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华为251折射中共司法冤案黑幕

人气 3292

【大纪元2019年12月07日讯】近日,华为前员工李洪元事件引发轩然大波,251(李洪元被无理关押251天)成为网络新符号。许多网民赫然发觉,与那个居豪宅、穿名牌的公主相比,李洪元离他们更近,他的遭遇也可能会降临在他们头上。251令人重新审视华为的“狼性文化”,同时掀开了中共司法黑幕的又一角。

李洪元事件

2016年11月,李洪元向上级反映其所在部门的造假问题;2017年,华为不再与其续约。2018年1月底,李洪元与主管部门何某谈判后确认了离职赔偿细节,3月份,他获得华为3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2018年12月16日,深圳警方对李洪元实施强制传唤,案由为涉嫌职务侵占。李洪元抵达公安局后,案由变更为涉嫌泄露商业机密,一段时间后,案件移交检察院。2019年1月22日,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对李洪元实施逮捕。

4月16日,检察官告知李洪元,其涉嫌案由为敲诈勒索,之后,李洪元的妻子向检察部门提交了李与何某的谈话录音,以证明他未对华为敲诈勒索。4月19日和6月19日,检方两次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公安机关于5月和7月两次补查重报。最后,2019年8月23日,龙岗区检察院以“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决定不起诉李洪元,将其释放。

2019年11月25日,根据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的《刑事赔偿决定书》,李洪元申请到了107,055.94元人民币的国家赔偿。

2019年12月2日,李洪元接受多家陆媒采访,希望和华为沟通,最大的诉求是希望华为向他道歉。

12月2日晚,华为发出官方回应,其中写道:“如李洪元认为他的权益受到了损害,我们支持他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华为。”

12月4日,李洪元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电话询问时表示,他对华为公司有感情,而且华为公司体量大,他不想起诉;他同时表示,自己的核心诉求是与华为总裁任正非深度沟通。

李洪元分明是被诬告。难道受害人不予以追究,事情就烟消云散了?当初,深圳警方因何强制传唤李洪元?检察院因何实施逮捕?谁提供了什么“证据”?既然李洪元无罪,那么“证据”分明是假。公安机关两度补充侦查并重新报案,是否涉嫌不断补充假证据、继续构陷?故意以假当真、陷害好人、致其失去自由长达9个多月,蒙受重大损失,对此冤案,司法部门不应当严肃、彻底地调查所有涉案人员,并进行追责吗?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也不会发生。现实是:李洪元无力挑战华为,不敢再去争取个人权益。网上批评华为的帖子被大量删除,一些媒体已经转向、开始高调指责美国“操纵”此事。华为高傲蛮横,这就代表了不吭一声的任正非的态度。

日前,希望之声电台披露,李洪元等华为员工被抓,真正的原因不是劳资纠纷,而是涉及到公司违反美国的伊朗禁令。这就不难解释李洪元等人看似莫名其妙的官司劫难了。

华为能够支配公安机关,敢于在犯罪后仍然傲慢,还能使不利于它的网帖消失,孟晚舟获得中共驻加大使的亲自探望,中共挟持外国人质要阻止孟被引渡,这一切都说明了华为与中共政府的关系:中共打造了华为,二者是一体的。所以,揭出华为的秘密,就是在和中共唱对台戏。

假如李洪元事先没有录音,他很可能被判刑,失去更多的自由。在他出狱后,他将永远是一个曾经“敲诈勒索”的前罪犯。华为的大山下面,压着多少“李洪元”?中共的铁幕背后,有多少个财大势大的“华为”?

中共的冤案冰山

中共的司法体系在保护谁、打击谁?由李洪元案可见,中共治下出现的冤案,绝大多数都不是由某个办案人员的疏失所导致的错案,而是为了维护中共的统治、牵涉复杂隐情而被刻意制造的。受害对象往往身陷多年冤狱,或被草率处决,有的人还被强制摘除器官。

林昭、沈元、遇罗克、刘文辉、陆洪恩、张志新等大批政治犯,都是有才华、有良知、敢讲真话的中国人。他们因为“反动言论”在风华正茂之年被中共当局枪决,多年后又被宣布“无罪”。没有人为他们被剥夺的生命和家人的终生痛苦担责。

1990年代,21岁的聂树斌、18岁的呼格吉勒图作为刑事犯被执行死刑,这两起案件分别在行刑后21年和18年后被翻案,两人被证明无罪。网上流传,聂树斌之死是因为要用他的器官替某名人续命。此说法虽尚未确认,却并不令人太感意外,因为中共实在太邪恶,不管是出于政治需要,还是器官需要,或是其它目的,百姓的生命都被它捏在掌心。

聂案与呼格案在审理期间就暴露了出证据不足等疑点,甚至在真凶出现并认罪后,仍然有多方阻力干扰复查重审。2015年4月,央视邀请政法大学的教授,在一档节目里给正在复查的聂树斌案定调,表示之前的死刑判决是有证据的。满口胡言的“教授”做客国家级电视台,向全国散布谎言、诬蔑好人,此等不拿人命当回事的荒唐和残忍只有中共才做得出来。

央视犯罪早有先例。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门广场上发生的“自焚”案,就是央视配合中共“610”编导出来的伪案,目的是构陷法轮功,为中共的迫害造势宣传、煽动仇恨。

再看其它类型的冤案。1998年,前新华社记者高勤荣揭露山西运城水利工程造假。当年12月,高勤荣被逮捕,1999年以“收受贿赂、诈骗和介绍卖淫”的罪名被判刑,被囚禁8年。此案在国际上引起轰动。

高勤荣揭露自己受到的打击报复说:“他们把我打条借钱,定为诈骗(法庭上还出示了我打的条子,并有领导签字);把别人还我家借款,定为受贿(借了我家三万,还了我两万五);别人嫖娼,判我介绍卖淫。”

2007年,山东记者齐崇淮揭发菏泽官员为了迎接时任总理温家宝视察,抓捕和关押大量访民,后又披露了滕州豪华政府大楼的照片,随后,他被当局以“涉嫌经济犯罪”拘留,后以“敲诈勒索罪”判刑4年,后又被滕州法院加刑8年,而涉嫌构陷他的地方官员事后都得到晋升。

2012年2月27日凌晨,河南洛宁县发生了一件大事:400多名警察出动,抓捕了陈吴乡韦寨村村支书韦耀武等20名村民。2月28日,河南电视台播放消息,称洛宁县公安局一举打掉了一个以韦耀武为首的“黑社会”团伙。同日,河南省54家媒体纷纷发布同一新闻,电视、报纸、电台24小时宣传,广告大字报到处张贴。未经立案,韦耀武已经被牢牢地扣上了“黑社会”的帽子。

此案在一审时,当地几千名老百姓联名以实名向法庭递交请愿信、声援韦耀武无罪。一审结果:韦耀武被判14年,上诉后,二审改判13年。据悉,韦耀武在村内口碑极好,只因之前得罪了现任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原洛宁县政法委书记)张廷璞而遭到打击报复。

2018年3月9日,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长江必新对香港媒体说,近十多年来,基本没有冤错案件。睁眼说瞎话,是中共的本色。“依法处置”、“依法治国”的高调伴随着层出不穷的冤案和受难者的控诉。

在中国大陆,最大的冤案是法轮功受迫害案。这场对信仰者的非法镇压,从1999年7月开始,持续至今,导致大批法轮功学员被虐杀,被致残、致疯,数十万、百万人次的学员被非法抓捕、拘禁、被劳教和判刑,他们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受到酷刑和精神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

迄今,已有上百名大陆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上千场无罪辩护,但是镇压还未停止,在许多省份,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信仰而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和受到虐待。此外,多位帮助法轮功学员的维权律师也遭到打压和迫害。

中共司法的黑箱操作,除了公检法联手以外,还依赖所谓专家学者及喉舌媒体的烘托鼓噪。多方黑势力联合操作,造假渎职、刑讯逼供、颠倒黑白、草菅人命,普通民众投诉无门,苦难深重。

结语

有人提出,“我们都是李洪元”。在暴政的铁腕下,我们其实都是随时可以被出卖、被构陷、被打入黑牢的牺牲品。个人的权利、名誉和生命安全毫无保障,无足轻重。

华为“251”是一颗炸弹,把许多人从“中国梦”中惊醒。一个表面上代表民族实力的品牌企业,它的“狼性”折射出其主人的非人化。许多被精心制作和传颂的“美好”,一下子被击得粉碎。#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程晓容:十年无冤案?中共最高法能骗谁
程晓容:付国豪获奖 良心记者坐牢 乱象何其多
【热点互动】251事件会成为华为的滑铁卢?
狙击689:华为251事件和香港反修例运动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拍案惊奇】拜登政策惹反弹 习近平软硬兼施
【思想领袖】罗杰斯谈黑暗政权及其帮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