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对“活摘器官”保持沉默的代价

这幅油画展现了活摘器官的现场,里面有正遭到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以及犯下滔天大罪的人们。(油画:《苏家屯的罪恶》(《Organ Harvesting》)董锡强,油画,170x130cm,2007)
人气: 95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2日讯】不久前,推特上一段拍摄于中国大陆的视频引起了推友们的关注。有推友描述道,“这是在中国某地一个小区里,一个少年人贩子在拐骗儿童时被抓到,刚送进小区保安室时,该少年人贩子、孩子及保安的对话。这个少年对保安供称,他哥哥已经拐骗了五个小孩,并且都杀了。保安问他是不是杀了卖器官,他回答说是。在场的民众气愤议论……”。

这段视频之所以令人震惊,是因为大家猛然间发现,中国盗取、贩卖器官的恶行竟如此猖獗:人贩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走进人群密集的小区拐走孩子、强摘其器官。猖狂的器官贩卖者似乎无处不在,稍不留神,每个中国人都可能成为他们眼中的“猎物”。

然而,此情此景虽突然,但决非偶然。早在2016年,就有移民美国的红二代在海外披露,“活摘杀人牟取暴利已经在中国大陆全面铺开,活摘的对象也已经扩大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就刹不住了”。他所提到的“开了这个口子”,指的就是“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肇始之因。

恶人当道,离不开旁观者的“选择性失明”。江泽民制造的这个邪恶之因背后的强大推动力,正是“中共当初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时,不仅有人不信,还有人叫好”。对于这样的麻木不仁,或许有人要辩解,叫好的不过是个别、少数而已。但一直以来,对法轮功遭到迫害不听不看、不闻不问,始终保持沉默、甚至冷漠的“超然”者,却不在少数。

这不禁让人想起镌刻在波士顿大屠杀纪念馆外石碑上的那首著名的诗——“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当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当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最后,当他们对付我的时候,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这首诗之所以被放置在城市中心、众目之下,就是为了时刻提醒人们“沉默暂时是沉默者的通行证,却终将是沉默者的墓志铭”。每个在暴徒与罪恶面前沉默以对的人,都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如今的中国,不就是在频繁上演这样的悲剧吗?曾有文章指出,“中共惯用暴力与谎言让中国民众在罪恶面前保持沉默。正是这集体的沉默纵容了黑心问题的坐大。人们选择沉默,固然有其谋求自保的种种难处。但在一个充斥着暴力与谎言的社会,沉默的代价是可怕的”。

于是,到今天,“不光是法轮功学员,不管什么人,能拿来杀的,都杀了卖器官”;“除了被关押的人,还包括那些无依无靠的流浪人员,都被有关机构以‘关怀生活’为名,纳入活摘数据库,一旦配型成功,这个人就会‘失踪’”;“还有以招工为名,骗来大量的年轻劳动力集体关起来活摘”;现在连“拐卖小孩、活摘(其)器官,也成了这个恐怖产业链中的一环”。

即便如此,中国人也仍然想不到,如今的“人人自危”正是为当初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所付出的代价。更让中国人想像不到的是,他们在暴政之下习惯性的沉默,实则与党文化造就的“超然”意识有关。

《解体党文化》有章节介绍,现在的中国人“已经不愿卷入共产党的那些政治斗争去了”;“这种‘超然’,就是不去探究事情中的细节和对错,也不愿去听取别人的申辩和了解有关事实,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而,“共产党绝不会允许真正的‘超然’”。中共所期待的,是“那些不愿卷入的人作壁上观,表现出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如同“盗匪在一辆公共汽车上公然抢劫、强奸的时候,他们最希望的就是全体乘客都装作聋子、瞎子,这样他们行恶的时候就可以没有任何压力和顾忌”一样。

由于中国人“在党文化中实际上很难真正地‘超然’”,“人们天天泡在政治中”,“党说表态,就去表态”,“党说谁谁不好,就跟着说不好”;因此,他们的“‘超然’超在不跟党‘斗’,……‘党指向哪就打向哪’”。更可怕的是,“由于今天人们的所谓‘超然’和对政治的所谓‘不关心’,使得中共的迫害能够更轻易地得手,更惨烈地展开”;“让中共虐杀迫害民众的行径得逞”。

可见,只要中共邪党存在,中国人就将继续为自己的沉默付出惨痛的代价,自觉不自觉地承受着因“助纣为虐”所招致的恶果。不制止中共的暴行,不解体中共这个邪灵,“活摘器官”不会停止。短短几年时间,“活摘”暴行已“深入寻常百姓家”,“活摘”罪恶已泛滥至全社会。当今的每一个普通中国人、每一个正常家庭都面临被“活摘器官”的危险。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4-22 5: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