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思:中美之间医疗保障的差异

人气 544

【大纪元2016年09月04日讯】前几天,一个从美国回来的朋友,讲述了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感触良多。

一个开封的河南老乡,在美国没有身份,得了尿毒症,不得已去医院看病,担心没钱不给看,医生说,我们只管治病。于是,医生诊断,需要换肾。给他换了两个肾,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后,医院准予回家休养,就没有提钱的事,只是说账单会在数日后寄到家里。后来账单来了,一共是二十多万美金。这下老乡犯难了,哪有这么多钱呢?于是跑到医院跟院方交涉,说没有钱;医院说,你写个情况说明吧。最后老乡写了一个情况说明,又请人翻译了一下;医院看过后,说这样吧,你把零头交了吧,一共一千多美金!

换完肾还没有完,康复机构又通知他需要去做康复治疗。这次,老乡不担心钱的问题了。于是定期去做康复治疗,因为已经知道这老乡的情况,干脆就是免费的!

诸位,闭着眼睛想一想,在咱赵国任何一个地方,你能碰到这种好事么?这使我想起了一句传送已久的话: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还有一个知名老乡,叫施一公,头衔一大堆,海归后,现任清华副校长。他在一篇怀念父亲的文章中,讲述了他父亲在1987年9月被郑州的一个出租车撞了;司机把施父送到了医院,但由于司机身上么有那么多钱,医生告诉司机必须有500元押金才能救人,于是司机去筹钱;可怜的施父只有躺在医院的急救室外边,已经昏迷。四个半小时后,司机筹到500元钱,可是,施父已经撒手人寰。这件事给施一公造成的伤害可想而知,施一公说,“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彻底崩溃了,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经常夜不能寐、凌晨三四点钟跑到空旷的圆明园内一个人抒发心中的悲愤。直到今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是常常想起亲爱的父亲、也抑制不住对父亲深深的思念。”

但是,施一公校长最终想通了:“这样的悲剧不止我一个家庭。中国这么大,这么多人,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家庭经历着我父亲一样生离死别的人为悲剧”。真不亏是一个好校长,领导最喜欢这样想得通的人了。我比较奇怪的是,为什么曾经游学美国的施一公校长没有对比过?难道他真的不知道美国的状况么?还是身处高位,无法敞开心扉?就在施校长任职的清华,前几天传出一个老师被电信诈骗1000多万元的新闻(清华的老师咋就这么有钱捏?);于是,有段子手编写了如下的段子:

2016级清华大学经济学院开学典礼

院长:你们是天之骄子,作为经济学专业一名学生,你如何实现首富王健林“先挣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学生:只需骗到6个清华老师。

院长:滚!

当然,王首富和清华这位被骗一千多万的老师,估计应该不存在看病难的问题。但是,王首富的小目标实在是让我等P民心酸无比;同时,一个社会诈骗能走到职业化的地步,不能不说是社会管理的失职;这个时候,怎么没有人问“共产党哪里去了”?我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应该包括一个贫困家庭的学生收到录取通知书而不用为学费发愁,也不会发生雪上加霜的被骗而自杀身亡的悲剧吧?

刚才吃饭的时候,和一个朋友说起此事,朋友说,咱也有医疗保障,农村有新农合,城市居民有城镇居民医疗保险。我说,可要弄清楚啊,咱们的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对很多病是不保的,比如尿毒症的透析,换肾就更别想了。一旦大病上身,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就是只有等待最后的结果。前几年陕西的神木县书记郭宝成搞了一段时间全民免费医疗,当时的情况是,只有头三个月医疗费增加了,过了三个月,基本回复到正常。郭宝成说:“我们神木搞全民免费医疗,一人一年报销额度从400无起到30万元止,一年下来,人均才400元,也就是一个县少盖半座楼,少修半条路的事,哪个县掏不起这个钱?”这个钱,哪个县几乎都掏得起;但是,不是钱的问题,问题是官家认为你生病是你自己的事,如果都免费看病,那不和他们一样了么?而郭宝成因为在神木搞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小学到高中),被莫名其妙地明升暗降了。当国家的财力还没有支付的能力时,老百姓也都知趣,不会有非分之想;但是,当成了“老二”的时候,你再推三阻四,不肯往前走,就不是钱的问题了。根据各方调研和公开的数据,医疗费用从2008年的1.2万亿,2014年增加到3.6万亿,医疗费用增长远超GDP的增长,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一直没有缓解,医改可以说是失败的。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有的还亲历过各大医院高干病房的奢华,与几个病人拥挤在一个房间,所形成的反差是多么大!目睹这一切,你能不对美好的生活产生向往之心么?我特么怎么不是高干啊我!衡量医改是否成功的标注只有一个: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应该包括看得起病吧?

这个事不能较真,如果较真,就没有不给百姓看病的道理。政府都是靠纳税人的钱来供养的,这一点,今天可能已经没有异议;那么就是说,公民在能干的时候,要交税(即便没有直接交税,也间接交了,因为平时的消费里边,都含着各种税);而当他生病了,不能干了,你收税的人就不管他了,这和万恶的旧社会地主老财把没有劳动能力的长工扫地出门有什么区别呢?目前的情况是不是如此,各位可以细思。

知名博主蔡慎坤前几天有篇文章说,“从1980年到2003年之间,中国个人医疗卫生支出比例从21.2%急剧上升到55.5%,甚至在2001年以后超过了60%,中国政府对公共医疗卫生的投入明显低于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并且呈历年下降趋势。更为严重的是,这么少的公共医疗卫生投入大多也只是用在了公务员身上。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曾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健康产业论坛上披露,中国每年上千亿医疗卫生支出,80%都花在了党政干部身上。2006年,中央财政投入公共卫生经费1190亿元,其中的952亿元,用在了850万党政干部身上,另外13亿人只分享了区区的238亿元。”前几年有人测算过,如果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每年的医疗费用支出增加大概是7000亿;而另外一个数据是,每年用于维稳的费用,也大概是这个数。就是说,他宁愿用这笔钱来对付“不老实”的刁民,也不会用来给他们看病!更有人气愤地写到:深圳的GDP超过了台湾,而台湾的年轻人90%可以自有留学国外,所有台湾居民享有高水平的医疗保障,别的地方咱不说,就是深圳可以做到么?那么,问题来了,这钱去哪了?嘿嘿,钱去哪了,你知道的,都在安全的地方存着呢。

蔡慎坤接着写到:“‘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是中国政府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做出的战略规划和对全世界的庄严承诺。这是2000年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之一,纳入了国家社会经济发展规划。2000年,中国提前实现了GDP翻两番的总体小康目标,但‘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目标离我们却越来越远!”当然了,20世纪80年代后期是谁在前台主政,大家都清楚;后来的继任者与八十年代后期的主政者就不是一路人,这也是大家共知的事实。对于民生,就没有在他的考虑之列。甚至以铁面著称的朱相,也没有实现他上任时的“万丈豪情”和铮铮誓言,教育和医疗的产业化虽然可能提出者不是他本人,但是也是在他任内开始推行的;前段时间魏泽西事件发生后,“莆田系”被曝出是幕后黑手,而一个全国性的组织,名为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的会长,就是一个已经退休的副国级莆田人,而中国的教育乱像和医疗现状,不能说和此人没有关系。更广泛地说,九十年代的腐败治理才是今天一切糟糕境况的根源;因为九十年代的放任甚至怂恿腐败,个人操守的恶劣示范,才造成了道德沦丧和进入一个全民互害的模式。总教练的德不配位和那件全国人民皆知的“好事”,二十多年对来中国社会的示范作用,所发出的恶劣暗示,毁坏了本来就不坚固的道德防线。

但是,我还是宁愿相信官家的“初心”是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只是不明白目前改采取的措施和目标却是南辕北辙。

不过,相信总有会明白的一天。即便到最后也不明白,时间会让后来者明白,或者后来者本来就是明白人。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相关新闻
中国评选年度十大新闻  官媒和民意大异其趣
2016年美国家庭医保费用有什么变化
维扬卧龙:退休人员也要交医保 这是盛世?
钟南山痛陈大陆医疗体制:投入不及阿富汗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马云外逃?中国是大重构下个目标
【秦鹏直播】最新民调吓坏麦康奈尔?
【时事纵横】马云关黑牢?美官员频会台外交官
【新闻大家谈】国务院网闹乌龙 多国批数字霸权
【时事纵横】川普快拳击中共 多国首脑扎堆换人?
【新闻大家谈】蓬佩奥连讲话 透露未竟之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