮的窝里睡眠,而不是在漂亮的房间。疲劳的故事预存了各种界限,流浪者在流浪的界限里游荡。

历史的尘封,掩盖了一层又一层的泥土,原本的树木、房子,人行之道,被考古学家深挖出诸多真相再点缀了一些假想的回忆。像轮子一样转动的时光,把疲倦的事物蹂躏碾碎过后,再面目全非的贡献在厚厚的飞扬的沙漠尘埃之中,被称之为沙尘暴。疲倦是经不起时间的折磨,使得流浪者无法干净整洁的衣着,灰头土脸地生活。

疲倦降下了暗夜的帷幕,也降下了睡意和困倦,虽然自转的地球依然环绕太阳不息的转动,时间依然奋力推动一切事物的变化,那渺小笨拙的凡人们,一如所有的流浪者生出了所谓的疲倦之意义。由此流转的生老病死,把轮回的意义照射的一清二楚,痛苦和欢乐交织了情的运作。流浪者确实睡眠了疲倦。

行者穿透暗夜的深深破晓飞行,来到天使们的光芒之上,扫出了作为人的疲倦,畅饮神界永不倦的甘泉。@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亲爱的你,在思念,那么思念成为了你的衣裳,在你思绪里到处游荡,游动着你的幻觉和即将结下的新因缘,即使那条丝线连接的不是很紧凑,脉脉的无形之中,构造了你历史的未来和可能。
  • 食物是上帝的恩赐,可是饥饿属不属于上帝的恩赐呢?说来我们的肉体不就是上帝的恩赐么?肉体里的物质循环,带来了饥饿,也带来了烦恼。所以,流浪者和行者一样,继续前行乞讨。
  • 轻轻的迈一步,不是跑步,也能前行。虽然在某瞬间里的某人的一小步,是全人类的一大步。然而,流浪的前行没有任何语言,更无法在我们知道史书里记载。
  • 匆匆而过的面庞们的打过照面,没有任何言语,却步伐不停,前视而无左右顾盼,那会是心思在追寻或者走向的喧闹么?可惜,没有一字言语就恍然而去。这不是安静的沉默无语,而是心思的延续流淌。
  • 安静的代价,是能够细细聆听到草丛里的蟋蟀的叫声,还有草儿抚摸摇摆着微风的经过。微微的声音代替了自以为的安静与回避般沉默的结局,耳朵们继续欢乐自己拥有的福气。
  • 有些所谓的现象,那不需要推理,花开花落,吃饭睡觉,行走坐卧,人们在面对的反应都很正常,如何需要推理呢?就如同风云莫测的天气,难道预报了阴晴那定是阴晴么?如
  • 似乎很偶然,一连串的雨滴打落几片树叶,夹着细细的寒意,确立了我们头脑里偶然的异象。偶然是真正不知道的无法解释的原因么?偶然发生在哪儿?为何雨点选择那片被打落的叶子?
  • 流浪的心绪,往往来自无所谓的胡思乱想,不息不止,川流不停,宛如河流,苦恼无休。人人都说,如果不思考了,那不就是死了吗?看似他们都认识到,死去万事皆空了,一了百了,死亡如同成为无止境的空寂。没有了如果,生死就走不到轮回里来,意识之中永远也止不住流淌的滴滴泪水和鲜血。
  • 各种带着各类风格和诗情的意义丛林里,流浪着一群孜孜不倦的探索者。有些耗子在捉弄花猫,有些瞎子在探摸大象,有些小虾嬉戏鲸鱼嘴,有些老虎陷落野猪洞。可惜可叹的是,这些奇怪的发现至少都属于被遗失的记忆,而不属于我们想像到的遗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