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九十四)海洋

作者:梅花一点
(Fotolia)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 ,

人海茫茫之中的流浪者,也不过是波涛浪花中的一朵,潮起潮落也识别不了今朝的慌忙与混沌。流浪者呼吸的空气也不过是地球留下的空气海洋,在此生生世世的转换着生老病死的轮回。海洋的宽广博大,为流浪者浪迹天涯的故事留下了充足的空间和时间,涌出了翻滚的霭霭迷茫。

禽兽的绝境,鱼虾的天堂,人类湿漉漉的干旱沙漠,露出的泡泡相忘于湖海的东游西荡之中,穿梭世间轮回的另一种神秘,咸度和人类泪水一般的相近。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和所有流浪者的今生经历一样,海水不属于平淡的淡水,而要历经艰难的苦咸,才能生机勃勃的蕴涵着生命之洋。生命蕴藉在博大之中,随处都能锻造出各种色味的奇迹和不可想像,如同流浪者那无法记载的天涯流浪。

鱼虾、海藻、珊瑚被包裹在大海里,纵然有鱼跃式的海豚在腾空、鲸鱼也在喷涌海面水柱,但始终也没有能够真正的离开过这咸涩的世界,水族的名号湍于波涛翻滚之下的流浪,成为生命族类的一种群体世界。海洋就是这包裹的大袋子,如同空气是地球的大袋子,那么无边旋转着的星云漂浮在什么样的大袋子里,瞬间闪灭的粒子又活跃在什么样的小袋子里呢?流浪者的心绪却只能在流浪的情怀里不可自拔么?

正是大袋子的的包裹,空气成为了地球的生命海洋,而满天星星的海洋里,到底有怎么样的世界和怎么样的生命呢?一望而了,海洋似乎的无边无际就截止在海角天涯的浪涛拍岸上,这样的界限确实是包裹着一种境界内的世间万物,却也无法突破到另外世界的轮回之中么?世界的海洋本身是世界,而世界里还有各式各样的海洋,连淡水与咸水的区别都在分割着不同物类的生生不息。

行者们穿行的世间是与师同在的世间,也是宇宙众生的一个未来必存的生命海洋。机遇的锻造在于,行者们遵照正法的行程,留下了可以留驻人世这一层次的未来,也是因为可以在此间真修之中做到出淤泥而不染。@*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流浪的困苦,乞讨的艰辛,无法阻止流浪者的前行步伐,疲倦到了天涯海角也依然沦落为一无所有的孤单。然而也总是有发生例外的情况,流浪者休憩而倚靠的苹果树会砸来一颗苹果,让流浪者减省了半日的乞讨,就像偶遇山泉的涌出而滋润了旅行的干渴。
  • 人类不仅要清扫垃圾,大自然也会巧妙的自我设计了清扫垃圾的一切方式,使得流浪蚂蚁们的忙忙碌碌并非可有可无,反而也是识别风卷残云的晴雨变换标识。
  • 窗口的张望,在很多方式里,难道除了眼睛,怎么会没有鼻子、耳朵、口、手、皮肤一起共同来四处张望呢?
  • 回收站的肮脏和肥沃,如同莲藕的生长之地,最污秽之地的魔炼反而锻造了一朵朵灿烂圣洁的莲花。这个不是比喻,是行者们真实而遥远恒古的助师征伐,在层层诸神眼里认为不可能的事却在实现着,实现着圣莲们的纯正芬芳沁香布满寰宇。
  • 一曲《高山流水》的空灵玄妙,是用什么办法打开了一幅幅神境般山山水水的意韵?习练到底运营着怎么样的法则,在神妙莫测的古往今来穿梭着技能的变化,连真真假假也能出现在人为的幻化挥手之间么?
  • 心的认可只在自以为的自己之中,至于这样的“我”算不算真正的自我仍然有诸多的疑问,流浪者之所以不停的流浪或许也与此相关。有了这样的自我中心,中土的世界就浮现在世人本来就浑浑沌沌的视野之中来了。
  • 旋转的流浪者会把自己弄得晕头转向,失去了方向感和稳定的步伐。不管流浪到哪儿,不管经历了什么,不管是否开心快乐,也不管是否悲伤忧郁,流浪者只能在自己的流浪里旋转,没有逃避的办法,只能踏实的步伐。
  • 乞讨帽子搜集到的硬币,是多是少,都无法明确叫花子是否继续明天的乞讨,难道千万富翁都不会去向别人乞讨么?流浪者的步伐到底行走了多少步,或许来不及计算了,然而大致的里程还是有个大致的数据,流浪者的浪迹天涯能遥远到何处呢?
  • 行者们排除了自身的杂念,破识着世俗凡间的真真假假,重新来锻造人类的新纪元,在正念正行里展示出纯正圣光的神韵和意境。
  • 轮回之中,过客如烟云,不论是转生荒凉还是投胎繁华,恩恩怨怨也会转换成为今生的爱恨情仇,生命出世的意愿毕竟还是在交换着某种冥冥的机遇吗?流浪者心灵品质的诞生,为什么一直没有得到交换的可能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