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山水(下)

作者:吴晟

清境农场青青草原 清境农场 台14甲线公路风光 南投县仁爱乡 台湾地标人文自然景观(王嘉益/大纪元)

  人气: 1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续前文

4

我初抵庐山部落,听到当地人的解说,一下说万大,一下说雾社,一下又说仁爱,实在理不出头绪,还以为各属不同的地区,后来才明白地名虽有不同的称呼,却有相同的意指。

“万大”是取原住民语的音译而得名;“雾社”是取当地云雾缭绕的景象而得名;至于“仁爱”之名,恐怕是擅长把封建教条到处定名的国民政权所制造出的产物吧。就像比庐山更深入的“静观村”改名为“合作村”,庐山地区则称为“精英村”,“万大村”称为“亲爱村”一样,庐山部落的原名,在原住民的口音中,大致翻译为“仆阿鲁”。当政治强人蒋中正来到此地时,或许是因为其地名中有“鲁”字音,就硬把中国的“庐山”之名给套上了。

因缘于历史的更迭,不同的统治势力,不同的民情变动,当地古早地名都因外来势力的介入而逐渐淡去,想当然,古老的文化样貌也不断走向衰颓了。今天事过境迁,来看国民政府的更名运动,除了凸显殖民政权缺乏在地意识的粗糙统治手段之外,真不懂“庐山” 之名比起“仆阿鲁”高明在哪里?

正值暑假,校园中只有一位老师留守。这位老师有着比较黝黑的肤色,面容神态质朴率真。我起初以为是当地的泰雅族住民,经过相互亲切的问候介绍后,才知道这位曾老师, 其实是汉人,而且是道地的“台北人”。

一个读师院的台北青年,一毕业就分发到庐山部落当国小老师,本以为待上一、两年就会“返乡”,那知一踏进这片山林,就走不开了,一流连就是十五年。

曾老师娓娓叙述十五年来,如何在泰雅部落生活,与孩童共处,如何在课余假日与当地人一起溯塔罗湾溪,往上游探幽境。雾社的山林对这位汉人老师,似乎产生了某种深刻内化的力量,即使容貌也有去除台北人的“巧饰”而“简化”成较单纯的形貌,以致初相遇时,我还误以为他是原住民呢。

但是,曾老师说他已经申请转调回台北教书了,过完暑假就要结束在山地部落十五年的生活。虽然他对这里仍然颇为依恋,但毕竟还是要回他的都会台北。

似乎某种情非得已,却是价值观点摆脱不了的牵引力,让文明人既心爱这片大好山林的沉静舒缓,又不得不追逐都会区快节奏的社会主流。

我们到达庐山国小的时候,正巧有台北某一所大学的学生,利用暑假期间,组成所谓的山地服务团,来这里带山区孩童做活动。一群年轻的大孩子,在教室里打起地铺睡觉, 在走廊上架起炉灶开伙,高高兴兴的带起团康活动,当上部落小孩的“孩子王”了。

手提唱机播放着台湾新近流行的舞曲,服务团的团员摇晃着活力充沛的身体,示范各种娇俏可爱的动作。小朋友也随着大哥哥、大姊姊带动唱的韵律,快乐的摇晃起来。无论是台湾的阿妹、香港的刘德华、或从美国来的Co Co……最热门的歌曲,一遍又一遍播放,消费市场上最High的大明星,不单单是台北青年学生的偶像,住在深山部落里的原住民小孩一样心向往之。

资本社会的消费文化看起来光鲜亮丽,就像迅快的电波,其穿透力简直无远弗届。来自原住民部落“阿妹”的风采,在媒体上大红特红,哪个原住民小孩不羡慕?

但是具有独特性的原住民文化,在不断顺应商品化需求的变迁中,逐渐丧失了原住民歌唱中的艺术精髓。泰雅古战歌、布农的八部合音,被国际上公认为世界艺术瑰宝,但是在强势消费主流的入侵下,山上生活的孩子却失了传承。原住民孩子不但逐渐丧失说母语的能力,更不会唱部落的歌、跳部落的舞了。

来自大都会区,进入深山的年轻学子,他们怀着青春浪漫的情怀,自以为为了“实践理想”而付出热情,但是若欠缺反躬自省的修养,也没有明辨人文历史的智慧,所谓的服务,实际上只是给部落小孩带来更多不自觉的腐化罢了。他们可曾想过,正是这些肤浅的“消费性”文化不断入侵,才把原住民原生文化之美破坏了。

青年人欢欢喜喜来这儿体验生活固然是好,但年轻学子千万不要自夸是在“做服务”, 而应该虚心向山林学习,谦卑体会“异文化”之美。

5

庐山国小的操场正前方,筑有护栏保护学童远离面前的斜坡,站在护栏前观望,曾老师说眼前这一大片混合林,就是当年莫那鲁道的族人居住的马赫坡社所在地。旧马赫坡社位在奇莱山南峰,顺塔罗湾溪河谷倾斜,这里因为被政府划归为水源保护区,禁止任何开发,因此放眼望去是一片浓密的林地。

如此蓊郁的山林,散发着苍翠生机,如何与前辈先人所受的悲怨相连结?这是发生在我们土地上的历史,弱势者以慓悍不屈的意志对抗高压统治,枪炮贯穿肉身、烧夷弹把山林夷成焦土,鲜血染红土地。厮杀战况比雾社怒放的山樱花更炽烈——与世无争的高山族人,当初如何面对这场彷如恶灵诅咒一般的灾难,我们无从想像。哪里是古战场?哪个岩窟是老弱妇孺的坟场?深山蛮荒中泰雅族人的悲壮史诗,在岁月的荒烟蔓草中, 一一覆盖,生灵如同草木早都化做滋养林野的尘土了。

相对于庐山国小前面这一片,曾埋葬先民遗骸的原生林区,国小的背后则是“能高山”的大片山坡。曾老师说十五年前,他刚刚到这里来教书时,那片山坡全是次生林。日本政府的林务单位将原生林砍伐之后,在此地大面积植栽杉木,这片林地后来划归原住民保留地。数十年来,汉人入山抢地开发,或用拐骗或用交易,土地的使用权大都已经移转到汉人的手里了。

汉人的价值观重现实营利,一再开发造成土地超限利用,到了今天别说次生林没有了,简直连树木都零落稀少。整大片坡面都被切割成层层上升的梯田,高冷蔬菜、茶叶等作物园区,分散排列,私人住家、旅游度假别墅往山上扩展,田野间有褐黄色泥流,从山顶倾泄而下的痕迹,那是整个山脉水土不保之后的土石流。放眼眺望,曾老师指出一大片开挖得“最彻底”的地方,就是和庐山国小遥遥相望的清境农场了。

清境农场,位在14号公路往合欢山的中途,占地七五七公顷,海拔约在一千七百到二千一百公尺之间,是著名的休闲旅游景点。即使炎夏季节,气候依然凉爽,与邻近的庐山温泉同属避暑名胜。

摆脱繁嚣的城镇,来到这个素有“雾上桃园”美誉的清境农场游赏,高原的清新空气,山下的万大溪流、雄峻的奇莱山脉、翠绿的碧湖、连绵的草坡、坡上的牛羊、白壁红瓦的农舍、还有清甜可口的高冷蔬菜可以享用……的确有如置身人间仙境一般。

但是当我从相对于“能高山脉”的山脚下,也就是庐山部落区,抬头观看那个被称为“雾上桃园”的清境农场时,却觉得整个农场的开发,就像把“合欢山脉”切割出一个“大伤口”一般。

“清境农场”,是早年日本人的养马场,占地约二百八十公顷。国民政府从日本人手中接收后,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于一九六○年为了安置从滇、缅边境撤退来台的游击队员,还有包括摆夷七族的所谓“义胞”及“荣民”,在此地经营大型的共同农场称为“见晴农场”。

蒋经国任行政院长时,更把五百多公顷的林地砍伐开采之后,开辟作为养牛牧场,引进欧洲品种的乳牛和高山绵羊,形成一个占地八百多公顷的牧场。至于坡度较小的草地,则陆续开发为农业区,栽种桃、梨、苹果等果树、还有高冷蔬菜、高山茶、药草等农产品,用以安置“荣民”。

当年清境牧场的畜牧中心附设有小型现代化屠宰场,并附冷冻、冷藏柜及运输用的冷冻车,这些耗资不赀的设备,现在只用来供应清境宾馆的餐厅需求,及招待退辅会“特别优礼”的“特等”贵宾之用。

“清境农场”是台湾“农、牧业上山”最早的一个例子。国民政府投入大规模资金和人力上山开发,起了带头作用,数十年来,民间的资金也一窝蜂的往山上发展。

雾雰缭绕的高冷地带,所生产的茶叶确实特别甘洌,高丽菜也特别清甜。饮用高山茶、高冷蔬菜的习惯,在媒体不断传播之下,蔚成一种消费流行。多数饕客对于食物口感讲究不断变换,是某种消费流风所喂养出来的欲望。

经济利益使得高山上土地的交易频繁,价格越炒越贵,开发面积越来越大,超地利限制的生产方式,造成水土不保,农药、化学肥及有机肥的污染,清境农场所在地,以及周边的能高山脉,地景已经起了大大变化了。

数十年来经济产业结构的变迁,不只畜牧业、乃至农产业,都失去“永续性经营”的利基,逐渐衰颓而成为夕阳事业了。连山下广阔平原的农业用地都逐渐放弃耕作,政府以鼓励休耕,来因应越来越不符成本的农作事业。正当平原地区整大片农地任其荒芜,还有必要发展高山农业吗?

“清境牧场”的畜牧业已经无法成为民生产业,只好逐渐转型作为观光之用。牧场内的少数牛羊,只是游客们旅游高山牧场时,大片草原上与游客嬉戏拍照时的优美点缀。至于高山水果,因为耕作、收成的成本太高昂,很难与开放进口的水果相抗衡,多数果园逐渐没落,剩下高冷蔬菜还在清境农场周边的私人农园上存活,至于往后的竞争力,也是堪虑的。

“清境”之名,据说是蒋经国有感于此地景致清幽、气候宜人,于是发出赞叹说:“清新空气任君取,境地幽雅是仙居。”而得清境之名。但是当山上农牧业的利基消退了,从山下带上来的污染,却长久留在山上不消失、不断渗入水源。当年国民政府为了安抚“义民” “荣民”所做的规划,其中的利弊得失,恐怕需要用更长远的生态史观来做公平的检验。

自然界的美景,在游赏者看山看水的眼光里,自可无限赞叹。但是某些环境的异象, 是生态变动的指标,却不是无心的游赏者所能细加体会。

如果你也理解从清境农场上,远眺长年碧绿的美丽碧湖,也是因为“清境”以及周边农场,使用过量化学肥及有机肥随雨水流进湖里,导致藻华大量繁殖,湖泊优氧化,湖里的生物正面临灭绝危机的事实,我想你在欣赏碧湖的翠绿风貌,或者为了吃清甜的高冷蔬菜而专程上山的你,恐怕也会和我一样潜藏无限哀伤吧?◇

——节录自《 笔记浊水溪》/ 联合文学出版社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何等幸运,有机会把燥热留在山下,循着前人的挑盐路,从草屯入埔里、行车横越整个南投县境,再沿十四号公路往东北方,抵达群山环抱的避暑胜地——庐山,暂住几天。
  • 上天恩赐的水源,滚滚浊水阳光下闪着银光,奔流河川,灌注辽阔田地,恩养世代子民,是岛屿农乡的血脉。
  • 原本我开启这些研究的最先初衷,是想替世上千千万万、每天服用管制毒品来“昏迷”自己而短暂逃避失眠及睡眠障碍问题的可怜人群,去帮助他们脱离这些药物毒害的控制。可是就在我研究达成目标的过程中,我惊讶的发现,透过这些管制药物的安眠机制,将是多么地伤害身体细胞,
  • 只要和改变、目标、梦想有关的事情,你就必须信任自己。这种信任就倾听改变的直觉开始,并且透过行动去荣耀你的直觉。我很感激自己听进了那个把自己当火箭一样从床上发射出去的傻想法,因为我人生中的一切,都因那个想法而改变了。
  • 如果欧宝企业是位多金老妇,她可是老得让我们几乎看不见她的存在,已然成为此后岁月风景的一部分。事实是目前的欧宝企业显然比许多国家还老,比黎巴嫩老,甚至比德国老,比大部分的非洲国家老,比诸神都迷失在云端里的不丹更老。
  • 一个名字,确实就是一声呼唤,我们喊着重庆,心头映有重庆的人,一律都会回头。“哎、哎,早上重庆出发,傍晚则到了重庆。”很远很远的,常可以近近地想了起来。这是命名的魔力。
  • 清朝的词在中国文学历史上,是词这种文学体式的复兴时代。为什么说是词的复兴时代呢?因为从宋朝以后经过了元和明两朝,而元朝兴盛的是曲(如散曲),是杂剧(如王实甫的《西厢记》);明朝兴盛的是传奇,像汤显祖的《牡丹亭》之类。元明两代流行的是散曲、杂剧和传奇。
  • 陶渊明这个作者,他的作品里边有非常深微、幽隐的含意,曾使得千百年后的多少诗人都为他而感动。现在大家都认为陶渊明是田园诗人、隐逸诗人,可是你知道吗?南宋的英雄豪杰、爱国词人辛弃疾在他的很多词里都写到陶渊明。
  • 谢春梅行医七十四载,早期交通不便,他跋山涉水,坐流笼、涉急滩,走遍公馆、铜锣、大湖、泰安、狮潭等偏乡山涧聚落,救人无数,医德口碑早在乡间流传。
  •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纽约市充满节庆的繁忙气氛。人行道挤满了人,商店橱窗妆点得璀璨亮眼,人们携家带眷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转。似乎人人都铆足了劲想让这段诡异而不幸的日子变得正常。我发现这现象很值得庆幸,但也很让人不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